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上一章:第13章 下一章:第15章

努力加载中...

“到了到了,你放心,那天签合同的时候我就带去了。你难道还想现在看看?”

“你去哪儿?”海萍一边叠衣服一边问。

宋秘书应着:“房价其实是一个指标,是经济在增长还是放缓的一个龙头指标,我们也很关心。依我看,这房价不能跌,房子涨起来气势如潮,跌起来如山倒,万一一跌,引发的震荡不可估量,也很影响大局。你想点办法,看看能不能联合其他几个龙头暂时先把市场炒得热起来,关键是要有人气。市场什么的,就靠人气聚,气氛热烈了,不怕人不来。再说,手里有钱的人还是很多的,但一有跌价的趋势,他们就止步不前了,手里持着货币不进场。你们现在就要负责让他们感觉还是有吸引力,还是有涨价的空间。”

宋秘书:“你既然前怕狼后怕虎,就自己买自己的房子好了。把价钱标高点,多贷点出来,光首付那部分,你就赚回来了。其他的,能供就供吧,供不起就让银行来收!当然,也许不等你供,可能价格又上去了,总会有人来接棒的。我的话也只能讲这么多了。”

“他不会问你的,去吧去吧!”

“送给你,这个对我没什么用处。我一直头疼怎么处置呢!你看我这个大男人的办公室,怎么能放这个东西呢?”

“烧糊涂了,绝对烧糊涂了,说梦话吧?”

“我?我不行啊!我英语不好,没和外国人接触过。”

宋秘书拆开看了看,不动声色地收下了,放在桌子上,并没问话。

海萍心里高兴,但依旧拒绝跟苏淳说话。

很久没有这样的时间和空间,只属于徒步的自己。上海的夜晚,灯红酒绿,色情男女,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暧昧的丁香气息。宋思明喜欢这种十里洋场的明暗交替,醉心这种慵懒的步履。

“没了?”

小贝笑着说:“要是完全靠自己,咱只有两条出路,一条是一夜暴富,一条是夸父追日。”

“登记暂时就告一段落。他们不登记,你也不要主动找,否则显得我们求他,就更不好对付了。等他们周围的邻居一个个都搬走了,水也断电也断,屋子走一家拆一家,到时候满地蟑螂老鼠满屋灰,不信他们到时候不来求我们。现在不识抬举,等以后再找回头,就没这个价了。跟我来这套,走着瞧好了,看谁凶!”

“哎呀!海萍!那都是不牢靠的。有多少人都你这想法,所以我们的博彩事业才蒸蒸日上。我以为买彩票的,都是些市井小民呢!连你都掺和进去了。”

“哦?这个这个……如果从工作的角度来说,不存在。如果从个人情感来说,不迴避。对了,海藻,我这里有个商界的朋友,是个外国人,他因为在我们这投资,需要找个学中文的教师,託我有一段时间了,可我一直想不到谁合适,你要不要去试一试?”

“啊?什么发达?”

海藻生气的一摔门:“怎么那么不自觉呢!三天两头搞聚会!这房子又不是他们家的!还让不让同屋的休息了!”

居委会主任说:“已经有二/三的人登记了,剩下的人有各种原因没登记。像十五号三○二室的房东,人早不在这里住了,把房子租给住户,手机号也换了,我们联繫不上她。十七号二一二室在外面做生意,半年不回,家里老太太又聋又糊涂,没办法交代,我已经跟他们电话联繫过了,最近他们就回来。另外就是还有几家,催了几次都不来登记,也没什么原因。我看,这几家才比较麻烦。”

“哈哈!看不出,宋秘书有抗日倾向哦!”

这一週,苏淳试图跟海萍说话,总被海萍不冷不热地挡回来。海萍的由阴转晴,让苏淳很高兴。“有什么喜事吗?”苏淳再次挑话头。

海藻笑了,说:“海藻是我,小郭也是我。你到底想见谁?老总让我给你送一样东西。”说完,将手里的信封交给宋秘书。

“哦?”海藻疑惑地问,“他问我什么?”

