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上一章:第26章 下一章:第28章

努力加载中...

宋思明哼了一声说:“她以为她还了钱,不住房子,你就能跑得掉了?幼稚。”

海藻对着滴滴的电话一撇嘴说:“哼,连个再见也没有。”

经理的火气终于爆发出来了:“郭海萍女士,你既然这么捨不得你的爱人,你的妹妹,你的儿子和你的父母,我倒有个建议,你不如不要出来工作,整天在家守着,他们随叫随到,我觉得做个家庭妇女比较适合你现在的状态!你占着这个位子又干不了这个活儿,门外那么多失业的人在等工作,你这不是浪费社会资源吗?”

海萍也怒了,回嘴道:“经理大人,我怎么干不了这份活儿了?你吩咐的事情我不折不扣地完成,我不但干得了,还游刃有余。我现在拒绝的是加班。因为我能力足够,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在工作八小时内解决,不需要侵佔业余时间。我认为每天加班是低能的表现,当然有些人为表现自己,非要熬到老闆走人才走,那是他个人的事情。可那也不能因此强行要求下属为他的业绩做垫背吧?我觉得白天不干活,到晚上点灯熬油磨洋工那才是浪费社会资源呢!”

宋思明在穿衣服,海藻躺着不想动说:“我累了,想睡觉。我不想上班了。我一高兴完了就瞌睡。”

“她那么急着还干吗?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她既然不愿意加班,那就不加。她不辞职是吧?你晾着她。给她换个位子,让她把桌子搬到走廊上去。从明天起,她不用干活了,就给她一张空桌子。她爱看报纸也好,爱打毛衣也好,你都不要管她。有事情也不必找她了。她爱呆多久呆多久。”

门口老闆出现了,很威严地冲办公室里看了看:“现在是上班时间,大家都各回各位。王经理,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大伙都赶紧各就各位,海萍还气呼呼的,眼眶都湿了。

海萍呀了一声说:“都要过年了,还开什么会呀!你们难道都不用準备年货的吗?”

“海藻,在忙什么?”对方语气一如既往的平静。

海藻调笑着说:“那你以为这点钱加一套暂时的房子,就拴得住我了?可笑。”

宋思明很得意,回一句:“你那又没什么要紧的事情,你睡吧!”

海藻不等海萍把话说完,马上堵姐姐的嘴说:“不是因为你,我没那么高尚,各种各样的事情交织在一起,就慢慢成今天这样了。你别老往你身上扯,我自己知道该怎么办,我不是小孩子了。”

“还可以。”海藻也一如既往的无可无不可的声音。

“她说,快快把钱还掉,我就不必做你的人质了。”

要不要给海藻打电话?要不要?宋思明的脑筋又回到这上面来。不想了,打了再说。

楼下是车发动的声音。

“你的号码我还是问葫芦要的呢!跟你说个正事儿!二十年同学会,今年过年,定在桐乡,到时候别不去啊!”

经理被众人轰着拉出门,还回头喊:“嫌钱少你可以找个钱多的啊!不用在我这里呆着!”

“最近工作怎么样?”

宋思明那头如被电击。他抬手看了看錶,果断地说:“你打个车,到上次那个地方,我现在有两个小时。我马上就要见你。”

海藻点头。

“不忙什么。”

“物业管理放楼下的单子,说每个月物业费二千二百,怎么办?”

“那我把你名字写上了啊!我们需要大批人马,这样好交代。”

“大家都说好,不许带家属不许带孩子,就叙叙旧。”电话那头意味深长地嘿嘿笑了。

经理说:“饭碗比年货重要多了。大老闆从深圳过来,就那天早上有空,你还是来吧!早上九点。”

海萍不做声,过一会说:“我儿子週六到,我要去车站接他。爸妈也一起来,老人带着孩子,没人接,人生地不熟的,我怕出事。”

海藻犹豫了一下说:“姐,这钱,你先拿去交物业费,最少要住满两个月,你盼欢欢来都盼那么久了,欢欢一定要来。”

海萍下决心说:“正好,反正我们也是打算另找住处的,这个月我们交,下个月我们就搬了。”

海藻的声音无限柔媚:“我不忙什么,没什么事情,大部分时间就在想你。我不能主动给你电话,因为我怕打扰你。我想你想得要命。”

宋思明眼前迷雾拨开,马上回答说:“我争取。”

“切,你土了吧!告诉你,一多半男的都去。这不正找个藉口出来溜达溜达吗!多好的幌子啊!”

“算了,不要为一个女人花这么多心思,不值得。到此为止。”宋思明暗暗想。

“胡说啥呀!你这不是就找到我了?”

海藻一出门,赶紧给车上的宋思明去电话。宋思明戴上耳机问:“什么事?”

“去看过海萍了?”

海萍叹气:“海藻,人穷志短。我因为前一段时间被钱拖累得觉得世界都快塌了,所以根本没时间去关心你。我一直很想跟你谈谈这个宋什么,你如果仅仅是因为要帮我度过难关,我想,我儘快把钱还给他,你还是跟他断了吧……”

海萍也不示弱:“你凭什么叫我滚蛋?我要走要留自己决定,与你有什么相干?我一没触犯公司条例,二没不胜任工作,叫我滚蛋你拿出个说法!我告诉你!这是在中国!社会主义国家!你宣扬三十多岁妇女真不能要的论调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信不信我去妇联告你歧视妇女?一个月你就付我三千五百块,除了税、三金和社保,剩的不到二千八百,就凭这点钱,你还想买断我二十四小时了?你算盘倒挺如意的!”

