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上一章:第41章 下一章:第43章

努力加载中...

她无目的地出门,见来一辆公车就上,一路晃啊晃,晃到不知名的站下,有偏僻的小道就穿,走着走着,蓦地发现,自己站在宋思明的办公大院外。看到门口挂的牌子,海藻的眼泪终于落下来了。模糊着双眼,她深一脚浅一脚地摸到宋思明停车的地方,把脸贴在驾驶窗上,任泪水挥洒。

蹲在地上的海藻抬起头来,满脸是泪,可怜地看着宋思明,嘴瘪了瘪,站起来,小声说:“我没地方去了。”然后如孩子般放声大哭。

“造成的损失,真的有二千四百万吗?”宋问。

“我让你撤,自然有我的道理。你撤……我告诉你,今天晚上,我可是见到宋秘书了。苏淳,本来我以为是他亲戚,结果他说不是他亲戚,是他亲戚他就不出面了。那你说,不是他亲戚,他又出面,他代表谁?脑子都不转的。赶紧撤!……剩下的,就不由我们管了。我想,肯定最后苏淳是什么事都没有。我话就放在这!……这个苏淳,在我们这里呆这么多年,你就一点苗头没看出来?你干什么吃的啊?……等他出来以后,你亲自去请他,让他回来上班,千万别把他放跑了……就调他到技术部当科长……还副什么副啊!直接当……现在这个调个部门。就这样!”

宋思明等老胡走了,问老张:“他想说什么?”

“你去哪儿啊?”

海藻正在做饭,两手都是油,小贝听到手机响连忙拿来放在海藻耳边。听海藻高兴地说:“真的啊!会有这种事情?太搞笑了吧!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这个星期天咱们一起去吃顿饭吧!给姐夫洗尘压惊。”说完示意小贝把电话挂了。

“另外,我今天晚上找您见面,也还是有另一些问题想跟您谈一谈。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

这几天,苏淳跟海萍过得既提心吊胆又柔情蜜意。大家都觉得,被宣召不过是迟早的事,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也许再下次进去,就要很久不能同床共枕。

胡总说:“真是不打不相识啊,原来竟是一家人。我听说苏淳是您的亲戚?”宋一怔,赶紧不可置否地含糊带过。

宋思明到了和老张约的会所,却发现老张还带着一个人。“这位是船厂的一把手,胡克强。”老张介绍。宋思明颇有意外,但还是很热情地将手伸出去,双手握住胡总的手。胡总也甚是客气。

一个月后,苏淳接到“撤销刑事立案”的通知,感觉被大赦一样。这一遭走得不明就里,稀里糊涂进去,稀里糊涂出来。苏淳忍不住问海萍:“那你说,我到底算犯罪了呢,还是没犯罪?我是不是要去学秋菊,讨个说法?我都糊涂了。”

苏淳开始无奈摇头:“你怎么变脸这么快呀?早上还跟我说,这辈子就打算跟我死守到底了,还问我要不要吃荷包蛋,现在又六亲不认了。我要身缠重案,你对我还好点儿,我没事了,你怎么又开骂了?我还不如坐牢去呢!”

“那你给他们发个短信,通知他们地址。”海藻边切菜边答。

“几年前,那个福建厂还是小厂的时候,曾经要求过联营,生产这边的品牌。但当时因为各方面的利益,加上这边也看不上那边,就没跟人家谈。这几年,这个厂发展得很不错,利润也上去了,现在各方面都有想跟他们联营的意思,不过人家又不干了。胡是说,看看能不能政府出面牵个线搭个桥,把两个厂联合起来,这样其实对双方都有好处,共同把蛋糕做大。就不必老互相挤兑了。有利于发展。如果成了呢,这个案子就成插曲了,内部矛盾,既往不咎,各方面都皆大欢喜。他要跟你说的,就是这个事。”

对方不知道说什么。

海藻白他一眼说:“多事,你发给我姐不就完了?”

“什么档次?”

小贝回头看看海藻,神色平静,完全没有异样。

“多久算久?昨天?”小贝冷冷地问。

这一夜,小贝没有回来。

海萍生气了,瞪苏淳一眼:“拉倒吧你!前两天也不知谁说自己是惊弓之鸟来着,也不知谁一听敲门就冒冷汗的,今天刚接到张纸,马上又神气活现了。像你这样的,就该关进去多接受点法制教育。你整天在家闲着,也不帮我做点家务,还等我给你烧饭,要你有什么用?马上你儿子都能给我打酱油了,你还要我伺候。你能不能当得有个爹样?”

老张说:“我大概都跟胡总说了,胡总坚持要跟你亲自谈谈。”宋非常客气地让座。

“是啊!我每天晚上都和你在一起。可白天你依旧可以出去。躺在别人的怀里,请求别人救你的姐夫,然后贡献出自己的身体。海藻,我看还是算了。”

海藻的心咯噔一下,谨慎地看了看旁边的小贝,轻轻问:“谁?”

苏淳和海萍差点没趴下。

“Mark!”

