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上一章:第18章 下一章:第20章

努力加载中...

“不是。海萍住的房子要拆迁了,她下个月就没地方去了。我在替她找找,看有没有什么房子可以租。”

宋思明不由分说开了车门把海藻塞进去,从另一边上了车,舒了一口长气道:“你的night太短,而我的night才刚刚开始,前面的是预演。”

“对了,海藻,你们那片还有没有空房子出租?我们被房东赶出来了,这一带要拆迁,我正发愁呢,不晓得下个月住哪里。”

海藻说,我想回去看看,在我们附近有没有便宜房子出租,姐姐要搬家了。

“前几天我的确拿过,各有各的用处去了。你现在叫我辨认哪笔钱去哪里,我认不出。原本世界就很小,转来转去就这么大。以一个人为中心画个一百人的圈,其中一定有人是相互交叉的关係,互相认识的,没什么奇怪。”

苏淳不再发表看法。

过一会儿,小赵回来说:“唉!到底是姨啊!没这层关係,谁干呀!我姨说了,你还就还吧!反正她也不指望这个吃饭,不过,这一进一出,你就算临时拆借,利息也得付一点,哪怕就算银行贷款,也是这道理。你还六万零六百吧!”

不过睡一觉,不算什么。

“是啊!”宋思明开心地笑了,他喜欢海藻瞬间万变的表情,从意兴阑珊到惊讶。

宋思明笑得更欢了,说:“可是,很抱歉,它就是叫山药。”

很好,至少今天晚上我学会了“请你再说一遍”居然有三种说法──“Pardon me?”,“Beg your pardon?”,还有一个居然是提了声调的“Sorry”。这三句是今天晚上俩人对话之间最常出现的话,以至到最后结束的时候,老外要求海萍把中文拼音“请你再说一遍”写在笔记上。

海藻都快羞晕过去了。她不敢想像,白天这个正襟危坐的男人,在夜色中竟如此狂放。

“这个东西,它居然敢叫山药?它怎么好意思叫山药?”

“啊?我帮你问问,留意一下。你要租一间还是一套?”

海萍趁记忆还新鲜,赶紧把包里的书掏出来在车上研读。书上有字,但没有声调,现在好了,听了真人说话,大约知道点儿。“我居然花了十年学英语,感觉啥都没学到。”海萍感慨。翻翻书,路上的一个多钟头很快就过去了。

苏淳愣了,说:“当时借的时候没规定最少借一年啊!主要老婆嫌太贵,大家又发动群众凑了凑,那现在怎么办?”

放下电话,宋思明沉思一会儿,拨通了海藻的手机:“海藻,刚才那位外国朋友特地打电话来,说你姐姐教得很好,我很高兴,你替我谢谢海萍的努力,她帮我解决了个大问题。”

宋思明根本没看菜单,就直接对那个笑盈盈的女人说:“山药羹,烤红薯,蜜汁莲藕和芦笋。”完全不问海藻爱吃什么。说实话,海藻以前吃烤红薯吃太多了,一点不想吃。

音乐钻进屋子的每个缝隙,海藻能够感觉到宋思明的嘴唇一点点向下退去。海藻一把抓住宋思明的头髮,手轻轻地盖在芳草地上。

小贝说:“她要搬也别搬我们这来呀,离单位多远啊,太不方便了。再说,她还有大半年就住新房子了,哪个房东愿意租个短客?即便租,价钱也不会便宜的。”

“我喜欢这种味道,女人香。”宋思明说。

海藻在电话那头沉默良久,轻轻答了一句:“谢谢。”

海萍今天晚上去上第一次课。这个老外很不错,热情,耐心。即便自己不会表达,他也会努力猜测。俩人靠肢体语言比划了一晚上,走的时候海萍才发现一个半小时的课上了两个小时,时间过得飞快,屋子里温度正合适,而海萍却热得一身汗,一出门就被冷风激得直打颤。

宋思明叹气。对老婆,你是没办法说服教育的,因为你跟她有床笫关係,因为你跟她有契约保障,因为你跟她有血肉联繫,所以无论她说什么做什么,你也只能乾瞪眼。

“擦了脸再睡。对了,问你件事,你是不是拿家里的钱出去借人了?”

