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混战

上一章:第15章诱捕 下一章:第17章絶境

努力加载中...

“别救我,救爹……”苏锦瑟气若游丝。

罗彪一听,顿时精神一振:“对啊,我跟桓旅帅都没见过王弘义长什么样子,怎么知道这家伙不是他?您若想追责,那也只能去跟魏王殿下追,轮不到我们啊!”

此时此刻,在藏风山墅的后山上,韦老六的一名手下正攀在一株柏树上观察,隐约望见了庭院中对峙的场景,又凝神细看,顿时大吃一惊,慌忙从树上蹿了下来。

罗彪想了想,嘿嘿一笑:“这事吧,还是……还是让萧将军自己跟你说比较合适。”

苏锦瑟抓住了李泰的手:“殿下,不必麻烦了,我跟你说几句话。”

为首军士知道她不会武功,便笑了笑:“苏小姐,您是尊贵之人,千万别学我们这些粗人舞刀弄剑,万一把自己伤着了,小的们可担待不起。”

她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当务之急是要立刻向父亲示警!

“彼黍离离,彼稷之实。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李泰的脑子急速运转了起来。

后山上,韦老六带着人一阵风似的冲了下来,可就在离山墅西侧院墙六七丈的地方,一彪人马突然从树林中跃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王弘义诡计多端,圣上怕殿下有什么闪失,便命本卫来给殿下搭把手。”萧君默笑了笑,“萧某遵照本卫的规矩,不请自来,事先也没通知殿下,多有不敬,还望殿下海涵。”

裴廷龙盯着马车,冷哼一声:“一个江洋大盗、朝廷钦犯,还给他这种礼遇?”

罗彪哑口无言。

儘管早已料到了这一切,可苏锦瑟还是难以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事实。

卢贲和众军士慌忙上前迎敌。

苏锦瑟怒,猛然把匕首横在了自己脖子上:“你说对了,所以我劝你们还是乖乖让开!”

片刻后,薛安从队伍后面带了一个人上来。那人的头上罩着黑色斗篷,还一直低着头,根本看不清面目。他从桓蝶衣身边走过,站到了车厢前,显然是在辨认“王弘义”的身份。

苏锦瑟当即甩开他们,朝庭院里跑去。然而,没跑出多远,她便生生顿住了脚步。

“车上这人根本不是王弘义!”裴廷龙勃然变色,“你还敢跟本官装傻?!”

正堂外,郗岩及其手下已经解决了西侧院墙之敌,旋即赶过来帮楚离桑,与那些弓箭手和后续赶到的军士打了起来。但后者显然不是对手,很快便拔腿后撤。郗岩等人一边打一边追了过去。

他们是老古及舞雩舵手下,还有那两个茶博士及临川舵手下,共有三四十人,与韦老六这边旗鼓相当。

“殿下,现在外面杀声四起,您不想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吗?”萧君默淡淡道,“王弘义手下爪牙众多,眼下肯定是来劫人了,倘若我跟弟兄们在这个时候撒手不管,不要说人犯的安危,连殿下您的安危恐怕都成问题吧?”

“回右将军,左将军另有要事在身,没跟属下一起。”罗彪答。

裴廷龙不想跟他废话,开口便问:“萧君默呢?”

裴廷龙脸色一沉,立刻转身,厉声道:“薛安!”

薛安等人上前,卸了他们的武器,然后把他们夹在队伍中间,一行人再次上路。裴廷龙随手点了四名甲士,命他们和谢吉一起,把那个假王弘义连人带车押回玄甲卫。

杜楚客哈哈大笑:“苏锦瑟,你自视也太高了吧?我是殿下的心腹谋臣,将来是要辅佐他登基即位、治理天下的,可你算什么东西?不就是一个弹琴唱曲的风尘女子吗?可殿下身边根本就不缺女人,将来当了皇帝就更不缺!就算我现在杀了你,殿下又能拿我怎么样?他顶多替你掉几滴眼泪而已,回头就会感谢我,感谢我替他刬除了一个莫大的隐患。”

长孙无忌顿时哭笑不得,便把皇帝命魏王诱捕王弘义,同时又让玄甲卫暗中出手的事情说了,然后才斜着眼道:“你好歹也是玄甲卫的右将军,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一无所知,要让我说你什么好!”

苏锦瑟苦笑了一下。

韦老六跳上一颗岩石,手搭凉棚,眯眼一望,顿时变了脸色。

利用魏王抓捕王弘义之事,李世勣竟然完全把他蒙在了鼓里,并暗中把任务交给了萧君默,这简直是赤裸裸地无视他的存在!