说干就干,不带含糊的。

苏淳听了一愣,习惯性地就去摸口袋里的烟,刚摸到手,就看见海萍探询的目光。

“哦!是的是的。你来的正是时候,我正需要合作单位配合拆迁,以后,你就跟居委会王主任配合好了。我们定了个死期限,无论如何,到六月中一定要完成拆迁,离现在还有半年的时间,任务是很艰鉅的。这个重担就交给你们了。在此期限之前完成任务,每提前一天就是三万的奖励。去吧去吧去吧!还有,你只要把这拆迁的活儿干漂亮了,这期工程的布线工程就归你了。”

车都快到海藻家楼下了,也没见海藻的身影。所有的偶遇,如果不是上天的安排,那么就是有心人的等待。四十二岁的宋思明,很不和谐地抱着个娃娃,站在海藻的楼下。这不是他这个年纪的男人应该做的事情。算了,回去。

“就是说,总追总追不上。就像你姐和你姐夫一样,他们俩就是咱们俩的榜样。”

宋秘书在某茶室的包间,仰靠在沙发上,显得很放鬆,与平日里的严谨截然不同。他正与另一个人对话。

海藻苦笑,是啊,这钱涨得不明不白,莫名其妙。

“呵呵。”

宋秘书办公室里。他正跟一个小姑娘说话:“哦?这个活动还是很有意义的,我等下看看。哎?最近怎么没见你们公司的郭海藻?她已经不在公司了吗?”

“没接触过才要接触啊!多好的机会,又有额外收入又能锻炼口语。别怕,去试试看嘛!”

“只要你说到了我就放心了。不过,首付比预期的要多两万啊!这下要命了,到哪去借这两万呢?哎,你同学里,哪个可以暂时先挪借两万的?”

“没了啊!哦!他还问海藻在不在咱们公司了。”

“行啊!那就拜託你了,你可要把我放在心上啊!我可是认真的!”宋秘书一语双关。

小贝把耳机递过去:“那你把耳机戴上?”

海藻上了楼,一开客厅门吓了一跳,另一屋的人在宴客,高朋满座,海藻淡淡招呼一声,走进自己的房间躺下。

海萍警觉地放下衣服,站起来,走到苏淳面前开始翻他口袋。苏淳左躲右闪不让摸。海萍到底把烟给缴获了:“好啊!苏淳!你竟然表一套里一套!你你你!”海萍一气之下将烟扔出窗外。苏淳立刻往楼下跑,连头都不回就去拣,海萍趴窗台上看苏淳低头拣烟的样子,心里那个恨!怎么找了个这么没出息的男人!

宋思明的办公桌上,一个蓝色娃娃走来走去。

海藻,她好吗?

“你讨厌!一边去。”

“哎呀!梦游娃娃!”海藻注意到宋思明桌上的娃娃。

老闆说:“你啥都不用说,就给他就行了。”

拦了一辆计程车,带着娃娃,他奔着海藻的住处而去。

“切!现在还算梦话,等我真中了,就不是梦了。”

那人笑了:“大哥高明!只是,只是,万一银行不肯贷怎么办?”

宋思明走进店里,问店员要了个娃娃,买单的时候发现,这个娃娃的价格远远超过他口袋里钞票的价钱。他掏出一张信用卡刷了,抱着娃娃走出店门。

“为什么不能干?碰碰运气嘛!人这一辈子,不能总走揹运吧!俗话说物极必反,搞不好我时来运转了呢?不试一下怎么知道?”

“哦!是这样啊!”

海萍突然换了一个人似的精神焕发,脸上总带着憧憬的笑,回家以后忙家务的时候也哼着歌。

小贝用手指放在嘴唇上暗示海藻轻声点:“别破坏了人家的兴致,再说毕竟还早,到十一点还不走的话,我就轰他们。”

“有吗?”

“晕倒!你怎么干这个呀!”

海藻在办公室收拾文档,同事小刘跑过来说:“海藻,海藻!我今天去宋秘书那里了,他还问起你呢!”

海萍白苏淳一眼说:“说,你错哪儿了?”

海藻不说话,忍受着外面公鸭嗓子的嚎叫。

而姐姐,美丽的姐姐,从依人的小鸟轻声细语,身材曼妙,到怀孕的水桶,再到现在穿乳罩要把乳房拽进乳罩里,说:“给吸下垂了。”并嘱咐自己不要买低腰裤,因为她的腰上都是纹路,不能露;然后大声地说话,经常训斥那个她曾经崇拜得像王子一样的男人。

陈寺福回到办公室,召来小刘问:“今天宋秘书跟你说什么了吗?”

“嗯……告诉你,我发达啦!”

