第30章

上一章:第29章 下一章:第31章

努力加载中...

“总有办法你就别操心了。”

顾青裴一把推开他,想回去抢救自己的收藏,可惜已经被删了好几部。

原炀搬了个凳子坐到他旁边,默默地看着他。

“是。”顾青裴乾脆利落地回答,“少儿不宜。”

顾青裴翻找着电话本,一会儿又打了个电话,想找关係跟这个副院长接上。这件事如果不解决,不但风险太大,还会拖延他们太长时间,那会影响公司恢复上市的整体进程。

顾青裴跟对方客套了几分钟,把话引到了正题上。俩人就那个副院长的事谈了半天,原炀虽然听不到电话那头在说什么,但是从顾青裴的脸色也能看得出来,情况不是很乐观。

这下子原炀也受不了了,只得鬆开握着鼠标的手,被顾青裴提着脖子拉离了位置。

原炀一笑,露出一口森白的牙齿,“到时候可不是你说了算。”

这么漫长的一个双休日,顾青裴想到要和原炀大眼瞪小眼,还要时时防止他的性-骚扰,心里就直髮愁。

原炀悻悻地说:“週末还工作。”

顾青裴又点儿想笑,但是忍住了,“工作需要,我给你充话费吧。”说完打开电脑,直接给原炀充了一千的花费。

“我干什么?”原炀环视了一下四周,“我不喜欢看电视,要不你电脑借我吧。”

“他问问看,总有办法。”

而且,顾青裴那副疲倦的样子看着真刺眼。

原炀就看着顾青裴神情一变,不但表情,就连口气都是容光焕发的,“哎,吴哥,是我啊,还记得老弟吗?”

“我能。”他指着简历上这个人98年到03年的工作经历,“xx市法制办行政复议厅厅长,我有个哥们的叔叔曾经在xx市当过司法系统的一把手,时间基本吻合。”

他把电脑屏幕转了过来,快速把简历看了一遍,道:“这个人我能找到关係。”

顾青裴挥挥手,“不适合你看。”

“我就喜欢这些不正常的。”

顾青裴挑了挑眉,“你?”

顾青裴想抢救没来得及,扑上去的时候发现原炀还要删其他冠这个演员名字的gv,他一把抓住原炀的胳膊,“你他妈有病啊,这些都是我的收藏。”

“哎呀,那两瓶酒你现在还记得呢,这样,我又让我一个朋友从法国带了一箱回来,这两天我让人给你寄去半箱。客气什么,我去xx的时候吴哥对我这么照顾,应该的应该的。”

原炀有些恼火,这种被顾青裴看扁了的感觉真是糟透了。恐怕在顾青裴眼里,他就是个不成器的太子党。他一向对做生意或者当官什么的没有兴趣,也不在乎别人嫌弃他不成材,成材这个东西怎么界定,他才懒得管别人怎么想。可是被顾青裴瞧不起的感觉让他恼怒不已。

顾青裴翘着二郎腿,用手支着下巴,斜眼看着他,“你办成了也别想我跟你睡觉。”

“喂,李经理,事情办得怎么样了?”顾青裴认真地听着,表情越来越严肃,到最后他咬牙道:“他妈的,这帮人办事……一定是对方把那个副院长搞定了。这个案子坚决不能上审委会,上了审委会十几张嘴,指不定研究出什么结果来,而且至少要再拖个半年。主要就是这个分管副院长不肯签字是不是?这个副院长叫什么名字。”对方一边儿说,顾青裴一边儿在百度搜索里输入一个名字。他打开那人的简历,扫了两眼,“他以前在xx市当过党支部书记,我认识xx市的组织部长,我去找找关係。这件事别声张,让赵厅长给拖着,绝对不能上审委会,能拖一天是一天。”

原炀咬牙道:“没话费,还用我说第三遍。”

俩人买完东西回到家,才刚过了中午12点。他们起来的晚,吃完早餐,基本就省了午饭。

他恶狠狠地瞪了原炀一眼,“你绝对有病。”

里面是个日本青年,长得很清秀,可是原炀还是有些看不下去。为什么他看别的男人这么叫就觉得浑身彆扭,看顾青裴这样就有反应呢?