“把桓蝶衣和罗彪给我拿下!”

也许是动作太猛,那蒙汗药的药效便在这时突然发作了。王弘义抱着脑袋,身体开始摇晃,眼前的景物也变得模糊起来。

她瞟了楚离桑一眼,对萧君默道:“师兄,今天这藏风山墅好热闹啊,似乎有好几拨人都听你指挥,我能问问他们是什么人吗?”

“奉旨办差,岂能有假?”萧君默依旧微笑。

王弘义把面具重新戴上,接着猛然站了起来。

王弘义万万没想到萧君默会出现在这里,可他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便一头栽倒在地,瞬间便失去了意识。

杜楚客带着十几名军士脸色阴沉地走了出来,恰好拦住了她的去路。

萧君默苦笑了一下:“这事要跟她解释起来,那可就没这么简单了……所以,我不得不瞒着她。”

杜楚客摇头冷笑,反而背起双手,微微扬起下巴,倨傲地等着她过来。

李泰泪流满面,只能拚命点头,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桓蝶衣又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冷哼一声,转过脸去,冷冷道:“楚离桑,好久不见,还记得咱俩的约定吗?”

苏锦瑟刚跑到第二进庭院的院门,就被此处的守卫堵住了,连同后面追上来的三名军士,六七个人立刻将她团团围住。苏锦瑟又急又恼,遂拔出袖中匕首,指着他们:“都给我让开,否则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这些人有的知道一星半点,有的却毫无所知,只好回头去找人问。就这么折腾了半天,总算从零零星星的线索中拼凑出了一个準确的情报,可以确认萧君默只带了桓蝶衣、罗彪等十几名心腹上了终南山。

他的眼中燃烧着熊熊怒火,彷彿要把目光所及的一切全部点燃。

韦老六暴怒,带着手下杀了过来。

不知过了多久,苏锦瑟竟悠悠醒转,双眸忽然又有了光芒。李泰喜出望外,用力要把她抱起来:“锦瑟,咱们下山,我找最好的医师来给你治伤,你一定会没事的……”

“既然你这么关心王弘义,那我不妨把实话告诉你。”杜楚客狞笑,“明年今天,就是王弘义的忌日。本来我还在考虑该怎么收拾你,这下可好,你自己送上门来了。所以,不出意外的话,今天同样也是你的死期。”

罗彪本来张嘴要骂人,一看是他,慌忙下马拜见,连声赔礼道歉。

不远处的厮杀也在此时见出了分晓。卢贲不是韦老六的对手,手下军士很快折损了大半。眼看马上就撑不住了,卢贲只好退到李泰身边,命人强行把他架起,又让人背起苏锦瑟的尸体,然后朝山墅大门方向仓皇退却。

“也罢,本官就满足一下你的好奇心。”裴廷龙说着,把脸转向那个神秘人,“来吧,让他们瞧瞧你是谁。”

杜楚客冷冷地看着横陈一地的尸体,脸上露出了一丝狞笑。

儘管早已知道养父王弘义和李泰不可能相安无事地走到最后,可她还是没料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

楚离桑赶紧回头,心猛地一沉——苏锦瑟果然已仆倒在地,后心赫然插着一根羽箭,鲜血早已染红了她的后背。

“卧倒!锦瑟,快卧倒!”楚离桑一边朝她跑过去,一边大喊。

这是一把寒光四射的龙首刀,持刀的人是面带微笑的萧君默。

李泰扶着她的后背,感觉手掌一阵温热,抽出来一看,竟然满手是血。他眼眶一红,哽咽道:“锦瑟,这是谁干的?告诉我。”

杜楚客睁不开眼睛,只能跳脚大喊:“快杀了她,杀了她!”

主意已定,李泰当即沉下脸来,摆出了亲王的派头:“萧将军,既然你是奉父皇旨意来帮本王的,那现在人犯已经拿下,你却用刀指着本王的属下,究竟何意?”

杜楚客一愣,旋即无声冷笑,大手一挥,带上房内的十几名军士大步走了出去。

双方人马立刻杀成一团。

“你自己都这样了,还想着他?”楚离桑没好气道,一把将她抱了起来,“走,我带你下山。”

苏锦瑟这一招是去年被黛丽丝绑架时无意中学到的,虽然黛丽丝用的是令人致幻的迷药,而她用的只是普通的脂粉,但关键时刻,还是派上了用场。

“救也好,抓也罢……”苏锦瑟脸色苍白,十分虚弱,“离桑,赶快帮爹离开这里,越快越好。”

那人看完后,对着裴廷龙摇了摇头。

“就算车上的人不是王弘义,也跟左将军、我,还有罗旅帅无关。”桓蝶衣表情平静,“因为我们在魏王殿下的别馆中抓获的就是这个人。如果说他果真不是王弘义,那最多只能说我们任务失败,我们情愿接受相关处罚。但若要把调包的罪名扣到我们头上,请恕属下不能接受!”