街道居委会主任在天大拆迁办副总的办公室里。

小姑娘走后,宋秘书想了想,笑了,主动给陈寺福打了个电话:“小陈啊!有些日子没见了。最近好不好?呵呵。上次那个投标的事情,很抱歉啊!没帮上什么忙。主要还是公司实力问题,我们搞行政的,是不方便干预的。不过呢,你的事情我也放在心上了,等下你去找找天大置业的徐总,他会关照你的。就这样吧,有什么问题再联络。”

海藻疑惑地看着老闆,“那我说什么呀?”

“你太客气了。”

海藻见证了姐姐从爱情到婚姻的整个过程。第一次见姐夫的时候是姐姐大二的寒假,姐姐带着苏淳从上海回到老家,三个人穿着棉袄逛遍小城。那时候海藻是多么羡慕姐姐,摆脱了繁重的课业,开始享受人生。有一个人可以拉着她的手,与她聊电影艺术文学绘画,讲动听的历史故事,并且和她分享一个红薯。

海藻来到老闆办公室,老闆吩咐:“小郭啊!麻烦你下午到宋秘书那去一趟,把这个交给他。”说完,递过去一个信封。

“哦!日本人啊!那我就更不能放了。你既然喜欢,还是拿去吧!君子成人之美,咱们皆大欢喜。”

“哦!”

“售楼处通知我们要交首付了,签合同的时候付清。你爸妈的钱到了吗?”

“那怎么行!这个是奈良美智的!很贵的!一级棒!太酷啦!”说完,打开梦游娃娃背后的开关,梦游娃娃像在空中漂浮般地迈着脚步行走。

宋思明显然不能抱个大娃娃回家,他让车直接开进市委的办公室里。进了屋,他将梦游娃娃放在桌子上,对着娃娃仔细端详,笑了。自己还真傻。

“对嘛!我就说,肯定有别的。你先去吧!”

“那……谢谢啦!”

等苏淳回家以后,海萍就开始了长达一週的静默行动,她已经单方面决定,不跟苏淳说话了,实在是无话可说,一张口,可能就要火山喷发。

“你别问了。到时候我找同事凑凑。”说完,苏淳踏上鞋子想出去抽根烟,把问题好好想一想。

“没了。”

“呃,我去抽烟。”苏淳本想说散步的,脑子不在上头,岔嘴了。

“还生气呢?海萍,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请你一定原谅我。”苏淳故意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夸张地在海萍面前低头。如果真是针锋相对,苏淳是断然不肯道歉的,但如果过了对抗期,苏淳就很愿意以这种方式化解与老婆的敌对,他可以哄老婆,但不可以屈服。哄是没关係的,体现了男人对女人的包容,而屈服,对一个男人的自尊心来说,就有点儿勉强。

才几年啊!那个英俊的大男孩儿变成男人了,背有点弓,脑门开始有点亮。

海藻问:“小贝,咱们什么时候会有自己的房子?”

宋思明捕捉到海藻眼神里掠过的喜欢。“喜欢吗?你拿去吧!”

路过一间橱窗,里面展示的一个娃娃突然就让宋思明止步了。这是一个穿着蓝色睡袍,闭着眼睛的甜蜜娃娃,像个梦游的女孩儿,那种即便是在梦中也若有所思的表情,怎么那么像一个人──海藻。宋思明站立在橱窗前凝视。

“啊!奈良美智你不知道啊!你好土,他现在很红啊!是日本很着名的卡通造型设计师,他设计的东西很Q的!”

“别人放在我这里的,我看这个倒是跟你很合适。只要我看到你的时候,你总是心不在焉。”

“想什么办法?”

“是啊!对了,谁是奈良美智?”

“他问你还在不在我们公司,奇怪吧?”

沉默片刻,海藻对打游戏的小贝说:“你说,咱们以后也会为钱而吵架吗?”

“哎?你以前不是一直说不买房子的吗?慢慢来吧!罗马又不是一天建成的,这城市这么多人不都这么过来的吗?再说了,你不是涨工资了吗?咱们的钱也在涨。”

海藻叹气说:“你就不用惦记我爸了,我爸的钱都给海萍了,咱们还是靠自己努力吧!”

“我不该惹老婆大人生气。只要老婆大人生气,全部都是我的错。我哪儿都错了,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没一块对的地方。”

“唉呀,算了吧!同学之间谈天说地都可以,千万别提钱,提钱伤感情。跟咱差距大的,也不会搭理咱,跟咱情况一样的,也掏不出。我会想办法的,你别急。”

海藻带着信封去了宋秘书的办公室。宋秘书正忙得不可开交,一看到海藻,很惊喜地叫了一声:“海藻!哦!小郭!”

