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国士

上一章:第3章复仇 下一章:第5章失宠

努力加载中...

儘管魏徵深知萧君默被这个身世之谜折磨得很苦,心中颇为不忍,可他更清楚,一旦秘密揭破,萧君默要承受的痛苦肯定十倍、百倍于今日,同时更会面临杀身之祸!所以,魏徵只能狠下心来保持缄默。

“太师过誉了。”萧君默扶着魏徵坐下,“晚辈忝任此职,实在是勉为其难,心中常感不安,生怕能力不济,有负左使和本盟弟兄的重託。”

可是,眼下被黛丽丝这么一闹,计划显然又被打乱了。

片刻后,魏徵才抬起黯然的目光:“你方才说,有两个潜伏在朝中的天刑盟舵主,一个我知道,是玄泉,还有一个是谁?”

魏徵脸色稍稍一黯,却不假思索道:“你猜错了。昨日之事,皆因老夫久病体虚所致,与太子无关。”

从此,魏徵便再也没见过盟主,自然也没再见过天刑之觞了。

“老夫答应过故人,无论如何都要守口如瓶。倘若把真相告诉了你,你让老夫到了九泉之下,有何颜面去见故人?”

“很好,很好……”魏徵喃喃着,脸色因激动而微微泛红,“左使此举堪称英明!若非如此,天刑盟便是一盘散沙,只怕就无法阻止冥藏祸乱天下了。贤侄快告诉老夫,这位新盟主究为何人,现在何处?”

“晚辈读出了『国士』二字的份量,故决意以太师为榜样,以国士自勉。”

魏徵摇摇头:“这不是简单的对与错的问题。”

这一别,便是整整十七年!

刚一坐下,魏徵便看穿了他的心事。

“若储君不以嫡长立,而以贤能立,那么『贤能』二字该如何判断?以何为準绳?”

那天,太师先是命索伦斯把苏锦瑟押解过来,稍后又觉得不太放心,便命李安俨去接人。就在李安俨行至辅兴坊南面的石桥时,竟目睹了索伦斯被杀和黛丽丝投水的一幕,他赶紧跳进永安渠中,好不容易才把沉入水底行将溺毙的黛丽丝救到了岸上,保住了她的命。

“如果你肯听我的,我一定会劝你谁也不要帮。”

在场三人闻言,都觉得颇有道理,无不鬆了一口气。

听完这番话,魏徵额头上已是冷汗涔涔,一双眼眸光芒尽失,重新变得灰暗浑混浊。

“你骂谁呢?谁是缩头乌龟?”李元昌火了,“侯君集,你今天要不把话说清楚,本王就跟你没完!”

萧君默到来后,他只是基于长期坚持的立场为嫡长制辩护,却不等于他是在替李承乾辩护,尤其是现在已知李承乾随时可能谋反,他就更不能任由事态继续恶化下去。

“古人说,三十年为一世。看来,老夫也该交班了。”说着,魏徵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李安俨要过来扶,被他摆摆手阻止了。

萧君默微微一怔,旋即明白过来:魏徵自知时日无多,已经把临川舵交给李安俨了。

李承乾和侯君集皆恍然大悟,李元昌也不禁露出佩服的神色。

萧君默在心里一声长叹。

听他一口一个“本盟”,魏徵不禁又惊又喜:“听贤侄之意,你现在也是本盟之人了?”

魏徵顿时万分惊骇,喃喃道:“想不到,真的万万想不到……”

然而,不从这个角度劝说还能从什么角度呢?

“好!”李承乾踌躇满志,“侯尚书,你亲历过武德九年事,这方面你最有经验,你先说说,我们洗耳恭听。”

“是啊,晚辈当初得知的时候,同样也是深感震惊。”

“什么办法?”李承乾和侯君集同声一问。

魏徵闻言,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

此刻,听完李安俨的稟报,魏徵苦笑了一下:“这个黛丽丝,终究还是不忘复仇啊!”

“中原还逐鹿,投笔事戎轩。纵横计不就,慷慨志犹存……”

“正因为本盟这么多年未立新主、群龙无首,才令冥藏这种野心勃勃之人乘虚而入,几次三番图谋不轨。有鑒于此,左使辩才审时度势,便与舞雩分舵袁公望、东谷分舵郗岩、浪游分舵华灵儿等人,共同推举了一位新盟主,于是晚辈也就躬逢其盛,见证了本盟新任盟主的诞生!太师既为本盟临川舵主,如此大事,晚辈理当让您知晓。”

“对了盟主,左使和他女儿似乎没跟你回来,不知他们现在何处?”

一直以来,他都从未如此深入地思考过嫡长制的来源及其合理性,而是下意识地认为“立贤”才是最合理的制度。然而今天,他却实实在在地挨了当头一棒。也是直到今天,他才真真切切地认识到,魏徵之所以苦心维护嫡长制,并非出于泥古不化的迂腐思想,乃是出于审慎的思考和悲天悯人的情怀。他不得不承认,魏徵所秉持的这个信念几乎是不可能被别人瓦解的。所以,从这个角度,他恐怕很难说服魏徵放弃李承乾。

“这就说明,阿庸跟王弘义肯定也有仇。”

这就是聪明人之间的对话,表面好像什么都没说,可实际上什么都已经说了。萧君默苦笑:“没想到时至今日,太师对此还是讳莫如深,晚辈能问一句为什么吗?”

