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上一章:第23章 下一章:第25章

努力加载中...

门外答:“查夜房。”

小贝让海藻套上,忍不住讚歎说:“这衣服真漂亮,很衬你的皮肤,得好几百吧?”

“嗯呀,光光的,一丝不挂。”海藻其实穿着毛衣,她坏笑着挑逗宋思明。“你好放肆哦!敢讲这样的话,若不是喝酒了,就是不在家。我看你在你太太和女儿面前,乖得很呢!”

海藻週五下午出发去无锡。手头一个项目都接近收尾了,对方抓住个错误拒绝付款,要打官司。老闆扣着人家钥匙不给,陷入僵局。老闆暂时不想出面,让海藻去摸摸人家的口风。

抓过来一看,居然是宋思明:“海藻,休息了吗?”

门口叮咚有门铃,海藻对电话说:“你等一下,有人按门铃。”

门突然被很鲁莽地撞开,一个穿着风衣戴着帽子的男人一把捂住海藻的嘴将海藻背转过去,用脚关上门。海藻惊恐得大声叫喊,可是因为嘴巴被蒙上,声音只在喉咙间打转。

手机响了,一定是小贝。

海藻对电话说:“查夜房的,我挂电话了,一会你打到我房间来。”海藻挂了手机,把门开了条缝。

“你那里什么天气?冷不冷?”

“小排骨,馄饨,很棒哦!可惜你吃不着啊!”

“房间里就你一个人吗?”

“我的坏,只有你会看得见,你晚上吃的什么?”

“我想啃你,当着小贝的面。”

“正要呢!”

海藻拎着轻了一半的衣服回到家,小贝正在电脑上忙碌,海藻悄无声息地把内衣和衣服挂进衣橱,儘量不引起小贝的注意。但小贝还是回头看见了:“买衣服了?”

“这是你希望的吗?”

那个男人并不出声,使劲按住海藻的头,用另一只手夹住海藻的两个胳膊,然后用腿制服了海藻的手,腾出一只手在海藻的胸前放肆袭击,过一会儿就直接插进海藻的内裤里,在海藻的私处四下游走。海藻的泪都出来了,逮准机会趁男人分神,在他手掌上狠狠咬了一口,男人大叫着鬆开手,海藻扯开喉咙放声喊:“救命啊!救命!”冲男人的脚又使劲一跺,拉开门夺路而出,口里放声喊着:“救命!”

“也许小贝正陪着你,与你在灯下共舞。”

“不是,她最近开始教老外学生,有外快了。到人家老外家里,总不能穿得太寒酸,门面嘛。对了,週末姐姐搬家,你一早就过去帮忙。我要出差,去不了。”

海藻答:“不冷,跟上海差不多。”

到达无锡的时候,已近黄昏,海藻给对方打了个电话,约好週六早上八点见,然后就乱转悠。跟上海比,无锡真的很小啊!不过海藻很喜欢,有一种家乡的味道,比家乡还繁华一点,店里卖的排骨很好吃。吃饱喝足,沿街逛到所有店铺都关门,海藻才意犹未尽地回到住处。这是个很小的宾馆,不奢华,但很舒适,躺下就有沉睡的欲望。海藻躺在床上不想动,脑子不停斗争,要不要去放水洗个澡,还是先睡一觉。

“知道!”

“不符合你姐姐的做派啊!我以为她只在七浦路买衣服,难道发财了她?”

“不知道。”

“好啊!我等你收拾,反正电话里,你嘴硬好了。”海藻咯咯地笑。

“显然啊!你期望有谁?”

“你不要刺激我,小心我收拾你。”宋思明的电话背景里传来喇叭鸣叫的声音。

“有本事你来啃啊!如果你的嘴够长的话,可惜你鞭长莫及。”海藻趴在床上,跟宋思明调情。

“你小心点,陌生城市,不要随便给人开。”

“没有,姐姐送给我的。”

“我知道了,我不会的。”海藻扬声问:“谁?”

“哦!那如果脱光了还是会感冒,你光着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