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上一章:第2章 下一章:第4章

努力加载中...

“没关係,今晚回家写。”顾青裴抽出纸巾擦了擦被茶水沾湿的手,“走吧,跟着我去熟悉一下公司的环境。”

原炀充耳不闻。

顾青裴笑道:“听说过,走吧,年轻人别成天板着张脸。”他本来想拉原炀的胳膊,不过想起刚才的经历,就缩回了手,改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顾青裴站起身,客气地伸出手,“你们好,敝姓顾,顾青裴。”

原炀深深皱起眉,鬆开了手,“别他妈在背后拍我。”

原炀眯着眼睛,一时也分辨不出顾青裴说的话是真是假,不过不管真假,看来他想甩手走人是行不通了。

原炀看了看表,确实已经中午了。今天一大清早,他老子跑到他家把他从床上拽起来,弄到了这里,他连饭都没吃,他这种体型实在受不了饿肚子,再加上空腹喝茶,一上午又受气,他现在开始觉得胃不太舒服了,是该吃饭了,他转了转眼睛,“行,我有几个朋友住这附近,我叫他们过来一起吃吧。”

顾青裴笑道:“原公子,你架子这么大,可不好合作啊。”

原炀却道:“不用,就在外场。”

“哎,这是谁啊?你朋友?”几人走了过来,有些惊讶地看着顾青裴。

顾青裴也没在意,就挑了靠窗的位置坐下了。

顾青裴站直身体,面上有一丝尴尬。他也算年少有为,三十出头坐到高管的职位,身边的人以对他敬重敬畏欣赏为大多数,他不知道有多少年没跟人发生过肢体的冲突了,还好没人看到,否则新上任第一天就这样颜面扫地,往后就不太好收场了。

顾青裴无奈道:“既然你也改变不了,我也改变不了,那最好的办法就是你静下心来好好在公司呆着,你正是吸取知识的好年华,你做的每一件事,都不会是浪费时间。”

“你去哪里?”

顾青裴苦笑道:“冤枉人啊,我可没通知原董,我早说了,你的一举一动,原董会比我还清楚的,这公司上上下下百号人,你怎么知道哪个是原董安排的眼线。我劝你还是安分一点的好,其实只要你能给你爸爸一个好的表现,他也不愿意这样管着你,有时间你应该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父母的用心,你应该学会理解他们。”

“我说如果有用,我还坐在这里跟你浪费时间?”原炀瞪着眼睛看着他。

还没等原炀回答,餐馆的大门被推开了,四五个穿着军装的老爷们儿大喇喇地进来了,高声谈笑着,他们也不是刻意吵闹,可是那嗓门大得整个餐厅都忍不住侧目。

原炀狠狠瞪着他,“你别找事儿。”

原炀讪讪道:“我上司。”说完就用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看着顾青裴。

原炀一直观察着顾青裴的反应,顾青裴在和他四目相接的瞬间,露出了一个意义不明的笑容。

“原炀,不要以为大人都是傻子,你的一举一动,你爸会比我更清楚的,放下你的少爷脾气,好好跟我工作吧。”

顾青裴挑了挑眉,不动声色地笑道:“一共七个人,看来还得加几个菜。”

原炀扯着嘴角冷冷一笑,他站了起来,一伸手,勾住了顾青裴的肩膀,他低下头,压低声音在顾青裴耳边说:“哥们儿,我来告诉你最好的办法,那就是你干你的,我干我的,你配合我应付我爸,我配合你交差,相安无事。”

“来,大家站着干什么,都坐下。”顾青裴笑呵呵地招呼着所有人,“服务员,加餐具。”

顾青裴道:“包厢里冷气足。”

“装什么蒜,是你给我爸打电话的吧。”原炀狠狠把车钥匙扔在沙发上,怒瞪着顾青裴。

顾青裴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伸手想去抓原炀的肩膀,原炀双目精光大显,条件发射地在没回身前,就伸手扣住了顾青裴的手腕,等他转过身来,顾青裴的手臂已经被他拧到了背后,毫不犹豫地压制住了。

打完电话后,他打内线电话给张霞,告诉她让后勤不用準备他的午餐,并通知公司员工午休过后开会。

顾青裴虽然不了解军队的规矩,但是根据男人的直觉,这群人听说自己是原炀的上司,这顿饭吃得肯定不会轻鬆。这是一种比较好理解的护犊心态,例如普通的父母把孩子送到学校,会通过善意对待老师来达到照顾自己孩子的目的,而以这群兵痞子的脑回路,会採取的方式,大概是给他个下马威,让他不敢“欺负”原炀。

