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上一章:第36章 下一章:第38章

努力加载中...

另一个在找房子的是海萍。

“你听见什么了?你再重複一遍。”

所以,小贝一个人对着电脑里的怪物狂杀乱砍的时候,海藻会端上一杯热美禄,摸摸小贝的脑袋。小贝即便打游戏,也不像以前那样大呼小叫,嚷嚷着让海藻过来看。只一味地沉寂,小贝比以前沉稳多了。

现在,两个家庭都搬到新住处去了。

可现在阴郁的是海藻了。

小贝赶紧点头哈腰地说:“叔叔,我自己来,我自己来。您喝什么?”

“我还要等多久,你才会吻我?”

“小贝是无辜的。他很痛苦。而他的痛苦,都是我造成的。”

“今天,Mark说,那个日本太太跟他道歉了,请我回去继续教正雄。好消息吧?”

“不了,我吃了过来的,我到这就为转交点东西给你。”

“抱歉,我们需要一个一上任就可以用的人。学习的话,基本就是底层的刚毕业大学生的事情。郭女士,我是觉得,你的简历与你的实际工作能力有差距。以后应聘请儘量提供客观真实的资料。这样不浪费双方的时间。”业务上的头儿收拾资料準备走人。临走对人事经理丢一句:“以后选人要稍微慎重点,你这不是耽误我工作吗?”

海萍十二点準时坐在这个装修简单的茶餐厅里。等了足有二十分钟,宋思明才到。“对不起,临时有事耽搁了,让你久等。”说完顺手翻开餐单,“想吃什么?这里很随意,都是简餐。”

海萍的心也痛。

“他父母呢?能答应吗?结婚又不真是你们两个人的事,还是要听老人的意见的。当初我和苏淳就想偷懒,想反正是两个人的婚姻,为什么要做给别人看呢?不如两个人聚一起找个饭店吃一顿,有空出去旅游一圈了事。结果完全不是那样。他的父母爷爷奶奶盼他结婚都盼多少年了,回去以后还是大宴宾客,两个人像道具似的站饭店门口换一拨一拨的人合影。我告诉你,婚姻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不是说你们两个你情我愿就合在一起了,最终,还是两个家庭的结合,两方面社会关係的结合。”

除了小贝多了点拘谨,一家人还是跟以前一样。欢欢最喜欢小贝,拉着小贝带他到楼下去看鱼。

海萍的妈妈已经开始在收拾回去的东西了。这一阵,儿子跟海萍难得地亲,基本上就缠着海萍不撒手,到哪都跟着,连海萍上厕所,他都搬把小板凳坐旁边看,生怕妈妈跑掉。

宋思明很难回答,他心想,大势已去,罢了。

“啊?!你上次不还说你最恨小日本,跟小日本有仇吗?怎么今天看样子又答应了?”

“虽然我没做过,不过我可以学。”海萍在面试临近结束的时候终于憋出了一句。

海萍说:“我再想想吧!”

小贝会答应说好。只要是海藻的提议,小贝都说好。但此好与彼好大相径庭。两人在街上走,小贝再也不会声色俱佳地跟海藻形容往来百态,或者拉着海藻看他觉得有意思的事情。他的人在海藻身边走,心不晓得跑哪去了。海藻有时候逗他说话,很高兴地拉他看路边的小摆设,小贝也没露出很惊喜的神情,不过是应付罢了。

“他说,先不告诉他父母。等过一段时间再说。”

而小贝的阴霾在一句粗话中,得到相当的释放,让他觉得心胸之间突然打开了一条缝隙,让那些黑漆漆、髒乎乎、烂泥一样纠缠不清的一团海藻突然飘出了一些。

这一阵宋思明特别忙,偶尔想到海藻,看她这么久不来电话,已经猜到些什么了。他想,该来的总要来,不属于自己的,也不能强求。尤其是那天看到陈寺福,陈寺福跟宋思明说:“大哥,郭海藻都大半个月没来上班了,说都没说一声,到底怎么了?”

宋思明于是点了一杯清咖啡,一杯奶茶,把奶茶推到海萍面前。

小贝听着心酸。他突然抱住海藻说:“我们结婚吧!”眼眶有些红了,“再给我一段时间,时间会沖淡一切的。海藻,我们结婚!这样我们就会永远在一起。”

海藻说:“小贝,咱们晚上去附近的商场转转吧!”