直到苏锦瑟走到距他三步开外的地方,杜楚客才猛然抽出腰间佩刀,高高举起,嘴里大喊一声:“受死吧!”

“事到如今,你还在替萧君默狡辩!”裴廷龙大声冷笑,“萧君默何等精明之人,岂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他要是这等草包,去年凭什么一次次从咱们手里逃脱?又凭什么摇身一变从逃犯变成了玄甲卫左将军?!”

王弘义瞬间明白了一切,看向李泰的目光顿时鋭利如刀。

一个时辰前,她埋伏在山墅正堂的横樑上时,亲眼看见王弘义摘下了面具,也看清了他的长相,可眼前的这张面孔却全然陌生,根本不是在山墅抓获的那个王弘义!

“你让桓蝶衣他们押一个冒牌货回去,骗得过皇帝吗?”

无论如何,这一年来养父一直在儘力辅佐李泰,也帮了他不少的忙,没想到李泰会如此薄情寡义,竟然要设局谋害他!

此刻,苏锦瑟双目紧闭,在李泰的怀中一动不动。楚离桑含泪看了苏锦瑟最后一眼,走到萧君默身边,道:“你不用问了,这是我跟桓蝶衣之间的事,与你无关。”

他抽出佩刀,挑开了面具,那个人的脸露了出来。

但李泰却分明听见一阵恍若天籁的歌声在自己耳边响了起来。这歌声是如此凄美又如此苍凉,如此空阔又如此辽远,它先是在李泰的周身环绕,继而在庭院的上空盘旋,接着慢慢响彻整座碧霄峰,最后在终南山的层峦叠嶂中久久迴蕩……

“絶对没错,就是大小姐,被杜楚客一帮人给围住了,不太对劲啊!”

桓蝶衣和罗彪恍然大悟,不禁面面相觑。

“离桑,不管你和爹走的路多么不同,他终究是你的父亲……”苏锦瑟用尽最后一丝气力,“爹做事,有他的道理,也有他的苦衷。听姐姐的话,你就算不肯认他,也千万别把自己的父亲当成仇敌……”

众军士没料到她会来这一招,顿时愣住了。

疾驰的车子在山墅门前一个急停,马儿高高扬起前蹄,发出一声长嘶。

既然直呼其名,就说明杜楚客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了。

一行人飞快地绕过一处山角。

为首之人是裴廷龙。

话音一落,卢贲果然从屏风后面出来了,遗憾的是,他脖子上架着一把刀。

众属下赶紧又分析了一番,最后终于有人说出:魏王最近在终南山碧霄峰盖了一座别馆。

薛安、裴三等数十人立刻拔刀出鞘,将桓蝶衣等十几人团团围住。桓蝶衣无奈地闭上了眼睛,一动不动。罗彪一脸无辜,大声抗议:“右将军,这是做什么?为何无故要抓我们?”

“没什么,就是快冷死了!”桓蝶衣哆嗦了一下,“裴将军这么盯着人犯看,也看不出什么名堂。属下建议,还是赶紧把他押回去审问吧。”

突然,房门被猛地推开,一名军士冲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道:“杜长史,不……不好了,苏小姐她……她闯进来了!”

此刻,在碧霄峰东侧的另一条山道上,楚离桑与萧君默并辔而行,身后跟着郗岩、老古等人,老古和许多手下都已挂綵。队伍中间还有一驾马车,真正的王弘义正躺在这辆车中。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人犯是何时被调的包?

楚离桑的心又沉了一下:“不,我是来抓他的。”

裴廷龙怒不可遏,觉得这个情报就跟没有一样。

“为何?!”王弘义从牙缝里艰难地蹦出了两个字。

“调包?调什么包?”罗彪继续装傻,“属下听不懂将军在说什么。”

“蝶衣,现在不是解释这些的时候。”萧君默迎着她的目光,“相信我,等今天的事情了结,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好吗?”