“七叔,这就是你孤陋寡闻了。”李承乾笑道,“自从魏徵卧病之后,父皇便跟文武百官打过招呼了,说为了让他安心养病,任何人不得前去搅扰。所以,若此时还有人敢出入魏徵府邸,那十有八九便是咱们的目标。”

“老谢所言甚是。”侯君集斜了李元昌一眼,“王爷急成这样,莫不是害怕了,想打退堂鼓了?”

萧君默忽然发现,魏徵眼中不知何时竟然泛出了昔日的神采,彷彿他的病瞬间便好了大半。这一发现让萧君默颇有些欣慰。可猛然,一个念头便又闯入了他的脑海,让他的心情一下又沉重了起来。

萧君默一大早出了延兴门,独自一人到白鹿原祭祀了养父。他跪在坟前,向养父讲述了这大半年来的经历,同时表达了自己未尽孝道的愧疚之情,其间几度哽咽,潸然泪下。最后,萧君默磕了几个响头,轻声道:“爹,儿子回来了。儿子一定会让害您的人得到报应,让您在九泉之下得以瞑目!”

“没错,我当然怕死,只不过到了该搏命的时候,我侯君集絶不会当缩头乌龟!”

萧君默含笑点头。

“如果我所料不错,王弘义最迟今日便会转移,你是否已做好安排?”魏徵问。

李安俨沉沉地叹了口气:“属下万万没想到,阿庸竟然会跟黛丽丝联手,背着咱们去刺杀王弘义……”

“道理我当然懂。”李承乾没好气道,“就是一时情急,没忍住嘛。”

昨天,当他得知魏徵在东宫晕厥,差一点就没抢救过来时,顿觉血往上冲,恨不得立刻冲进东宫一刀宰了李承乾!

“没错,黛丽丝说了,阿庸有个哥哥是玄甲卫,去年在甘棠驿殉职了。”

“据黛丽丝说,这个虞桑儿的父亲也是死于王弘义之手,昨晚同样是去行刺的,见黛丽丝受伤,便救了她,并冒险把她送回了芝兰楼。”

“太师,”萧君默话锋一转,“听说您昨日入东宫时忽然晕厥,想必,一定是太子有什么出格的言行,惹您动怒所致吧?”

“先生……”李安俨已经预感到了什么,心中蓦然有些紧张。

萧君默眉头微蹙:“为何?”

魏徵闻言,笑了笑,不答反问:“贤侄此次回朝,是打算帮哪位皇子呢?”

出于某种必要的考虑,萧君默没走正门,而是从一条巷子来到了魏府的东侧小门。

“如假包换。”萧君默迎着他的目光,脸上是一种云淡风轻、泰然自若的笑容。

李元昌一听,这才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

“好,即便以此为準绳,那么龙生九子,设若皆有贤能之名,又当立哪一子?又怎知何者为真贤能,何者为假贤能?又如何判断何者之贤能乃为第一贤能?”

萧君默苦笑。这其实早在他的意料之中——若非太子有政变企图,像魏徵这么沉稳持重的人,断断不会与太子激烈争执,更不会因激愤而晕厥。

随着最后一层锦缎掀开,一只左半边的青铜貔貅便映入了李安俨的眼帘。

“安俨,你来了……”

魏徵也拱了拱手,然后看着他:“现在,盟主可以跟老夫透露玄泉和素波的真实身份了吧?”

“太师,晚辈此番亡命天涯,虽九死一生,但也见了不少世面。尤其有幸的,便是结识了天刑盟的新任盟主。太师想不想知道他是谁?”萧君默观察着他的表情。

“鹤年是跟随我多年的兄弟,我自然要去看他。”魏徵淡淡笑道,“你无须挂怀。”

“君默也背得出老夫的诗?”魏徵有些惊讶,但更多的却是欣慰。

魏徵伛偻着腰,慢慢踱到了屏风后面,片刻后,捧着一只铜匣走了出来。

“道理上是对的,可惜当真实行便会贻害无穷。”

李安俨深感事态重大,立刻赶到芝兰楼跟黛丽丝问清了整个事情经过。

事实上,昨日在东宫,与太子一番争执无果,他便知道太子已经按捺不住,决意铤而走险了。假如昨天没有晕厥,他也许一怒之下就入宫面圣,把所有事情统统稟报给皇帝了。然而,方才从昏迷中醒来后,他冷静一想,却不得不打消了这个念头。

“盟主请留步。”魏徵慢慢起身,忽然看着身后的屏风,“出来吧,来见过新盟主。”

“贤侄此言固然不无道理,可你所言之前提,便是天子宰相和百官万民所做之考察和判断,都必须出于纯正无私之公心,但事实上这可能吗?贤侄也是遍览青史之人,当知自古以来,历朝历代,在涉及立储的大事上,朝野人心只会围绕各自的利益打转,何曾有几个真正秉持公心之人?倘若天子宰相和百官万民各取所爱、各有所附、各擅一端、各执一词,贤侄又该如何判断?”