海萍的求职信陆续有了回音,不过大多数都是“很抱歉……”终于这天有个单位给了海萍一个面试。海萍特地把自己收拾得如职业女性一般去了人事部。她应徵的这个职位,比以前做过的职位都高一些,并把履历吹得大了一点点。因为和以前一样的职位,薪水待遇实在是混不下去,没几个月就要开始供房子了。

“嗯……小贝说,先领证。以后再说。”

“什么?”

要不要给海藻打个电话?要不要?宋思明的手指头轻轻按动着空气,在下决心。他最终没有勇气。海藻需要的,他给不起。

海藻没吱声。

老婆又沉默。过了好半天,老婆端来一杯热茶说:“不如……我们离婚吧!我知道你的心已经不在我们这个家了。我觉得很累,每天被你搅乱心情。以前你天天晚归,我从不觉得什么,现在只要你晚归,我的心就开始痛了。时间长了,我怕自己得忧郁症。大家都给对方一条路。分了吧!孩子归我,所有的钱归我。这套房子归你,你的官位归你,还有那个女人。各取所需。”

小贝总在一个人呆着的时候,突然蹦出一两句很髒的话。髒得不能入耳。海藻知道这不是在骂自己,他只是在出气,要把胸中的憋气发洩出去。可这不是海藻喜欢的小贝。她听不下去。

而孩子,终于又要离去。海萍心里难受。

这一阵忙到深夜才回。回去以后,宋思明就抱一本书躺床上发呆,老婆跟他说的话,他完全听不进耳。总是心事重重。直到海萍给他去电话,他知道,这一刻终于到了。

小贝问:“说什么?”

宋思明早早回家,进了屋,外罩不脱,包不放,拎着包咬着拳头想心事。平常,他只要早回,都会推开女儿的房门嘱咐几句,而今天,他径直走回屋里,关上门想心事。

“打算什么时候办事?”

宋思明摆了摆手。

“他最近还好吗?”

“髒字。”

小贝来的时候,两手都拎着礼物,一边是给欢欢的AUTOMAN,一边是给老人的营养品。海藻的母亲一见到小贝,像亲儿子似的上前一把抱住他说:“孩子,你还好吧!好长时间没见你了,阿姨很想你。”

是啊,大学毕业这几年,我究竟都在干什么呀?我在混日子啊!现在已经混到不好混的时候了,得另想出路了,否则就要沦落到打杂的境地。

海萍次日晚上哼着小曲儿回来的,心情暴好。苏淳看在眼里,也很高兴,忍不住打探:“拣皮夹子了?这么高兴?”

“姐,我要结婚了。”

“哦!替我祝福她。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近乎于仓皇逃窜般离去。

日本太太非常高兴地鞠躬说:“真是太感谢您了,那就……拜託您了!”

陈寺福看宋思明沉默不语,就有不好的预感,赶紧追一句:“那你看,她的工资,我还要发吗?”

“不会的。为了孩子,她不会介意的。你等我的消息。”

人事经理和业务领导都在场。几个问题之后,海萍就开始流汗了。人家要求她会干的活儿,她以前都没接触过,没想到只是升个部门经理而已,责任一下提了这么多。

儿子非常乾脆地说:“不要!我不要年底。我要现在。现在我们就永远在一起。”

海藻的心都绞痛了,他还在介意。

Mark在电梯上遇见日本太太,两人礼貌问候。Mark问:“正雄有了新的中文老师了吗?”

已经两个星期了,小贝话少,两个人下班就闷在家里,哪都不去。晚上睡觉的时候,小贝不再似以前那样非要搂着海藻一定要让海藻枕着胳膊,才会入睡。现在两人都是分头上床,小贝都熬到困得实在不行了才掀开被子。然后,背着海藻很快就进入梦乡。海藻常常趁小贝熟睡了,把脸贴在他背上。可即便在梦中,小贝都不会失控。不一会儿,他醒了。轻轻把海藻的手拿开,再翻身睡去。

“听见了。”宋回答得非常机械。这种机械让他老婆起疑。

“孩子的心,是最懂得爱的。谁爱他,谁教得用心,他们比我们清楚。郭老师耐心,又有爱心,是不可多得的好老师。上次她跟我说你们的争论的时候也是觉得不妥当,因为孩子而冒犯了您。毕竟她只是老师,不能替代家长的教育。”

宋突然就回神了,仔细捕捉刚才老婆说什么,却想不起。他放弃了,说:“我没听见。”

这是海藻第一次听小贝讲髒话。

“你们……到底……”陈寺福试探着问。

宋想了一下说:“不行,星期天我要去龙华,有事。”