萧君默听不懂她们在讲什么,不禁眉头微蹙。

楚离桑眉头微蹙,越发不解。

终南山地势高耸,气候多变,方才还是晴朗明媚的天空,此时竟一片阴沉。不一会儿,淅淅沥沥的雨点和纷纷扬扬的雪花同时飘落了下来。

苏锦瑟意识到,在他面前拿自己的性命要挟已经毫无意义,便把匕首放了下来,冷冷道:“这话我还想请教杜长史呢!你和殿下把我父亲约过来,到底想干什么?!”

“是不是猜测,咱们马上可以证实。”裴廷龙冷冷打断她,“这样吧蝶衣,你们都跟我一起走,我让你亲眼看看,王弘义是不是被萧君默救走了。”

站在一旁的桓蝶衣一看,突然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差点叫出声来。

如此十万火急的关头,韦老六也不管对方是哪路人马了,拦路者死!

“很简单,咱们的合作结束了。”李泰站起身来,面无表情道,“父皇下旨让我抓你,我别无选择。”

雨雪越下越大,山上的能见度越来越低,三丈之外便看不见东西了,可裴廷龙仍然狠命地拍马疾驰。紧跟在身后的薛安十分担心,好几次劝他骑慢一点,裴廷龙却置若罔闻。

“你……狠。”

罗彪语塞,下意识地看向那个披斗篷的神秘人。

“左使,不好了,大小姐被人围住了!”手下冲不远处的韦老六低声喊道。

李泰意识到不能再等了,立刻将手上的酒盅狠狠掷在了地上。

萧君默抓住时机,给了桓蝶衣和罗彪一个眼色。罗彪立刻带人架着王弘义,往东南角的山墅后门撤离,可桓蝶衣却站着没动。

“咱们玄甲卫奉旨捉拿朝廷钦犯,你为何要让江湖上的人插手?”桓蝶衣逼视着他,“让我斗胆猜一猜,你这些所谓的江湖朋友,是不是天刑盟的人?”

“好,那你等着,我会来找你的!”桓蝶衣扔下这句话,便朝罗彪他们撤离的方向追了过去。

“你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楚离桑的心情一瞬间变得无比複杂。

“裴将军请息怒。”桓蝶衣把话又接了过去,“方才的确是萧将军带我们抓的人,可当时这家伙戴着面具,加之现场情况混乱,萧将军一时疏忽,便没有摘下面具确认。这充其量就是一次失误,却不能说什么调包。”

趁此间隙,苏锦瑟晃过他,从其他军士身边擦身而过,飞也似的跑进了大门。为首军士慌忙叫上数人拔腿追赶。

“殿下,求求你,放过我爹……”苏锦瑟依然执拗地重複着这句话。

“苏锦瑟,你一个风尘女子,就别指望飞上高枝变凤凰了。”杜楚客一脸轻蔑,根本不理会她的问话,“殿下将来是要当天子的,怎么可能娶你这种人?要是真让你成了母仪天下的皇后,岂不是让世人笑掉大牙?古往今来,你听说过有青楼女子当皇后的吗?”

“闭嘴!”裴廷龙大怒,“你们俩没见过王弘义,萧君默也没见过吗?刚才在藏风山墅,难道不是萧君默带着你们一块抓的人?”

裴廷龙脑中灵光一闪,立刻召集薛安、裴三等心腹部众六七十人,还特意带上了几十把颇具杀伤力的弩机,疯了似的朝藏风山墅飞奔而来……

李世勣任由他一通发飙,之后才慢条斯理道:“裴廷龙,要派谁去执行何种任务,都在本官的权限範围内。你一个区区右将军竟敢在我面前咆哮,是不是不想干了?若是在本卫待腻了,就说一声,本官帮你找个更好的去处;要是不想让本官安排,你也可以去找长孙相公。朝廷这么多衙门,三省、六部、九寺、五监,你爱上哪儿上哪儿,本官管不着!”

苏锦瑟看着她,凄然一笑:“离桑,你……是来救爹的吗?”

就在苏锦瑟硬闯山墅的同时,正堂旁边的东厢房中,一场无声的杀戮已经开始了:杜楚客在王弘义随从们的酒菜中都下了烈性毒药,那七八个彪形大汉面对美酒佳餚,完全放鬆了警惕,于是放开肚皮吃喝,结果刚刚吃到一半,便一个个七窍流血,纷纷倒毙。

现在看来,这事一定是萧君默事先安排好的,而他的同谋和执行人,就是罗彪!

“王弘义呢?抓住了没有?”

“裴将军此言差矣。”桓蝶衣淡淡道,“再精明的人,不也有犯糊涂的时候吗?”

