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上一章:第42章 下一章:第44章

努力加载中...

苏淳在办公室里如坐针毡,不知道该忙些什么,偌大的办公室和空蕩蕩的文件橱里,没任何资料,桌面上就一台电话,铃声一响,满屋绕梁,声音大得能把自己吓一跳。

天濛濛亮,床上是相拥而眠的海藻与宋思明。宋醒来看看腕上的錶,然后低头看着睡在自己胳膊上的海藻,笑了。梦中的海藻像个孩子般清澈,呼吸轻巧而宁静,睫毛还忽闪忽闪的。宋忍不住吻了吻她的睫毛。海藻居然嫌人扰她清梦了,还拿手推了推宋。宋笑了,又亲亲海藻的额头。海藻再皱皱眉头。宋思明觉得非常有趣,无论你亲她哪里,她都会在梦中做出相应的反应。宋亲了亲海藻的嘴唇,这下海藻却很安静,鼻息扑面而来,柔柔软软一股清新雾水的香气。宋思明正要抽回嘴唇,突然听海藻低低喊了一声:“啊呜!”然后又被一口叼住。

第五天无论谁来拉,苏淳就一句话:“老婆发火了,说要离婚,我哪都不能去。”

苏淳已经哭笑不得了。

“你是真人不露相啊!好处全叫你一人摊去了,又得了利又出了名儿。你小子这么神通广大,当年还找我借什么高利贷啊!四大银行不就你们家开的吗?”

“蛇,美女蛇。”海藻叹口气说,“从今天起,正式步入职业二奶行列,过吸血虫的生活。”

“那你说去哪儿?今天晚上,你总不能住在车里。”

“啊?!”苏淳惊讶得眼珠都掉出来了。

海藻四下望望说:“我不要睡他们的床,有不好的联想。”

“摇身一变,成科技带头人了!”

海萍说:“是的。”

宋笑了说:“属狗的?我满身都是你的口水。”

“什么?”

苏淳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都不晓得怎么接话。

宋思明摆摆手说:“你错了,我根本不需要这些,那与我的身份不配,这些适合生意场上的人。”看见海藻由兴奋到失望的表情,他又接一句:“放在你这里吧!有时候如果我住这里,第二天也有衣服换。”

海萍一听,觉得不对劲:“为什么?”

海藻将宋思明的衣衫褪尽,沿着手指开始舔。“我爱你的手指。”宋思明的心怦怦乱跳。“我爱你的青筋……我爱你的腋窝和毛毛……我爱你的味道……我爱你的喉结。”说完用牙齿在喉结上来回蹭。“我爱你的耳朵。”

苏淳打掉他的手说:“你跟我还来这一套。”

“那你就请个保姆吧!要找个可靠的,最好是熟人介绍的。”

海藻哭得更厉害了说:“连你都不要我了!本来就是你在害我!”正要捶打宋思明,突然就止住哭了,换了个声音问:“你什么意思?什么叫要我报答?”

宋思明亲了亲海藻的头髮,贪婪地嗅着海藻的气味,过一会儿,又忍不住亲亲海藻的头髮,笑得很开心。

“那你说怎么办?”

“我没别的意思,你不要跟斗架公鸡一样碰不得,我不能跟你说话每句都再三思量。你最好去问问海藻,别到最后受了人的恩惠都不知道是谁。”

第三天晚上,根本无须自己推脱,又有另一拨总务处的相邀喝酒,苏淳刚想说已经有约了,就被人跟绑架似的给抬出去,喝酒跟打仗一般冲锋陷阵,苏淳很快就醉了,最后都快出溜到桌子下头去了。等睁眼一看,发现自己压根不在家里,却躺在洗浴中心的一间房子的床上,旁边坐了个近乎全裸的小妞,吓得苏淳抱着裤子落荒而逃。

“你还瞒我?听说你是张市长的妻弟?”

