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上一章:第46章 下一章:第48章

努力加载中...

海藻笑了,哈哈的,答:“有可能!怕我偷人。二奶总是不值得相信的。”

“办学,说起来赚钱,可启动资金太大了。租房子,打广告,万一没人来,那可真不是亏一点两点了。还要请别的老师呢?目前对我们家的情形来说,还是负担太重。你暂时先压一压,等我把生意做大了,我来支持你。目前你支持我好了。我本小。”

海藻不再说话。

“我没事,但你肯定有事,要不然你不可能这么久不来一个电话。”海萍是随口说的。海藻吓得不轻。海萍继续说:“我想见见你。你什么时候有空?到我这来吃午饭?”

海藻不说话。

他转头看着海藻说:“海藻,我是真的爱你,是发自内心的。因为我爱你,我不能跟你结婚。我保证,会让你和孩子过得无忧无虑,我已经把你们未来的生活全部都安排好了。可是,我就是不能娶你。你在我心中,已经是珍宝了,与老婆并没有任何区别。但我觉得,给你一个自由的身份,是我能为你做的最好的事情。”

“姐,我也想过。不过,宋说,他不会丢下我们母子不管,我想,有他在,我们会很安全的。只要他罩着,我不怕。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你不要劝我了。”

宋思明说:“你知道吗?有个富翁,他很有名。他有一妻好几妾。他把他所有的家产都交给妻子的孩子打理,而对妾的孩子,却明令禁止他们涉及商业。做律师也行,做医生也行,甚至教书,只是不许涉及家族产业。我们旁观者都忍不住感叹说,妻子在丈夫的眼里,永远是最珍贵的,他只把自己的事业交给妻子的孩子,他只认为那是他的骨血。前一阵,我与他有过一次长谈,难得他谈性很浓。他说,不是的。他爱每一个孩子,每一个孩子都是他的肋骨。但是,作为妻子,她在那个位子上,她就担负着责任;那些孩子,无论多么兇险,他们都得扛着。这就是使命。而其他的孩子,他要尽力保护他们,让他们免于伤害,让他们过正常人的生活,远离是非和恩怨。别人如果寻仇,也只会寻到他的继承人,放过其他的子孙。他说,我的良苦用心,你是不会懂的。”

海萍给海藻去电话的时候,海藻正第一次产检,旁边陪伴的是保姆。海藻一看是姐姐的电话,吓得赶紧说:“我现在忙着,等下回你。”

海萍说:“形势喜人。我在想,我应该利用这个大好时机,索性开个对外汉语学校。利用现在的口碑,专教外国人。”

“你胡闹!你怎么生?他是一个有老婆的人,你生的孩子算什么?大人糊涂,难道你让小孩去承受你们的罪过?”

“我在想,要不要告诉海萍。我怕她不同意。”

“你赶紧去给我打掉!我明天就陪你一起去!”

等从医院出来,海藻犹豫了半天,才拨了海萍的电话:“姐,有事吗?”

陈寺福连连点头,最后又忍不住问一句:“老大,这事就这么容易过去了?”

苏淳说:“有,非常多。那个宋思明的同学,还是很帮忙的,给我的折扣很大,书也是现在很难搞到的畅销书。但目前我的小店并没有盈利。我在做口碑,先把信誉做起来,冲上三钻后,别的店与我无法竞争了,我就可以赢利了。”

“有多大钱办多大事。简单装一下就行了。”

海萍一撇嘴说:“看你整天忙忙碌碌的,闹了半天原来在赔本赚吆喝。”

宋思明沉默,过了一会儿,转头不看海藻,伤感地说:“我不能离。我今天有的一切,已经不仅仅意味着我自己。我的身后背负着一群人,我的肩上,扛着千斤担。我很想甩掉一切跟你一走了之,这是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我已经看到自己的路在越走越窄,直到有一天奔向一条死胡同。我只是不知道这条胡同究竟有多深。我想抽身,可是已经抽不出来。”宋思明的话,无限悲凉。

“也只能这样了。奇怪,这一向海藻怎么不来找我了。我忙难道她也忙?前一阵还老惦记着送面送黄鱼的,现在不来了,我得给她去个电话。”

“哎呀,他啊!他多事,让她一步都不能离我身。”

“他是不是不相信你,找人监视你呢?”海萍拉过海藻轻声耳语。

“你请个阿姨,还带出来做什么?我这里又不需要人打扫。”

“事实嘛!”海藻见姐姐真的开始怀疑宋的为人,便解释了:“他不是这种人。他气量大得很。找个人跟着我,是因为……我怀孕了。”海藻想半天,终于蹦出这一句话。

“呸!自私!根本不为你考虑。海藻,你可不能跟着糊涂。我是建议你打掉,越快越好。”

“晚饭吧!午饭……”

“等过三个月再告诉她。”

陈寺福高兴地告退,好像被徵用是多大的福分。

海藻只好带着保姆,开着她的红宝马去了海萍的家。

海藻懒洋洋地答:“一点反应都没有,就是累,想睡,不想上班了。”

海萍惊得跳起来:“你说什么!”