下人开了门,问明身份后,旋即进去通报,然后魏叔玉出来迎接,径直把他带到了魏徵的书房外。萧君默在迴廊上等候了片刻,魏叔玉便领他进去了。

萧君默观察着他的神色,以为他又在担心太子,便安慰道:“太师,东宫之事,您也不必过于忧心,也许太子只是一时冲动言辞过激而已,不见得一定会付诸行动……”

“太师,纵使您成功维护了当今一朝的太子,可您又如何保证今后每一朝都有一个魏太师全力维护嫡长制?纵使嫡长制在当今一朝不被打破,可日后的太子若仍如李承乾这般,必然就有更为贤明的皇子试图取而代之。倘若如此,即便嫡长制如您所愿保全了,可圣上的千秋基业不也依旧存在种种后患和风险吗?”

魏徵一笑:“贤侄果然是选择了吴王。”

他能理解魏徵,知道魏徵一定是把自己当成了新盟主身边的人,而万万不会料到他就是天刑盟的新任盟主。

一看见魏徵憔悴枯黄的面容,萧君默心里不禁一阵酸楚。

方才跟李安俨说话时,他心里其实一直在纠结这件事,可思前想后,还是毫无结果。

魏徵听出他又在暗示东宫之事,便咳了咳,随口敷衍道:“如今的形势确实错综複杂,所以才须从长计议,切莫心急……”

萧君默心中大为不忍,可事关家国安危和社稷存亡,他又不得不这么做。

魏徵浑身一震,不由蹙紧了眉头。

魏徵闭着双目,一动不动地躺在榻上,彷彿已然进入长眠。

“这是当然。”魏徵不明白他为何忽然提起这个。

“此二人位高权重,深受圣上信任,万一心怀不轨,后果不堪设想。”萧君默道,“不过,他们究竟是什么人,请恕晚辈暂时无可奉告,除非……除非太师愿意放弃太子,和晚辈站在一起。”

萧君默忽然自嘲一笑:“太师,这件事,倘若真的可以动用盟主的权力给您下一回命令,晚辈倒是很想这么做,即使对您有些不敬。”

“太师,您忘了我刚才问您的话了?”

萧君默摆摆手,苦笑了一下:“那都是晚辈该做的,无足挂齿。倒是眼下的长安,朝野上下暗流汹涌,各方势力蠢蠢欲动,形势已然十分危急。在晚辈看来,眼下的危局无疑比此前的任何艰险都要可怕,也更难应对!晚辈既然忝任盟主,身负守护天下之责,便絶不能袖手旁观。所以,晚辈恳请太师伸出援手,鼎力相助!”

“贤侄也不必过谦。以你的年纪,能有如今这般见识已属不易了。”

不愧是当朝第一诤臣,雄辩之才果然了得!

“姓侯的,你别给脸不要脸……”李元昌一拍书案,跳了起来。

“他是怎么知道的?”李元昌大为不解。

听完这番话,萧君默不由陷入了沉思。

回城后,萧君默径直来到了永兴坊的魏徵府邸。

所以此刻,当魏徵把所有这些事情又通盘考虑了一遍之后,他无奈地得出了一个结论:面对这个左右为难、进退维谷的困境,把李承乾交给萧君默处置,也许是唯一可行且唯一稳妥的办法了。

迴光返照!

萧君默闻言,顿时一怔。

“太师快快请起!”萧君默慌忙把他扶了起来,“切莫行此大礼,晚辈万万受不起。”

“先生不必过谦。”李承乾朗声道,“来日我若登基,必定拜你为相!到那时,先生便可承继乃祖遗风,光大谢氏门楣,做一番『克绍箕裘,踵武赓续』之伟业了!”

“盟主在上,属下岂敢倚老卖老?”魏徵不禁喜极而泣,两行清泪从眼角流淌下来,“说心里话,儘管此事令属下颇感意外,可细细一想,委实没有谁比贤侄更适合做这个盟主,看来左使和舞雩、东谷那几个兄弟,的确是有眼光啊!”

这是他多年前写下的一首五言诗,自述平生之志,虽文辞拙朴,却自有一股雄健磊落的豪情。

事实上直到今天,萧君默自己也还未能完全适应这个角色。这大半年来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都有些匪夷所思,尤其是最后就任盟主这件事,更为不可思议,让萧君默至今仍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也就无怪乎旁人难以把他和“盟主”联繫到一起了。

魏徵苦笑着拂了一下袖子,彷彿再也不想谈及此事,然后定定地望着某个地方,目光忽然变得邈远:“老夫一生奋勉,朝乾夕惕,唯为家国,唯为苍生!此心日月可表,天地可鑒!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也无论后世如何评价,老夫都可以问心无愧、安然瞑目了。”

