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上一章:第30章 下一章:第32章

努力加载中...

宋给对方斟满酒,叹口气说:“都吃五穀杂粮,都有七情六慾,我也不能免俗啊!不过呢,我既不是空前,也不会是绝后,我就算个中流砥柱吧!”

海藻觉得,宋思明说话,只要他不想让你懂的,你就肯定不懂。

宋思明一家在宋太给弟弟买的新房里过年,爹妈也都在。

“喝什么?”

“哎!老同学,我这还有一个事要问你。”胖子看看身边不停哈欠的女人说:“乖,你先回去睡觉。睡好了再下来玩。”转头对宋解释:“她昨天打了一夜麻将,今天早上被我从麻将桌上拽下来的,还没醒神。”白衣女冲大家招招手,翩翩而去。

“目前就你们俩。因为周总说,大队人马应该是明天才到,或者今天晚上。”

宋答:“不是,我出门前都事先查好地图。”

大清早,海萍送海藻到楼下,看宋思明开着那辆陆虎来了。宋思明下了车,并不意外地跟海萍打招呼。眼前的宋,中等身材,看起来精干得很,不像许多当官的那样脑满肠肥,油腔滑调,看着还挺稳重。

满大街都张灯结綵,眼见着春节就到了。

“是上海国资办的瞿主任。”

“随便。”

“桐乡振东派出所的,临时抽检。”

海藻迟疑了一下说:“为什么?你不放心我?”

“苏淳!我讲的话你一点都没听进去是不是?我昨天晚上怎么跟你说的?你聊什么不好?你故意的吧?海藻的事情,我做姐姐的还没说话呢,要你多什么嘴?”

“可你难道就没走错过吗?”

海萍扬手作势要打海藻:“大过年的!不会说吉利话吗?呸三声!”

“不妥吧?跳跳虎都是男生啊!突然明天变出一只女跳跳虎,很不像啊!”苏淳还冲着镜子摇尾巴呢!

“还有谁到了?”

宋思明的车停在一家很新的酒店门口,然后走进大堂。他一把请柬掏出来,服务员就热情地招呼:“哦!您来了!老闆吩咐把您安排在二楼的角头那间。”

“进来坐,进来坐。这位是……”

“你为什么带我去桐乡?我可以问吗?”

“那我又怕什么呢?你这个小东西,想得还挺多。”

海萍笑了笑说:“谢谢你。海藻就交给你了。”

海萍还嫉妒着:“早知道不如我戴头套了,都怪你,就因为你戴着头套尾巴,他才和我不亲的。老跟你屁股后头转。从明天起,我戴着。”

海萍无比失落地回了房间。

“哈哈哈哈,好像我去送死一样。”

“可能是觉得你晚上上班不安全,让我劝你早回家。他真是个热心人,还有心思去管人家的事,他自己家都火烧眉毛了。我旁敲侧击地提醒他,他这个傻蛋,居然一点没意识到危险的存在。”

宋思明的车直接驶上高速。和他在一起,海藻从没像跟老闆在一起时那样手忙脚乱过。老闆总是在前头一边开车一边冲海藻喊:“快,快查查,是不是下个路口出去!”海藻一听这个就头大。她是完全的地图盲,越是催,越看不懂。而宋思明开车的时候仿佛车里装着卫星定位系统,他对路线都谙熟在胸,聊着天就下去了。这让海藻好奇,忍不住问:“你是不是去什么地方都认识路?”

“我儘量不带小贝回来,回也是快快就走。不给他们漏嘴的机会。要是小贝打电话来,你就说我回去住了,这里太挤。反正我住的地方没固定电话,他总得打我手机。拜託了!”海藻紧握海萍的手。

“经常错啊,刚才就早下了一个路口,我转了个圈又回来了。我不告诉你罢了,反正你也不认识路。”

“什么呀!光见肚子长!以前还能搞大人家的肚子,现在就只能搞大自己的肚子啦!”说完拍了拍旁边白衣女的手。“你小子,不是号称情圣吗,世人皆醉你独醒,怎么终于也步入我们的行列了?”

“我从没见你烦躁或发火过。想知道你生气的样子。”

年初二的晚上,海藻在收拾行装,海萍跟过来看:“你明天真去呀?”

“我想看看他。到时候我跟你下去?”

“肯定会传到你老婆耳朵里。”

“对面住的是谁?”

“跟他们说什么都行,就怕回来跟小贝说漏嘴。他们一说你出差,你到时候怎么圆?”