宋思明浅浅一笑说:“因为是你要的,如果是别人,我不一定能变出来。我希望能在物质上帮助你,并让你最终得到精神上的快乐。”

宋思明的柔情开始结冰。

“今天不行,我晚上去看姐姐。明天吧!如果你明天有空的话。”

宋点点头,人有点倦,腰有点酸。

紧接着,海藻又吃了一个浇着奶油盖着黑鱼子酱的烤红薯,和塞了鳕鱼做瓤的芦笋,每道菜都超过被狂捧的什么外滩十八号。

“你晚上有空吗?我想见你。”

宋思明不再要求。“总有一天,你会说的。”宋思明回想着刚才那个小女人浑身颤抖,周身痉挛的样子,由惊恐到绚烂的表情,内心得意。

好了,放下了,今天晚上可以和小贝做爱做的事情。

海藻依旧沉默。

“不要说不。”宋思明有点命令的味道。

海藻歪头看看宋思明说:“还行吧!最主要的是,我终于第一次在晚宴桌上吃饱了。那个烤红薯是挂狗头卖羊肉,那个芦笋是败絮其表金玉其中。我很想尝尝那个蜜汁藕,可惜吃不下了。”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海藻在宋思明办公室里无聊乱转,翻翻书架,都是各种选集,不好看。在书架的下方杂七杂八地堆了些报告和广告,海藻找了找,掏出一份房地产的杂誌,乱翻着。

“显然一间啊!越便宜越好,没家俱也没关係,反正我们再过一段时间就要搬新家了!”

“是的。这家的菜,每一道听起来都很平常,吃起来才比较独特。这碗羹是用野山鸡和鲍鱼做高汤吊的,你吃的一丝丝很润滑的东西,是一品翅。”

宋思明夹了一块放进海藻的碗里:“尝一口,你不会后悔的。”

海藻放下电话,立刻给海萍去电话:“姐姐,我朋友说,你教得很好,老外满意极啦,夸你是个好老师呢!你太棒了!”

海藻看过对高潮的描写,看来看去都觉得那是文学的夸张。什么人有销魂的感觉,什么人会意识不清楚,什么人会因为高潮而放声痛哭。

海藻不说话。

然后,宋思明坐在床边,让海藻跨在自己的身上,海藻突然发现,床头是一扇宽大的镜子,将两个人的裸体尽览无余。宋思明并不急迫,他时而跳着华尔滋,时而跳着奔放的拉丁舞,突然的一瞬间,海藻的热血蓦地冲向大脑,从脚底释放出一种近乎麻醉的酥痒,迅速扩散全身,她止不住尖叫。

“喜欢吗?”宋思明问。

“她说人家不急着要。”

海藻今天晚上不是去海萍家里,她对宋思明撒谎了。她今天晚上与小贝有约,两个人去穷逛街。这是一种本能,她说不出由头地就不想在宋思明面前提小贝的名字。

宋思明一听到海藻的声音,心都柔软了,忍不住说一句:“海藻,我想你,你想我吗?”

今夜海藻终于明白了,高潮是那个你不需要猜测就明确知道的东西,并且,在那一瞬间,你有从悬崖坠落的害怕。

“复兴公园后面的石库门房子,面积很小,但交通很方便。她想找我现在住的附近的房子,凑合一段时间就搬新家了。”

海藻看着眼前的钥匙,不可置信地问:“是不是任何时候我提的任何问题,你都有解决的办法?为什么你总能变出这些来?”

“你不要去做这种危险的事,会有麻烦的。”宋思明一边擦脸,一边说。

“好,我去接你,你等我。”

“不。”海藻说。

你知道吗?人的肉体和精神是可分的。你即便在精神上很爱一个人,肉体却不会忠于他。肉体是很无耻很无耻的贪婪,在贪婪的肉体面前,精神会显得很渺小。

不过同样的满意显然没有发生在老外身上,老头第二天一大早就给宋思明去了电话。

“她现在住哪儿?”