此时,西侧院墙外,已然负伤的老古等人正且战且退,一来萧君默事先有交代,要他们只要拖住韦老六一阵子便可,切勿恋战;二来他们终究不是韦老六的对手,再打下去只能是全军覆没。

此时已然没有必要示警了,可苏锦瑟还是急于知道养父的安危……

“小的不敢。”军士道,“请您在此稍候,容小的进去稟报一声。”

军士怔住了,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好不容易杀进来的这些人,几乎成了楚离桑等人的猎物,不消片刻便有大半倒在血泊中。楚离桑正待把剩下的几个全部解决,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了箭矢破空的鋭响。

他就是江陵城富丽堂酒楼的老闆、天刑盟回波舵舵主谢吉!

忽然,王弘义眉头一蹙,揉搓了一下额头,接着猛然看向李泰,眼中充满了怀疑。就在此刻,西边院墙外的厮杀声隐约传了过来,外面那两名随从拚命拍门:“先生,外头好像出事了!”

这么想着,楚离桑的心情忽然便阴郁了。

桓蝶衣在心里发出一声哀叹:萧君默啊萧君默,瞧瞧你干的好事!

“你——”桓蝶衣怒目而视。

苏锦瑟用无神的目光看着他,声如蚊蚋:“殿下,放过我爹……”

裴廷龙诧异地看着她:“说。”

李泰紧紧抱着逐渐冰冷的苏锦瑟,任由雪水、雨水混合着泪水在脸上流淌。

“放箭,放箭!”

外面的厮杀声他们当然早就听到了,只是无暇顾及而已。此刻听萧君默这么说,李泰一时怔住了,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李泰这么想着,赶紧举起酒盅又开始劝酒。

山墅正堂,李泰一边跟王弘义扯闲话,一边暗暗观察他。

裴廷龙当即像挨了一记耳光,感觉脸上火辣辣的,恨不得在地上找条缝钻进去。

韦老六方才亲眼看见王弘义被玄甲卫抓走了,本就无心恋战,遂带着手下向东南角的后门追了过去。

那十来个人翻越了院墙,却没料到刚一落地,便遇到了另一拨更强的对手。

山墅的前院中,杜楚客与苏锦瑟无声地对峙了片刻,开口道:“苏锦瑟,你想干什么?”

“请恕属下直言,这只是您的猜测……”

“杀了我,殿下岂能饶了你?”

“一拍两散?你说得倒轻巧!”杜楚客呵呵一笑,“王弘义多行不义、恶贯满盈,是朝廷的头号钦犯,圣上做梦都想抓到他,只要殿下把他的脑袋交给圣上,就是大功一件。你说,这么好的机会,殿下会轻易放弃吗?还有,留着你也是个祸患,迟早会害了殿下,所以,你也得死。”

神秘人闻言,慢慢取下头上的斗篷,一张并不陌生的脸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所谓约定,便是二人要好好打一架,决出胜负。

苏锦瑟跳下马车,取下腕上的一只碧玉手镯扔给车伕,便朝大门跑了过去。六七个守门的军士见状,顿时慌了神。为首军士硬着头皮上前阻拦:“苏小姐,您不能进去。”

李泰泪流满面地抱着弥留的苏锦瑟,对身边的一切已然视而不见、充耳不闻。

楚离桑见他一脸云淡风轻的样子,心里有些释然,旋即又想起什么:“对了,你让罗彪配合你调包,事先是不是得把什么都告诉他?”

方才他跟王弘义说的那些话,无疑都落进了萧君默的耳中,倘若再让他把活的王弘义带到父皇面前,自己就全完了!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把人带走!必须杀了王弘义,这样才能死无对证,即使萧君默随后去向父皇告发,那也只是一面之词,自己还有机会辩解。退一步说,即使父皇明明知道了真相,只要他还顾念父子之情,就可以像上次的厉锋案那样帮自己瞒天过海,不过前提当然是——王弘义絶对不能活着出现在满朝文武面前!

韦老六眉头一皱,快步走过来:“怎么可能?你没看错?”

他们便是楚离桑、郗岩及东谷舵的手下。

李泰和卢贲面面相觑。

一树的积雪被他震得簌簌飘落。

裴廷龙在心里发出一声咒骂——又被萧君默抢了头功!

