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上一章:第28章 下一章:第30章

努力加载中...

“那你怎么办?”

“还有还有,我把玩具收起来了,你可别拿出来,等下给他惊喜。”苏淳只好半靠着听,眼睛还没睁。

“哦!那说明你赚得不少啊!你小子怎么赚一个子就花一个呢?有没有想过把公司做大点儿?”

“这也是我的痛苦所在,我现在是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两边都欲罢不能。而且,我有预感,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太长久。只是,我现在还没想好,下不了决心。”

苏淳正睡得香,迷糊着嗯嗯啊啊。

“还不清楚,到时候他们会告诉我的。时间不长,可能初三去,初五或初六就回来了。”

“礼拜天爸妈来,你带小贝过来吃饭。”

陈寺福半懂不懂,但还是应承着走了。

宋思明的太太在黑暗中突然说一句:“我们俩是不是好久都没那什么了?现在真是老了,人一忙起来,一两个月都想不到。要在以前,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人在三十岁和四十岁,差别真的好大啊!尤其是男的。”说完,手在宋思明身上探了探。

“礼拜天早上,我和海藻去接站,你跟小贝在家做饭,听到了?”

“没有好处,你要不愿意,我就找别人。”

宋思明和太太躺在床上聊天。

宋思明连忙推阻:“太累了,从早忙到晚。下次有需要,提前预约一下,我们暂定礼拜六好了。”

“公司对你的表现还是基本满意的,但主要是现在公司的发展方向调整了,我们需要大量的技术人员,所以文案就不需要那么多了。”

“这下你解气了吧?现在可以高高兴兴过年了。”海藻也乐。

“我现在见他,都不好意思。你说,他要是问起这房子,问起咱的首付,我该怎么答呀!这个海藻,不是陷我于不义吗?”

海藻和海萍在超市里逛,大包小袋装了一车,付帐的时候,海藻争着就付了。海藻边迅速把钱递给收银员,边说:“又涨工资了,今年是坐上直升飞机了,终于过上了工资过万,上两天歇五天的日子。我的梦想啊,实现了。”

“说你爸还是老样子,基本靠小菊伺候。你妈倒清闲了,整天出去打麻将。”

“对了,我还买了个跳跳虎的头套,等下我们一按下面的门铃,你就戴上,那条尾巴你也别在腰上。”

“你自己看着办。对了,过年那几天,我们大学的老同学要聚会,在外地。二十年了,真快,都老了。”

“最好不要,树大招风。”

“嘿嘿,无锡那边的款子到了,赚的刚够一辆车。”

海萍不答应也不拒绝,同情地说:“小贝这样太可怜了,他对你那么好,你怎么忍心欺骗他?”

海萍打电话给海藻说:“他们要求我辞职了,连辞职报告都替我写好了。”

海萍笑着拧苏淳的嘴:“好话不说。但是,最少在他十八岁以前,他是完全彻底属于我的。哼!”

“那你还打算找工作吗?”

“初十吧!反正公司里人都走光了,工人都要过到十五,我一个人在这里也没意思。”

宋思明想了一下说:“不必了吧?这种房子再装修也好看不到哪去,再说了,低调点比较好。”

“你初八就回来。初九有个港商到上海来转转看看,你全程陪伴,就用你那宝马车。”

宋思明拖着疲惫的脚步回到家。妻子似乎已经习惯了他晚归,根本不问他去了哪儿,和谁在一起。她一边收拾他脱下的衣服往衣橱里挂,一边问:“你说,咱们家要不要也装修一下,隔壁老周家刚装修完,他家找的师傅还挺好的,熟人介绍的。”

“他俩的事,与你有什么相干?你统统都不知道!你们男人在一起,不就聊聊无关紧要的国家大事吗?有那么多话题,伊拉克战争、美国对华政策,什么不好聊?非得聊家里头?听见没有?”

“你怎么回?”

“你这人!有了钱,不吃不喝不花,衣服不许穿好的,家俱不许买贵的,那有钱有什么用?”

“辛苦弟弟和小菊了,过年了,你替我给他们寄一笔钱。我不能在身边照顾,父母就拜託他们了。”

宋思明淡淡一笑,一边整理抽屉一边说:“哟!换车了嘛!”

“哦!我明天给他去个电话,他没说爸妈的情况?”

海藻点头。

苏淳说:“得,就算儿子是妈妈前世的小情人儿,你也没捞什么好。你再怎么爱他,等他一长大,今世的小情人又来了,你还是白疼。”

海萍晚上躺在床上跟苏淳聊天:“我终于失业了。”

“哎!行。大哥,有什么好处没有?”陈寺福嬉皮笑脸。

“没事儿!”

“寄多少?”

“你不用上班吗?”

“啊?我愿意,我愿意。真的一点好处都没有?”陈寺福还不死心。

“我和他不会有结果的。他是走仕途的人,和我不过是朝露,找个机会,我还是要和他断的,这点我看得很清楚。对了,姐,说到小贝,我有个事情拜託你。过年里有两三天我要和他出去一趟,到时候万一小贝找我,你要替我遮一遮。”

“过年呀?那我不能去,我弟弟从外地回来,我们一家好不容易才团聚一次。你们怎么安排在这个时候?还跑到外地去?”

