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上一章:第22章 下一章:第24章

努力加载中...

顾青裴“哦”了一声,并没打算再理他。

顾青裴嘴角轻扯,“原董真是一片苦心,为了能够让你这个不成材的儿子以后不至于把他的基业整垮了,现在拚命吸纳人才。你就继续保持这个状态吧,挺好的,什么都不懂,活着更开心。”

顾青裴推了推眼镜,情绪被掩藏在镜片后,“难得你有这份心,我回家会看看的。”

第二天一大早,顾青裴拎着电脑包下楼,原炀已经準时在哪里等着。这么冷的天,原炀没坐在车里,而是靠着车门,站着摆弄手机。

“我没答应过。”

由于屋子没锁,顾青裴只能看着原炀大摇大摆地进来。

原炀眉毛直跳,粗声道:“你他妈不用讽刺我,我本来就对他的那些事业一点兴趣都没有,现在是他逼着我干,我没甩手走人就不错了。”

可他又不能走人,那岂不是摆明了告诉原炀自己怕他。

说完他把手机揣进了口袋里,就跟原炀不存在似的从他身边走过,扬长而去。

何况,那是他第一次当零号,还是在他极端不情愿、没有行动能力的情况下被人上了,虽然以他的心态和修为,远不至于寻死觅活,可那种羞耻和愤怒依然根植于心,被粗暴对待的经历让他对原炀又恨、又下意识地有些畏惧。

顾青裴下意识地往后退了退。身体的记忆是无法抹去的回忆,他对原炀如野兽一般的性-能力确实心有余悸,这时候说不紧张,实在不可能。

原炀真想把茶泼他脸上。

顾青裴正眼都没看他,“新聘的人事总监。”

顾青裴扫了他一眼,“她手里有不少人才资源,她可是很贵的。”

蹲着茶进屋后,他就听着顾青裴笑着说:“怎么能这么说呢,这还有什么可考虑的,我们俩共事这么多年,我对你的感情,对你能力的信任,是毋庸置疑的,难道你还看不出来?”

顾青裴没理他,他通常不知道原炀在发什么疯,因为原炀这条小狼狗情绪太不稳定了。他脱下外套进了午休间,打算休息一会儿。

“多贵?用你去倒贴?”

刘总笑道:“来了公司我们就是一家人,我一定不跟你客气。”

他刚换上睡衣躺下,午休间的门就被打开了。

顾青裴挥挥手,跟招呼小狗一样,“你出去吧,十分钟后让张霞进来。”

原炀握紧了拳头,心里颇为不齿顾青裴的性格。他甚至开始怀疑顾青裴根本就是个双性恋,不然怎么跟电话里那个女人那么暧昧,而且他曾经还离过婚,恐怕真的是男女通吃,见谁都撒荷尔蒙。

顾青裴一进办公室,就看到原炀坐在沙发上,两条长腿放肆地搭在茶几上,斜着眼睛看着他。

原炀往那舒服的真皮沙发上一坐,跟大爷似的,“刚那女的是谁呀。”

原炀瞪了他一眼,真的去倒茶了。

原炀把外套一扔,上了床。

而且,自己现在头脑清醒,有行动能力,难道原炀真敢再次强上他?

下午上班时间,顾青裴和刘总有说有笑地回来了,原炀老远就听着顾青裴笑着说:“跟刘总说话实在是一种享受,改天咱们去喝杯咖啡吧,附近有家咖啡馆很不错。”

那女人笑着说:“不好意思,应该八点半来的,路上堵了一会儿。”

原炀瞪了他一眼,“你那么热情干什么,恨不得贴人家脸上。”

原炀把手机揣进兜里,搓了搓手,“是有点儿冷,不过我不怕冷,领到工资之后,我想还是先给顾总买药吧,那个消炎药擦上好使吗?叫什么来着,你还记得名字吗?”

顾青裴笑道:“管得挺宽哟太平洋警察。”

他始终觉得原炀那天晚上的行为是报复成分居多,属于冲动下的行为,所以他不太相信原炀还会对他再做出那种事,尤其是在公司。

原炀迈开长腿,几步跨到他桌子前,拳头顶着桌面,冷道:“是,不是?”