“所以,婚姻,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海藻叹口气,“而我和小贝,也会这样吗?而我以后,也会变成姐姐吗?”

小贝头都不回地大声问:“什么?”

陈寺福笑了,感觉天上掉下了大馅饼。一天三万啊!一个月就是近一百万啊!我要提前个三五个月干完,那不就发达了?他的手指,已经下意识开始做撚钱的动作了。

海藻问:“什么意思?”

正这当儿,陈寺福走进来,笑容满面,还带着恭敬。“张总,呃,徐总让我来找您……”他比划了个打电话的姿势。

电话那头的陈寺福自言自语:“守得云开见日出啊!宝还是押对了!”掉头就往天大置业跑。

海藻摇头说:“不要,我累了,走了一天。”

“姐姐他们今天买房子了。终于追上了。我去看了,除了远点儿,真是喜欢,多希望有一天,咱们也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啊!不必每天跟人家抢厕所,不必听别人的热闹。”

“不行不行!我真的不行,我一看见黄头髮就紧张,还是算了吧!要不我给你留意留意,看看周围有没有朋友愿意的?”

“他们为什么不肯?羊毛出在羊身上。你呀,胆气不足,有勇无谋。不是说你埋头苦干就有收穫的,除了努力还要有脑子,要学会资本运作,你懂不懂?”

宋思明又抱着娃娃拦了辆车,驶进夜色中。他没有注意到,马路的另一侧,海藻正拖着疲惫的步伐往家走。很多时候,人生就这样在你期盼中失望,而在不经意间又错过了机会。

“中什么?”

那人一听,来了劲头:“老大,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我觉得以前用的那招不灵了。皇室二期开盘,我们找了好多民工排队啊!都彻夜排,一人发五十块,但是效果不理想,跟风过来的人少。前两天,宁静港湾的老总跟我说,让我们两家互相买,到银行抵押贷款,自己把房价给抬起来。我想想有点儿后怕,就没干。你想啊,万一我买他的他不买我的,我不就吃亏了吗?再说了,我老觉得我们的位置比他那个好,等以后我拿他的房,搞不好出不了手。”

“小郭啊!她升职了,专门负责策划活动,不再跑外勤了。”

“就没了?”

“那他问我,我怎么说?”

“老大啊!现在我接了个烫手的热山芋!这块地刚标下来,房价有掉的迹象。温州炒房团跑了,海外买房的也不那么热乎了。最近政策在调控,我手里三处地产这两个月成交都不怎么好,加大广告力度了也没用,买房的人都在观望。你帮我问问上头啊!国家出台的这几项措施,对房价很有打击的。怎么办?搞得我都忧郁了,手头这块地万一钱砸下去血本无归,我们就死定了。”

小贝正在打电脑游戏,头上戴着耳机,见到海藻忙摘下耳机说:“要不,咱们出去走走?屋里太吵。”

晚上喝了点儿酒,人很清醒但情绪很高亢,拒绝了别人夜生活的邀请,又让人把车开走,宋思明漫无目的地在街头乱逛。

“哎!带上娃娃!”宋思明将娃娃塞进海藻手里。

“可是,你从哪儿弄来的?这是限量发售的。”

他幻想着,也许就在路上,也许恰好海藻就在前面,然后他装作偶然巧遇,将这个娃娃塞进她的手里。

“就是,马上,很快,立刻,我就要成为百万富翁啦!”

海萍又发飙了。最近海萍常常发飙,苏淳总不按她规划的日子前进。

“彩票啊!”

“他说这个活动有意义。”

“一定。”海藻转身準备走。

小贝摘下耳机:“很快的。再攒一两年,加上你爸我爸的资助,咱们就能买得起了。”

副总翻看着桌上的小册子,说:“怎么到现在连登记造册都没完成?我们在抢时间,你办事不力嘛!”

陈寺福想了想,暗暗发狠说:“捨不得孩子,套不到狼。”然后打开抽屉,依依不捨地拿出一套钥匙,给海藻打了个电话:“小郭,你来一下。”

“你瞧,就这么大块地儿,我能去哪边儿?”说完索性凑着海萍身边坐下了,“有什么喜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