宋思明回来陪海藻吃饭,新来的保姆手脚麻利,海藻的家焕然一新,并且,保姆做的饭菜还相当可口。宋思明边吃边问海藻:“开始反应了吗?”

海萍轻轻一笑说:“我只问你,别人提供你这么好的条件,你又把价格做得这么低,你真相信你能把其他同行都挤垮吗?现在这社会本来就是无序的。你今天挤倒一个,明天又开一个。而且就像你说的,人家不指靠这个生活,赚一笔是一笔,你能跟这样的人斗智斗勇吗?我是觉得,你野心太大。越是野心大,越是不扎实。你还不如老老实实人家卖什么价你卖什么价,稳扎稳打呢!”

海藻只好再重複一遍:“我怀孕了。今天早上刚去查过,九週大小,一切正常。”

“啊!都九週啦!你怎么不早说?这都已经很大了呀!等下做的时候你受苦!六週以内可以药流的!”海萍生气了,“你怎么这么糊涂呢?怀孕了都不知道?你早说我就陪你一起去了!”

苏淳摇摇头说:“我只是现阶段打价格战,过一阵有顾客群了,我就不这么干了。你别担心我了,你自己如何?”

苏淳说:“我把这个当成我后半生的事业去经营,不能光图眼前利益。我已经输不起了,不可能总是从头开始,这是最后一次,所以,请你支持我。我不能跟那些网上閑来无事的家庭妇女比,她们可以赚一票是一票,开个店就图个打发时间。我不行。我是有规划的。”

宋思明说完,握着海藻的手说:“我的良苦用心,你也不会懂。”

“就是他叫生的。他喜欢得不行。”

海萍皱着眉头说:“你,你知道当未婚妈妈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吗?你这一辈子,基本上就搭进去了。你难道真打算跟这个男人纠缠一辈子?你一旦有了孩子,就甩都甩不掉了。你难道一辈子不嫁人?以后哪个男人愿意接受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你不要跟着糊涂!他怎么说?他什么意见?”

“我要不要告诉她你要离了?”

一进门,海萍奇怪地问:“这是谁呀?”

海藻介绍说:“阿姨。新请的阿姨。”

海藻睨了宋思明一眼说:“我早就知道,你就剩一张嘴了。我早就知道你不会离婚的。”

“容易!我告诉你,我是把我的身家性命和前途都押在你这里!我现在欠的,要整个后半辈子来还了!你回去吧!你那房子,这两天去办办手续,过户给我指定的人。我收了。”

“晚上我有课,不能等你。现在就来吧!”

“你不要欺负大众的容忍度。你以为,二奶是个光荣的名词?谁说的时候不都带着鄙视?道德标準都是在的,你好好一个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做什么不好非要堕落到这个程度?你以为非婚生子大家都能接受?你知道你这种不负责的决定,对无辜的孩子有多大的伤害吗?海藻,我还是劝你三思。”

海藻捂上宋思明的嘴巴说:“我不想听你的甜言蜜语了。你除了会哄我,什么都不会做。我既然已经作了选择,就与你无关係了。你娶也好,不娶也好,没什么要紧。其实,你连来不来,我都无所谓,我一个人就能把孩子带大。要的时候我就有这个决心。”

“现在还上什么班?你就吃吃睡睡,多休息。”

海萍说:“不聊这些了,只要是钱,就总无止境的。马上就要拿房钥匙了。我还头疼这装修的钱呢!到底怎么装啊!”

海藻吓得捂住肚皮说:“胡说八道。我就当是被人强姦了,意外怀孕了,当个未婚妈妈总可以吧?”

宋思明一愣,说:“再说吧!”

海萍生气地说:“你怎么这么自己说自己?多难听!”

海萍问苏淳:“最近你的网路小店到底有生意吗?”

海藻坐到床上,淡定地答:“我要生的。不做。”

海藻叹口气说:“我本来就不想过来。我都知道你要说什么。但我又不能不来,因为以后,我还需要你在妈面前替我掩护。这个孩子,我一定要生。姐姐,你放心,我的未来,我会自己把握。姐,现在社会开放了,大家的容忍度都高了,什么样的关係,什么样的人都有。如果有一天我想结婚,一定可以找到爱我的人的。你不必担心。最坏的结局,就是我带着孩子到国外去。我已经想过了。”

海藻丢下筷子,跑进房间躺着去了。宋思明吃完饭跟进来:“为什么吃这么点?孕妇要多吃些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