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上一章:第43章 下一章:第45章

努力加载中...

海藻好奇地问:“他怎么死的?坐牢死的?法国人也太狠了吧!只一个黑板擦,要把牢底坐穿?”

宋思明把陈寺福召到办公室说:“你最近怎么样?”

“切,我还没跟你争名分呢,你倒跟我耍起来了,你算哪分子?”海藻打情骂俏。

海藻还放了两只高脚酒杯,上了一瓶红酒。

宋思明很少动筷子,海萍精心準备的菜肴不见减少,海萍不免尴尬说:“可能不合你口味?”

好不容易把菜放到桌上,主菜是一条清蒸鱼,副菜是蒜蓉芥兰和麻婆豆腐,海藻还拌了个千张丝。都不是很複杂的事情。那个炒肉丝,今天就没端上来,因为刚才尝了尝,敢肯定是切错方向了,打算下次换个方向切。海藻已经偷偷倒掉。

宋笑着揉了揉海藻的头髮说:“小姑娘上当了,下次买鱼要让他当面杀给你看。”

“再加一个零。”

海藻一听这话,赶紧拿起筷子尝了尝,说:“糟糕!这次买的盐比较鹹,别出去了,你多吃饭少吃菜就行了。”海藻说完,突然愣住了,然后表情尴尬地站起来说:“咱们还是出去吃吧!我忘记烧饭了……”

“宜早不宜迟。”

宋思明适时打电话来问:“满意吗?”

宋思明给海藻去了个电话:“你在做什么?”

海藻一边解释道:“他向来吃得少。”

“我不怕,但觉得外面吃生分了,我希望你们把我当家里的一分子。”

海萍当场就站起来了,瞪着眼睛问:“抽风啦?又发什么神经?”

海萍举杯对宋思明说:“感谢你为我们家做的一切,敬你一杯,乾!”说完一饮而尽。

“是吗?好兆头,强心针啊!政策面方面有什么利好消息?”

两个人举杯相邀一下,宋思明尝了尝鱼,皱起眉头说:“你什么时候买的鱼?”

苏淳不好意思地说:“我刚起步,人家不一定愿意和我合作。”

海萍叹口气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也只能随你了。好在现在我的收入,也够应付。就是不太稳定,不知道会不会一夜之间所有的学生都跑掉。”

宋思明无可奈何地苦笑:“晚上我早点回来,争取和你在正常时间吃上饭。”

海藻躲到阳台答:“不满意,离我上班和你的办公室都远。我要一套靠你近的,这样,哪怕你有半小时的空,都能过来看看我。”

“是的,礼拜一我就去。我终于可以把那个金佛堂堂正正送回去了,放在家里我心里堵得慌!”

宋思明笑着说:“我知道了。”

“今天早上啊!”

比方说,肉丝要找纹路。海藻对着光仔细研究,这猪肉到底哪边叫横哪边叫竖?以前想怎么切就怎么切,但书上告诉我们要想吃好吃的肉,就要先找对纹路。

“好,就这么办,我回去就办这个事情。”

“直感。”

宋思明原本在穿鞋,他停下来,看着海萍的眼睛说:“放心,我会的。”

宋思明问苏淳单位的情况,苏淳嗯啊地说不出个所以然,叫人着急,海萍索性替他说了:“升官了,当科长了,每天被拉着出去喝酒洗脚。”

宋笑了,点头答应,不过进门以后笑得更厉害了:“看你这阵势,我哪怕就是出去转到明天早上,你也还没收拾好,哪里有烧个菜把锅铲都炒到菜里的?”宋思明笑指餐桌上菜上面压的铲子。

海藻说:“怎么,你怕人家看见?”

海藻太喜欢这套房子了,楼下就是绿地花园和游泳池景观,而北面远眺是世纪公园,三个卧室都朝南,宽敞舒服,客厅与厨房联体,装修俱全,就是离宋思明的办公地点有些远,以后想去看他就不那么方便了。

“就这么定了,你们随便弄两个菜就行了。”宋思明拍板。

海萍不答,过半晌说:“有什么危险?”