他在生海藻的气。回来以后,他就打算给海藻压力,不再给她去电话,等她主动来说想念。这一个礼拜过去了,海藻一点动静都没有,根本连问候的意思都不存在。仔细想想,这一路和海藻交往下来,几乎一直是自己在付出,而海藻,并不为之所动。

“是的,礼拜天去的。”

海萍问:“怎么了?”

“姐姐攒了一万块钱,要我还给你。”

离开了宋思明,这套郊外的别墅就显得特别空旷和寂寞。刚才海藻还想投在宋思明的怀里睡一觉,现在就完全醒了。你想睡,是因为你喜欢的人在身边。他一走,睡意全无。海藻也穿起衣裳,离开这里。

宋思明笑笑,车进大院,他收了线。

“怎么跑那地呀?”

海萍说:“我让他们别来了,来也住不了几天就走,浪费钱。”

周围的同事一边拉着经理,一边拉着海萍,开始做和事佬。

宋思明把外套披上说:“我既然说她能住,她就不必担心这些。钱有人交。你叫她安心住吧!”

海藻内心一惊,觉得宋其实想说拒绝的话。

“你这个人呀,我不给你打电话你抱怨,我给你打电话你又那么冷漠,没事不能打的话,那我不会有什么机会给你电话了。”

海藻和海萍都呆住了。

海萍下午正在干活,经理走进来说:“郭海萍,週六上午过来开个会。”

电话那头的声音突然急转直下,带着急促和恨道:“你个小东西!你不忙什么,没别的事情,为什么就不能主动给我一个电话!你难道从来就没想到过我吗?”

“还有,她想过年的时候把欢欢和爸妈接过去住几天,你觉得可以吗?”

经理怒髮冲冠:“郭海萍!你是不是不想干了?你要是不想干,完全可以辞职,没有人强迫你。我们公司就这制度,加班就是工作的一部分,你爱干就干,不干滚蛋!”

“你什么意思?”

“事情就是这样的。”经理躬着身很小声地跟老闆彙报,“您看……”

海藻把钱推回去说:“不急,你急什么,不有我在那当人质呢吗?”

海藻忙阻拦:“那欢欢和爸妈呢?你不是让他们来过年?”

“可以倒是可以。”宋思明迟疑地说。

正说着,苏淳进门,手里拿了一张纸,表情奇怪地看着俩人。

王经理点头称是。

“我看情况。过年期间,能有多少同学往那奔啊!不都各自回家了吗?”

週日,海萍对第一次来新家的海藻说:“你替我谢谢他。还有,这里一万块,你先还他。人家不收利息,我们也不能不自觉,反正我有了就还。”

海藻的“呀”字差点就蹦出来了,愉悦。“我不要见你。两个小时以后我又孤单了。我就愿意这样想你。你……是不是有点……?我好想你……在你的……哼哼……”海藻在办公室,虽然里头没几个人,她还是压低声音在电话的这一边哼着说,她能感受到身体的某个蓓蕾绽放。

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响,一个远方的老同学:“宋思明,你小子混得不错啊!找你要下面通报了!”

手机响了,天哪!是思明!海藻的心一阵狂跳。这大约是第一次,海藻在期盼他的电话,而且是那么焦灼。

宋思明正準备出门,收住了脚步,回头问:“你父母要来?那你过年在这里?”

海藻在办公室里正无聊。要过年了,业务基本都瘫在那里,谁都没心情做。要不要给宋思明去个电话?好几件事要跟他说。可他最近摆出一副不理不睬的样子,万一自己跑过去主动,倒显得有些热贴。而且,这个人,她总拿不準他在想什么,有一点点怕。不像和小贝一起,小贝就是一汪清澈见底的清泉,你不必在意他究竟在想什么,有什么地方会惹着他。对于自己没把握的人,最好不要主动去贴人家的冷屁股。海藻下定决心。可“冷屁股”三个字一旦跃入脑海,自己就开始心神乱飞。

海藻的心一下就酥了。对嘛!这才是我想要的嘛!

宋思明在那头气开始喘得有点重:“你赶紧给我出来,半个小时后,我要是见不到你,你死定了!我挂了。”说完迅速放下电话冲出门。

宋思明笑了一下说:“有事快说,在开车呢!”

“周中义包办的。那地方他搞了一个宾馆,有吃有喝有玩。因为是过年期间,你去别的地方,搞不好人家都门庭冷落车马稀。你去不去?”

宋思明胸口憋了满满的气。

“不过……过年里,有两三天,我想带你去一趟桐乡。这样,你还能出来吗?”

宋思明和海藻两个人光光地躺在床上。一副完事后的疲倦与狼狈。

海藻真的躺下了,藏在被子里酝酿睡意。“哦!对了!我姐姐不住你那了。你上次借的那套房子,哪怕不收租金,她都住不起,你知道物业费多少?二千二百!”

海藻乐了,原来是想私奔。“我试试看。你赶紧走吧!回头迟到了。快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