原炀哼了一声,“是不是有黄片儿啊。”

“我要看。”

顾青裴坐在椅子里,盯着屏幕看得津津有味。

“我电脑别人不能碰。”顾青裴补充道:“手提和台式都不行。”

原炀看了一眼就直翻白眼,“操,太噁心了。”

顾青裴叹道:“你就没别的事儿可干了?”

“我就要看。你不嫌我技术差吗,我跟着学学。”

顾青裴挂了电话,脸色不太好,他低头翻找着电话本,然后拨通了一个电话。

原炀看着顾青裴发愁的样子,心里不太是滋味儿,连顾青裴讽刺他都没反驳。

他走了两步,又转过头来,“如果我真的办成了,你怎么感谢我。”

原炀从背后抱住他,手从他领口伸进了衣服里,揉着他的胸肌,“我不想看这些片儿,那些男的太噁心了,还是你来实体教学吧,嗯?”

他接连打了两个电话,消息都不太乐观。他想了想,决定给原立江打电话。如果用心去找,也未必找不到关係,但是肯定不会比原立江更快。

顾青裴狐疑道:“你干嘛不舀自己的打。”

原炀冷哼一声,舀起自己的手机往客厅走去。

过了一会儿,顾青裴电话响了。

原炀怒道:“你再挤兑我我揍你了,我要看你电脑里的黄片儿,男的和男的的。”

“说得轻鬆啊原大公子。”顾青裴摇了摇头,“你这幅无忧无虑的样子真讨人厌。”

“关你屁事。”顾青裴的胳膊绕过原炀的脖子,使劲一提,用臂弯卡住了他的脖子。

“对,主管案子的大法官已经同意了,这个副院长不知道是怕担责任,还是被对方买通了,不肯签字。案子明明是对我们有利的,要是他不签字,只能上审判委员会,对方毕竟是当地人,法院也会有地方保护的考虑,结果到时候就不好说了。”顾青裴喃喃说道,最后他看了原炀一眼,嘲弄道:“我跟你这个大少爷说这个干嘛,你关心吗?”他揉了揉眉心,一脸疲惫。

顾青裴忍着扇他的冲动,长叹了一口气,打开自己台式机,调出一部欧美肌肉胸毛熊片儿,直接拉到中间最激烈的地方,“看吧。”

原炀用一只手抓住顾青裴的手,另一只手继续操作,“品位太差,这小子长得歪鼻子斜眼的,髮际线还这么高,你找个好看点儿的喜欢行不行。”

顾青裴坐直了身子,眼睛一亮,“真的吗?”

顾青裴挂了电话之后,有些疲倦地靠在椅子里,沉默地看着电脑屏幕上的简历,思索着什么。

原炀就直勾勾地盯着他,不限烦似的,他走到哪儿,原炀一会儿就跟过来。

顾青裴挂上电话后,原炀问:“我爸怎么说。”

“是啊,这个是我最喜欢的一个演员。”顾青裴眯着眼睛笑道:“这才是我喜欢的类型。”

原炀扭头把视频关了,然后把这个文件粉碎性删除。

原炀看了他一眼,怒道:“你看得挺来劲儿啊。”

原炀问道:“怎么了?安徽那个案子这个人不肯签字?”

原炀一直盯着电脑屏幕,在看那人的简历。

顾青裴幸灾乐祸地看着他,“看啊,不是要学吗。”

原炀伸出手,“把你手机给我,我打个电话。”

“你就没有点儿正常的。”

顾青裴讽刺道:“谁都像你这样的话,不用吃饭养家了。”他打开笔记本电脑,他一些文件拷到了台式机上,然后在电脑上改一份合同。

“走开。”原炀推开他,夺过鼠标,忍着反胃把那部片儿关了,在文件夹里搜索起来,找了一部亚洲的点开了。

顾青裴把他的手从自己衣服里拔出,“你发情期怎么这么长,差不多行了,我还有工作要做,你别烦我。”

“你看个屁。”顾青裴把电视遥控器扔给他,“你看动画片儿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