桓蝶衣、罗彪等十几名玄甲卫当即走了出来。罗彪给手下使了个眼色,两名甲士立即上前準备架起王弘义。“且慢!”李泰大声道,“萧将军,抓捕王弘义是父皇交给本王的差事,你只是配合本王行动而已,现在行动已经结束,你们可以走了,本王自有处置。”

军士们赶紧追了上去。

身后的苏锦瑟没有答言。

今日一早,裴廷龙闲来无事,便去尚书省找姨父长孙无忌,不料长孙无忌一看到他就问:“王弘义逮着了?”

“裴将军有所不知。”桓蝶衣道,“王弘义被魏王下了药,昏迷不醒,只能用车押送。”

裴廷龙刚在马臀上狠抽了一鞭,不料雨雾中竟迎面驰来一彪人马,双方差点撞上。所幸他反应快,赶紧拽开马头,加之对方速度较慢,这才堪堪避开——两匹马几乎是擦着身子交错而过,把裴廷龙惊出了一身冷汗。

“裴将军,属下有话要说。”桓蝶衣忽然开口道。

“行,咱们走。”桓蝶衣说着,故意瞟了罗彪一眼。

终究是武功深厚之人,寻常人三杯便可放倒,可他居然还如此清醒!

楚离桑蓦然回头,却见苏锦瑟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身后有六七个弓箭手在追赶。

“萧某是怕卢将军一时冲动,把人犯给杀了,那如何向圣上交差?”萧君默说着,收刀入鞘,顺手拍了拍卢贲的肩膀,“现在没事了。卢将军,多有得罪。”

王弘义已经喝了四杯,却还浑然无事。

定睛一看,对方骑者竟然是罗彪!

王弘义死死地盯着李泰,然后发出了一声野兽般的低吼,抽刀向他扑了过来。

“那……桓蝶衣呢?你是不是一直把她蒙在鼓里?”楚离桑又问。

她怎么会在这里,还被魏王府的人追杀?!

正堂内,李泰无比惊愕地看着萧君默,半晌才憋出一句话:“萧君默?你怎么会在这里?!”

谢吉。

桓蝶衣忍不住转过头,狠狠地盯着罗彪。

屏风后面,那十名军士都抱着头蹲在地上,桓蝶衣、罗彪等一干玄甲卫拿刀逼住了他们。

李泰似乎明白了什么,眼中露出惊恐之色:“你真的是奉了父皇之命?”

就是它了!

上路后,桓蝶衣策马靠近罗彪,低声道:“你和君默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果然是鸿门宴!

“我也不想这么做,可没办法。”李泰耸耸肩,“我要不对你狠,那就是对自己狠了。咱们玩的本来就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游戏,不是吗?就算我今天不杀你,等将来即了皇位,你也一样要死,只不过父皇逼我把这一天提前罢了。话说回来,其实你也是在利用我。假如有一天本王夺嫡失败,你也一样会毫不留情地把我踢开,甚至有可能杀了本王,对吧?既然咱俩这假面迟早要撕,那么早一天撕晚一天撕,又有多大的差别呢?”

“人在哪儿?”

“杜楚客,如果殿下认为我父亲没有利用价值了,大伙可以一拍两散,各走各道,没必要非得置人于死地吧?”

“终南山绵延数百里,大大小小的山峰百十来座,你们让老子上哪儿找去?!”

楚离桑跑过来,扶起苏锦瑟,小心地折断了插在她背上的箭桿,然后察看了一下伤口,顿时眉头紧锁。

韦老六也一直想摆脱,无奈被老古和几个手下死死缠住,始终抽身不得。

桓蝶衣一听,忍不住睁开了眼睛。

桓蝶衣猛然想了起来,方才众人从后门撤出山墅后,在东边的一个桦树林边缘会合,自己比罗彪他们晚到了一步。当时,罗彪已将人犯装进了一架早已备好的马车,随后萧君默赶到,跟罗彪低语了几声,便带着楚离桑一起离开了。而她便跟罗彪等人押着马车下山。自始至终,她都没有想到要去掀开面具确认一下人犯,结果就被调了包!

卢贲恨恨地瞪了他一眼,不说话。

藏风山墅几里外的山道上,一大队飞骑正冒着雨雪风驰电掣而来。

他抽刀在手,嘶吼着冲向了老古。

萧君默莫名其妙地看着楚离桑,眼中写满了疑问。

“卢贲!你磨蹭什么?还不快出来!”李泰一边抽身闪避,一边放声大喊。

裴廷龙见状,不由冷冷一笑:“很好奇是吧?你现在心里一定很纳闷,这家伙到底是谁,凭什么看了一眼就说车上的人不是王弘义?”

