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上一章:第38章 下一章:第40章

努力加载中...

小贝一听也愣了,他忙安慰海藻说:“你别急,我这就问问周围的同事,看看谁有类似的经历或有什么办法,等下我下了班就去海萍那里,你先让她沉住气。”

海藻闷头想一下说:“你最好还是什么都不知道。本来你就什么都不知道。”

海萍一听就急了说:“您别过两天呀!他都给关一天多了!人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您还是下午就去吧!至少让我知道点消息。”

海萍这一觉睡得很沉,这是两宿没合眼的结果。她的大脑总在不断高速运转,想会出现的各种可能性,却不能解决。现在的事情,已经超出了她的能力以外。两三杯酒下肚,她终于睡了个好觉。一睁眼,天光都放亮了,恍惚间她觉得自己是在前一阵住的宋借的房子里,因为目及之处装修气派。可又不太像。仔细一回想,坏了!这是在Mark的家。

海萍大笑,化解了尴尬。应Mark之邀,海萍吃了早餐。

海萍出来问海藻:“我们是自首还是抗拒?”

海萍听完愣了,没明白,Mark哈哈大笑说,现在我们在一起吃早餐,就是比较有问题了,我有口难辩。海萍也笑。

一行三人直奔律师的家。律师听完海萍的叙述说:“我现在不办经济类案件了,所以这方面的人脉不熟,我可以给你推荐一个人,你去找他,他应该可以帮得上忙。如果你们请他做辩护律师,他应该可以以这个身份去打听案子的进展。不过,以你爱人现在被公安机关羁押来看,这个案子肯定不小,否则自己单位内部就消化处理了。”对方给海萍一个位址,“你明天再去找他吧!”

“你可以要求我在场,但公安机关同意不同意就不知道了。”

“你没还给他?”

Mark说:“前一段时间,我邀请一位女士共进晚餐,以表示她对我的工作的支持,她当时却很犹豫,说,跟她丈夫不好交代。我说,那怕什么,咱们又不是在一起吃早餐。”

海藻看姐姐大无畏的神情,在最不该笑的时候,噗哧一声笑了。

海藻摸着姐姐的脸说:“瞎想!这房子,你今天不买明天也得买。这宋,我是真心喜欢他,与你无关。而苏淳,是个意外。”

海萍的眼泪一下就涌出了:“我没事。我还是上课吧,我害怕一个人呆着。”

律师对海萍说:“我侧面打听了一下,问问取保候审的保证金多少,对方说大约十万上下。这就比较糟糕,这说明,涉案金额要上千万了。这是个大案,先别说批不批取保候审,就是批了,也是肯定要公诉了。你觉得需要取保候审吗?”

“说是洩露商业机密,昨天一晚上都没回来。”

Mark掰过海萍的肩膀说:“郭,我觉得你现在的状态不适合上课,你肯定是碰到什么麻烦了。如果你觉得我不值得你信任,没关係,你可以不说。但我还是建议你,最好休息一段时间,要不,我们的课暂停好不好?”

晚上小贝一到海萍家,就跟海萍说:“我朋友推荐了一个律师,他说他以前有过办经济类案件的经验,不过现在主办离婚了,他可以给你一些建议,要不,我们先跟他联繫一下?看看下一步怎么办?”海萍、海藻都赶紧点头。

“对不起,对不起,我是担心我丈夫出事。”

海萍坚定地说:“好!我不知道。”

“耐心。你要耐心。对你而言,这是大厦将倾,而对办案机关而言,不过是冰山一隅。所以,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放宽心,耐心等待。”

海藻没回去,晚上陪着海萍说话。“姐,你别担心,我觉得应该是搞错了。他们单位又不是什么国家保密机关,没什么秘密可言,如果不是误会,那就是无心之过,应该很快就出来了。姐,你要不要吃点东西?”

“不至于吧?现在帮人干点私活儿太正常了,没听说谁给抓啊?会不会是别的事?”

Mark搂着她的肩膀,安慰地拍拍。

“我告诉你,人在紧张的时候,你会发现上下牙齿之间的距离会很短,很紧凑。我经常觉得应该撬掉一排牙齿,这样才不会把舌头咬得很疼。”说完,吐了一下舌头给Mark看。

海萍现在每天的工作很明确,就是白天守在律师事务所,傍晚出去上课。海藻也停下了手头找工作的事情,每天陪着姐姐去打探消息。

晚上,Mark见到海萍问:“出了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吗?”