海藻等到七点,办公室都没人了,也没等到宋思明。宋只在下午四点的时候打了个电话来说,自己有点事情,可能要迟些去。海藻不知道这个迟要到几点,她给宋思明发个短信说:“你要是太忙,就算了,改天吧!”

海藻闹不清楚哪一段算是高潮,是小贝的狂轰滥炸中的激动,还是小贝爆发前的抽动。她会说:“高了,高了。”

宋思明的心都飞到天空中去了,如果此刻能有一幅卡通漫画的话,你会看见半空中几颗粉红色的心在快乐地舞蹈。

海藻和小贝瞎折腾了一年多,每次小贝都在最后关头问一句:“海藻,你高潮了没有?”

那个女人接过信封说:“没关係,原本也不指望这个赢利,闲钱放家里又不知道该干什么。”

“也许上一次算高了?也许第一次高过?”海藻总是不清楚。

“不会,精神比较强大,但通往精神的路很多,物质是其中的一部分。你知道吗?毒品为什么给人快乐?生物学的研究,如果吸毒的话,会给某些神经中枢以直接的刺激,人这边一吸,那边大脑的愉悦神经就会在图表上闪现火花。当然别的事情也会产生这种火花,但不如毒品来得直接。所以我们要拒绝毒品,因为一旦这种终极快乐可以很简单获得的话,你就不会再对其他各种通过努力获得的快感产生兴趣了。如果每个人的快乐都这样容易得到,你还会去寻觅爱情吗?你还会去努力工作吗?你还会因为失去而伤心吗?”

不一会儿,宋的电话来了:“海藻,还有点紧急的事情,不会太久。你若等急了,不如在我办公室坐会儿好吗?”

对面又不说话。

“回来了?”

宋思明再次乞求:“海藻,说你爱我。”

中年妇女在小赵走后,打开信封点钱,突然信封口上的记号引起她的注意,她不由得拿起信封仔细端详。

晚上,宋思明回家,已经半夜时分。那间显得相当陈旧的屋子里,走出的女主人是小赵的表姨。

宋思明听完笑了,用流利的英语回答:“你需要一个懂英文的老师?像我这样的?那我可以跟你保证,你除了学习BrokenChinese,其他的中文是学不会的。我的想法恰恰跟你相反,我觉得,你若真的想学好中文,就应该放下你的身段,搬出你的五星级宾馆,在上海买一套房子或租一套石库门房子,你周围的邻居都是中国人,你每天除了说中国话没有别的选择。这样,你才会很快融入上海。英语怎么说的?学游泳最好的方法就是把鸭子丢进水里。你呀,现在只能说是浮在水面上。我看这个老师很好,我很期待再过一段时间见到你的时候,我的老朋友,你已经会说中文了!”

其实,人若真低俗了,就会很快乐。

宋思明撸了撸海藻的脑袋,一鬆手指,将钥匙坠进海藻敞开胸襟的大衣口里,笑着说:“错。这点物质,顶多也就算大麻吧!要让我的海藻快乐,我会有很多秘诀的。走,吃饭,我饿了。”

小赵说:“那我也不好做人啊!我真是自己找事。你等一下,我给我表姨去个电话,看你能不能这么快还。”

“宋,你好吗?太感谢你啦!昨天晚上你推荐的老师来了,她很……很认真。不过你能不能给我再换一个老师?因为,因为她完全不懂英文,我感到非常吃力。跟她学,我大约只能学习哑语。”

“那你留着吧!不必给我了。”

“好。”海藻放下电话。

在两个人几近虚脱的颓废中,海藻深叹一口气。

“我累了,想睡了。”