“哎呀!君子远庖厨!”海藻抗议宋思明进入她的领地。宋思明看她手忙脚乱的样子,很有趣。

海藻兴高采烈地忙碌着,在厨房里叮叮咣咣。不过做菜这种需要想像力的事情,海藻向来做不太好。以前海藻也就会个简单的番茄炒鸡蛋或者凉拌黄瓜加土豆肉片汤,现在不行了,就算不是名义上的主妇,也是半个主妇,得提高厨艺才能抓住男人的胃。海藻一想到自己信手就可以做出一桌丰盛的色香味俱全的菜就有些感动,所以正努力对着菜谱打造,虽然今天尝试的是家常菜系列,但做的时候才发现,每一道菜都不是那么容易成就的。

“胡说,你要么不应,既然答应了人家就要做到。这是个信誉问题。大家都是朋友,我怎么跟人家交代?你办事不力嘛!早就叫你不要贪图眼前小利,多给人家几个不就解决了吗?”

宋思明又尝了尝海藻的麻婆豆腐和芥兰,然后缓缓说:“我们还是出去吃吧!”

宋思明带她去了一家装修很雅致的义大利餐馆,点了几道菜和甜点。海藻吃的时候也是兴味索然,懒洋洋不说话。宋一看海藻的架势,知道她内心正疙瘩着,于是笑着逗弄她说:“讲个故事给你听吧!你知道迦罗瓦是谁吗?”

宋拉过他的手,在他手上写了一个字。

“我想做菜给你吃,我特地去买了好多烹饪的书,把你当我的小白鼠。”

“上次你陪着在上海考察投资环境的那个香港人,现在决定大手笔进驻上海房地产,这对上海是个利好消息。他呢,因为对你印象还不错,想跟你一起合作。我倒是有个想法,想把你们公司包装包装,看到最后能不能到香港上市。毕竟,那个港商也是实力不俗的。”

临走的时候,裴总还一脸遗憾呢,就好像自家闺女相亲没被看中一样失望,还不断提他那欧宝。海藻礼貌告辞。

“那……要不,我出去转转再回来?”宋思明作势要走。

陈寺福腼腆地笑了,挠着头皮说:“算了吧!干活我是行的,但搞这个,我不拿手。我那公司,全卖了,包括办公桌,能上千万吗?还都是流水帐。”

宋思明提前到了,海藻一听到门被钥匙转动的时候就呀呀叫着跑到门口娇嗔地叫着:“讨厌!不许进来!谁叫你提前到的!”

苏淳果断回绝:“不必了。我不是要做大生意,就是糊口的小生意,比方说开个网店什么的。我其实考察了很长时间了,我想在网上卖一些儿童书籍,做进口的儿童图书或者国内的图书。我想现在各家都只有一个孩子,在智力投资上,一定捨得。”

宋思明查了一下时间表说:“好,你想去哪儿?”

“算了,进来吧!不过不许挑我毛病,因为我很努力了!”

最后,这个不粘锅怎么炒起来乱粘?非常痛苦。

海藻摇摇头。

宋很怜爱地说:“我原本就该陪伴着你的,只可惜我分身乏术,工作太忙了。你让我愧疚,我总是想,像我这样的一个人,原本是不该占着你,让你独自寂寞。”

“他是一位法国的数学家,一位天才。迦罗瓦一共参加了两次巴黎理工大学的考试,第一次,由于口试的时候不愿意做解释,并且显得无理,结果被拒了。当时他大概十七八岁,年轻气盛,大部分东西的论证都是马马虎虎走过场,懒得写清楚,并且拒绝採取考官给的建议。第二次参加理工大学的考试,他口试的时候,逻辑上的跳跃使考官感到困惑,迦罗瓦感觉很不好,一怒之下,把黑板擦掷向考官,并且直接命中。于是他被送进了牢里。在入牢狱前,他匆匆把一份书写潦草的手稿交给他的朋友。那一年他才十九岁。这部手稿在他死后多年由他的朋友交给法国数学院,别人在未来的半个世纪里,根据这部手稿做出了一个新的数学体系:群论。后人对他的评价是,他的手稿研究一百五十年都研究不完,可惜死得太早。”