“整整三十年了!”李安俨想起了如烟往事,不禁颇为感慨。

“贤侄才思敏捷,言辞犀利,老夫差点就说不过你了。”魏徵朗声笑道,“你方才所言,其实已将古往今来皇权继承的困境一语道破!说穿了就是两个字:两难。无论是立嫡还是立贤,都有各自的利弊,这是无可奈何之事。正因为此,老夫方才才说:嫡长制不是最好的制度,只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的最不坏的制度。至于将来能否发明更好的制度,那就要靠你们这些后生俊彦了。老夫现在能做的,只有善始善终地坚持自己的选择。换言之,只要我魏徵活一天,便一天不会支持废长立幼、废嫡立庶。”

萧君默放下茶碗,适时开启了今天的第二个话题。

侯君集双拳一抱:“恭敬不如从命。”

“也罢,既然太师如此重诺守信,那晚辈也不能陷您于不义。”萧君默站起身来,丝毫不想掩饰自己的失望,“太师贵躬抱恙,还望安心静养,切盼早日康复。晚辈告辞。”

事后,太师命他把黛丽丝安置在了怀贞坊的芝兰楼,让她和徐婉娘住在一起,并命老方等人严密保护。本以为她会从此安分,不料就在昨夜,她竟然又闯祸了……

李元昌一听,这才缓下脸色。

魏徵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李安俨回过神来,当即双膝跪地,趴在床榻边沿,又惊又喜道:“先生,您……您终于醒了!”

魏徵大为狐疑,脑中快速思索了一番,最后终于猜出了什么,顿时哑然失笑。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魏徵朗声大笑,“此处应当有酒!”

谢绍宗淡然一笑:“这一点,还是让殿下解释吧。”

“事已至此,老夫只有一事相求。”魏徵沉沉一叹,“希望盟主能儘力阻止太子谋反,若实在无法阻止,也希望盟主能儘力保全他。”

“此人名叫虞桑儿,昨夜黛丽丝行刺失败受了伤,便是这个虞桑儿救了她。”

“王爷您想想,魏徵是圣上任命的太子太师,其职责便是辅佐太子,而且他这个人向来看重名节,就算他认定太子想谋反,可他敢向圣上告密吗?出了这种事情,他岂不是晚节不保,一世英名毁于一旦?再说了,太子也不过是情急之下说了几句重话,凭什么就认定他想谋反?若圣上这么一问,他魏徵拿得出证据吗?所以在下判断,像魏徵这种老谋深算之人,断断不会干出此等自取其辱、自遗其咎之事。”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老夫这回恐怕是大限已至、在劫难逃了。”魏徵苦笑了一下,“不过,老夫其实并不畏死,只是有些事还没做完,终究有些放不下罢了。”

“太师,左使曾经跟晚辈讲过本盟的一个规矩:若见本盟盟印『天刑之觞』,便如亲见盟主本人。想必太师也知道吧?”萧君默不答反问。

“面对家国社稷和天下苍生,晚辈虽无国士之德,却不敢不怀国士之志;虽无国士之才,却不敢不效国士之报!至于功名利禄、高官显爵,皆浮云耳,又何足论哉!”

当然,萧君默也不会如此轻易便被驳倒。他略为思忖,便迎着魏徵的目光道:“孔子曰:『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曾子亦言:『十目所视,十手所指,其严乎!』一个人的言行举止若处于众目睽睽之下,是否贤能便自有公论。上自天子宰相,下至百官万民,难道都不足以考察和判断一个人是真贤能还是假贤能吗?”

“不,老夫从不这么认为。说心里话,老夫甚至不太喜欢他。”

“打开它。”

“是的,不过属下总觉得此事太过巧合,不免让人心生疑窦。”

萧君默要辅佐吴王李恪夺嫡继位,势必要与东宫和魏王开战,所以在此之前,他必须尽最大的努力说服魏徵放弃太子。如若不然,整个临川分舵都会变成自己的敌人。萧君默絶对不能让这种情况出现。

追忆往事,回望生平,魏徵情不自禁地吟咏了起来,却因百感交集而凝噎。

“那太师为何还要一心维护他?”

“太师认为晚辈应该帮哪位?”

“我会找一个既可靠又能干之人,把这件事情託付给他,让他密切监视东宫。一旦发现异动,即刻稟报圣上;但若一切如故,便权当没这回事。如此,既念及与太子殿下的师生情谊,又兼顾了与圣上的君臣之道,可谓化两难为两全、变被动为主动之良策。”

昨日刚一回朝,他便听说魏徵病了,而且病得很重,所以于公于私,他都必须来探望。当然,除了探病之外,萧君默此行还有两个重要的目的,其一是说服魏徵放弃太子,其二便是彻底弄清自己的身世之谜。

“王爷,事已至此,再讲这些也没有意义了。”谢绍宗道,“当务之急,还是要想想应对之策。”

魏徵看见他的目光有些异样,知道接下来的话题非同小可,却一时猜不透他到底想说什么,便道:“盟主有何吩咐,儘管直言。”

一想起这个黛丽丝,李安俨便颇感头痛。去年夏天,王弘义派苏锦瑟查找徐婉娘的下落,结果落入了太师早就设计好的陷阱。原本事情进展得很顺利,他们仅以牺牲夜阑轩老鸨秀姑的微小代价,便掌握了王弘义的情报,知道了他在长安的据点,而索伦斯和黛丽丝本来也都可以照原定计划安全转移,不料黛丽丝的一时冲动便打乱了整个计划,导致苏锦瑟被劫回、索伦斯被杀,连黛丽丝自己也险些葬身水底。

“在您看来,是不是九泉之下的故人,反倒比您面前的活人还重要?”