“这算什么错?你现在又没嫁他,你跟谁,和谁交往,都是自由的。现在婚姻里的人都管不住自己出轨呢!你怎么就对不起他了?摆出一副受虐的样子来给谁看?感动谁?你心理上本身就有问题。你带着负疚去结婚,不如痛快跟他分了算了。免得以后不幸福,再离婚两个人都受双重伤害。你难道怕以后自己嫁不掉了,这么急迫?我坚决不同意。”

两人在路上聊着聊着,小贝会突然抓起海藻的手,很用力地握一握,很努力,很有信心的样子。

海藻在后悔。搬家的时候应该把所有的家俱都扔了重买。现在虽然住址换了,可换汤不换药。同样的摆设,同样的床,只不过依据房间的不同形状而重新布置了一下。

海萍等服务员走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信用卡和一串钥匙。“这个……还给你。谢谢你对我们这一段时间的关照。”

海藻细心地给小贝贴上创可贴。“操!”小贝又愤愤地骂了一句。

宋换了睡衣回来,发现老婆还站那傻流泪呢,心就有点软软地动,他走过去,仔细摸着老婆眼角的皱纹,摸着老婆的脸,摸着老婆的嘴角说:“都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这么不了解我?在任何时候,我都会对你和萱萱负责。别哭了,哭长的皱纹不如笑纹好看!嗯?”说完,抱了抱老婆,给她一个很温暖的胸膛。老婆伸手抱住宋思明,哭得更哽咽了。

“他……心里还是疙瘩?”

“嗯。”

吃完饭,小贝会主动拉着海藻说,出去走走。

日本太太迟疑着说:“这样啊?我想,她不会同意的。因为……上一次……我……很无礼。”

“晚上叫小贝一起过来吃饭,爸妈想他了。”

过了半晌,海藻叹口气说:“我还要等多久?”

海藻无限伤感地睁开眼睛,望着小贝。小贝赶紧把头回过去,不敢直视海藻的眼睛。“小贝,我在等,在等有一天你跟我说分手。我想,你现在不愿意分,是因为不习惯离开我。我在等有一天,你有勇气把我抛弃,然后我就可以走了。”

“可是,我能卖什么呢?我又不认识工厂,也没进货管道。”

海萍坚定地说:“你胡闹!婚姻怎么能当赌注呢?两个爱到不能自持的人走到婚姻里尚且问题一堆一堆的,你们俩这带着疙瘩去结婚,走一步算一步,这不是盲人骑瞎马吗?不行。我不同意。你去给小贝打个电话,说我要跟他谈谈。你不打?你不打我打!”

电话那头沉寂了好长时间,小贝终于说:“好。”

小贝这才醒悟过来,从那夜到今天,已经很久了,小贝没有主动亲吻过海藻。海藻闭上眼睛扬起脸等待。小贝犹豫着,托起海藻的脸,在海藻的嘴唇上蜻蜓点水般轻啄一下。

小贝依旧会拉着海藻的手上楼,不过脚步却很沉重。主要是心沉重。

老婆说这话的时候,没有一丝赌气或怨妇神情,显然已经想了好久了。

宋思明说:“发吧,一直到她跟你辞职为止。”

“咳!你就直接去七浦路进点价廉物美的东西自己在家销售好了。毕竟外地人是不可能总来上海採购的。你就等于帮他们採办,赚点辛苦费。我想,时间自由,又能兼顾晚上给Mark上课,以后还能照顾儿子,很不错的选择。现在不都提倡自由职业吗?”

“我们不打算办了,就领张证。”海藻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透露着无奈,完全不似一个新娘子应该有的喜悦。

“她很好。她和小贝快结婚了。”

海藻神情苦涩。

“不行。他这是让你难做。这么大的事情,不事先通知老人,人家父母不会怪儿子,却只会说你这媳妇不懂事。他平时考虑事情挺周全的,这次怎么这么马虎?你别听他的,姐姐是过来人,经验不敢说,教训却有一大把。这你得听我的。”

“那你怎么想?”