顾青裴指指茶几,“把茶端过来。”他笑着对刘总说:“哦,这是我的助理兼司机,以后你有用得着的地方儘管使唤。”

原炀似乎看出他那轻微的退缩,耻笑:“顾总,你害怕吗?”

到公司吃完早餐后,大约九点钟的时候,张霞领进来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长得颇有气质,一看就是精明能干的样子。

顾青裴看了看表,“哦,该吃午饭了。”他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喂,刘总,中午我请你出去吃饭吧,食堂的饭菜我都有点儿吃腻了。就在附近,好的,那咱们楼下碰头,哎,我坐你车去吧,好,楼下见。”

由于进总裁办公室先要经过秘书室,也就是原炀的办公桌前,俩人一进来,原炀就盯着她们看。

顾青裴头也没回,专心地看着股票走势图,全公司敢不敲门直接闯进他办公室的,除了原炀没别人了。

原炀实在坐不住了,门也没敲,推开总裁办公室就进去了。

妈的!真不要脸!

顾青裴轻笑,“好得不得了,看来你挺受欢迎啊,手机不离手。”

原炀扯下领带,脱掉外套,“我好像说过,以后我在这里睡觉。”

原炀讽刺道:“哦,只是拿着玩玩儿游戏,你不知道吧,我没钱交话费,手机只能接不能打了,顾总一大早听到这个消息,高兴吗?”

原炀给他气得脑仁疼。

“我管你答不答应。”

原炀狠狠捶了下桌子,表情相当难看。

顾青裴镇定地说:“你如果是进来睡觉的,就闭上嘴。”他把被子盖到自己身上,闭上了眼睛,不再去看原炀。

张霞解释道:“顾总的客人。”

那女人掩着直笑,“顾总,那我可真来投奔你了。”

原炀开始猜想这是不是电话里的那个女人。

原炀以前对同性性-行为的厌恶可是很明显的,他既没道理装,也没道理转变这么快,唯一的解释,就是急于羞辱他。

张霞敲响了门,顾青裴从里面打开门,看到人之后,非常热络地开玩笑,“哎哟大美女,可把你盼来了。”

原炀暗自腹诽,真他妈噁心,说话都不脸红。

刘总笑得很镇定、很客气,原炀进来后,她忍不住瞄了一眼,觉得这男孩子长得真好看。

果然,一阵悉悉索索地声音过后,原炀在他身边躺下了。

看到顾青裴来了,原炀暧昧地一笑,“顾总,早啊,身体好点儿没有?”

“没事,来,请进。”他看了原炀一眼,“倒茶。”

车里的气氛简直可以用剑拔弩张来形容,俩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嘲讽着对方,彼此都不肯落了下风。

顾青裴看都没看他,而是拿出计算器开始不知道算什么东西,然后用钢笔点着笔记本,思索着什么。

原炀看着俩人你来我往地谈笑,心里一直在骂顾青裴不要脸。拍马屁都没一点不好意思,什么话矫情挑什么说,真亏他说得出口。

原炀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问道:“那天给你打电话的,就是那个姓刘的?”

原炀的靠近让顾青裴有一种本能地警觉,他坐起身,戒备地看着原炀,“干什么?”

“还可以。”顾青裴眯着眼睛一笑,拉开车门上了车,“放心,我们来公司也有一个月了,明天就发工资了。发工资之后,买两件儿厚点的衣服吧,要过冬了,冻坏了原董该心疼了。”

“热烈欢迎。”顾青裴哈哈笑道:“蒋总那头肯定骂我呢,不但挖走了他一员大将,还是刘总这样的美女,蒋总可是损失惨重啊。”

过了一会儿,张霞进去了,然后领着那个刘总出来,说是要熟悉一下公司环境。原炀心里一万个不愿意,这种一看就精明圆滑的女人跟顾青裴那个虚伪狡诈的混蛋凑合在一起,指不定迸出什么火花来。顾青裴哪里像个GAY?叫公司的小姑娘基本不叫名字,一口一个小丫头、傻丫头,把那帮小姑娘迷得晕头转向,瞅準了顾青裴想要跟他梅开二度的大有人在,就他这么能招蜂引蝶的性格,简直欠收拾。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