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上一章:第37章 下一章:第39章

努力加载中...

“去哪儿?”

“哼!见利忘义。”苏淳故意逗海萍。

“来嘛来嘛,好玩儿而已。快!你去拿一支笔一张纸,把你心目中那种可以上杂誌封面的帅哥类型画出来。快去。”

“你最好到我这来一趟。”

宋思明一句话都不能说,除了看眼前步入憔悴的海藻。宋思明的手机在很不恰当的时分急促响起,宋一看电话号码,赶紧换一种毕恭毕敬的姿态说:“我这就回了。”宋思明缓缓站起身,说:“海藻,我得走了,再见。”

“这个是你。如果强调鼻子,说明你对那种具有男人味的男人很容易倾倒。做事果决,有支配欲,但可以保护你。有吗?我有吗?我很有男人味吗?”小贝得意扬扬地冲桌面的小镜子照来照去。

“嘻嘻,名师出高徒。我的学生考得比中国孩子还好。”

“如果是边分的髮型,说明是浪漫型。头髮越长越浪漫。你会倾心于那种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的男人。哎!这个是你哎!我浪漫吗?我很浪漫!但我也在乎天长地久,所以这个不准。”

晚上,海藻失神地坐在床上,旁边小贝在削苹果。他细心地将苹果片成小片递到海藻嘴边说:“张嘴。”海藻把头扭过去。“吃一片。很甜。你需要维生素,张嘴。”小贝继续哄。海藻坚持不张嘴不讲话。小贝叹口气说:“海藻,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向你向海萍道歉。请你原谅我。我认真的。你答应过我,给我时间恢复,我保证,我会很快就过去的。”

“我现在正忙着,不能去。”

“真的啊?”

海萍一听,这容易啊!于是痛快地答应了。

“不行!我不同意!海藻,你是我儿子的母亲,我孙子的奶奶,我们儿子叫贝肯鲍尔,孙子叫贝克汉姆,这都是你说的。你答应过我,一直到我们很老很老,都拴在一起。海藻,求你了,啊,求你了,你就当我放屁好了。”小贝开始耍赖,玩起以前的游戏。以前他一把双手求饶地高高举过头顶,海藻就撅着嘴笑着把他当个屁了。可时过境迁,屁味也不那么容易散去。

宋思明看见海藻的脚下已经滴答水湿一片。宋思明的头都开始眩晕了,他得拼命克制住自己的冲动,一把夹着海藻冲下楼的冲动,带着她逃跑的冲动。

正雄点点头。

陈寺福拿了钥匙正要出门,突然发现海藻从另一扇门进来,去了她自己的座位。他有些吃惊。才一段时间不见,海藻黑了,瘦了,像朵枯萎的花一样神情落寞,瘦瘦地藏在原本合身现在看起来巨大的衣服下面,状态不好。他立刻掉转方向,向海藻迎去:“海藻!今天来上班啦!”

“你的脸能藏话一分钟吗?”

宋思明坐在车里,拿着手机想了半天,发出一条短信说:“海藻,回来,不要结婚。”

海藻听了姐姐的话,也有些犹豫。晚上见到小贝,她吞吞吐吐地说:“小贝,我姐姐说,咱们暂时不结婚的好,再等等。”

小贝打了个电话问候海藻:“在干什么呢?”

“我们说挨打,不说被打。虽然『被』和『挨』都是承受的意思。但挨字比较标準。你妈妈打你,也是望子成龙,她为你的心是好的,你要体谅。不过呢,我会去和你妈妈说,这次如果你进步了,她就不打你。所以,你只要考过七十一分就可以啦!简单吧?”

“我瓦解他们的斗志。我教他们的孩子不求上进,告诉他们要学会自我满足,不要跟人攀比,不求最好,过得去就行。嘿嘿。”

在昏暗的咖啡厅内,海藻无限感伤地说:“我要结婚了。”

海藻本能保护性地立刻回答:“我只喜欢你。”她最近说话做事很小心,儘量不去触碰小贝的伤心地。也许时间久了,伤口不被摩擦,就会癒合。

海藻五雷轰顶。那个麦克风面对脸的一面上,半截处有一个如此熟悉的黑点!