海藻默默流泪。

晚上在回去的公车上,小贝的眼睛望着窗外的霓虹灯出神。海藻轻轻靠过去,把手塞进他的手里。小贝第一反应是甩开了,然后又反应过来,赶紧把海藻的手又重新牵起。可这一甩,让海藻很受伤。

在某次房事过后,海藻在黑暗中说了一句:“小贝,别说了。我害怕听。”

海藻去姐姐的新家,小小一间,姐姐正在里面用功。看姐姐现在住得侷促,再对比前一阵住的大房子,海藻觉得很抱歉。原本她是不该抱歉的,可她还是心存愧疚。

“我想赌一把。”

日本太太赶紧摇摇手说:“哪里哪里,上次,其实我很无礼的,对老师不够尊敬。中国人讲究尊师重道,单从这方面来说,我就做得不够。郭老师很负责,也很爱孩子。”

妹妹跟宋断了,自己也不能再继续住下去。这是一个立场和态度问题,自己要和海藻共进退。海萍晚上把妈妈叫到房间说:“妈,我要搬了,这里不能住了。过两天,你们还是带着欢欢回去吧!”

海藻的父亲也笑开了花,虽然不说话,却露出很欣慰的表情。“快坐快坐,我给你泡茶去。”

老婆说:“星期天去我爸妈那吧!过完年到现在你都没去过。”

人事经理没敢顶嘴,把怒气直接发到海萍头上:“郭女士,你都三十多了,孩子又这么小,中间也没什么进修的履历,工作也没什么突出表现,我对你倒是有个建议,以后不必应聘这么高的职位,有什么收发,整理资料的工作,你倒可以试一试。你还要求工资待遇五千?真是……”

“欢欢啊!到年底的时候,妈妈就把你接来了。然后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啊?”海萍告诉儿子。

海藻不说话。海萍一看她有苦衷的表情,就知道这事海藻可能说话不算数。“海藻,我觉得……你暂时,还是不要结吧!我感觉不踏实。再等等?”

妈妈叹口气说:“搬了好。搬了好。搬了心里踏实。”

小贝还多了个坏习惯,就是咬手指头。手指头上的皮都被剥得跟笋一样一层一层。海藻好几次看见了都很痛心,轻轻地将小贝的手从嘴边拨开,再给指头上点润肤油。

宋思明的失态,老婆尽收眼底。

海萍回家以后,郁闷了好久。现在海萍住在离Mark上课不远的另一处公房里,与人合租,两间房,一间七百五十块。看着海萍洩气的样子,苏淳就知道没戏。“算了,慢慢找,不急。”

海萍真是自取其辱。心里无限悲凉。

小贝这两天心情明显好转了。下班的时候会带回海藻爱吃的糖炒栗子,坐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就一颗一颗剥开来餵海藻吃。两个人也会交流了,看到萤幕上的小狗追尾巴打转一圈又一圈的时候,两人都会发出开心的微笑。

小贝又在打游戏,一人独战群兽,显然他是寡不敌众的,很快就被怪兽给捶死了,还丢了一只攻击力很强的戒指。小贝一个人面对自己惨澹的尸体,掉了一地的宝贝以及几个咆哮的得意怪兽,既不退线也不关机,就面对着萤幕发呆,咬手指头。

小贝很感动。

突然一阵剧痛,把小贝从遐思中拽回,手指缝里已经鲜血淋漓了。“操!”小贝愤懑地喊了一声,站起来找卫生纸。在一旁看书的海藻也赶紧站起来去寻创可贴。

小贝在黑暗中也沉寂了,过好久,抱着海藻,说:“对不起。”

“哪些?”

海藻低头说:“我的错,我自己承担。”

“好。”

海萍心里就不舒服了。“结婚是人生大事,无论如何要办一办的。至少,小贝的老家你们总得回去一趟,父母那里你们也得回一趟,也算对老人有个交代。尤其是小贝家,人家是独生子。”

“我不会耽误您很长时间,也就十几分钟。要不我去您办公室?”

“对呀!其实我看,你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大的矛盾,不过是在教育正雄方面产生的意见,最终目的都是为孩子好。你们的目的都是一样的。多沟通沟通,一定可以达成一致。不如这样,明天郭老师到我家的时候,我替您请她回来继续给正雄上课?”

“说来听听?”

海藻过很久,下定决心说:“好。”眼泪夺眶而出。

日本太太一愣,答应了。

老婆不再啰嗦,拍拍床上的灰尘说:“星期天去我爸妈那儿。”

“切!我跟小日本有仇,我跟钱又没仇。更何况,日本侵略者和日本人民的小孩还是有区别的嘛!”

“还好。就是……就是……他不太喜欢新的中文老师,可能还不习惯吧。”

“我无所谓。”

“这样吧,午饭的时候我们在我办公室附近的一家茶餐厅见。名字叫铜锣湾。”

海萍笑着说:“差不多。”

“我很忙,最近没有空。要不,等我有空了约你?”

