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上一章:第47章 下一章:第49章

努力加载中...

老婆依旧不侧目,冷冷丢过来一句:“臭袜子丢洗衣机里。脱了就扔地上,我是你的保姆吗?”宋思明见老婆情绪不好,赶紧拎了袜子乖乖丢进洗衣机再回来坐下。却不知道跟老婆说什么。

“如今承诺算什么?什么承诺算数?婚姻算不算承诺?那离婚呢?他若跟他老婆离婚,承诺还在吗?你和苏淳结婚了,他给你幸福给你安全了吗?”

拿钥匙现场人头攒动,海萍意外发现了以前住的小屋楼下的老李一家,她忍不住大叫:“哎!老李师傅!你怎么会在这里?”老李看到海萍也是一阵惊喜,说:“哎呀!我是来拿钥匙的呀!你呢?你也买这里的房子吗?”

“你不觉得,你对我的生活安排太多了?不许这个不许那个。这是你对我用得最多的词语。”

“你什么意思?看样子你对我很不满啊!什么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海藻顺手在宋思明脑袋上敲一下说:“代沟。”

苏淳连忙抱歉地说:“哎呀哎呀!实在是太不幸了。老太太半年前看着还特别硬朗呢!这上了年纪的人,真是说走就走啊!节哀节哀!”说完匆匆告辞,挤去排队拿钥匙。

海萍说:“许多事情赶一块儿了,让我没办法也来不及细想。我原本想,这次海藻再回去跟他,不过是小贝离去了她心头空虚没人填补。我若让她马上抽身,是不可能的。她需要一个人靠着走一段,等清醒了自然就离开了。哪里想到她会这么不懂事呢?!这下好了,彻底套牢!”海萍非常懊恼。

“那你能怎么办?你又不能拉她去流产。别管海藻是不是真爱他,目前来看,海藻是不愿意抽身的。现在社会风潮就是这样,笑贫不笑娼。像这样的人不是一个两个。算了。”

苏淳看看老李和他爱人还有儿子都在,独缺老太太,就问:“李奶奶呢?她今天怎么没来?今天可是看新房啊!”

老李虽然笑着,但有些凄然,他说:“你该谢谢我妈,而不是老天。”

“可是……”

海萍不放心地问海藻:“你自己喜欢吗?”

海萍更怒了,张口骂道:“愚蠢!一个孩子,宝马就能换来了?海藻要是真爱这个男人,我就不发表意见了。她身陷其中根本看不清楚。这个宋思明,他要是一介布衣,海藻能看上他?年纪那么大,其貌不扬。而他要是不在这个位置上,海藻会跟他?海藻那是爱吗?她是被他头上那顶光环给迷惑了!可是,那顶光环是他的吗?那是别人给的。他要是世袭贵族,我就拉倒了。他有可能今天在位,明天就不在了。到时候海藻怎么办?!”

苏淳前后看看,赶紧拉拉她手说:“你小声点,现在都是邻居了,隔墙有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福分。你不要去跟人家攀比。”

四楼,老李和爱人徐丽进门,儿子冲进去四下看,直接指一间屋子说:“这间是我的。我要这间。”老李的爱人已经像进皇宫一样头晕了,简直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家。“哎哟!天哪!哎哟!老天开眼啊!哎哟!我老徐这一辈子也能住上这样的房子啊!真是托老天的福!”

宋思明有些烦躁:“你是不是一见到我就没别的话了?我难得回来一趟,从没见你有张好脸看。别说我到底有没有什么,就是没有,天天对着你这张脸,我也不会想回来。你要真这么想离,我随你的便!”

“可是什么?”

海萍问:“四百多户都恰巧少二.七平米吗?”

对方严肃认真地说:“我想可信度不低于九十%。”

海萍和苏淳逛遍各大装修材料的商场,总是拣最便宜的东西往家搬。屋子在一天天成型。

“不光是老太的问题。我还听说……这个房地产公司最近正紧锣密鼓地忙上市。资金的来源和走向都很奇怪。”

宋思明晚上回到家中,老婆以前那种每每听到门响就会主动过去迎接的待遇早就没有了。等宋思明自己换了鞋挂好包,走进厅里,老婆跟塑像一样坐着不动,不打招呼甚至不回头。

“索赔?”海萍和苏淳都愣住了。

海萍眼眶都红了:“我难受就难受在这里。这样的人不是一个两个,这样的人下场悲惨的也不是一个两个。怎么都只看眼前一片呢!唉!海藻!”