沈无奈地摇头:“你还真遵纪守法!”

“随你随你了!你总是有道理的。”

旁边老张说:“你要说的,我都知道了,我来跟他说,你赶紧回去办这个正事吧!”

海藻突然就舒了一口气,既有点从梦里踏空的失落,又有点安心。“姐姐你总是吉人自有天相!”

“哦!要不要我去问问那个律师,什么时候开庭?”

小贝认真答:“我觉得发给你姐夫显得比较尊重他的家长地位。他刚从那里出来,一定挺在乎别人的想法的。”

“星期天咱们请姐姐姐夫吃顿饭吧!你说上哪儿?”

“赶紧滚蛋,别呆我眼前晃。看你就烦。别老说话,耽误我看书。你下面好好想想该干什么吧!我看你原单位是肯定回不去了,要不要谋个事情?马上房贷款就要还了。”

“哈哈,不但没事,你猜有多好笑!今天他们领导来说,他是导致两厂合营的有功之臣,要嘉奖。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苏淳安静下来,他也的确该考虑以后的路了。

“海藻,我看,我们还是分了吧!两个人之间光有爱是不够的。信任比爱要重要得多。我如果整天都在想你今天和谁在一起,睡在谁的床上,和谁偷情,我就没法活了。”

“好点儿的。”

宋在打电话:“胡总啊,我们这边已经跟福建那边的政府联繫过了,他们那边也有这个意向,但具体的问题,还要由你们自己解决。你这两天準备一下资料,有什么需要我们的地方,儘管说。祝你马到成功!”

老胡点头告退了。

宋思明看了看錶,对身边的沈大律师说:“我还有个约会,不陪你了。你的车,不要开。你若出事了,我没法跟你孩子交代。”

老胡狠狠抽烟,思考片刻说:“行,听您的。我这边只能做到撤诉,其他的工作,我可就管不了了。”

小贝哼了一声说:“不知道为什么偏偏我看到的,都是没安好心的丑陋。”

宋把放在桌上的车钥匙拿起搁进兜里,说:“我带走了。”

门一开,苏淳单位的副总进来了,后面还跟了几个。他大力握住苏淳的手,使劲上下摇摆说:“让你受苦啦!好事多磨啊!全都是误会!全都是误会!我们厂马上和福建的厂都要一家了,哪里还有什么洩密不洩密之说?你是很有前瞻性啊!主动进行技术支援!要予以表扬!奖励!”

海萍给海藻打电话:“苏淳取保候审了。也许开庭就是最近的事。上次我问你到底是谁帮忙,你猜是谁?”

这次海藻已经不急了。他肯定又是苦肉计去了,满大街乱走。海藻觉得,这次他就是被车撞了,也不是自己的责任。而且,这世界,被车撞的人也不过是万分之几。海藻躺床上,睡着了。

小贝并不说话。手里却拿着海藻的手机。

沈说:“这算什么,我又没喝多。”

小贝的巴掌高高地扬起,控制不住地想揍海藻。最终恨恨地捶在自己腿上:“我不打你。我不打女人。虽然你很欠揍。郭海藻,我告诉你,我错就错在对你太好了!我早就该狠狠教训你,让你知道什么是忠诚!”说完愤然转身出去。

老胡回到办公室,打电话:“撤诉。”

海藻一滴眼泪都不掉。她似乎早已经预见到这一天的出现,只是没想到是以这种激烈的方式。

“你还真迅速!去吧去吧!”

宋半天不做声,最后说一句:“只要是对双方有好处的事情,我们都不妨尝试一下。你让他明天把相关材料送到我这里,我请人看看可行性,儘快给他答覆。”

“不是。取保候审。”

“你的人格?你拿什么证明你的人格?你以为我没看见你跟人家赤身裸体,我就没有想像力了?什么叫背叛?你心里如果根本就不觉得这是背叛,又有什么可保证的?你亲口答应过我不再跟他见面,这是什么?嗯?!这是什么!”小贝已经站起来揪住海藻的领子了。

“不是为了守法,而是为了自己。”

“这个你放心。”

“呃……这个……唉,不好说啊……现在您怎么说?是不是让我们撤诉?我们这里是没问题的。我是怕……对上不好交代,对下没个说法,对司法那边就更……因为你要知道,走到现在这一步,就不由我们说了算了。即便我们撤,公检法也不一定答应啊!”

突然,敲门声响起。苏淳条件反射地惊跳起来,夫妻俩对望着谁都不敢开门。“会不会来收这个证,说发错了?”苏淳轻轻问,并小心将纸藏在身后。海萍白了他一眼,过去开门。

“不是,他们是要限制他们中间的一个技术的使用。那个产品不能生产,后面的项目上了也没用。还得过来买这边的。算技术垄断吧!”