海藻是爱我的,可我,除了带她躲藏到无人之地攫取片刻的欢娱,什么都不能给她。而她要的,恰恰是和她爱的男人一起,走在阳光里。宋思明懊恼地闭上眼睛。

宋思明一看桌上的两样东西,明明来前就有思想準备,可心口还是像被用钝器拉开一般血淋淋地痛。“海藻……她……好吗?”

海藻迟疑了一下,走到电话旁给小贝去电:“小贝,晚上到姐姐家来吃饭吧?我父母想见见你。他们想你了。”

所以,带过来的还是同样的小贝。

在海藻的事情过后一个月,海萍才给宋思明去了电话。

小贝和海藻恢复了亲密关係。但此亲密不同于彼亲密。

日本太太笑着答:“是的。”

“我是郭海萍,不好意思,我想和您聊聊。”

小贝点头说:“好,咱们搬。”

到晚上,小贝睡在海藻身边。原本是背过身去的,突然就扭转过来,一把拽住海藻的胳膊说:“我要操你!”然后直接把手伸进海藻的衣服里,海藻被弄得很疼,她咬着牙不出声。没几分钟,小贝就结束了。他在结束前的喷发中,拿手指掐进海藻的皮肤里,非常用力地刻进去,从胸腔中发出轰鸣的一声:“我操!”然后翻身下来。

日本太太笑了,点头说:“这个倒是真的。他们两个人感情很好。正雄从郭老师走后,就很抵触学习中文。新来的老师也没什么不好,可他拒绝跟人家说话,拒绝听课,上课就捂着耳朵。其实他平时是个相当听话的孩子,基本上我要求他做的,他都能做到。只这次,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坚持。”

海藻和小贝週日去森林公园踏青。毕竟春寒料峭,公园里门可罗雀,四下一片寂静。海藻和小贝手拉着手,各自低头想着心事,一直往最偏僻无人的角落里走。海藻沿一棵树桩坐下,并招呼小贝坐下。小贝嘴里嚼着根狗尾巴草,两人分望一片天空。

“那你以为,你跟了他,给他当牛做马,他就不痛苦了?没解决根本问题嘛!我劝你再好好想想。别急,别想着换一个突破口马上就会扭转形势。还是一步一步稳妥地走,直到有一天,你们俩缘分到了才结婚。”

海藻跟小贝说:“我找到房子了,咱们明天去看看?我不想住这里了。”

Mark和日本太太沿着公寓的花园散步。Mark说:“您和郭老师之间的事情,我知道一些。您别误解,不是郭老师主动告诉我的,是我问她的。因为上次您要求我把钱……说真话,我一直认为郭老师是很难得的好老师,她非常喜欢您的正雄,几乎每次上课,她都会跟我说正雄有多么聪明多么好学,她希望自己的儿子将来也能像正雄一样。”

“听见了?”

电梯到了一楼,Mark心思一动,拦了门让日本太太先出去,然后说:“我能和您聊几句吗?”

“我看算了。你的年龄已没优势,而且履历也不好,即便进修三年出来,也不见得会有好的职位等你。现在社会上去拼的都是小年轻。要不然,你换个思维方式?在家自己倒腾点什么,开个网路小店什么的?”

“和小贝吗?”

海藻知道小贝的心结未解,她要给小贝留出时间空间消化。

“那些话。”

过一会儿,小贝看看目光虚无的海藻,说:“海藻,看,小草都露头了,很有生机。”海藻根本不接话。

海藻哭了,默默流着泪转过身去。

宋思明这一下午就在发呆。整个办公室里飘蕩着海藻的气息。她曾经半躺在那张沙发上,用近乎诱惑的无邪眼神望着自己。她哭着捶自己:“你为什么要那样说我!为什么?”现在,她要结婚了。宋思明胸口压着的石头让他有早搏的痛苦。海藻要结婚了,她将和另一个男人走进婚姻,把身体和心都留给了自己。

宋思明坐在桌边想心事,并不答。

“不行啊苏淳,我得去进修个研究生学位了。不然,很快就没人要我了。”

宋的脑子一下就懵了,完全想不到老婆会来这一手。他抬头看着老婆,然后站起来,摸了摸老婆的头髮,搂了搂老婆的肩膀说:“你瞎想什么呢?我和她早就分了。我的心里,只有这个家,你和萱。你别胡思乱想了,我不会和你离婚的。没理由。”说完转身去洗漱,老婆的眼泪哗就下来了,站在那里不动,肩膀抽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