“好些了吗?酒是个好东西,它会让你放鬆。在你苦闷的时候,几杯好酒,两三个陌生人的信口开河,你就会忘却所有的烦忧。这就是为什么现在酒吧那么火热。喝酒要大口。小口叫品,如果是品味,那得在心情好的时候。”

律师笑了说:“不会。但如果你不说,他们会认定你不配合,这对起诉书是有影响的。你如果配合,他们可能认为有自首的情节在里面,判得轻些,如果你不配合,他们会要求判得比较重。”

“好了,现在你有勇气说了。”Mark坐在海萍的身边,拍拍她的肩膀。

海藻说:“可是,现在除了他,我们又能怎么办呢?听他说的口气,姐夫好像要被关很久啊!”

海萍回去以后给海藻去电话:“你陪我一起去,把新房子给退了。”

“我这次来中国,其实是为了散心的。宋一定不会跟你说。我是他在美国学习的时候认识的好朋友。我的事业遇到一些波折,婚姻也不顺利,当然,这是连锁反应。我的年纪比你大得多,一个男人在这个年纪上遇到挫折可不是一件好事。但我还是很有信心,因为我很乐观,我相信自己很快就能走出去。也许,我的另一个事业的起点就在中国,也许我的另一半就在这里,谁知道呢?”Mark笑了,非常爽朗。

海藻问:“这是干什么?你需要很多钱吗?我有。”

“我怀疑很大。我也不知道。”

领导示意海萍别激动,说:“我们不会冤枉好人的。这也不是抓他,而是对一些情况的调查。事实上,他今天早上已经被移交到公安机关了。有什么问题,你去公安局吧!我这里实在是帮不上什么忙。”

海萍答:“十万。你怎么可能有?而且这十万只是开头。”

“他不要,我又不敢退给你,免得你老说我,就放我这了。”

海藻一听立刻对姐姐说:“你等着我,我马上就来。”提了包就往海萍那里奔。

“他搞什么名堂!难道在外头有什么花样?”海萍气不打一处来。“等明天我抓着他,非好好审审他。”

“那我就什么都不说。他们不会打人吧?”

“胡说八道!我怎么能在这个时候离开他呢?他是我儿子的父亲!我跟他是血缘亲。我告诉你,即便你是我妹妹,从法律上讲,你也不是我的直系亲属。他是我的直系亲属!想都不要想这件事情。”

海萍想了想说,要。

海萍顿时没了主张。

领导抱歉地说:“对不起,目前你想见他可能有些困难,案件还在审理中。”

海萍道谢后挂了。

“那我怎么知道他现在的情况,他好不好?”

海萍先打了个电话问110,想看看晚上有没有车祸报案。对方乾脆答:“这里负责治安,车祸请打120,以后没有情况请勿乱拨110。”

第二天一早,海萍就去了律师事务所,推荐办案的那个人却不在,等到中午近十二点,那人才回来。那人听了海萍的说法,想了想说:“如果您决定委託我们承办的话,就先签一份委託书,我这两天抽空去了解一下案情,然后咱们再根据案情想办法。”

Mark一听海萍的声音就知道情势不对,他关切地问:“严重吗?需要我帮什么忙吗?你先忙你的,有需要的话,请给我电话。”

“这个千万,是人家认定的,我们当然不能认这么多,要看人家怎么算的。但如果成立的话,就算并罚,可能都得三年往上跑。具体情况,我们还得等立案以后再具体分析。”

“我在想,如果生活像录影机一样可以重放就好了。录影机,录影机你知道吗?那个放电视用的。”海萍两手还比划,Mark笑着点点头。

海萍笑了,轻柔地说:“一群耗子推一只小耗子出去侦察猫的下落,小耗子害怕不走,大家给他灌酒,三杯下肚,耗子变得很勇猛。大家说,你现在有勇气出去了吧?小耗子拿起酒瓶往地上一砸,大声吼道,我看谁敢推我!”

海萍叹口气说:“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我离还这钱的距离,越来越远了。这两天我夜夜不能睡,反覆地想,觉得所有的祸,所有的难,都出在我要买房子上。如果我不那么想买房子,就不会为房子背一身债,不会逼着苏淳去赚钱,不会把你送到宋的身边。我是万恶之源。”

海萍说:“都是我的错。你知道吗?这一路走来,都是我的错。我是个很贪心的女人,我要得太多太多,如果不是我,我的丈夫不会坐牢,所以,他的今天是我造成的。哎哟,我的头好疼。”

“苏淳。”

对方好心地提醒她:“我看你呀,赶紧去找个律师吧!”

海萍摇摇头,拿着杯子喝了一口,很难喝。

“所以你只要说你知道的,不清楚的就答不清楚。”

“好,那你去筹备钱,我这里去申请。”

“晕倒!绝对不可能,他才拿五万块钱就能成就千万的生意?平时我们都没把他当宝贝啊!”海藻一听这数额,腿都发软了。

“如果生活是录影机,我就找到那段二十二岁时的带子,重新播放。我就不留在上海了,带着我的爱人回到小城,找个工作,安个家,和爸爸妈妈在一起,日子就像电影里的慢镜头那样简单。那我就不认识你了。”

“你还宋的,再加一点我自己的积蓄。”

“苏淳,苏淳给抓起来了!”