宋把车开回办公室的楼下,上楼拿了海萍上次还给他的钥匙,再带着海藻回到海萍借住的家。“暂时先住这儿。”宋开了门以后把钥匙交给海藻。

宋思明笑了,抽了几张面巾纸给海藻擦了擦脸,又像照顾孩子一样拉起她的手翻过来擦了擦说:“你看你的鼻涕。大姑娘了,怎么一点不注意形象呢?来,擦擦。”

宋思明想了想说:“不可以,你还是複製一套交给海萍。”

晚上,海藻无聊地看电视。以后,大约再也不会有行兼跑了吧?既然一个人住,为什么要三间卧室的屋子?疲于打扫。海藻决定自己一个人过也要把日子搞得红红火火有声有色,于是换了盘瑜珈录影带开始做伸展运动,不一会儿就浑身是汗了。海藻做完瑜珈又开始跳快节奏的热身操,索性穿着三点劈腿下腰,正大汗淋漓着,突然一转身,看见身后饶有兴趣盯着自己看的宋思明。

宋思明拉过海藻的手指亲了亲说:“如果我不能带给你幸福的生活,我有什么资格让你与我在一起?除了名分我不能给你,其他的,你要什么便是什么。”

宋思明怔了一下,假装听不懂她的话说:“不要自己打扫,请个钟点工。对了,我希望每次来看到房间都是窗明几净的,东西要归置好,不要让我进门踏着地雷阵前行。刚才我踩着你的两双皮鞋进的。”

海藻掐着宋思明的下班时间去电话:“是我,你晚上会来见我吗?没空就算了,我就是问一句。”然后过一会儿甜蜜笑着说:“我也想你,别担心,我会照顾自己。”说完挂了电话,有些寂寥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说:“郭海藻,从今以后,你要适应一个人的夜晚。”

“我不能唱歌?”

宋思明躺在地毯上,搂着怀里安静的海藻。他说:“说你爱我。”

“恰恰相反,一堆跟我后面拍马屁的。”

“苏科长吧,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海藻一看以前的楼,就又哭了,边抽泣边说:“我不住这了。”

“为什么?”

苏淳这一向突然变得夜生活丰富,总有人或部门在下班前拉他去交流感情。

“我爱你的这里。”海藻咬着宋思明的乳头,交错着痒或疼。

宋思明坐起身,用手指在海藻的锁骨上划了划说:“兴趣爱好靠培养,以后你会有的。”

海藻趴着说:“今天我去了你说的恒隆广场了,天哪,一件衬衫三千多,一条长筒袜四百多,我没捨得买。”

先是人事科请去吃饭,席间科长看似无意却有心地提到自己已经在这个位子上蹲四年了,没升没降。等吃完饭分手的时候,苏淳发觉自己的手里多提了一个包,这是科长送自己上计程车的时候顺带捎着塞进来的,打开一看,纯金镶水晶的一尊佛像,沉甸甸的。苏淳吓得手都发抖了,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电视查今天的黄金牌价。

“祸福相依哦!”

海藻从身后抱住宋思明的腰,把头贴在他背上说:“这套房子太大了,空蕩蕩。”

宋思明感到一阵温润的湿热,带着芬芳和缠绵在自己的敏感地带吸吮。“呵……”宋思明忍不住发出长叹。

“不会,我一想到每一分钟都有白花花的票子落进口袋我就如有神助。钞票是消除疲劳的最好安慰剂。你怎么不高兴的样子?今天上班有人背后嘀咕你,让你不自在了?你别理他们。”

“被你吵的。”海藻闭着眼睛并不张开,慵懒地伸懒腰。

“嘿嘿,我又接了个新学生。我的桃李要满天下了,感谢英明神武的共产党,感谢蓬勃发展的新中国。你不觉得最近上海老外特别多?”