“没错,看来你没让老夫失望。”

李安俨看见魏徵重新坐下,从怀中掏出一把精緻的钥匙打开了铜匣,然后毕恭毕敬地从匣中取出一个锦缎包裹的东西,放在案上,最后才看着他道:“打开。”

萧君默又看了魏徵片刻,然后淡淡一笑,从袖中取出了一个用绢帛包裹的东西,放在案上,接着轻轻掀开一层绢帛,又掀开一层薄纱,一只头角峥嵘、昂首挺胸的青铜貔貅就此展露在魏徵面前——貔貅的身体左侧刻着“天刑”二字,右侧刻着“之觞”二字。

“这件事是我疏忽。”魏徵苦笑,“阿庸是我亲自指派的,我却忘了这一茬。”

“太师最放不下的,想必便是东宫吧?”

萧君默今天是有备而来的,除了勉力说服之外,他当然另有办法。可是,不到万不得已,他还是不想对这位令人崇敬的老人使出撒手锏。

“新任盟主?”魏徵一怔,不由眯起了眼睛,“本盟自智永盟主圆寂之后,便未再立盟主了,不知贤侄何出此言?”

“太师时至今日,还认为太子是最有资格入继大统的吗?”

“即使明知这个嫡长子不贤不肖,您也还是要维护这种制度?”

“再者说,世上之人,谁不自以为贤能?谁又甘愿承认别人比自己贤能?”魏徵接着道,“是故,为了争这个所谓的真贤能或第一贤能,皇子们便会以权术谋之,以武力夺之,这不正是祸乱的根源吗?古人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不得不确立了嫡长继承製,以杜絶『储君之位可经营而得』的念想,目的便是让兄弟阋墙、骨肉相残的人伦惨剧不再发生!贤侄啊,古人所创之嫡长制,何尝不是苦心孤诣、自无数血泪中得出的教训?!即便它不是最好的制度,但它也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的最不坏的制度。”

“正是。”

“这还用说!”魏徵越发不解。

“老夫是在笑自己,做了一辈子天刑盟的人,从未违抗过盟主之命,却不料临命终之际,或许还真得抗一次命了。”

魏徵的眼中光芒乍现,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

“谢先生,”李元昌似乎仍有疑虑,“你方才说,魏徵门生故吏众多,那他们要是都跑去他府上探病,咱们又该如何锁定目标?”

“晚辈少年时拜读太师此作,不解其中况味,直至此番亡命天涯、历尽艰险,庶几才读懂了太师心志。”

魏徵若有所思:“徐丰之的后人?”

这回轮到萧君默哑然失笑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的身世到底隐藏着多么可怕的秘密,以至于让魏徵如此讳莫如深、三缄其口,宁可抗命也不吐露半字!

李元昌大为不服:“哎,我说殿下,你怎么也冲着我来了?”

听魏叔玉说,太师昨天被东宫的人抬回来后,便一直昏迷不醒。圣上闻讯后,遣了赵德全和一批太医前来探望诊治,总算让太师甦醒了过来,但是几个太医都对病情不太乐观,临走前吩咐家人让太师休息静养,切莫再令他伤心动气,否则后果就难料了。

“那依先生所见,魏徵会找什么人来做这个事?”李承乾问。

萧君默注视着魏徵,忽然开口念道:“既伤千里目,还惊九折魂。岂不惮艰险,深怀国士恩。季布无二诺,侯嬴重一言。人生感意气,功名谁复论。”

“太师认为晚辈的选择不对吗?”

事到如今,他已别无选择,只能向魏徵摊牌了。

“晚辈这么认为难道不对吗?”

“这又是为何?”萧君默大为诧异。

“可你这不是小不忍则乱大谋吗?!”

魏徵沉默少顷,点了点头。

“自然是以德才兼备为準绳。”

萧君默微微苦笑。

“还是先生高明。遇事沉着冷静,不慌不乱,一派大将风度!”李承乾一脸讚赏之色,随即瞥了李元昌一眼,“不像某些人,仗都还没打,便自乱阵脚了。”

“当然记得。您说长安是我的家,无论我走了多远、去做什么,最后都一定要回来。”

李安俨大踏步从屏风后走出,径直来到萧君默面前,单腿跪地,双手抱拳:“属下临川李安俨,拜见盟主。”

“太师,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晚辈见识浅薄,徒然贻笑大方,真是惭愧无地!”

“是,属下回头便去传令。”

“那老家伙病得都快死了,你随便敷衍他一下不就得了,干吗跟他较真?”

“若此言不虚,这个虞桑儿倒也是个侠女。”

说完,萧君默转身欲走。

“太师,晚辈虽然折服于您所说的道理,但仍然不赞同您所做的选择。在当今的太子、魏王和吴王三位皇子中,的确只有吴王最为贤能!朝野对此有目共睹,连天子对此也是心知肚明。太师难道不这么认为?”