海萍摇摇头不愿意说。可一堂课上,她总是走神,常常是Mark问她几遍她都反应不过来,光嘴巴里重複。

“前一阵福建有个单位让他帮着画几张图,也给了点酬劳,现在看来,搞不好这个事情有问题。”

“啊!不可能啊!他干了什么?”

海萍下了课到家,都近十一点了,苏淳还没回来,等梳洗完毕上床就寝时,苏淳依旧没回。海萍拨了苏淳的手机,里面有小姐甜甜应答:“您拨叫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海萍觉得奇怪,这家伙,难道手机没电了?那也该打个电话回来说一声啊!

“你当然可以。”

海萍先躺下歇息了,一觉醒来都半夜三点半了,一摸另一边,床空着。海萍这下睡不着了,披着衣服继续打苏淳电话,始终是对方关机状态。海萍急了,大半夜的,他能去哪儿?这是苏淳从相识起到现在第一次不打招呼就在外留宿。

海萍已经把酒喝完了,Mark又给她倒了一杯。

海藻坚定地答:“放心,我有。等我过去。”

“只怕不是砸钱能了的。他到底拿了人家多少钱?”

海萍不说话,又喝一大口酒。

“那我什么时候能见到他?”

“怎么办?怎么办?”海萍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

海萍奇怪地看着海藻:“你笑什么?”

律师安慰她说:“像这种案件一出,关一天两天那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你要有长期作战的思想準备。也别太担心了,放宽心,人不会有事的。你不要太紧张了,事情既然出了,就要面对它。”

海萍已经百爪挠心了,现在就盼着天快点儿亮,好到苏淳的单位去问个究竟。好不容易到了天亮,海萍匆匆往苏淳的单位奔。

“我在笑一个人。当初咬牙切齿信誓旦旦,说什么一旦自己有出路,绝对要跟某某离婚,一天都不多呆。那时候整天窝囊废窝囊废的挂嘴边。现在不正好是把这个包袱给甩掉的大好时机吗?姐啊,不如,这笔钱你不要去捞他了,拿去还房贷款,跟他离了吧!”

领导看着海萍,无限遗憾地说:“我也是刚从单位保卫处回来。苏淳的确出了点事。他涉嫌洩漏单位的商业机密,昨天下午被保卫科带走了。”

“有什么说什么,不知道的就不说。”

“什么图?”

“你为什么需要钱?如果你需要的数目不是很大,我可以借给你。”Mark说。

海萍难过地说:“我吃不下。我现在怀疑,他前一阵给人画的图出事了!”

海萍无力地指指脑袋,Mark用拇指按住她的太阳穴,轻轻揉。

Mark说:“我一直在想,等你今天早上起来会不会告诉我要收我十个小时的课时费。”

“哦!”Mark不再说话,过一会儿说,“萍,我很关心你。感谢你这一段时间让我了解了这么多中国。如果有需要,我希望也可以帮助你,请你保重。”说完给海萍一个拥抱说:“你回家吧!今天我们就上到这。别担心,学费我照付。你需要休息,我看得出,你累了。”

海萍跌跌撞撞地跑到公安局,局里一查资料说:“正要通知你呢,现在自己来了。他被刑事拘留了。”

“在案件侦办期间,你是见不到的。”

海萍觉得,这一夜太漫长了,不晓得苏淳现在情况到底怎样?

海萍一出事务所的门,就对海藻说:“这家伙,我觉得靠不住。他太忙了,肯定不会把苏淳的事情放在心上的!”

“可我怎么知道他说了什么呀?”

“律师,您能陪我一起去吗?”

“五次图,五万块。今天律师跟我说,他的涉案金额超过千万,打死我都不信。他要有这么值钱,每个月就拿这么点工资?肯定人家栽赃陷害!”

海藻一听电话那头海萍失魂落魄的声音就知道出大事了,赶紧问:“姐,出什么事了?”

“你知道吗?人的一生是一条上下波动的曲线,有时候高,有时候低。低的时候你应该高兴,因为很快就要走向高处,但高的时候其实是很危险的,你看不见即将到来的低谷。”Mark边说边给自己也倒了一杯酒。

“他在我们这里你有什么可担心的?最好不过了,管吃管住。你别在这磨蹭了,回吧!对了,万一有需要,我们可能也会传召你的,你最好不要四下走动,免得我们找不着啊!”