宋伸出三根手指头。

“这个人看上了这里的一家公司,有意向跟他们合作。我是想,把它给包装包装,借个壳搞大。”

宋思明浅笑着说,改天推荐你看一本酒文化的书。这瓶红酒配牛肉不错,但配鱼有些激烈。海藻脸开始红,嘀咕一句:“毛病!”

海萍一回到这个熟悉的房子里,心里就百感交集。这个房子,曾经有一段时间,海萍是女主人,而现在已经是海藻的了。宋思明俨然是这里的男主人,门口放着他的拖鞋,衣橱里挂着他的衣服,卫生间里有他的牙刷剃鬚刀。

海萍送到门口,突然冒失地脱口而出:“呃,那个……请善待海藻。”

“啊?这可不是个小数目!万一收不回怎么办?我能坐到今天的位子……”对方有点犹豫。

晚上,宋思明又过来报到,海藻在他离去时拉着他手说:“我姐姐说,这个星期天想请你吃顿饭,感谢你。”

包厢里饭桌上,几个熟稔的伙伴在低声讨论。

宋思明又想了想说:“这是个新生事物,我不是很了解,也不太清楚网路行销是怎么运作的。但我大学的同学,现在是一个大的出版集团的老总,我这两天给他去个电话,看看你们有没有合作的可能。”

“不要良心发现了,太迟,我愿意的,你就别自责了。”

“可马上就要开始付房贷款了,你这生意得要多少钱启动资金?”

宋思明没聊一会儿就抱歉地要告辞。海藻并不挽留,立刻起身给他拿包。

宋思明直到近中午才来,一进门并不生分,主动跟海萍和苏淳打招呼。饭菜都已经布好了,只等宋思明上桌。

宋思明说:“也好。只要你自己拿定了主意,这也是不错的选择。但你有没有想过做什么方面的生意?如果有需要,我可以为你介绍一些朋友。”

海藻一路很沮丧,努力了一下午的工程,毁于一旦。二奶也不是那么好当的。想这世界上,自己连当个以前让自己鄙视的二奶都不合格,伤心!海藻一路不说话,宋思明不时摸摸她的脸庞。

海萍又要急了,正想张口,海藻一把拉住她。

“我怎么感觉是死的?你尝尝。他杀鱼的时候,你看见了吗?”

旁边一秃头男子关切地问:“谁?”

“遵你指示上班啊!”

“是啊!”

“当时是活的吗?”

“你想吃什么?”

“这得砸多少下去?”

宋思明指着陈说:“扶不起的阿斗。我要你,不过是要你现在在港商面前良好的印象,再加上你公司的壳子,顶多借你个名字使一下,你怕什么?也不一定成,要是有了眉目,我再告诉你,你先回吧!赶紧把你那拆迁活儿给解决了,别耽误大事儿。”

“那这家公司有什么背景?”

“那你现在怎么办?你真辞职?”

苏淳下定决心鼓起勇气说:“我不太想进单位了,我想自己做点小生意。”

“那你有什么想法?”

海藻是打车过去的,到了地方,裴总亲自站在社区门口等,看海藻从计程车里出来,有些惊奇地问:“郭小姐没有车吗?这样太不方便了。我这里正好有辆新款女士的欧宝,跟我也不相配,不如郭小姐开吧?”海藻赶紧拒绝。

对方有些不理解。

“你能坐到今天的位子,以后就能再坐下去。你觉得,单凭我,有这么大胆子吗?”

“忙不忙?”