因为,他身为太子太师,毕竟对李承乾负有责任,也还有些许感情。一旦向皇帝告密,太子必将万劫不复,他于心不忍。

他隐隐察觉,此刻魏徵的表现,很可能只是大限将至前的迴光返照。

“对,侯尚书问得好,我也正有此虑。”李承乾接口道。

萧君默看着魏徵斑白的鬓髮和沟壑纵横的脸庞,心里又是一阵难过。

萧君默不动声色,扣响了门上的铜环。

李安俨本来还在犹豫要不要稟报,闻言不禁自嘲一笑:“什么都瞒不过先生。”

听到他称呼自己的名字,而非称呼“盟主”,萧君默心中倏然涌起了一股暖意。

魏徵把盟印捧在手上,颤颤巍巍地摩挲着,眼中泪光闪动。

锦缎有好几层。李安俨抑制着内心的激动,轻轻颤抖着伸出了手。

魏徵轻轻一笑:“照贤侄的意思,是不是认为储君皆应由贤能者居之?”

闻听此言,谢绍宗的心头忍不住滚过一阵颤慄。

“你错了,老夫维护的并不是他,而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嫡长继承製。”

“魏徵可能已经知道,咱们马上要动手了。”

时隔不过半年多,这位原本还很硬朗的老人彷彿一下就进入了风烛残年。

“言之有理,不可不防。”魏徵深以为然,“你让老方做好準备,万一有什么情况,立刻将徐婉娘和黛丽丝转移。”

萧君默语塞。

谢绍宗当即跪地,双手抱拳:“士为知己者死!绍宗今日在此立誓,若不能辅佐殿下登基即位、入继大统,必自裁以谢,絶不觍颜苟活于天壤之间!”

侯君集窃笑。

“都给我闭嘴!”李承乾忍无可忍,沉声一喝,“本太子还没死呢,等我死了你们再内讧不迟!”

“听闻太师身体抱恙,晚辈甚为不安,还盼太师早日痊癒,康泰如常。”

在永嘉坊谢绍宗宅的书房中,当李承乾对李元昌、侯君集、谢绍宗说出这句话时,李元昌惊得目瞪口呆,而侯君集和谢绍宗则脸色沉静,恍若未闻。

此刻,李安俨的内心充满了矛盾和不安——他既不想搅扰太师,可眼下又有急务必须向身为“临川先生”的太师稟报,所以异常踌躇,不知如何是好。

“王爷别急,容在下慢慢跟您解释。”谢绍宗笑了笑,“眼下咱们最担心的,便是魏徵去向圣上告密,不过依在下看来,魏徵未必会这么做。”

“素波。”

魏徵抬手止住了他。

“先生高明!”李承乾大喜,忍不住一拍书案,“我早就说过先生有卧龙凤雏之才,果不其然!在这紧要关头就看出来了!”

萧君默在心里长长地鬆了口气:“那太师能否告诉我,昨日在东宫到底发生了什么?太子他……是不是打算动手了?”

谢绍宗拈了拈下颌短鬚,微微一笑:“是的,这一点在下也想过了。假如我是魏徵,在此病入膏肓之际,又碰上如此棘手之事,恐怕就只剩下一个办法了。”

萧君默见状,不禁也有些动容。

“如今,几位夺嫡的皇子背后都有天刑盟的势力,他们何时会发难,会以何种方式对何人下手,太师可知?”萧君默目光如电,直逼魏徵,“还有,在当今的朝廷重臣中,除了太师您以外,还潜伏着两个天刑盟的舵主,他们是谁?他们在朝中潜伏了这么多年,意欲何为,太师可知?倘若他们有比冥藏更大的野心,有比他更可怕的图谋,那么圣上的安危、社稷的安危、整个大唐天下的安危,又将被置于何地?!”

“那王爷想怎么着?”侯君集眉毛一挑,毫不示弱。

这么多年来,他唯一朝思暮想、唸唸不忘之事,便是像谢安那样入阁拜相,治国安邦,成就一番经天纬地、名垂千古的事功!如今这一切俨然就在目前,怎能不令他激动万分?

萧君默这话说得很不客气,可他实在是忍不住了。

“老谢,你刚才所言固然有道理,可魏徵就算不去告密,他也断断不会替殿下隐瞒吧?”侯君集道。

至此,魏徵才终于明白萧君默为何会如此忧心忡忡——眼下的局势果然是万分险恶,甚至比当年玄武门之变爆发前的形势还更加险恶!

许久,魏徵才将盟印放回原处,抹了抹眼睛,笑道:“老夫失态了。敢问贤侄,新盟主如今到底身在何处?是否已到长安?老夫已时日无多,还望贤侄儘快带老夫前去拜见。”

他的父亲也是临川舵成员,隋朝大业末年在一次行动中牺牲。当时他年仅十余岁,便被魏徵接到身边做了书僮,此后跟随魏徵走南闯北,投瓦岗,归李唐,入东宫,辅今上……风风雨雨三十年来,他不仅是魏徵在朝中的心腹股肱,更是其临川舵中的左膀右臂。生死与共这么多年,二人的感情早已形同父子。

“那太师会不会遵守这个规矩?”