“有结果我们会告诉你们的。不行的话,我们已经打算联合起来请律师告他们了。律师费大家摊摊,不会很贵的。”

“所以什么?”

宋思明只好主动走过去,坐在沙发上,一边脱袜子,一边说:“看什么电视,这么精采,都没听见我回来?”

“再往下了解,已经不是我们可以办到的了。我去市公安局的时候,明显感到有阻力。有一股势力抱成团,水泼不进。即便有一两个鬆动口儿,也因为种种原因不敢说。所以……”

海萍一听,愣住了,心里不是个滋味儿,她忙说:“咦?你们怎么会住到这么好的房子里?四○八面积很大的!比我们六楼多出一间呢!”

“嗯,我知道了。目前的材料还不足以上报中央,我看你还是要继续搜索,看看受害者家属怎么说。”

“对呀!三十七栋六○八。”

“有的楼还要多些,也有些楼少些。具体到你们家,是二.七平米。我是住另一幢六楼的,跟你们家面积一样大。现在我们要联合维权,希望得到所有社区住户的支持。大家团结起来,才能打败奸商。还有,我们也在抗议物业管理的费用。我们交了物业费,根本得不到应有的服务。你看看社区的建筑垃圾,堆多少天都没人清扫,整个社区到现在都是开放的,任何人都可以随便进入,迟早会出事情。很多家都有小孩的呢!万一来个闲杂人等把孩子抱走呢?我们也同时提出加强社区管理的要求,请你签字。”

海萍无话。过很久才说:“幸福是放心底的东西,是一种信任,愿意生死与共。也许平时并不觉察,但到关键时刻就会跳出来,让你感受。我一直以为我的爱已经被生活磨平了。直到苏淳出事我才知道,我们俩此生就在一条船上了。同甘姑且不说,共苦一定可以。”

海藻叹着气对换了睡衣走进卧室的宋思明说:“你要不要强姦我一下?”

“成为丈夫又如何?和你们一样走婚姻的路,然后由喜欢到争吵,再到厌倦,有别的女人来抢。我不是给自己找事儿吗?”

“海藻!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这么……消极?一个男人爱女人的表现,就是给她幸福,给她安全,给她婚姻。什么承诺都没有,算什么爱情?你不过是他的玩物!”

宋笑了,搂着海藻说:“品位。”

海藻每天住在“达芬奇”家俱的屋子里,用着“双立人”的锅勺,慢慢就品尝出滋味来,越看越欣赏。想来还是宋说得对,好东西用惯了,档次就下不来了。以前觉得特有暴发户感觉的家俱,现在倒觉得很典雅,与环境相协调。海藻坐在梳粧檯前,叹了一口气说:“我现在觉得,能配这张梳粧檯的瓶瓶罐罐,也只有SISLEY,LAMER了。消费的兴趣,真是要靠培养的。”旁边的保姆听得莫名其妙。

“对了,你们楼下四楼这家邻居,真的很怪哦!我们跟他说房子面积少了,让他加入索赔的行列,他们死都不肯,抗议书也不愿意签字,不晓得你们是否认识,有空能不能帮忙做做思想工作?”

海萍拿着钥匙爬楼的时候就闷闷不乐,郁闷地说:“奋斗了半天,还搞不过一个拿低保的。他凭什么住这么好的房子?面积得一百多平米呢!他家以前不就十平米吗?”

海萍心里更难受了,连脸上的笑都挂不住了:“哦!那你们那间小房子,还真是合算啊!那么一小间可以换这么一大套!大约你们家是那里换得最好的一户了!”

“死一个老太,请中央出面?你自己觉得可行吗?”

老李哼阿哈啊地不接下话。

海藻的肚子在一天天大起来,虽然从外观上看不出。但到四个月上,裤腰都塞不进了。

老徐一撇嘴说:“妈我不必谢,她早就说过了,捨得捨得,不捨不得。有得就有失,牺牲了她一个,让我们全家都幸福,原本就是她自己的心愿。”

“明天交房子是不是要验房子啊?咱们自己会弄吗?万一有什么问题,看不出毛病怎么办?”