现在连宋思明都愣了,不晓得中间出了什么差错。他原以为海藻是忍住心中的不情愿,跑来感谢自己让苏淳安全回家的。

宋坚持站着没动,看海藻在自己身上腻来腻去,来回揉搓。

海藻叹口气,近乎于妖媚地挤出一句:“我爱这颗痣,爱死了。”

海藻因为惊吓而尖叫一声:“啊!”然后说:“大半夜的,你怎么招呼不打就冲进来了?你吓死我了,我一个人在家耶!”

“拉倒吧你!你比大灰狼还要坏,还跟人解释呢!世界上最坏的人就是你了。”

海藻拎着大包小袋回到屋里,一件一件衣服试过去。

“不是,我怕你一个人孤独,我会不安心工作,总担心你。”

苏淳一回到家,面色凝重。相对于他的凝重,海萍倒是轻鬆愉快,她是哼着小曲回来的。

“没地方,我要去流浪。”海藻委屈加赌气地说,边说边拿手背擦眼泪,从侧面看,撅撅的小嘴唇带着孩子般的娇。

海藻内心里希望宋思明会说,我不走,我想留下来陪你。

“我是胡克强。”

宋笑了,搂着海藻的头晃了晃说:“这个呀,是一个希腊神话。海洋女神把她的儿子放进冥河中浸泡,这样,她的孩子就全身刀枪不入,没有什么力量可以伤害他。他长大以后参加了特洛伊战争,战无不胜,是希腊的第一勇士,特洛伊人拿他没办法。后来太阳神阿波罗把他的弱点告诉了特洛伊王子,说当时他的母亲是提着他的脚踝放入河水的,因此,他的弱点就是脚踝。他最后死于特洛伊王子的箭下,因为王子射中了他的脚踝。”

海藻兴味索然地把衣服挂进衣橱说:“是啊!你也不可能带回家的。你该走了吧?”

“她迟早会知道的。”宋答得乾脆俐落,风般离去。

海藻在副驾驶的位子上还委屈地抹泪呢,宋思明握着她的一只手,另一只手驾车,过了半天,停在海藻以前住的楼下,说:“回去吧!”

“不知道,反正我不要回去了,你去哪我就跟着你。你回家我也跟着,你要睡觉,我就睡在你跟你老婆中间。是你破坏了我的幸福婚姻,所以我也要报复你。”海藻玩着刚才擦手的纸巾,恨恨地娇嗔。

“我不想让她知道我和你……”

“你当心点身体,上课也是要体力的,这样一天天讲下来,口乾舌燥会生病。”

“你胡说什么呀?”

宋思明心中五味俱全,非常虚伪地冒一句:“要不要我去跟他解释?”

“分了,是他不要我的。”

中午吃饭的时候,以前的同事老吴特地跑到自己身边坐下问:“苏淳,哦!苏科长,你是不是认识宋庆龄小学的校长?我想把我家孩子搞到那去读书。”

胡总简直热情得有些夸张地握住苏淳的手,再三解释:“这次误会实在是影响太坏了,我知道怎么都不能弥补苏科长所受的打击。这个这个……还是要请苏科长体谅啊!不过,苏科长在我们这里这么多年,为什么一直没有托张市长带个话呢?其实你工作能力是相当不错的,可惜被埋没了。”

“你如果不是特别心情愉快,是不愿意自暴其短的,你唱歌走音到不忍卒听。”

“今后你就负责新产品的开发这一块儿。另外,以后跟市里的接触,可能必要时还需要你出面啊!”苏淳更加害怕了。

苏淳彻底晕了。

等苏淳回到办公室,不一会儿,同事小赵敲门进来了。“哟!苏科长,恭喜恭喜!”说完两手抱拳。

果然,第二天海萍电话就来了:“海藻,你是不是又和他在一起了?”

“我给你买了几件衬衫和几双袜子。我觉得自己买也许不捨得,给你买就不难过。”海藻高兴地跳起来跑到外面去把衣服拿进来。

海藻尴尬地笑了说:“我不擅长收拾房间。”

海藻为难地说:“他不一定有时间,我问问他。”

那个金佛还没了结呢,第二天苏淳又被小赵带的一拨陌生人拉去喝酒。席间有个特别热情的家伙跟自己拍着肩膀称兄道弟,相见恨晚,并约了第三天的酒席。

“那小贝怎么办?”