宋思明突然想起个什么事,走回办公桌前翻了翻,从信封里拿出一串钥匙说:“海萍住的时间不长吧?我这里有一套朋友的房子,空着,暂时没人住。是暂时。在静安寺,离Mark住的地方很近,你可以让海萍暂时住那里,先过渡一段,如果朋友真催着要的话,咱们再想办法。”

“看着我。”宋思明说。

不一会儿,上了一碗透明薄瓷装的粥样糊糊。宋思明说:“尝尝看,山药,看你喜不喜欢。”

宋思明又载着海藻去了第一次偷欢的别墅,一靠近那条路,海藻的心就开始怦怦乱跳。她明知道会发生什么,可她逃不开。这种奇怪的关係像一块磁铁,让你在正面相对的时候拼命抗拒,而在背身过后又期待被拽入磁场。

和宋思明,叫睡觉。

人的肉体和精神,是可以完全分开的。

海藻完全没有想到,她在探索高潮一年多的布满荆棘的路上,只一两次,就被一个中年男人轻轻鬆鬆给攻克了。那种肉体的欢愉震撼,让她才刚刚结束就期盼立刻体验疯狂。高潮,也许正如宋思明所说,应该是人的另一种毒品吧!

海藻穿上衣服,再叹一口气。

谁知道,过半晌,海藻居然说:“一点点。”

苏淳拿着厚厚一叠钱来到办公室,递给同事小赵:“呃,不好意思,我这边又筹集到钱了,所以,这钱先还你。”

老外带着笑脸对电话投降:“OK,OK!我会努力的,我会努力适应!”

海藻出了门打了一辆车直奔那个熟悉的大院。

宋思明伏案,终于放下笔,喝了口水,站起来,走到半倚在沙发上津津有味翻杂誌的海藻面前:“这种杂誌好看吗?都是卖房子的广告,你也想买?”

小赵笑了,把钱推过去说:“苏淳啊苏淳,你这不是玩儿我吗?是你说急着用钱,我替你跑去拿,刚签了合同你又来还,还让我替你送回去?你当我圆通快递啊?我跟人家也不好说啊!最少你也得借一年吧?”

“这是什么地方?”

海藻第一次觉得,睡觉这个普通的动词,也可以用得狎昵,猥亵,格调低下。

“对呀!我都没想到。”

苏淳一说,海萍本来是心里疑惑的,但一听苏淳最后一句,恼了,以为苏淳自己没本事,还要把海藻拖下去。“你没有这样的朋友,不代表海藻没有!你不要拿你的人缘去度量别人。”

前两天她刚看到一篇新闻,说的是一个姐姐为了供养弟弟读书,白天在学校里做乡村代课教师,晚上出去卖淫赚钱。虽然卖淫会得到更高的收入,但是这名女教师依旧不放弃自己的教书事业,还为穷苦的孩子贴补作业本儿。当时海藻觉得这种报导都是吸引人眼球的,现在她明白了,就像宋思明说的那样,懂得牺牲的才比较伟大。而那白天的老师是为了拥有一个感动自己的精神,洗涤夜晚的卑下。

做爱算什么?不过是给爱一个称号。

宋思明招呼那个女人过来说:“买单,顺便帮我多打包一份蜜汁莲藕。”

“哦!她不是在给Mark上课吗?住你那里肯定会赶不上夜班车的,你那里车很早就停了。”

“有什么特别吗?”

宋思明吻吻海藻的手指,将中指在口中含着,咬一下说:“鬆开,这是我的芳泽,我的最爱。”

苏淳想了想,答应了:“这里是六万,那六百,我这个月发了工资就给你,谢谢你啊小赵!”

宋思明一路引导着海藻,用自己的手按着海藻的手,在他的身上或轻或重地抚摸。

海藻不死心,说:“找找看,咱们就从市中心往外找,见个房屋仲介所就钻,看看有没有合意的。”

海藻真快羞得背过气去了。

“来吧来吧!有你陪着我会很高兴的,打个车来,凭单据我给你报销。”

“明白了。你在告诉我,物质就是鸦片,而我在慢慢中毒。”海藻的表情变得很不自在。

海藻由衷高兴:“姐姐,加油!”