转瞬间,楚离桑便冲到了她身边。又一波利箭呼啸而来,楚离桑一边挥刀格挡,一边头也不回地大喊:“苏锦瑟你疯了?快找个地方躲起来!”

裴廷龙注意到桓蝶衣脸色有异,便问:“你怎么了?”

“别说了……”楚离桑不由红了眼圈,“快跟我走,不然你就没命了!”

“放肆!连我都敢拦?!”苏锦瑟拿出了女主人的威风。

裴廷龙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却终究不敢造次,遂愤然而出,旋即找了六七个平时巴结他的郎将、旅帅等,追问萧君默的去向。

“殿下,这辈子能遇见你,锦瑟知足了,最后还能死在你的怀里,锦瑟更是了无遗憾。”苏锦瑟粲然一笑,眼中浮现出她和李泰在栖凰阁初见的情景,“殿下,锦瑟走了,你自己好好保重。来生,你若见到一个弹唱《黍离》的女子,那便是我了。你一定要把她认出来,好吗殿下?”

“江湖上的朋友。”萧君默淡淡答道。其实他早已想好了,必要的时候就跟桓蝶衣坦白一切,他相信她会理解自己的。

这些动作发生在转瞬之间,等两旁的军士回过神来,苏锦瑟已经冲出了他们的包围圈,朝第三进院门跑去。

李泰一眼就看见了躺在地上的苏锦瑟,顿时目瞪口呆,旋即不顾一切地冲了过来,一把扶起她,颤声道:“锦瑟,你……你怎么在这儿?你怎么会这样?!”

“当然。罚俸、降职,都是题中之意。”萧君默又无所谓地笑了笑,“反正我既不喜欢钱,又不爱做官,于我何损?再说了,我头上这顶三品乌纱本来就是分外之幸,现在拿回去也没什么。”

“我这么做,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萧君默接着解释道,“咱们要劫走王弘义,肯定得弄个冒牌货回去交差。我当然知道这事谁都瞒不了,别的不说,江陵城的那个谢吉一直在裴廷龙手里,只要他一出来认人,事情就露馅了。可就算这样,也没人敢说是我调的包。我可以说从魏王那里抓的就是这个人,所以,即使皇帝心里怀疑,表面上也只能以失职之名降罪于我。”

杜楚客又喊了一声。他手下这些军士,有一半身上背着弓箭。

暗号一发,门外那四名护卫便跟那两个随从打了起来。可让李泰诧异的是,屏风后的卢贲居然没有半点动静。

“无故?”裴廷龙狞笑,“你们把王弘义这么重要的人犯都给调了包了,还敢说无故?”

李泰万没料到,他人都快倒了居然还能出手攻击!

“当然记得。”楚离桑淡淡一笑,“若桓队正……不,若桓大旅帅有兴緻,我随时奉陪。”

“我只说找到了自己的生母,可她却被王弘义抓了,所以我必须用王弘义换回我母亲。至于别的,我什么都没说。”

这当然也是桓蝶衣现在最想证实的。

西边院墙外,两边人马杀得难解难分。

“够了!本官现在没时间听你们胡扯!”裴廷龙厉声道,“我早就看出来了,萧君默就是天刑盟的人,所以才会玩今天这出调包计。我敢肯定,他跟王弘义现在一定还没跑远,就在这山里!”

虽然她从来没喜欢过这个“姐姐”,但眼前的情景却不允许她见死不救。

前院,苏锦瑟笔直地平举着匕首,一脸凛然,一步一步地走向杜楚客。

“抓住了。”

韦老六急着要进山墅去救王弘义,所以无心追击,遂任由老古他们撤离,旋即带着剩余的十几名手下翻过了院墙。

罗彪心虚,赶紧把头低下。

“王弘义?”裴廷龙一脸懵懂,“什么王弘义?”

就在这时,正堂大门訇然打开,萧君默、李泰等一大群人拥了出来,两名玄甲卫一左一右架着昏迷的王弘义。

“那不也是要处罚吗?”

苏锦瑟浑身瘫软,根本站立不住。楚离桑想背她,可她不配合,一下子又滑到了地上。楚离桑又气又急:“你就这么想死吗?你这样谁也救不了你!”

“杜楚客,我跟殿下的事情,就不劳你操心了。”苏锦瑟露出一个淡然的笑容,“我从没指望殿下明媒正娶,更不敢奢望当皇后,所以这些无聊的话,你跟我说不着!我现在只想问你,你和殿下到底在玩什么阴谋?!”

