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上一章:第34章 下一章:第36章

努力加载中...

然后这一睡,到天黑都没醒。小贝开始发高烧,嘴唇燎起一圈泡,嘴唇皮开始一点一点脱落,阵阵发冷,无论海藻给盖多少层被,他都像受惊的孩子一样瑟瑟发抖。期间海藻摸了他额头几次,觉得有些怕,想送他去医院,都被他推开了。海藻又担心惊动同屋的人,只好自己去药店买了些退烧药,酒精棉和葡萄糖粉。

“我今天没空,还是你去吧!就说是我买的,谢谢。”

“这么一大早,吃这些,我吃不下。我上班去了。”宋思明看看桌上的菜,準备走人。

这一切,与身边的这个女人无关。

海藻出了卧室,看见父亲正坐在客厅的黑暗处默不做声。海藻原本想偷偷溜走,却听父亲喝了一句:“哪儿去?”

很愧疚。

小贝的鞋子满是灰尘,裤腿泥泞,头髮蓬乱,眼红如兔,那种带着颓废的骯髒,很吓人。海藻除了看着小贝,一句话都不敢说。小贝在门口僵立了一会儿,转身又要出去。海藻上前一把拽住小贝:“别走,你累了,需要休息,等会儿我走。”

海藻仔细地替小贝脱了衣服换了衣服,帮他擦乾身,用酒精降温,餵了药下去,又灌了点葡萄糖水。海藻很害怕,不知道小贝这样要烧多久,是不是该叫姐姐一起把他送进医院,可她又期待,也许下一分钟,小贝的烧就退了,毕竟,他还年轻。

海藻没请假,也没上班,在家一直等到早上十点多,才听见小贝开门的声音。海藻拉开门,被小贝的样子吓坏了。

“不是,今天有几个重要的会议,可能会走得很迟。我现在已经要迟到了,拜託了。”宋思明匆匆出门。

老婆跟叙说人家的事情一样平淡地说:“昨天,萱萱等你等到十二点才睡,其实也不是等你,在等你答应的礼物。你要么别答应她,既然答应了,就要做到。我们都以为你会回来,没想到这么迟。不过迟也好,你今天还能补,就说是昨天买的。”

而妻子,又有什么过错?

所以有了他对海藻的愤懑发洩,所以有了海藻哭着说被人唾弃,所以有了最后的兵戎相见。

老婆背对着他,等他躺得近乎入睡了,突然来一句:“你这逢场戏,做得很投入啊!”

等他再发动汽车準备离去的时候,海藻从楼上狂奔下来,擦着车身跑出去,他赶紧再追上:“你去哪?”

宋思明一看这状态,再想想这时间,显然把海藻一个人留大街上是不可能的,他当机立断推了海藻上车,直奔海萍的家。

睡了再说。

小贝会在半昏迷半睡梦中突然睁开眼睛,看着海藻,然后轻轻说:“海藻,我爱你。”

“你别冲我说,你跟萱萱说去。这应该是她长这么大,你第一次忘记她生日吧?你心里有没有我,没关係,但女儿是你自己的,你没她可就……你今天还是替她去买了吧!”

夜里,海藻坐在床边,静看小贝英俊的脸庞,那样清澈与无辜。

说起来,自己应该是受伤最轻的。是他在海藻低头一笑的时分,突然就魂回大学时代。那个穷小子暗恋大学教授之女而不得,苦苦熬过爱极却不敢表白的青涩年代。当年的他就默默发誓,如果有一天,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而他能够有条件有勇气有能力,他一定不再错过。

“坐!吃不下也要吃。这个土豆丝你一定要尝尝,是你女儿亲手做的第一个菜。”

一片静默。

等忙完这一切,宋思明已经精疲力竭。他省略一切洗漱,直接上床,身上还带着海藻的味道。

“回去。”

宋思明迫于太太的坚决而坐在桌边,直到太太端出一盒被切去一角的奶油蛋糕,上面依稀仍见“十五岁生日快乐”的字样。宋思明突然眉头紧皱,懊悔地用拳头一捶桌子。昨天是女儿虚十五岁生日,他这个做爸爸的完全忘记了。

他调匀呼吸,轻轻说一句:“我提醒你一下,以后,不打招呼的事情不要做,免得不好收拾。我的意思,你明白。”

她如果不来招惹,宋就咽下这口气了,毕竟有愧在先。可她很不识相,在自己已经肉体精神都疲乏到顶点的时候,冷言挖苦。宋思明觉得自己拳头发热,有揍人的欲望。不过在宋四十二岁的生涯里,没对人动过武,尤其是女人。

“怎么,你还是要去见她?”