“知道啦!”

苏淳百般推脱,没推脱掉。

“那我可以複製一套钥匙交给这里的保安吗?”

苏淳咧着的嘴,笑比哭还难看,感觉大家面上热情,但热情下面掩藏着嘲讽,甚至有些逗弄的眼神。人事科长亲自把任命通知书送来,顺便带苏淳去参观他的新办公室,临行前不忘叮嘱一句:“以后打交道的地方还多着呢,有很多事情还是要讨教苏科长的。告辞!告辞!”

宋思明靠在门框上,摇摇手里的钥匙,然后带着色迷迷的眼光靠近,上下打量着说:“长腿,细腰,这身打扮很好,建议你以后在家什么都不要穿。”说完学海藻的样子,舔海藻脖子上的汗。

“我建议你还是上班去,上班是谋杀时间最好的方法,你还是去陈寺福那里,那里比较自由。你可以做一些你喜欢的事情而不会太着急,看看书也行,不要一个人在家呆着。”

宋思明有些疲劳地说,我就喜欢搞突袭,查查你在干什么,不巧就被我抓到春光乍泄。

宋抱着海藻,温柔地吻了吻她说:“你先住一段,等过一阵,你自己去选房子,看中了就买下来。”

宋思明说:“我喜欢带露珠的,新鲜的,刚出炉的,冒着热气儿的……”

“那你住哪儿?”

海藻叹口气说:“认命。你就是那五指山,我怎么都逃不出去,左躲右闪还是掉在你的手心。”说完,将自己的小手压在宋思明的掌心里。

长时间的拥吻,辗转而缠绵。

“你只管听话,不要问为什么。买房子不是什么急迫的事情,你慢慢挑。这里你暂且住着,如果不喜欢这个床,今天你就去换一个。卡等下我放在外面的桌上。还有,喜欢什么就买,不要委屈自己。我是建议你去恒隆广场看看。”

然后,海藻毫不犹豫地乾脆鬆开皮带,划开拉鍊,扒下内裤,释放出压抑许久的满园春色,顿现一片姹紫嫣红。

说完,宋思明出门了,临出门前返身吻了吻海藻说:“不要给陌生人开门,我自己有钥匙。你出去别忘带钥匙,否则得等我来你才进得去。我来是没准点的。”

“外面盛传我这次出来是张市长救的,还说我是他的妻弟,这算哪门子事啊!我怀疑,还是海藻以前那个相好干的,跟你那个Mark无关。”

宋思明笑了,先是摸了摸海藻的脸,又在海藻的头上抚弄几下,弄乱了海藻的头髮,然后将海藻的小脑袋一把塞进自己的怀里。“我想,我的心地不淳厚。我假装做这些是不带私心的,可内心里认定老天一定会看见,然后把你还给我。”

苏淳回单位上班,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桌子上已经坐了人,他正犹豫着不知道去哪里,以前的同事都过来打招呼:“哟!苏科长!祝贺高升啊!”

海萍不说话。

宋思明闭着眼睛,喉头涌动。“亲我……”他想。可他不敢说。“亲我……”他内心热切等待。

“醒了?”宋问。

但宋思明看了看錶说:“是的,我该走了。”说完起身把衣服穿妥当。

“那你觉得我是你的什么?”

“我害怕,你不要回去了。”海藻把头紧紧贴在宋思明的胸前。

海萍不乐意了:“你用词听着怎么这么龌龊呢?什么叫相好,什么叫我的Mark?”