海藻正指挥着工人把新订的家俱搬进来。现在屋子的户主换了,海藻可以随心所欲地布置房间。原本她是中意IKEA家俱的,线条简约,房屋明亮,却被宋思明讥笑为不懂享受的新生代。宋思明指定海藻去DAVINCI订一套欧洲风仿古家俱回来。笨么笨得要死,到处都是雕花,搬也搬不动,海藻一点也不喜欢。更不喜欢的是价钱,一套下来要几十万。海藻躺在紫红色的带四个高柱子的床上叹气:“只有老头子才会喜欢这种古董。”

海萍郁闷之极,闹了半天,还是没摆脱石库门的命运,跟老李家做邻居,人家的房子比自己的好,要是没猫腻才怪呢!苏淳四下打量房子说,看起来真不错,简单装修一下就能住了。海萍生气了说:“再寒酸也不能比老李家还不如吧?那我们成什么了?”

“所以,我看……还是请中央出面比较好。”

宋思明倒在床上,把头放在海藻的肚子上说:“捨不得。我疼都疼不过来呢!对了,你今天怎么去的?”

海萍一听说孩子给人抱走,顿时觉得情况严重了。仔细把索赔书和抗议书看一遍,迅速签了字。

老李尴尬一笑,啊啊地说不出,最后挤一句,拆迁分的房。

“这原本就是运气,从表面上大致看看就行了,不然怎么办?你扒开墙?”

“通常有责任感的人,对别人的要求也会比较多。付出了就需要有回报。”

“这可是我们一辈子的积蓄啊!哪能这么随便就算了。市场上买棵葱买块姜还要挑呢!”

“你就不想让他成为你丈夫?”

苏淳笑着说:“人各有命。他家的装修已经很好了。我们还真整不到那水準。我看,地上铺点複合地板,墙刷一刷,买些家俱就能过了。以后等条件改善了,咱们再重新装修。装修这东西谁会一次到位啊!谁家不是隔三五年就重新来过?你见过有八十年代装修保持到现在的吗?家里孩子还小,东西太好给破坏了心疼,约束孩子也不好,简单最好。”

海萍在家独自生气。苏淳说:“你别气了。海藻已经是成人了。你没看见,现在那个宋思明对她的影响,比你比父母大得多吗?你难道没看见她开的车?那是宝马,一辆上百万的。像她这样不能光享受不尽义务。生个孩子也是应当的。”

海藻推了海萍一把:“说什么呢?这是我的孩子。”

老婆过了许久叹口气说:“你打算拖到什么时候?”

海萍和苏淳正在收拾新装修的屋子,突然有人来敲门,海萍开门一看,都是陌生人。“哎!你好!我们是这个社区的住户代表。我们今天来,是想跟你们商量个事,请你们在这份索赔书上签名。”

宋思明躺在床上说:“只有小毛孩儿才去买IKEA。”

“为什么?”

市委书记孙长兴的办公室。他在看一张纸,旁边站着一个人。“这封举报信,可信度有多少?你调查过没有?”

眼看着爬到四楼了,门居然是大开的,海萍伸头进去一看,有几个小工在房间里做扫尾工作。海萍惊呆了,指着房子说:“苏淳!快看!这套房子是精装修过的!天哪!我们太划算了!买了一套原来是附送装修的房子!哎呀!一下省我多少钱呀!这套房子的装修我喜欢!简洁实用!我赶紧去看看我们的!”海萍蹬蹬蹬直奔六楼,打开门一看,空空蕩蕩,连墙皮都没刷。海藻突然由亢奋转向失落,反差巨大。“凭什么他们的房子有装修,咱们的没有啊!”

第二天,海萍和苏淳一大早就去了。

“怪就怪在这里。没背景。突然暴发的。但和张市长他们走得很近。最近刚批下的那块地,和香港合作的,香港那边指名要这家公司合作,而这边张市长也是支持的。”

“问题就在这里。这是没法挑的。本来买的就是期房,只能当下赌注。现房也不是马上就能看出好坏的,总要住个一两年。可现在房子使用期限也就是七十年,房子品质都在这放着,十年八年就旧得不行了。你怎么选?算了吧!别给自己找堵。买房子跟找老婆一样,那都是睁只眼闭只眼就一辈子过去了。”

“也不是。但他每天都会来一趟,看看我才心安。”

“是。”

“离婚。”

“不敢不敢,对你,我那是千挑万选的。”苏淳赶紧见风使舵。

苏淳叹口气说:“你一点都不糊涂。你也看得很明白。这就是我为什么要跟他摆脱关係的原因。你这番话,该在海藻跟他以前说的。”

苏淳也是奇怪,说:“没有才是对的。你买的时候人家就没说有。倒是他家,凭什么就送装修呢?真是奇怪。”

海萍为难地摇了摇头。

“他现在每天都住你那儿?”