海藻虽然躺着,眼睛却睁着,思想高速运转,五点多的时候,突然坐起来说:“姐,我得回去,我还是得回去等小贝。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我不能在这里躲着。”说完就穿上衣服準备走人。

宋思明如平常一样起床準备上班,路过客厅的时候,发现餐桌上放了满满一桌的菜,老婆还在往桌上端呢。宋思明不知老婆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一大早要起来做满汉全席。老婆不解释,依旧忙碌自己的。

海萍披了衣服追出来:“我陪你吧!”

海藻大叫着说:“小贝不在家里,他没回来,我要去找他!”

宋思明发自内心地说了句:“对不起。”

海藻,是上天放在他眼前的那个弥补的机会,让他有机会重新活过。也许,这二十年的奋斗,都是为等待。

“萱萱在你去桐乡那几天,不是打电话告诉你了?没几天的事,没想到你会忘记。你以前是从不会忘记的。”

海藻说:“不用。我们俩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

宋思明自信自己的头脑像电脑一样清晰。当秘书的,都特别有条理,他曾经看过好几个秘书,把档整理得从A到Z,从日到月到年,规範操作。他看起来并不是特别有序,但他的头脑却像瑞士钟錶一样精准,绝对不会记混一个会议,不会写岔一篇稿子,记错一个人的名字。每天一睁眼,他甚至不必仔细去想,就心中有数今天要做哪几件事情,甚至时间的长短,轻重缓急,他都有一本明账。这是一种天生的素养。他不必在日曆上写下每个人的生辰八字,每年的节气假期,提前几天他自然就了然于胸。他甚至记得每个老干部退休的日子,提前提醒领导前去拜望,并按级别準备相应的礼品。

宋思明的无名火蹭地就上来了。今天这一夜,所有的一切,既是他期待的,又是他害怕的,既希望早日来临,又害怕面临终结。他自己这一阵都在痛苦中摇摆,究竟是迫海藻了断,还是保持现有状态。虽然每次床笫之欢后,他都有一种心痛的感觉,觉得这个女人并不完全属于他,从不说爱他,也不表现得特别依恋。

他想说:“我警告你,你最好别去招惹海藻,不然我叫你好看!”这句话都卡在喉头了,却在出口前的一剎那骤然转向。谁之过?是老婆吗?是身边这个与自己生活十五载的女人吗?是谁造成了今天这样混乱的局面,让身陷棋局中的每个人都很受伤?

他竟然忘记了,这一天,他本该是个父亲,有女儿需要呵护。

海藻简直像被父亲扇了一巴掌一样地难过,跟过街老鼠似的悄悄拉门走了。

“你回去,替我给小贝认个错。就说我没把女儿教育好,对不起他。”

即使在他知道自己不是妻子的第一个男人的一刻,他已经选择了忽略不计。当人选择了向上的阶梯之时,就要丢弃很多细枝末节。

可就在昨天,他的电脑突然产生了病毒,或者说,海藻就是那个病毒,因为她,他居然忘记了自己爱女的生日,忘得一乾二净。在女儿炒菜的当儿,他搂着海藻在床上折腾,在女儿等待的当儿,他看着海藻熟睡。

小贝估计也是实在撑不住了,跌跌撞撞走进房间,扑倒在床上,连一秒钟都没有,就睡了。小贝走了一整夜,从城市的这头走到那头,中间还迷了路。刚开始是五雷轰顶,明明知道结局,可还是无法接受,在走了六个钟头后,思绪就全然不在精神痛苦上了,而陷于肉体疲惫。他又不想回去,又不知道去哪儿。在街头游蕩到第九个钟头,终于发现自己最终还是站在了自己家的楼下。

“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

“坐,吃早饭。”老婆平静地说。

海藻的眼泪扑扑直掉。

他不轻易决断。不过他的不轻易决断,被他老婆的一次意外相见而破坏。

他很介意那个佔据他所爱的女人心灵一半的男人,可他又害怕在时机尚未成熟的时候,搅乱局面不过是让自己提前下野。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