“我爱你的这里。”海藻用舌尖探索宋思明的肚脐。

“话多,我发现你很女人。”海藻不想听,拿手捂住宋的嘴,然后开始舔宋思明的胸口玩。

宋思明笑着摇摇头,一踩油门,走了。

海藻柔情蜜意地说:“我爱你。”

海藻听完,伤感地叹口气说:“我要给你的脚踝套上金钟罩铁布衫。”说完抬头亲了亲宋思明。

里面是胡总的声音,苏淳压根没听出来,还问:“请问,您是……”

宋思明把手支在方向盘上想了一会儿说:“听着,海藻,我做这些,完全没有要你回到我身边的意思。我并不需要你的报答。”

宋思明满足地笑了。

海藻脑子转了转,有些明白了,擦乾眼泪说:“搞了半天真是你。算了,我也不冤了。老大,你这是救了我姐夫,搭进去了我。就因为我捨不得删你的短资讯,今天你如愿了,小贝跑了。”

海藻两只手缠绕在宋的腰间,身体紧紧贴着宋思明,牙齿咬着宋衬衫的扣子,连带扣子后面一块皮肉,一边轻轻噬一边说:“恨你,想咬你一口。”

苏淳吓得赶紧站起来,立刻点头说好。

宋思明看看錶说:“好,今天晚上。”

“我一听你唱歌,就知道有好事临门。”

半晌海萍都没说话,最后海萍说:“你好自为之吧!我多说也无用。对了,毕竟是人家帮了咱们,我想下个星期天请他吃顿饭表示感谢。你安排一下吧!”

海藻大叫:“讨厌!我没洗澡!”然后推宋思明。

“要不是这么铁的关係,你能从这案子里出来?说老实话,你一进去,我们办公室的人就嘀咕了,这次肯定得把你整死。现在呢?你不但没事,还脱离我们群众的队伍了。喂!以后有提携兄弟的地方,一定不要客气啊!使劲提拔我。”说完特别亲昵地在苏淳肩膀上拍了拍。

第四天一大早,苏淳打死不愿意去上班了,在家缺班说自己头疼。跟老婆讲,我迟早得失身,昨天晚上失没失我根本不知道。即便失了你也要原谅我,因为我是被强姦的。我本人没那个意愿。海萍哭笑不得,本来一肚子气要发火,看苏淳可怜的模样,就拉倒了。

海藻悠长而哀怨地叹了口气,抬眼妖娆地看了宋思明一眼,踮起脚尖,一口叼住宋思明的嘴唇,然后像吸盘一样紧紧吸附过去,小巧的舌头蛮横地钻进宋思明的齿间,上下逗引,手开始急切地近乎于扒开他的衬衫,推着他向沙发走去。

宋思明说:“海藻,我要走了,上班去。我不可能每天都陪你,如果你寂寞怎么办?”

“脚踝。”

“我觉得……你是我的脚踝。”

“哼!我在你心目中的地位原来这么低下!你老婆是你的眼睛,你女儿是你的心,轮到我,就剩下脚踝了。”

苏淳和海萍两个人就如何才能把这尊佛像请回去而不伤人家面子伤神了一个晚上,毕竟,这是个大物件,偷偷摸摸还回去万一人家没收到,那真是说不清了。

宋揪了揪海藻的鼻子说:“不要这样说,我从没这样想过你。”

宋思明已经开始忍不住喘粗气。他喜欢海藻如此放浪的样子,带着任性的骄蛮,带着欲望的狂野,说话口齿不清又有颤动的紧张。宋思明也觉得紧张,浑身紧绷,每一寸肌肤都奔涌着渴望。

“我一会儿要去上班了,等我问清楚最近有什么好楼盘,我给你打电话。你自己去看,选定了就买,不必问我。不过最好以你父母的名义。”

“唉!你不就怕我整天缠着你吗,放心,不会。”

宋思明被动地被推到沙发边,直到站不稳倒在沙发里,任由海藻骑在身上侵略自己。

海藻说,可我并没有什么物质欲望,我对这些都不感兴趣。

两人躺在床上,海藻说:“以后过来前请打招呼,不要不请自到,打乱我计画。我本来买了玫瑰花瓣的,想撒在浴缸里和你一起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