“既然不好合作,你去跟我爸说,别让我来了。”

他走到办公室的窗户边,往楼下看去,不一会儿,就看到原炀走出了写字楼的大门,正往停车场走去。他掏出手机,拨通了原立江的电话。

顾青裴笑着说:“行,我请客。”

顾青裴继续笑眯眯地喝茶,一边喝一边把原炀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道:“这身衣服可不合格啊,以后不能穿牛仔裤来上班,明天过来的时候,带一份简历给我。”

原炀点了几个菜,全部都是肉。

“哦,你好你好。”其中一个皮肤黝黑的男人一把握住了顾青裴的手,用力摇了两下。

果然,顾青裴感到握着他的那只手在收紧。虽然还谈不上太疼,但是以男人争强好胜的心态,这种时候怎么也得跟着使劲儿,那人就是在等他的反应。顾青裴的智商肯定跟他不是一个档次的,他不动声色,只是笑着说:“哟,小伙子手劲儿挺大啊。”

顾青裴的语气听上去就像在教训一个叛逆期的小男孩儿,这把原炀给气的。原炀不善言表,性格粗暴直率,说是肯定说不过顾青裴的,要是别人敢这么招惹他,他早抡拳头了,他拚命压抑着怒火,抽回了胳膊,不再理会顾青裴,转身往门口走去。

十分钟之后,他办公室的门被粗暴地推开了,原炀一脸煞气地回来了。

“他们……”

“原炀,嘿,你小子坐窗户边儿上干嘛,要有大姑娘路过看着你,不得摔跟头啊。”

顾青裴故作惊讶地说:“哎,怎么回来了?想通了?”

原炀双手抱胸,挑衅地看着他,并没有动弹的打算。

“我不喜欢那么小的空间,就在外面吧。”

原炀也多看了他两眼。顾青裴确实是一个赏心悦目的男人,可因为俩人目前的对立关係,顾青裴的一切优点在原炀眼里都是装模作样。而且因为他在部队呆得久了,不习惯这种斯文型的男人在自己眼前晃悠,总之,他看顾青裴就是横看竖看不顺眼。

服务员在俩人面前各方了一份菜单。顾青裴一边用热毛巾擦手,一边微微偏着下巴看菜单,这无心的举动透着一股成熟的优雅,服务员小姑娘忍不住一直拿眼角瞄他。

顾青裴对着衣装镜整了整衣服,叹了口气,“还真不好对付啊。”

原炀硬邦邦地说:“没有简历。”

原炀还想坐在餐馆正中间,不过看这小餐馆面积也不大,哪里视野都很好,应该足够了。

“我今天刚答应原董,实在没法反悔,不如你自己去说?”

“你怎么知道?”

原炀看了一眼,转身开门走了。

那人反而有点不好意思,尴尬地笑了笑,鬆开了手。

顾青裴笑道:“在公司叫顾总,私底下叫叔,不用我再重複一遍吧。”

原炀笑骂道:“滚犊子,要有大姑娘摔跟头,那也是看着你们这群臭流氓吓得,赶紧过来。”

顾青裴点了两个青菜之后,对原炀道:“我忘了问了,你的朋友有几个人?不知道这些菜够不够。”

顾青裴笑着站起来,“我看你啊,现在就是跟原董赌气,如果你能想通了,你就会发现这里也没什么不好,还是心态问题。哎,这都中午了,咱们吃饭去吧,我知道附近有一家川菜馆做得很正宗,你在四川当过兵吧?”

顾青裴脸上闪过讶异,紧接着手臂感到一阵疼痛,原炀的手就跟铁钳子似的,他甚至无法站直身体,他回过头看着原炀,额上冒出汗来,“怎么,这么快就打算跟我动手?”

那家川菜馆离公司很近,顾青裴曾经来过几次,味道很好,他印象深刻。中午人不多,包厢都空着,顾青裴一进店就让服务员带他们去包厢。

“哈哈哈哈。”

顾青裴这种戴着金边眼镜、穿着考究西装的人,实在跟原炀这种兵痞子不像一个世界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