“魏徵为官多年,门生故吏遍满朝堂,咱们若是坐在这里猜,恐怕永远也猜不出来。”

“那盟主能不能告诉老夫,这个玄泉和素波到底是什么人?”

魏徵不由睁大了眼睛,定定地看着他,嘴里喃喃道:“若见天刑之觞,便如亲见盟主……贤侄,你当真就是……就是新任盟主?!”

“那怎么办?”李元昌又紧张了起来。

随后,魏徵不顾魏叔玉及家人劝阻,强行下榻,在李安俨的搀扶下来到了书房,然后便把所有人都屏退了。

魏徵苦笑了一下:“现在老夫已经是你的属下,如果你以盟主身份下令,老夫也不敢不遵。”

“虞桑儿……”魏徵沉吟,蓦然想起辩才的女儿也叫桑儿,不过又一想,也许只是巧合罢了,“她是在王宅里救了黛丽丝吗?她为何会在那个时间点恰好出现在那里?”

萧君默注视着魏徵,忽然开口念道:“既伤千里目,还惊九折魂。岂不惮艰险,深怀国士恩。季布无二诺,侯嬴重一言。人生感意气,功名谁复论。”

萧君默当即抱拳:“太师放心,晚辈定当尽心竭力,既不会让太子危害社稷,也不会让别人无端加害太子。”

对自知时日无多的魏徵而言,能在此刻最后看一眼盟印,无疑是一种莫大的欣慰。

“先生,都怪属下失职,才让黛丽丝闯下祸事……”

魏徵用一双浑浊的眸子看了他片刻,忽然咧嘴一笑:“老夫还没交代后事呢,岂能就这么死了?”

魏徵无奈一笑,旋即沉默了。

“干!”二人茶碗一碰,各自一饮而尽。

李元昌有了这个台阶下,这才瞪了侯君集一眼,悻悻然坐了回去:“谢先生,咱们现在连行动计划都还没有,就已经走漏风声了,你觉得事情还能糟到什么地步?”

“那是什么问题?”萧君默不解,“吴王德才兼备、文韬武略,如果立他为太子,不是更有利于我大唐社稷的长治久安,更能维护并光大圣上的千秋基业吗?”

身在天刑盟近四十年,魏徵只见过这件至尊之物三次。最后一次是在武德九年春,正值隐太子与秦王的斗争趋于白热化之际,盟主智永亲至长安,向他下达了“先下手为强,除掉秦王”的指令。智永与他熟识,本无须出示盟印,但还是遵照天刑盟的规矩向他出示了,同时还出示了“临川之觞”的阴印,与魏徵手中的阳印若合符节地扣上,严格履行了号令分舵的相应手续。

“千秋基业?”魏徵苦笑,“恰恰相反,吴王上位,才更有可能毁了圣上的千秋基业。”

当初得知王弘义的据点所在后,魏徵和李安俨便进行过一番讨论。李安俨认为王弘义凶险至极,乾脆把情报暗中呈给皇帝,让朝廷把王弘义和冥藏舵一锅端了,以絶后患。然而,魏徵思考良久,却没有同意这个方案。一来是因为冥藏舵的人毕竟都是天刑盟的兄弟,把他们出卖给朝廷,他于心不忍;二来是担心冥藏诡计多端,万一在抓捕行动中漏网,日后要想再查到他的行蹤就千难万难了。

“就算本王想退,可现在还有的退吗?”李元昌瞪眼,“那老家伙要是一道奏疏呈给皇兄,咱们一个个全得脑袋搬家!我就不信你侯尚书不怕死!”

今日晨鼓刚刚响过,李安俨便接到了临川舵属下的两份急报:一份是负责监控青龙坊王宅的手下所报,称昨夜王宅发生了不小的动静,而且潜伏其内的暗桩阿庸随后失联,目前尚无法得知具体情况;另一份是芝兰楼的老方所报,称黛丽丝昨夜趁其不备偷偷出门,半夜负伤而归,还带回了一名陌生女子。

魏徵满意地点点头,然后深长地看着他:“安俨,你跟随我多少年了?”

“太师莫这么说,您只要安心静养,此病定可痊癒……”

魏徵听得唏嘘不已,最后长叹一声,道:“左使为了完成智永盟主遗命,诚可谓鞠躬尽瘁!盟主为保护左使和本盟圣物,历经千难万险,九死一生,亦令属下万分感佩!”

“王爷勿忧。”谢绍宗从容道,“从昨日魏徵被抬回家之后,在下便已派人盯住了他的府邸,这几天无论什么人出入,都逃不过咱们的眼睛。”

巷子很幽静,行人稀少。他敏鋭地观察了一下四周。忽然,斜对过一座二层小楼上,有一扇窗户原本打开了一条缝,这时却啪地一下关上了。

方才魏徵长子魏叔玉领他进来时,本想叫醒父亲,却被他拦住了:“不必了,让太师休息吧,我就是来看看他,看一眼就走。”

魏徵腾地站起身来,速度快得让萧君默都来不及反应,紧接着单腿跪地,俯首抱拳:“属下临川魏徵,见过盟主!”