几个大口下去,海萍突然觉得Mark说的境界达到了,人有点飘飘忽忽,让自己撕心裂肺的揪扯感也不明显了。客厅的灯亮得晃眼,Mark的声音忽远忽近,他说什么自己都听不见了。

海萍在一边,安之若素了。她已经逼迫自己适应,无论再糟糕的情况,她都能扛得起。

海萍怒了,提高声调说:“审理?他犯罪了吗?他犯罪应该交给公安机关办,你们保卫科有什么资格审理?你小心我告你们私自扣押,违反公民权!”

Mark大笑,说:“嗯,你还有幽默,说明情况不是太糟。你这只小耗子,现在可以告诉我,是哪只猫让你如此害怕吗?”

这厢小贝在跟人家联繫,那厢海萍的手机响了,里面传出Mark的声音:“嗨!郭,你好吗?我在等你上课,你到哪儿了?”

海萍正哭得稀里哗啦,一边哭还一边跟没头苍蝇一样在翻电话号码本,脑子完全不听使唤,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干什么。手里比什么都忙,脑袋却一片空白,想不出解决的方法。

Mark笑着说:“你不必紧张,该紧张的是我,我昨天一夜都没睡好。”

海萍无助地哭了,她抓住一个办经济案件的工作人员问:“同志,你好歹要让我知道,我能为我丈夫做些什么吧?见又不让见,出什么事都不知道,我该怎么办呀?!”

说完抬眼看看Mark。

“我的头很疼,快要裂开了。”海萍声音越说越低,几近睡着了。

海萍立马就慌了说:“那我说什么?”

海萍一进苏淳的单位,就敏感地意识到气氛不对,大家都以迴避的眼光看她,并且她还没张口问话,都纷纷逃避。海萍坐在苏淳领导的办公室里等,直到领导姗姗来迟。“我想知道苏淳出什么事了,他昨天没回家。”

律师见到苏淳以后回来跟海萍说:“今天我见到他了,情况不太好。他是在跟对方交易的时候被保卫科当场抓住的,一进去就把情况交代了。据我看,批捕应该就是这两天的事。接下来就是走程式。具体涉案金额多少,我们还要等起诉书出来。这两天,可能公安机关也会召你去问一些问题,你要有心理準备。”

海萍说:“我想好了,这官司,无论如何我得替他打,哪怕请最好的律师,砸再多的钱,不行就卖房子卖地,一定要还他个清白。我犯的错,我来赎,实在不行,我顶他去劳改。”

“到底什么时候立案?”

一看錶,都近八点半了,海萍匆匆离去,说:“我得去见律师。”

海萍这才想起今天晚上有Mark的课!她赶紧抱歉说:“对不起Mark,家里出了点事儿,我今天不能去给你上课了。抱歉,我一忙把你给忘了。”

“我能不能答不知道?”

海萍奇怪了,说,为什么?

海萍一脸尴尬,说:“对不起,我太失礼了,居然睡在这里。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Mark搂着她,直到她鼾声起,才轻轻放下她,给她盖上毯子,关了灯,让她在沙发上熟睡。

“今天晚上车祸三起,我们查了查,没有叫苏淳的。应该不会。当然除非他在外地出事。要不,您再等等?”

“除了这个应该没别的了。”

“哦!这还不到五点。可能他应酬去了,可能打牌忘了告诉你,别担心了,超过二十四小时再说吧!”

“千万的大案要判几年?”

海萍觉得,丈夫的命运突然就掌握在自己手中,究竟是紧一紧还是鬆一鬆?

“那我会非常遗憾的。认识你是我在中国的第一个惊喜。”

Mark拍着海萍的背,将她带到客厅的沙发上落座,给她倒了杯红酒说:“喝下去,你会放鬆一些。你一定是和先生吵架了。”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海萍回家以后第一件事就开始翻报纸找律师。她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给海藻去了个电话说:“海藻,你……你认识什么好律师吗?”

厨房里有动静。海萍甩了甩糨糊一样的脑袋,坐在沙发上醒神。Mark穿了一件白色的棒针高领毛衣,肩膀上搭了条好看的格子图案的餐布,两手端着盘子走到一边的餐桌,看见海萍亲切地打招呼说:“早上好!你正赶上早餐时间,我煎的蛋。”

海萍第一反应就是:“不好!我需要钱。”说完自己都吓一跳。

等到四点半,海萍如坐针毡了,“坏了,他搞不好出事了。车祸?在医院?为什么没人通知我?万一没人给他送钱,人家不给他治,他不就等死了?不行,我得找他去!”

海萍一下就急了问:“他?他有什么机密?不行!你现在得带我去见他!”

海藻一过来,看这情形也慌了,两个女人在家除了乾着急,跺脚掉眼泪,根本想不出什么办法。“我……我给小贝打个电话,让他给找人!”海藻赶紧给小贝去电话。

海萍想想不放心,又拨打120。对方查了查问:“请问你丈夫的姓名?”

海藻带着存摺过来了。海萍拿着存摺问:“你哪来的钱?”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