“不会,中国最少还能再发展个五十年,你能干到退休。”

宋思明忍不住笑了,说:“当无赖不是那么容易的。不是说脸皮厚就可以,还要有蚂蝗的钻劲,牛皮的韧劲,野马的闯劲和飞蛾视死如归的狠劲。你呀,差远呢!这个问题,我不管你想什么法子,你不要推我这里来。你要是解决不掉,下面这件好事就轮不到你了。”

姐妹俩在厨房折腾饭菜,苏淳对着书房的书架想心事。

“是生意总不会拒绝的。何况起步都是暂时的,以后还有发展呢!我支持你的想法。”

“我可以吃,但我不能看,吃的时候就只注意它的味道了。”

海藻电话那头笑了说:“那么乖,你不知道每次我跟你提要求的时候,都生怕太过分。”

“怎么说?”

宋思明示意海萍坐下,沉吟了片刻说:“我了解你的苦衷。要不这样,我看看周围有没有合适你的位置,你再动动?”

陈寺福高兴得很:“托大哥福,风生水起,还不错,就是手上留了块烫山芋扔不掉。”

陈寺福一听有好事儿,劲头就上来了问:“啥好事儿?”

“奇怪,像你这样悲天悯鱼的,为什么不吃素?”

“大哥,依你的说法,我就不是去挣钱了,我那是去赔钱的。那是几个小钱吗?他们狮子大开口,十个平米想换百来平米呢!是你,你肯吗?我算碰到真无赖了。在这以前,我还当自己算无赖呢!”

苏淳憋了半天终于道:“我非常感谢你的好意,不过,我想辞职不干了。”

宋思明哈哈大笑着搂着海藻出门。

宋依旧举着望远镜,轻轻说一句:“没有坏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对方心领神会地笑,“哦……那……风险方面?”

“如果有背景,很快就会引起注意,树大招风是一定的。我特地选了个没背景的,趴那里趴好多年了。这个人不是任何关係上的,但好处是绝对听从指挥,方便。现在都这把年纪了,若还停留在小打小闹,你我今后也就没出路了。”

“不会很多的,我就看中了启动资金少。请你相信我,虽然你从没相信过我。”

“没有啊!他拿进去杀的,不是在摊子外面。”

宋笑着摇了摇头说:“没背景。”

宋思明赞一句:“看不出,海萍好酒量。”海萍不好意思了。

“可是……你说的这个家伙,到底有没有实力啊?对方若是摸到底细,发现他没什么实力,肯吗?”有人疑问。

更糟糕的是,以前都是小贝洗锅洗碗,现在每做完一个菜,都要自己洗,明天记得要去买副胶手套。

“那块拆迁的地,原来说到六月一定拆完,现在都快七月了,有几个钉子户死硬拔不动。我告诉你现在都成什么局面了,那边拆到附近大小马路污水横流,走路得绕道,老鼠蟑螂臭虫全给赶出来了,每家房子都拆掉窗框了,可就有死倔的半个屋顶给掀了还赖着不走呢,没水没电都能撑,我是服了。前一阵手里没钱,一听说早拆一天几万,都乐晕了,现在不缺这点了,就想早点扔出去拉倒。大哥你能给我把这活儿推回去吗?”

“不忙。”

宋思明看海藻扭得跟泥鳅一样的身体,笑着说:“我晚来你不高兴,早来也不高兴?”

“不是,被枪打死的,那年他二十三岁。当时法国有个风俗,如果两个男人爱上同一个女人,就以决斗的方式决定归属。迦罗瓦的对手,不幸是法国最好的。两个人当面对决,距离二十五步,他腹部中枪,倒地身亡。”

宋思明环顾四周:“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这个小伙子本身有没有能力那根本不重要,关键看用什么方法去牵线搭桥,去打造。一旦条件成熟,他就该出现在那个位子上,而你我就成了他的兄弟加老子,要什么只管说。现在,这个洛克菲勒已经有了,要上马的项目就是牵线搭桥的家伙,而我们需要的,不过是世界银行副总裁的头衔而已。明白了?”