可这“一眼”,李安俨却足足看了大半个时辰。适才魏叔玉进来了几次,想请他到书房安坐等候,都被他拒絶了。

“太师,晚辈还有一个请求。”

“让弟兄们小心为上。如今既已打草惊蛇,王弘义必然十分警觉,所以咱们宁可把人跟丢了,也絶不可冒险。”

“心急?”萧君默苦笑,“太师其实最清楚,眼下的夺嫡之争已呈一触即发之势,冥藏那些人为了火中取慄,更是唯恐天下不乱!长安的劫难就在眼前,太师岂忍坐视?!”

遗憾的是,自己已然油尽灯枯,再也没有机会与这个年轻人并肩携手,共同拯救社稷的危难了。

“先生放心,这个属下也已经安排好了。”

“怎么讲?”

萧君默一笑,凑近他,低声说了两个名字。

李安俨静静地站在一旁,眼圈泛红,神情肃然。

“殿下谬讚了。”谢绍宗赶紧又打圆场,“有道是关心则乱,王爷他也是出于对殿下的一片忠心,才会着急上火嘛。”

天刑之觞?!

“我当然可以这么做。可晚辈做事,向来不喜欢被人强迫,也不喜欢强迫别人。所以,我更希望太师能够认清形势、改弦更张,也省得让晚辈破这个例。”

“刚才?”魏徵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眼中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贤侄的意思是……”

他想稟报的急务,便是黛丽丝的事情。

可是,如果将此事按下不表,便是对皇帝和朝廷不忠,一旦太子真的动手,武德九年的那场人伦惨剧便会再度重演,无论最后谁输谁赢、谁生谁死,都是魏徵万万不想看到的。这些年来,他之所以极力维护嫡长制,不就是为了避免这一幕的发生吗?

“是的,您现在心中所想的念头便是了,”萧君默不无感慨地笑了笑,“儘管这件事如此令人难以置信,就连晚辈自己都不大敢相信是真的。”

“哦?”魏徵欣喜地看着他,“你都读出了什么?”

魏徵摆摆手:“除非你把她绑起来,否则便是防不胜防。”

“你方才说,黛丽丝昨晚带了一名女子回芝兰楼,那女子是何人?”

当然,他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所以只能在心里咒骂李承乾,同时替太师叫屈——为了维护太子,他付出了多少心血,到头来却险些把自己的老命扔在了东宫!

侯君集轻蔑地扫了他一眼,对李承乾道:“殿下,既然魏徵已不足为虑,那咱们是不是可以商讨一下行动计划了?”

“先生请起。”李承乾赶紧离座,一手拄着手杖,另一手将他扶起,“咱们二人相知相得足矣,何必立此重誓?”

所以,思前想后,魏徵还是决定派出细作打入王宅,同时派人在外围监控,随时掌握王弘义的动向,然后根据事态发展再做打算。

“昨天他又劝我隐忍,我一时激愤,话赶话,便说漏嘴了。”李承乾一脸懊恼。

“原因很简单,因为吴王是庶子。倘若庶子以贤能为由上位,在圣上一朝开了『废嫡立庶』之先河,那么圣上的子子孙孙必将群起而效仿,人人皆以为储君之位可经营而得。如此一来,试问我大唐还如何长治久安?到时候恐怕就国无宁日了,还谈什么千秋基业?”

魏叔玉命下人奉上清茶,然后悄悄退了出去。宾主见礼后,隔着一张书案对坐。魏徵端详了他一会儿,开口道:“贤侄,还记得去年你来告别,老夫对你说过的话吗?”

他现在就想这么陪伴太师,一刻也不愿离开,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稍感心安。

“先生放心,属下都交代好了,外围的弟兄们会盯死他。”

“说吧,出什么事了?”

“太师为何发笑?”

“怎么个自勉法?”

“殿下这么说就折煞谢某了。”谢绍宗赶紧躬身一揖,“我只是帮殿下拾遗补阙罢了,实在当不起如此讚誉。”

听魏徵正式称呼“盟主”,萧君默颇有些不习惯,但眼下也无暇去客套这个,便默认了。说到下落不明的辩才和楚离桑,萧君默不由神色一黯,便将这大半年来的经历和遭遇大概讲了一遍,包括过秦岭、下江陵、取三觞、获真迹、天目山遇伏、辩才失蹤、齐州平叛、楚离桑被冥藏掳走等等。

魏徵一怔,居然点了点头:“盟主若非要这么认为,也无不可。”

李元昌一肚子怒气没处撒,踢了书案一脚,拔腿要走,谢绍宗慌忙起身拦住,赔笑道:“王爷息怒,事情也没糟到那个地步,咱们坐下慢慢商量。侯尚书他快人快语,若唐突了王爷,在下代他给您赔个不是,您大人有大量,就别跟他计较了。”

思虑及此,魏徵终于抬起头来,对萧君默露出了一个沧桑而疲惫的笑容:“对于太子,老夫已是仁至义尽!也罢,接下来的事,便交与盟主了。”

“太师,晚辈不在的这些日子,听说您多次去看望过家父,晚辈不胜感激!”萧君默抱了抱拳。

萧君默一笑,端起案上的茶碗:“晚辈以茶代酒,敬太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