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上一章:第10章 下一章:第12章

努力加载中...

“让开。”原炀把他挤到一边,闷头喝了口酒。

原炀走后,顾青裴长长呼出一口气,坐进车里后,人像洩了气的皮球一般,靠坐在座椅里,沉默地看着仪表盘。

俩人一直处于对立的关係,他厌恶顾青裴,他理所当然地觉得顾青裴肯定也烦他。这是男人的正常逻辑,可是今天晚上,他的判断条件被颠覆了,顾青裴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自然也未必会按照他的逻辑去想事情。

“我怎么瞎说了,你自己说说我分析的对不对。”

“你到底打算怎么干?”

彭放还在旁边煽风点火,“怎么样,是不是想起什么来了?想起什么眼神啦,动作啦,哎呀赶紧想想,咱们原少长这么帅,他除非是瞎了,不然不可能没想法。原炀,如果真的有想法的话,你对付他不是太简单了。”

“这个确实得悠着点儿,你爹花了不少钱把他聘过来的,你要是真弄砸了,你等着吧,你爹绕不了你。”

他眯着眼睛看着原炀,“原公子,这话什么意思啊?我记得咱俩还没到那个关係吧。”

原炀“啧”了一声,“瞎扯什么呢,我不是。”

顾青裴挑衅地一扬眉,“儘管去试试。”

彭放大笑道:“操,你丫真坏。”

顾青裴笑道:“你想拿这个威胁我,太小看我了。你宣传去吧,无所谓,我没偷没抢没碍着别人,没什么不可见人的。倒是你,原炀,你要是真的这么做,未免太不磊落。”

原炀冷笑一声,“我什么时候成了磊落的人了?我告诉你,我做事就一个原则,看我高不高兴。我倒是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像你说的那样,一点儿都不在乎。”

刚才他不让这些人跟来,怕他们坏事儿,现在全等着他八卦呢。

彭放无辜地眨着眼睛,“这也不能怪我多想啊,你自己想想,他是个同性恋,他喜欢男的,是人都喜欢长得漂亮的,所以他必须喜欢漂亮男的,然后你成天在他眼前晃悠,就跟一大美女成天在我眼前晃悠一个效果,我还就不信了,他能对你一点想法都没有?”

原炀一愣,他居然从来没往这方面想过。

也许下个星期一应该找他谈谈,适当做出一点让步?不行,这样反而让原炀知道自己心里没底,恐怕会得寸进尺。

无辜的小美男跑了之后,顾青裴心里这个来气。电话都没留一个呢,就被原炀这个神经病吓唬跑了。

“操。”原炀忍不住骂了一声,现在再回想那一幕,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原炀甩了甩手里的车钥匙,邪气地一笑,“顾总,你挺让我失望的,我还以为你这幅精英形象,应该能保持挺久的,没想到我才认识你第四天,你就让我撞见这么好玩儿的事儿。”

原炀脸色铁青地看了他一眼,“你这张嘴真他妈烦人,什么都敢瞎说。”

这真是一个两难的选择。

“怎么样怎么样,看着什么了?有什么劲爆画面没有。”

“拜什么师拜师,就是找来折腾我的。”

原炀从乌子昂哪儿要了包烟,跟着彭放出去了。

顾青裴回家之后,风花雪月的心情已经被彻底扫进了垃圾桶,剩下的是一肚子的郁闷。怎么就这么準呢,北京这么大,人口这么多,他从来没在GAY吧遇见过认识的人,怎么就会刚巧碰上原炀呢?

原炀抽了口烟,“上次跟你说过的,那个姓顾的。”

原炀狠狠抽了口烟,想到能看到顾青裴吃瘪的表情,他就想乐。

彭放把他从后门带出去了,俩人站在后门停车场的一个角落里,面对这面抽菸说话。

“顾总的私生活真精彩,怎么样?用不用我给你宣传宣传?”