“啊!哈哈!我们是三十七栋四○八!住你家楼下!太巧了!太巧了!老邻居又成新邻居啦!”

“我不要九十%!我要一百%!这涉及到一个官员的清名,涉及到一条人命!”

“再去了解。一定要证据。让证据说话。不能冤枉好人,也不能放过坏人。”

“我想是切实的。我去过那条巷子附近了解过。他们说,老太太当天晚上的惨叫让人听了害怕,传出去很远。这家人为了拆迁补偿费,跟房地产公司已经碰撞了大半年了,而这个案子最终了结得很奇特。”

宋思明不解地问:“拖什么?”

苏淳说:“管好自己吧!明天去拿钥匙,交房子了。下一步就是装修,事情多得很呢!很快儿子就要来了。你先把自己家顾顾好。”

“我一般。不过宋喜欢。每天都要摸摸我肚子。人说老来得子会很宠惯。我看他就是。年轻的时候估计没时间看他女儿的成长,或者说不知道疼,现在就特别渴望。”

“以后不许开车了。出门打车。我不要你思想高度紧张,也怕你出事。”

“这个房地产公司有什么背景?”

“我今天去看姐姐了。她强烈反对我当未婚妈妈。我最后把话说死了,说,你就当我是被强姦的好了。我决定应个景,今天就尝试一下被摧残的滋味。”

老李脸色更难看了,说:“她……她前一阵已经去世了。”

“你从以前的躲躲闪闪,到后来的身分两边,到现在多少天不回。我想,你离我们这个家越来越远了。纵使我不想离,你最终也会提的。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跟我坐下来谈?”

老婆却依旧冷静,说:“终于等到这一刻了。而且你还要做出是我造成今天这种局面的样子。宋思明,我跟你这么多年,没对不起你的地方。从你住在一间单人宿舍里,我们有了萱萱,我自己一个人带孩子,你出国进修一年,家里里里外外全我包揽,每年大到你家需要贴补的用度,小到你父母生病需要寄的药,甚至你侄女出生的礼钱,全都是我在忙。你知道你父母的生日是哪天吗?在你最穷的时候,我是带着萱萱回娘家蹭饭,把我妈当保姆使唤才度过到今天。说真话,我不记得这么多年里,你为这个家做出过什么。孩子的功课,你辅导过几次?你哪天在外面不喝酒能回来?你是我丈夫,我要的,不是你多么风光显要,多么飞黄腾达。那都是给外面人看的。我要的,就是到老有个伴,孩子有个爸爸。不过,现在我知道了,我这十几年的付出,得到的不是自己老了以后有个相互扶持着走向墓地的人,却是在为别人做嫁衣裳。我度过了苦尽,把甘来留给后人。宋思明,你说你一回来,我就给你张臭脸看。是的。的确如此,因为,我没办法笑出来。我每天早上醒来,枕头都是湿的,心里都是凉的,屋里都是空的,然后你要我在你回来的时候卑躬屈膝请求你,讨好你,承欢你?我做不到。我们两个,好聚好散。我不去指责你有多么的无情,多么的忘恩负义,多么的朝三暮四,因为到我这个年纪的女人,早就该明白,男人都是一样,年轻的时候需要垫脚石,中年的时候需要强心针,晚年的时候需要根拐棍。我活该自己做了垫脚石。没什么可抱怨的。但是,请你不要在无情上再加卑鄙,把分裂家庭的责任还推卸到我的头上。不爱了就是不爱了,不谈对错,不谈谁负了谁。但不要给自己贴上道德的标籤。”

宋思明吓一跳说:“什么意思?”

“你们还不知道?你们这套房子,总面积比合同面积要小二.七个平方啊!二万多块钱被他们贪掉了。你想啊!一户二万多,这社区有四百多户呢!他们得贪掉多少钱啊!这都是我们的血汗钱,哪能就这么拱手送人呢?”

海萍在陪海藻产检的时候还在嘟囔:“越大越不好做。现在都成型了。”

“我开车去的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