宋思明听见轻悄悄的推门声音,很高兴地招呼海藻:“你来了!”边说边站起身来,走到海藻身边,用双手替海藻梳理了一下头髮,顺便摸了一下海藻的脸,有吻她的欲望。这个小女人,表现得总是很倔强,而行事上总是很顺从,可爱。宋思明拉了一下海藻的手说:“你坐,我很快就结束了,临时一个报告明天要交。”

“一家饕客们才知道的吃饭的地方,这里不对外挂牌营业,所以来的人都是熟悉的人介绍的。”

海萍的声音里洋溢着兴奋和成就感:“真的啊!我自己也觉得很有收穫,那个老外人很好,非常耐心,我现在每天抽空就在看英语,非要把这个难题给啃下来,我就不信我教不了!”

“怎么了?”

“这个山药,好像很好吃啊!”

宋思明摸着海藻的嘴唇,咬着她的耳朵说:“说你爱我。”

还是二楼的那间屋子,宋思明将房间温度开到最大,拧开一盏散发着极度诱惑的橙光檯灯。这一次,宋思明不紧不慢,他不再像第一次那样急迫与不忍心,却悠悠地按照自己的节奏带着海藻起舞。

苏淳回来见桌上的钱,很吃惊,问:“哪来的?”

苏淳皱着眉头说:“海藻?海藻怎么可能有这么有钱的朋友?六万啊!不是小数字,还不要利息,说什么时候还了吗?”

“海藻的朋友借的,不要利息。”海萍特地把重音放在不要上,以故意羞辱苏淳。

海藻咬了一口,叹气说:“我真应该先吃这个的,这个最好吃。”

这就是传说中的高潮吧!

海藻和宋思明肩并肩出来。海藻站在宋思明的车前不动,冲宋思明招招手说:“谢谢你的晚餐,andgoodnight。”

“看着我。”宋思明深吻海藻,并在海藻的注视下缓缓将自己脱成一株白杨。

海藻一看到那粥上飘的香兰叶,就不想吃了。山药,听起来不像好吃的东西,勉为其难尝了一口,突然眼睛就瞪起来了:“这是什么?山药?”

睡觉,睡觉也很好。并不如想像中那么低俗。

小贝碰到海藻的时候,海藻心不在焉,她对穷逛街没什么兴趣。小贝问她,你干吗不高兴啊?

“把钱放家里才会有麻烦呢!”

海藻根本不接下话,宋思明觉得自己很莽撞,在一个小姑娘面前显得骨头很轻。

吻吻海藻的脸庞,解开她的大衣,将她逼到床边然后一点点在悠扬的班德瑞的《秋叶》中将海藻剥成赤条条的葱白。青春女人的皮肤,在灯光下泛着丝绒光泽,手指触碰之处,像蜜汁藕一样薷糯,像睡莲一样水灵。海藻这一次乖巧地闭着眼睛并不看。

“你以为拥有物质就会拥有精神吗?”

女人狐疑地听宋思明的论调。

宋思明开着车带着海藻在城市的中心地带乱转,终于绕进一幢闹中取静的老式洋房前。他停了车,带着海藻走进去。宋思明刚一进门,就有人迎上来,把他俩带到楼上角落的一间小房间。海藻很喜欢这里,楼下人很满,很有吃饭的气氛,而楼上很温馨,装修非常简单,看着很不起眼。

小赵把钱交给一个中年妇女:“表姨,这是上次借的那六万。我实在是不好意思,想两边都牵个方便线,没牵好。”

和小贝,叫做爱。

海藻不理。

“今天人家还我一笔钱,信封上的记号,是我画的。”

“不好。”

“同事说,另六百的利息月底给。”

一夜跑下来,海藻沿着仲介橱窗一个一个仔细查,最便宜的也要一千块,没见有租单间的。失望!

“不对。海萍,你最好去问清楚,这钱我怎么感觉拿得不踏实啊?现在这世道,没这样的活雷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