“那你等下去水清木华看看那里的房子喜欢不喜欢,那里的裴总会接待你,有几套供你选,如果看上了,就告诉我一声。”

海藻皱了皱鼻子说:“我刚才盛完顺手搁这里,因为正好你来了嘛!你先坐沙发上看杂誌,等下我就好。”

“你不是要看家里窗明几净的?我还没收拾好,我原本想,等你回来的时候,我所有都收拾好了,桌子上点着蜡烛,一桌子菜全部备齐,但现在还乱七八糟呢!”

宋思明淡淡一笑,说:“给你们讲个故事。话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国家叫做美国。在美国一个农村,住着一个老头,他有三个儿子。大儿子、二儿子都在城里工作,小儿子和他在一起,父子相依为命。突然有一天,一个人找到老头,对他说:『尊敬的老人家,我想把你的小儿子带到城里去工作。』老头气愤地说:『不行,绝对不行,你滚出去吧!』这个人说:『如果我在城里给你的儿子找个对象,可以吗?』老头摇摇头:『不行,快滚出去吧!』这个人又说:『如果我给你儿子找的对象,也就是你未来的儿媳妇是洛克菲勒的女儿呢?』老头想了又想,终于被让儿子当上洛克菲勒的女婿这件事打动了。过了几天,这个人找到了美国首富石油大王洛克菲勒,对他说:『尊敬的洛克菲勒先生,我想给你的女儿找个对象。』洛克菲勒说:『快滚出去吧!』这个人又说:『如果我给你女儿找的对象,也就是你未来的女婿是世界银行的副总裁,可以吗?』洛克菲勒于是同意了。又过了几天,这个人找到了世界银行总裁,对他说:『尊敬的总裁先生,你应该马上任命一个副总裁!』总裁先生摇头说:『不可能,这里这么多副总裁,我为什么还要任命一个副总裁呢,而且必须马上?』这个人说:『如果你任命的这个副总裁是洛克菲勒的女婿,可以吗?』总裁先生当然同意了。于是这个穷小子就成为洛克菲勒的女婿加世界银行的副总裁。”

“等下吃饭的时候好好聊一聊。”

週六,宋思明给海藻去个电话说:“一家人在一起吃饭,不要讲究那么许多,我看,还是在你那自己弄一桌吧!不要去外面了。”

宋思明想了一下说:“好。不过只能吃中饭,下午我有约会。”

宋思明下午和几个朋友应邀去看方程式赛车。在看台上,宋举着望远镜看跑道上一圈一圈旋转的车子,跟旁边坐的人说:“最近啊,市里可能有个大项目要上马,有一块大地标要出去,你猜是谁进场?”

宋思明笑了笑,忽略海萍的讽刺,转头关切地问苏淳:“我看你,有什么话想说,没关係,说来听听。”

“没有任何风险,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资产表儘快做出来,儘快让它上市,等一推向市场,这三亿就是三十亿。你的钱还是你的,而以后,大家需要做什么,就方便多了。”

其次,葱怎么切才能切成捲起来的葱花,好看地撒在鱼上?这个是技巧。海藻决定今天先放弃这个高难步骤,放根香菜代替算了。

宋思明坐沙发上翻了翻海藻的时尚杂誌,觉得无趣,便进厨房看海藻忙碌。

海藻给宋思明打电话:“我厌倦了一个人吃饭,晚上我们一起吃顿饭?”

“三千万?可以。”对方盘算了一下。

晚上,苏淳躺在自家的床上,对依旧生气背身不理自己的海萍说:“我是想离那个宋思明远一点。一个海藻陷进去就够了,如果大家都陷进去,我觉得太危险。”

“可我不敢,太残忍,前一刻还新鲜灵动,后一刻就血淋淋。”

“什么山芋?”

海萍等宋思明走远了就开始冲苏淳咆哮:“这么重大的事情,你为什么不跟我商量?谁同意你去搞什么网店的?你胆子越来越大了!”海藻在一旁劝阻。苏淳不说话,任海萍吵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