小贝边笑边说:“麦克风代表你的性欲,你对性的需求。画得越大表示需求越强烈。你你你……”

海藻除了哭,不知道该说什么。

“就是感觉。”

海萍乐了,摸着正雄的脸说:“牛就是厉害!厉害就是强!你很争气哦!”正雄都被夸得不好意思了。

小贝想都没想就冷着脸冒出一句:“她怕是捨不得你那边的大靠山吧?”

突然,小贝对着杂誌和海藻的图片爆发出长久以来都没听到过的欢笑,如此剧烈如此畅快,笑得前仰后合,笑得滚在床上,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海藻都被他笑得心虚了,忙问:“你笑什么?你笑什么?快说快说!”

等海萍下课的时候,日本太太在客厅等她,先是很多很多感谢的话,然后话锋一转说:“我的朋友听说正雄中文学得很好,老师很好,希望您能去教他们,不知道您有空吗?”

正雄更得意了,说:“我是第一名。没人比我高啦!”

正雄还是不说话,低着头开始啜泣了。海萍觉得问题挺严重的,内心里很过意不去。因为按她对正雄水準的了解,正雄不该考这么差,最少最少,八十分的水準是有的。海萍托起正雄的脸,正要安慰,突然发现,啜泣的正雄原来是憋着笑在那里吭哧吭哧。“你这是干什么呀?又哭又笑的?”

小贝买了本杂誌,看到有趣处说:“海藻,我给你算个命。看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海萍的眼睛夸张地睁大了:“啊?又来?不要了!你现在越下越好,一盘要下一个钟头哎!再过一个钟头,我就赶不上车了!”

“怎么个不太好?”

“喂喂,我这在传播中华文化,宣扬博爱精神,弘扬社会主义价值观,我应该是对祖国有贡献才对呀!你没见美国天天给钱让我们的好学生去学习?你当人家都是活雷锋啊?人那不是把美国的价值观念都透过金钱渗透吗!人家现在给我钱,让我去渗透,我为什么不去。嘿嘿。”

小贝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敲海藻的门说:“海藻,海藻,你原谅我的口不择言。我错了。我改。你开门。海藻你开门呀!”

“如何看出来的?”

正雄笑了,说:“你走以前,我们可不可以下一盘五子棋?”

海萍得意地点点头。

“又有喜事?”

宋思明挂了电话进会议室。过了大约十多分钟,在会议的间隙,他悄悄跟领导打了个招呼,说家里有事儿,然后一路狂奔到陈寺福公司的楼下。他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正见海藻站在电梯旁等着,四目相对,百味流动。海藻一低头想逃进电梯,被宋思明一把拉住,直接拖她到了逃生梯。

宋思明猛地一把抱住海藻,像巨大的金钟罩一般将她层层包围,紧紧又温柔地搂着她,一句话都不说。两人不知道这样站了多久,直到一个男人推门走出来吸烟,以奇怪的眼神看着两人,他们才鬆开。

海藻的眼睛立刻就睁大了,不相信小贝会吐出如此冷酷的话。海藻的眼泪在眼眶里转圈,低声地说:“小贝,我对不起你,但我姐姐没有。请你,如果讨厌我,不要把怒气发到我姐姐身上。”

海藻不再说话,流着泪回到卧室把门关上,人靠在门上。

“就俩学生,还一老头儿。你吹什么呀?成功的典範就一个。”

海萍这下才真的舒心畅快地大笑了,怪不得今天日本太太的脸比牡丹花还俏。这个女人,绝对来现的,分数好坏都放她脸上了。“你怎么这么牛啊!你是大牛啊!”

“那你说,你渗透人家什么了?”

“咦?你到底是哪国人哪?怎么政治倾向完全没有了?帮助敌人去了?”