彭放嘿嘿笑道:“其实你用得着找什么鸭子吗,你自己牺牲一下不就得了。”

“跟我说总行吧,怎么回事儿?你究竟是看着谁了,进去找谁了。”

原炀的笑容有些歹毒,“法子不是多得是,就是要考虑如果败露了,我老子会不会被我气死。”

“哦,哦,他呀,你爸找来让你拜师的。”

仅仅是为了能够制服原炀,换来自己的性向被披露的风险,显然不太划算。不过如果他真的就此妥协,以后在公司里原炀会无法无天,他一手建立起来的体制,却无法对一个原炀产生约束,这对他的管理工作非常不利。

彭放邪笑两声,拽着原炀的衣袖,“来来来,兄弟,出来,我跟你说几句话。”

时间来得太突然,他确实有一点心慌。

“我知道,我这不是在想呢嘛。”

“哦,那你这么满脸不痛快地回来是怎么回事?不知道的真以为你进去捉姦呢。”

他必须表现得毫不在乎,才能佔上风。他就看看,原炀究竟能做到什么程度。

必须提前做好应对各种危急情况的準备,从现在开始。

原炀哼了一声,“找个小鸭子跟他拍个小电影呗。”

“你来吧。”

“你想怎么干?”

“劲个屁,大马路直接干啊。”原炀心情很不好,也不知道顾青裴是装的还是真的,竟然那么镇定。

“操,你欠抽是不是,噁心死了。”他虽然觉得同性恋是碍不着他他就可以当做不存在的生物,但是如果真的要靠近他,他可受不了。在部队的那几年,每天接触的都是满屋子又髒又臭的男人,虽然那些都是他信赖的、喜欢的战友,但是如果让他去想像这些男人肉-体交缠,他非吐不可。

他确实并非像自己说的那么潇洒,可以全然不在乎,但他的在意程度,还不到可以让原炀威胁他的地步。

他甩了甩脑袋,觉得自己的想法愈发可笑了。因为事出突然,他一时有些乱了阵脚,这可不行,不能让原炀这样的兔崽子威胁他。

“哎,反正就是你那顾总呗,原来他是个GAY。这好啊,你可有把柄了,以后他不敢再找你茬了吧。”

原炀忍不住想起那天自己穿着内裤在他床上睡觉,顾青裴一进屋就盯着他看……

不过,这件事他需要重新权衡一下利弊。

“什么事儿,把咱原少气成这样?你也不说你去找谁,你也不说什么事儿,说出来我们帮帮你呗,你说你去个GAY吧找个……”乌子昂愣了愣,突然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哎呀,我是不是发现大秘密了。”

原炀不会是跟蹤他吧。

彭放撇撇嘴,“真要这样你还不叫我们,以后可不跟你玩儿了。”

这种争强好胜的心态,每个男人都会有,但顾青裴可以克制,尤其是为了获得更大利益所得的时候,什么私人情-欲都应该被克制。

如果他的性向问题真的曝光了,确实会给他带来不小的影响,代价可大可小,完全没法预估,似乎不值得为了这个,非得跟原炀去硬碰硬。俩人斗到现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是男人的征服天性在作祟,谁都想把对方制服,谁都不愿意先服输。

顾青裴坦然一笑,“怎么了?这是我的私生活,跟我的形象有什么关係?”

“干什么呀。”

话又说回来,空口无凭,原炀就算说了又有几个人信呢,他应该没那么蠢,自己暂时还是安全的。

原炀越想越觉得彆扭,任谁想到自己可能被一个同性意淫,都够噁心的。他心里对顾青裴的嫌恶更深了。

“他好像不太在乎。”原炀气闷地抽了口烟,“胡说八道没有凭证的东西,他一转身就赖掉了,这个用来治他力度不够,不过,倒是一个不错的切入点。”

原炀回到那个模特开的酒吧后,一包厢的人都在等他,全都用好奇的眼神看着他。

顾青裴虽然看着细皮嫩肉又白皙乾净,但怎么也是男的,是男的就有那根玩意儿,让他去干一个身上挂着鸡-巴的生物,他还不如滚回部队当和尚。

原炀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转身往对街走去。

顾青裴果然全身上下都充满了让他厌恶的理由。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