桓蝶衣的心怦怦直跳,下意识地瞥了罗彪一眼。此时的罗彪也不淡定了,眼中露出了紧张之色。

“不急。”裴廷龙意味深长地一笑,回头给了薛安一个眼色。

正堂门口,王弘义那两名随从与李泰的四名护卫或死或伤地躺在台阶上。苏锦瑟刚才冲进来的时候便已看在眼里,而她当然也猜得出正堂里面发生了什么。

话音刚落,便见桓蝶衣和众甲士押着一驾马车过来了。众人见到他,纷纷下马行礼。

李泰意识到她很可能是迴光返照,泪水便又忍不住潸然而下。

一个毫无血缘关係的养女,竟然为了他愿意放弃生命,这足以证明,这些年来,王弘义给了她深深的父爱。而这份父爱本来应该是楚离桑享有的,只因造化弄人,他才把这份爱转移到了苏锦瑟身上……

裴廷龙这才无话,随即翻身下马,走到车厢前,掀开了车帘。

楚离桑只犹豫了短短一瞬,便冲了过去。

萧君默下意识地跟楚离桑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充满了伤感。

虽然双方人数相当,但韦老六一方毕竟身经百战,功夫还是稍胜一筹,所以先后有十来人突破了老古他们的防线,翻墙进入了院内。

罗彪挠了挠头:“这个……说来话长。”

楚离桑依稀听见她又奔跑了几步,然后慢了下来,最后扑腾的一声,似乎跌倒在了地上。楚离桑赶紧回头,心猛地一沉——苏锦瑟果然已仆倒在地,后心赫然插着一根羽箭,鲜血早已染红了她的后背。

罗彪赶紧左顾右盼。

听楚离桑问起,萧君默淡淡一笑:“我本来就没打算骗过皇帝。”

随后,裴廷龙立刻赶回玄甲卫,毫不客气地质问李世勣。

雨雪越下越大,週遭一片迷濛。

由于藏风山墅的院落中保留了很多山间松柏和大小岩石,很容易藏身,所以楚离桑等人也早就埋伏了进来。

一进入院内,便见王弘义昏迷被俘、苏锦瑟奄奄一息,韦老六顿时血往上冲,怒吼道:“李泰,你这个背信弃义的小人!快把先生放了,否则老子亲手宰了你!”

“弟兄们,可以出来了。”萧君默朝屏风后面道,“把人犯带走,回去跟圣上交差。”

桓蝶衣冷哼一声:“没关係,这山路也很长,咱们有的是时间,你慢慢说。”

萧君默苦笑了一下:“好,我不问。”

“现在还有何话说?”裴廷龙一脸讥嘲,“本官没有冤枉你们吧?”

二人四目相对,那较量的意味与前天在魏王府中的那一幕如出一辙。

一个中年男子躺在车座上,四肢被捆缚着,仍旧昏迷。让裴廷龙感兴趣的是,此人脸上戴着一张造型诡异的青铜面具。

苏锦瑟慢慢地唸着,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笑话!我找殿下,还要你们稟报?!”苏锦瑟怒目而视,“都给我闪开!”

罗彪赶紧提了提繮绳,“驾”了一声,坐骑当即蹿了出去。

然而,苏锦瑟却充耳不闻,仍径直向正堂门口飞奔。

可苏锦瑟却不顾伤势,仍用双手支撑着,奋力往前爬行。

今晨天还没亮透,萧君默便带着桓蝶衣、罗彪等人潜入藏风山墅,并躲藏在了正堂后部的横樑上。方才,卢贲和他的手下都在紧张地关注王弘义,压根没发觉头顶上竟然藏着十几名玄甲卫,直到萧君默等人悄无声息地把刀架上他们的脖子。

按照事先拟订的计划和萧君默的指令,他们今天一大早便已在此埋伏了,任务便是拦截韦老六。

裴廷龙此前看过有关王弘义的卷宗,知道这个代号“冥藏”的家伙总喜欢戴着面具,很少以真面目示人。

突然,苏锦瑟左手袖子一扬,一糰粉尘迎面扑来。杜楚客猝不及防,粉尘入眼,一阵刺痛。与此同时,苏锦瑟的匕首已朝他当胸刺来。杜楚客下意识躲闪了一下,匕首从他胸前划过,赫然划开了一道血口子。

“在。”

楚离桑知道,萧君默之所以一直瞒着桓蝶衣,是不想把她捲进来。换言之,他一直很爱护这个师妹。可是,这份爱究竟是纯粹的兄妹之爱,还是多少有些别的意味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