“辞职去。很长时间连句交代都没有,办公室里还有我的一些私人物品。”

“那没办法,谁让你聪明呢?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已经过去半分钟了,还有九分半钟。”

这一阵小贝心情很放鬆的样子,有说有笑,不知是天性还是刻意想恢复以前的气氛,晚上不是拉着海藻散步,就是跟海藻一起做晚饭,会故意没话找话,不让两个人出现沉默。海藻想,小贝,也许,真的快忘记了。毕竟他是个快乐的人,毕竟他还年轻,他不会将忧郁长久地带入生活。

海萍在收拾桌上的课本,并把手机放进包里,準备下课。正雄说:“老师,我要考试了。你多给我留点功课。”

海藻顿时臊得满脸通红,一把抢过图片,拿起橡皮就把硕大的麦克风擦去一半。那个麦克风与海藻画的人脸相比,比脸还长。海藻结结巴巴地解释:“我……我……我那个头画得太小,画面太空,所以我用麦克风来补。这个不算。现在这样,这个就好。”

海藻低头不说话,过半天,依旧低着头说:“好。”

海萍沐着春风回到家中,苏淳看老婆最近这段时间心情很舒畅的样子,虽然换了小房子,虽然负担依旧很重,却很少听她说抱怨的话了,也难得有空来批判自己。很久不挨骂,很不习惯。

“哦!早去早回。”

第二天早晨起来,小贝已经上班去了。屋里静悄悄的。海藻坐床上想心事,然后站起来换了套出门的衣裳去了从前的办公室。

海藻收到短信,颓丧地闭上眼睛。怎么办啊?我究竟想要什么?

海萍眼睛骨碌骨碌转几圈说:“十分钟之内解决战斗,大家走快棋,不许想。你要允许我悔两步。”

“小贝,我看,我们还是分手吧!”

正雄二话不说,就赶紧先把两颗子摆上了。

“如果是鬈髮,说明是可爱型。生活中逗你开心,逗你笑的人会让你喜欢。这也应该是我啊!我觉得我ABC三个都占了。对不对海藻?”

宋思明拉着海藻的手,一直冲下十五楼。

“哈哈,老师,我这次考试考了九十八分哦!九十八分哦!”

海藻脸色煞变,她背过脸说:“笔误。”

宋思明看着海藻这样瘦弱,心疼油然而生,他轻轻问:“海藻,你好吗?”

海藻苦笑。

海藻打开手机回复:“我已经回不去了。再见。”

“如果是强调嘴巴,就说明你很喜欢听甜言蜜语,对那种会表达的男人,你很容易被攻陷。这个也不是你。你的嘴巴也不明显。”

海萍今天去正雄家,日本女人异常客气,端出大碟小碗一堆,盛了各式日本菜肴请海萍品尝。海萍为难地说:“哎呀,我吃过晚饭了。多谢多谢。”意思是拒绝。可日本太太坚持留在桌子上。于是这堂课,课本都没地方放。

“你最好来一趟。海藻在我这儿。我看她……不太好。”

“哦?辞职?这样,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一会儿吧!我现在在等个电话。”陈寺福说完,折身回了办公室。他迅速拨通了宋思明的电话。“老大,说话方便吗?”

海萍说:“我现在晚上全满了呀!”

“三个了。又接个新的。”

“哦!两码事,两码事。我的政治属性不变,但我的自然属性很高兴。对,我要严肃,这样是很不好的。”

小贝摇着手笑到喘不过气来说:“别解释了别解释了,越描越黑。你那麦克风,不但有长度,还有重量,你那手都拿不动,得吊在屋顶上挂下来,还还还……这是什么?这个黑点儿?难道是痣?”

海藻终于说话了:“小贝,我在想,其实,有时候,大家都放对方一条生路比较好。长痛不如短痛。不如我们分手吧!”

“没关係,孩子们可以下午上课的。可以吗?他们不是在本地小学,他们是国际学校的学生,所以……要学的跟正雄不太相同。会说话就好。”

“哦!老总,我是来辞职的。本打算先收拾收拾东西,等过一会儿去您办公室。”

正雄情绪很低落。海萍让他背课文,他虽然一字不差,连标点符号都背出来,可并不开笑脸。海萍问:“怎么不高兴了?妈妈骂了?”正雄不说话。“考试没考好?”正雄还是不说话。

“是,是。”海藻笑着答他。

海萍差点没放声大笑,这坏孩子,居然敢戏弄老师。不过她硬憋着,皱眉头说:“才九十八分,你就这么高兴啊!不高啊!没到一百分啊!要打两下啊!”