苏淳叹气。

海萍和海藻两人笑得倒在床上前仰后合。“你没看见我们经理那个馒头脸啊!当场就阴了,哈哈哈哈!”海萍好久没这么畅快地笑了。

海萍接到公司人事部的电话,请她过去聊聊,海萍已经预感到他们要说什么了。

“你呀!一看就不是个能成事的人,鼠目寸光。人干事情,不是图短平快的,也许你干十件事,只有一件有好处,但就那一件,说不定就够你用一生了。你做的时候,都要不求回报,有这个心态,你才能往高处走。你懂不懂?”

“你如果真的这么希望享受生活,那你就扛着我的脑袋去好了。你不要忘记你的身份,你是我的妻子。你出手几万十几万,钱是哪里来的?我告诉你,钱这东西,来得容易去得快。你现在收着,不代表就属于你了,迟早有一天它们都会有该去的地方。”

陈寺福的确乐得颠儿颠儿的,他正推开宋思明的办公室。

週日一大早,确切地说是头天晚上,海萍就兴奋得没睡着,把给儿子买的衣服玩具,一样一样摊在床上摸来摸去。终于盼到天亮了,睁着两只兔子眼刷牙,边刷边跑到床边推苏淳:“喂喂,等下我一给你打电话,你就把鸡蛋肉末炖上,儿子回来正好吃。一路没吃东西,估计饿坏了。还有,等下你去菜市场,记得买条大的鲫鱼,再买点白蘑菇,炖一锅汤。不要放盐,我回来放。”

“在哪儿?”

宋思明不屑地一笑:“那你觉得你开着宝马,就有实力了?我看你呀,只学到其表。”说完又想起一件事,说:“你哪天回来?”

“我开车回。”说完,使劲晃了晃有宝马标誌的车钥匙。

海萍乾乾脆脆拿起笔,在合同上签了字,根本没多说一句话。

海萍笑了,说:“人家说,女儿是爸爸的前世情人。我觉得女人生女儿是件愚蠢的事情。不是我重男轻女,而是我没道理给自己生个小情敌啊!”

“是的,我也听说了,以后如果你坐公车回来,到站前打个电话,我去接你。”

“我想过了,我会为她考虑的,你放心。”

小贝在楼上挂窗帘,无意中看见海藻从一辆车上下来。等海藻进门,问:“今天谁送你回来的?老闆?”

“咦?这叫什么话?有什么说什么呀!”

“那我跟小贝说什么呀?”

海藻跃跃欲试说:“我和你一起去!你等我!你在哪?我马上就到!”

“预祝郭小姐未来更进一步!”经理站起来握手。

“过完年再说,先好好陪陪儿子。我现在终于有大把的时间去办年货了,你说,你想吃什么?”

“不是,客户。晚上谈业务谈迟了,他住这附近,顺便送我回,主要是怕我不安全。他们最近传街上有榔头党,对準夜行的女人就敲。”

“大哥,我刚办了点儿年货,突然家里通知我回去,我就用不上了,要不,给您送家里去?”

“有同学在外地开了个大酒店,他提供的地方,当度假。你不去就不去吧!不勉强。”

“哎!你说,咱们要不要以爸妈的名义买一套房子?”

苏淳一边翻着书一边答:“你又不损失什么,这不是最好的结局吗?再说了,你现在两个学生一教,不是和上班差不多吗?还清闲。儿子来了,你正好多陪陪儿子,一解你的相思之苦。”

“呃,郭海萍,公司因为预算问题,今年岗位要大调整,不少岗位要紧缩,所以,很抱歉。”人事经理推来一个信封,海萍打开看了看。

“我签了,反正原本就不打算在这里干的,该拿的钱也拿了,两清。”

“啊!你工资都上万了?!”

“好,你说怎样就怎样,但是女儿呢?她成绩不是很好,看样子想进好的高中很难,好大学就更难了,你为她想过没有?”

“唉!可惜,你怎么不早点认识他?那我也不必挺着八个月大的肚子还被迫主动提出休假不拿薪水,只保留职位了。现在的社会,你不认识人,没有后台,就只有被欺负的份啊!”海萍叹气,歎完气又无限担忧地看着海藻:“可是,海藻,你这样怎么办呢?这么跟着一个男人混,也不是个办法啊!还有,迟早小贝会知道,到时候你又怎么办呢?你老实跟我说,你和他,到底……”

“还没,但也快了,如果连年终奖评起来的话。老闆不过是拿宋的钱转手分我一点罢了,老闆拿的才是大头。你可记得我上次出差去无锡了?那边的款到账了,老闆这两天刚换了辆宝马。要是没老宋,他到现在还跟人家缠呢!我看他这两天,乐得屁颠屁颠的!”

“你弟弟晚上来电话了,说陈寺福又给他送钱去了,问你怎么办?”

“你懂什么呀!想儿子,那比想恋人可狠多了!他是我的血和肉给餵出来的,能比吗?我走了,拜拜!”海萍繫上围巾匆匆出门。

宋夫人一翻身,一撇嘴:“切!你还当你是专家门诊了,还预约呢!我是觉得两个人这样实在说不过去了,才主动安慰你一下的,不领情算了。”

苏淳还在翻书,又接话:“现在都早恋,只怕他十四岁的时候就已经不属于你了,刨去前面的三年,你还有十一年的乐。”

“什么呀!什么呀!为取悦你儿子,我都成什么模样了!你看你激动的!想当年恋爱,你也没这么殷勤地对我吧!”

“哎!这就是我想的啊!我买车不是为了我自己,主要是公司的门面,现在人就认这个,你开个奥迪出门,人家都不搭理你,觉得你没实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