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上一章:第21章 下一章:第23章

努力加载中...

原炀毫不客气地从顾青裴的西装外套里拿出钱包,从里面抽出几张现金,他指着顾青裴,“我去给你买衣服,老实呆着。”

“是啊,小原现在结婚是早了点,但是应该给他介绍一些女朋友,男人有了女朋友,就会有责任感,也会比较上进。”

顾青裴裹紧睡袍,阴森地看着原炀。

“挺好,免费吸氧。对了,最近还有饭吃吧?下个星期就发工资了,撑得住吗?”

他的手机响了一下,是短信的声音。

儘管烧还没退,不适合,但是身上黏黏的非常不舒服,尤其是那种被原炀粗暴抚摸过的感觉,好像烙在他皮肤上一般,挥之不去。

“结婚啊……”

随着这张照片发过来的,还有原炀的一句话:顾总,你头脑不清醒的时候比较讨人喜欢,身体可以随便摆弄,叫得声音也好听。

顾青裴一边儿假笑一边儿跟着原立江夸原炀,并且继续宣传让孩子吃苦耐劳的好处,最后,顾青裴道:“原董,还有个特别好的办法,能让孩子很快成长起来。”

顾青裴能从他语气中听出他相当不爽,这时候只要原炀不高兴,他就挺高兴,他笑盈盈地说:“应该的,不过以后记得见我都要穿正装,司机也要有司机的样子。哦,对了,你的小悍马没了吧,那玩意儿费油,别开了,就当为环保做贡献了。”

他一走,顾青裴就下了床,他脱下浴袍,狠狠地摔倒了地上。

“行,这事儿他妈最上心,我跟他妈说去,你这个提议不错。”

“结婚。”

洗完一个澡之后,他感觉清醒了很多,烧可能也退得差不多了,至少那种昏沉困顿的感觉少了很多。

几通电话之后,是一条信息,只有短短第几个字:你死定了。

原炀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露出森白的牙齿一笑,“一定谨记顾总的教诲,以后哪怕是干你的时候,我也会穿着正装。”

顾青裴挑了挑眉。

他握紧了拳头,深吸了好几口气,才把心头躁郁的情绪压抑下去。

顾青裴冷笑一声,把短信给删了。

下了飞机,他从VIP通道往出口走,刚走出通道,就看到原炀斜靠在玻璃墙上,气定神闲地看着他。

原炀微微矮下身,在他耳边轻声说:“我不小心把你那地儿操-出血了,来接你一下也是应该的,你说是不是?”

顾青裴抿嘴一笑,“还行。”

到了顾青裴家,顾青裴拎着行李下了车,头也不回地往家走。

原炀在背后吹了声口哨,“顾总,怎么不请我上去坐坐,好歹咱们也曾经坦诚相见过,还是,你害怕了?”

原炀这个傻逼,他们两个的仇,是绝对解不开了。

顾青裴顿了顿,回过头,眯着眼睛一笑,“小原,我一直挺喜欢狗的,但不是什么狗都往家里领。”说完头也不回地上楼了。

坐上车后,顾青裴突然道:“哎,我忘了问你,那晚上在杭州怎么过的?”

他到酒店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

脱光了站在浴室里时,巨大的立身镜把他身体上的每一处细节都毫无保留地映照出来。皮肤上遍布着青紫的性-痕,看上去触目惊心。

愤怒解决不了问题,解决不了……要把损失减到最低,要控制好失态的发展,绝不能让原炀左右自己,要让原炀付出代价。

原炀握紧了方向盘,“早中午在公司吃,晚上饿着,顾总满意吗?”

“哦?什么?”

说完就要出门。

原炀朝他走了过来,并一把把他的行李抢了过去,“顾总,我来接你了。”

顾青裴在酒店里休养了两天,感冒好了之后,他买了晚上的机票返程。

原炀冷笑两声,“西湖散步,风景不错。”

顾青裴回家之后,先给原立江打电话沟通了一些工作的问题,随后俩人又例行交流“育子心得”。原立江在电话里一个劲儿地说原炀确实变了挺多,比以前像样多了,都是顾青裴的功劳。

原炀嘲讽道:“你惦记完我的钱惦记我的车,现在我就剩套房子了,不如你也撺掇我爸,让他要走?”

顾青裴拧开了水龙头,温热的水自头顶流下,沖刷着他身上不属于自己的味道。

原炀冷哼一声。

如果他没猜错,原炀身上只有从他钱包里拿走的那几张整钞,买完衣服恐怕就没钱了,就让原炀在大马路上过一夜吧。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想起来电脑,怎么都不太放心,乾脆折回身把电脑拎上,这才出门。

“以后?”顾青裴露出轻蔑地笑容,“小原啊,如果你技术好一点儿,说不定我一高兴,找不着合适人的时候,跟你玩两把也没什么,不过……你还是再练练吧。”顾青裴带着笑容,迈步往停车场走去。

他拿起来一看,是原炀发过来的一条彩信,顾青裴眉心直跳,打开一看,拍的是一张他在睡梦中的脸,那时候应该还在发烧,脸色红扑扑的,看上去虚弱无力。

顾青裴点点头,“有空我会跟原董说的。”

原炀提着行李跟在他背后,眼睛恨不得在顾青裴背上瞪出两个窟窿。

他忍着身体的不适,换上了昨天的衣服,拿起自己的东西赶回他们刚到杭州时订的酒店,他的行李应该都还寄存在酒店。

顾青裴知道原炀是故意膈应他呢,这种人越离他越来劲儿,他乾脆把短信删了,眼不见为净。

顾青裴乾净利落地把房退了,上了出租车走人,换了一家酒店落脚。

“我没让你来,不用这么积极。”

他顾青裴这辈子没这么窝囊过,他一定要让原炀付出代价!

洗完澡出来一看,他的手机有好几个未接来电,全都是原炀打过来的。

“你说的有道理,但是这小子在部队呆久了,我怕他不会和女孩子相处了。”

原炀看着顾青裴的背影一直到消失。他在原地点了根菸,吞云吐雾了几口,才感觉火气下去了一些,克制住了跑上去教训一顿那个男人的冲动。

原炀慢腾腾地给顾青裴擦完了药,末了还用手拍了拍顾青裴的屁股,那饱满弹性的手感特别带劲儿。

“不会的,男人有本能嘛,原董,你抓紧给他介绍几个好点的女孩子,最好成熟懂事的,肯定能帮到他。”

顾青裴挂上电话后,给自己倒了杯酒,安静地思考着怎么才能让他出这口恶气。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