海萍一愣,笑着说:“没必要,我相信你的实力。你又勤奋又聪明,一定会考好!耶!”说完和正雄双手一对,来了个HiFive。

海藻抬头看宋思明,满脸都是泪,很可怜地改口说:“不好。”

两人站在楼梯的门后,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喂喂!你是老师哎!你比我大那么多!每次都要我让你!”

“海藻,你不能因为我说错一句话就要跟我分手。这对我不公平,你那样了,我都原谅你……”小贝一说完这话,就知道大事不好,赶紧收声。

海萍转色道:“不过呢,你即便得了第一名,也不能骄傲。因为你的成绩好,不代表你的水準就高。你考得好是因为你练习做得多,但事实上,你的语言能力并不强。这就像你是一名熟练工人一样,你可以做一个零件很快,但是,你不会成为有创造力的艺术家。你要做的是多读书,看故事,喜欢阅读,明白吗?”

海萍认真地说:“正雄,不考到一百分又有什么关係?难道你从此就不是好学生了?难道你就不优秀了?一次两次的一百分或者输赢,都不代表你就比别人强。只要你一直努力下去,也许你在读书的时候一直都没拿过满分,但最终有一天,你会超过所有的人,拿到最高分。其实,我倒不希望你比所有的人都强。因为,这样你会一直很累很累。老师希望正雄有一颗很放鬆的心,考多少分都会高兴。尽力就行了。”

正雄愣了,问:“为什么牛?什么是牛?”

“再看髮型。如果是中分的髮型,说明你倾心于那种相貌老实的男人。一看到这种男人,你就会被收服。这个你不是。”

“在路上。”

“得得,以后我儿子不用你教了。我亲自教。”

“如果特别强调大眼睛,就说明你很注重男人的外表。对帅的男人,你很容易动心,如果帅哥出现,很容易让你忽略他的品行或般配程度。这个肯定不是你。虽然我很帅,但我发现你根本没注意到嘛!你把头髮画那么长干吗?连眼睛都遮住了。”

海藻的心咯噔一下。

海藻为应景,赶紧去找了纸和笔。“要画什么?我画画很难看的。”

“我正忙着。”

“如果五官都非常清晰,没有特别强调哪一部分的图片,说明对男人的要求就是平均。良好的背景,良好的职业,良好的教育状况,良好的脾气,总之,就是要求一个各方面都很平均,没有哪方面特别突出的男人。哦!你不是,你连眼睛都没画。”

“哎!我发现啊!我觉得吧!我认为哦!我比较适合教书。爹娘的遗传因素是很重要的。我爸妈教书,我这方面的基因就比较强,天生的。我一讲课就眉飞色舞,比换过的那么多个工作,都觉得有趣。终于摸到路了。”

小贝的眼睛也瞪圆了:“我难道说错了吗?我们俩的事,她有什么资格干涉?你情我愿,她反对什么?还不是因为人家给了她好处,帮她拿回了钱,又帮她其他的忙。我没说错吧?你不要当我是傻子,以前我的确很傻,还替苏淳难过,替他不值,现在想来,大约周围所有的人都在笑话我!”

正雄突然压低声音说:“老师,你要是我妈妈就好了,这样我就不用被打。”

宋思明在会议上,看到是陈的电话,原本打算挂了的,可突然心思一动,跑出会议室接听。“你说。”

“没关係。老师都说了,一次两次的成功不代表成功,一次两次的失误也不代表失败。咱们有的是机会啊!”

“没关係,又不是考美术。只是画个大概。要画一个在演唱的男人,需要画他的上半身,包括五官和髮型,还有他举麦克风的样子。你觉得他应该举什么样的麦克风?”

“老师,你觉得我会考到一百分吗?”正雄不是很自信。

“那我可提醒过你了。万一她要是出什么事儿,你可别怪我没跟你说。她在我这呆不长,来辞职的,估计一会儿就走了。”

海藻开始在纸上涂涂画画。等过了好半天,她才不好意思地把一张跟三岁孩子水準差不多的图画交给小贝。小贝对着书点评。

“哈哈,那你就住我家吧!就一盘,就一盘!我很快就输哦!要不,我允许你悔一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