“你别生气呀!我其实什么都没说。我就是试探试探他,看他知道不,万一知道了,我也好提醒你们嘛!其实还不是为了海藻好。希望她以后幸福。”

“嗯,这两年,你的官位随肚子一起增长啊!”

“啊?你同学会带着我?你不怕人家都知道?”

海藻在海萍家的电话里跟準公婆拜年,电视里春节联欢晚会正在上演。

对方一撇嘴:“切!你小子永远这个做派。既不是先进分子,也不是落后分子,专行中庸之道。”

宋思明笑着说:“这是你姐姐送给外甥的礼物,那是你们家最后一点革命的火种了。”

海藻赶紧呸,然后说:“那你明天送我下去好了。”

“我怕什么呀!关键是你。”

那厢,海萍经过激烈的斗争,最终失败了。儿子死活不愿意跟她睡一个床,任她把玩具堆满床。一到困了,儿子就开始往姥姥怀里钻。海萍有心等儿子睡熟了再抱过来,姥姥不肯了:“你那搬来搬去的不是折腾孩子吗?大冬天的,回头冻病了,算了算了,别强求人家,等过两天熟了,人家自然就跟你了。”

“同学会。”

“喝白的那是注定要败给你这个酒罈子,跟你喝啤的。虽然我在酒精上输你一筹,但在肚量上一定要胜过你!”说完拍拍凸出来的肚子。

“是的,你这小子一路走来,四平八稳,没有任何起伏。从没站错过队伍。这跟开骰子赌大小一样,每次都押对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你是怎么做到这个的?”

宋笑着拉海藻的手上二楼,直接敲二楼角头他们房间的对门。“谁呀?”里面传出声音。

海藻冲门外的爹娘使眼色,意思不让海萍大声:“你记得跟他们说我出差。”

“他问这个干吗?”

“这房子好可惜哦!每年就过年的时候热闹一下!”弟媳妇忍不住感慨,“你们平时干吗都不过来住呀!”

“那我为什么要怕呢?”

“我?因为我不赌。赌是一种运气。人哪能靠运气过日子啊!我就老实干活,不闻窗外事。不论谁上,都需要干活的。你只要老实干活,总是不错的。”

宋笑了,说,乾。一杯下肚后,胖子开始吃菜,而宋继续坐着,并不动筷子,“中庸之道,就是中国之道。中国人一直以来就是沿着这个轨迹走的。看着不偏不倚,却是特立独行。它既不会迎合时髦,也不会沦于堕落,这种中间状态才能在维持自我过程中保持最大空间。你走得快了,容易脱离队伍,枪打的就是这种出头鸟,而且风转向了来不及调头。你走得慢了,很容易被人理解为迟钝、愚笨,被自然淘汰掉。所以,我看中庸之道最好。”宋思明微笑着看胖子吃菜。

宋思明简短地回答:“放心。”然后给海藻开了车门,就开了车出发了。

“我家的事,你少掺和。老实装你的跳跳虎吧!”

“谁捣乱啊这是!”里面的声音高了,不一会儿,一个胖子伸出半个脑袋。“嘻!是你这个狗不理!”说完敞开大门,重重拥抱宋思明,海藻看有两个宋思明大的庞然大物就这样压在他身上,生怕他给闷死过去。

“他明天一早来接你?”

“烦躁或发火是只有两种状态才会有,一种是低能,一种是高位。我两种都不是。”

“我总要知道自己的妹妹是跟什么人跑掉的。万一你出什么事,我知道去找谁。”

瞿主任指着海藻。宋思明歪嘴一笑,并不答话。对方立刻了解。海藻一踏进门,就见另一个高挑的白衣女郎正对着镜子梳头。宋一点头,海藻一点头,对方一点头。瞿毫不避讳地说:“你二嫂。”海藻的脸腾就红了。这家伙更牛!

宋思明和太太到机场接小舅子一家。

苏淳还戴着老虎头套,夹着根尾巴照镜子呢:“这都什么呀!为一小屁孩,让老子我出尽洋相。”苏淳爱怜地发着甜蜜牢骚。

“嗯。”

过一会儿,四个人坐在餐桌边吃午饭。白衣女明显是睡眠不足的样子,哈欠连天,不断用手捂嘴。海藻不怎么吃,听二人叙。

海藻送小贝到火车站,跟他吻别。

“我贴上鬍子。”海萍恨恨地说。

宋思明笑笑。“那你究竟是希望她知道,还是不希望她知道?”

“对了,今天,小贝还问你的工作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