海藻愣了,怎么是昨天呢?低头一看,上面就是赫然写着05/06/06。对哦,今天是六月七号,这可不就是昨天吗?邪了。明明是以前……海藻突然醒悟过来,这是五月六号的短信。“不是……这个……这个是……”海藻突然不敢说了。即便是上个月,那也是她答应小贝不再见宋以后。这个,非常难解释。

“你总是多心。在你眼里天下没好人了。”海藻一边叠衣服一边随口说。

海藻走过去,拿起手机一看,上面赫然是宋思明的短信:“海藻,回来。不要结婚。”海藻懊恼地闭上眼睛。捨不得删捨不得删,就成了今天这个局面。海藻有些结巴:“这个……这个……是很久以前的了。”

“可告了苏淳,那边厂就不上项目了?”

“苏淳没事了?”

“小贝!你怎么这样啊!我到底干什么了我?你哪天晚上不是和我在一起?你可以不爱我,但你不能侮辱我!”

“我去网上查查。”小贝进房间查网路热门饭店,过一会儿从屋里喊:“张生记吧?去肇嘉浜路的那家。”

海藻愤怒了:“贝利!我到底哪点做错了?!我可以用我的人格保证,我根本没有背叛你!”

“他想说,他撤了诉,对上级单位不好交代。要你帮个忙。”

“你早就想分了!却想尽方法刺激我,让我最后提出来!你卑鄙!你无耻!”小贝的声音提高了。

第二天下午,小贝回来,一声不响把家里属于他的东西搬了搬收了收,不留一句话就走了。海藻望着凌乱的卧室,仿佛遭到洗劫一般,心如乱麻。想剪剪不断,理也理不清。

“姐姐换律师了,她的学生Mark为她请了个好律师,不是原来的那个了。这个律师能量很大。”

苏淳在家等得心慌,忍不住问海萍:“这大半个月过去了,怎么也没个动静。我现在都成惊弓之鸟了。一听敲门就想该不会是来逮我的吧?”

海藻现在已经习惯,只要小贝脾气一上来,自己立马收声,不跟他纠缠。

小贝从屋里冲出来说:“你手机给我,我查查你姐夫手机号。”

“我们本意,并不是针对您亲戚的。苏淳这位同志一向表现都非常不错,勤恳,耐劳,扎实。只不过,这件事情实在是有点……唉!糊涂。主要是让我们不好向上面交代。”

海藻低声说:“外面还有别人,请你注意你说话的方式。既然已经决定分了,卑鄙也好,无耻也罢,无所谓了。”

宋思明丝毫不避嫌,一把抱住海藻说:“别哭。”然后两个人在背光的阴影里,宋思明听海藻哭了好半天。一会儿才说:“走,咱们去转转。”

宋思明一看錶,已经近十一点了,该回家了。他收拾好东西关了门走出办公室,走近车边,他发现有个人影蹲在前轮旁,带着警惕的心,借着灯光,他慢慢走近。

宋认真仔细地听,思考一阵说:“关键看您。如果对您而言不是特别麻烦的话,还是撤吧!说实话,当事人并不是我的亲戚,如果是我的亲戚,我倒不好出面说话了。但我对当事人是有一定了解的。他是个老实的技术人员,简单,无是非,不能因为无心犯下的一点过错就从此不能抬头了。毕竟,还是要治病救人为主,您看呢?”

“为什么我老有一种感觉,对Mark这人不放心?”小贝看着海藻说。

宋点点头,说:“看来,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的。那他到底想跟我说什么?”

海藻把菜都端到桌上了,也不见小贝出来。“开饭啦!”海藻扬声喊。

反差太大了。以前的卖家贼,现在的英雄。这需要多么大的勇气来承受这种落差啊!一般人还真扛不住。

小贝拿了海藻的手机回房间。半天没动静。

她平静地说:“小贝,我能说的就是,我没有主动去见过他。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你要分手,不要硬给我扣一顶帽子。我同意分。”

小贝听了先是觉得不可思议,接着又满面疑云。

小贝在旁随口问一句:“苏淳没事了?”

海藻等小贝摔门走人以后,才默默转身回到客厅,其他屋的人开条门缝朝外张望。海藻在人家的窥探下安静转身,将所有的菜都倒进垃圾桶。

依旧没动静。海藻只好进房间拉小贝,却见小贝一脸怒容地坐在椅子上等海藻进来。一见这阵势,海藻就知道坏事,不晓得又哪根筋给别上了。赶紧关门防止其他人听见。“怎么了又?发个短信发得浑身长刺?”

“我去找老张,我让他今天晚上去跟船厂的一把手谈,我在等他消息。”

“我能做什么?”

海萍等一帮人走出门,笑到弯腰直不起身,说:“这是什么世道哦!行了,你也不用再找工作了,明儿去上班吧!我去给海藻打个电话,不叫她担心。”

“这个案子,很複杂,你说的那个人,不过是个幌子。目的不在搞他。你想啊,他一个小人物,就收五万块,顶多再坐几年牢吧,整他有什么意思。这次是挑个头儿,在搞福建那个厂,让他们一个正在引进的项目立刻下马,不然后面的威胁就大了。两家生产一样的东西,做的市场又一样,饼就那么大,显然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嘛!”

老张说:“拜託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