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上一章:第16章 下一章:第18章

努力加载中...

“你就算想省钱,也不能这样糟蹋自己!鸡蛋总要保证一个的!不然身体会坏掉!”

“不去。我还是去海萍那里吧!我要跟她说个事情。”

宋思明叹了口气说:“原本在光鲜亮丽的背后,就是褴褛衣衫。国际大都市就像是一个舞台,每个人都把焦点放在镁光灯照射的地方,观众所看到的,就是华美壮丽绚烂澎湃。对于光线照不到的角落,即便里面有灰尘,甚至有死耗子,谁会注意呢?我不是在说上海,就是纽约、巴黎、东京,都一样。你能对外展示的,别人看到的繁华,只有那一片,而繁华下的沉重,外人是感受不到的。这是一种趋势,我们回不去的。如果你要我选择,是生活在过去的清一色土布灰蓝、每个人收入都是十六块八毛的日子?还是今天?我想,我还是愿意生活在今天的。至少,它有一种变化,它给予相当一部分人以希望。”

宋思明拿着电话没放,想了想,笑了:“小姑娘。”

“不知道。我不再过问他了,当前最主要的事情,就是把我自己给修炼好,把我儿子给照顾好。他,我就当他不存在。没男人,难道不过了?”

小贝的生活是,有肉就高兴了。这却不是海藻的目标。快乐的人生应该是“一亩土地两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可首先你得有土地,有牛,然后才能招来老婆,然后才能有孩子。没有人说“老婆孩子热炕头,一亩土地两头牛”的,连老农都懂得这个道理。海藻在笑,笑自己面对着几片牛肉和一碗泡菜的时候,很有哲学思想。

“哦!对了,姐,我跟你说件事儿。有个朋友想让你去教老外中文,你愿意吗?”

“你要不愿意,我就回了他。”

海藻淡淡一笑,说:“我不饿,你吃吧!”

海藻去海萍家的时候,刚到楼梯口就听见房间里传来海萍的咆哮:“你去!你去把那一块钱给我拿回来!你要是拿不回来,今天你就不要回来!”

海萍掏出一包速食麵和半筒白麵:“我晚上就吃麵,你吃这包速食麵吧!有点味道。”

“行,我去试一试。山穷水尽的时候,哪尊佛都要拜一拜。甭管教好教不好,我就当是自己学点英文了。这个男人我是指望不上了,我得靠自己想办法。你去问问他,什么时候开始?”

旁边是苏淳低低的解释声:“当时不是赶时间吗?而且我以前没放过,不知道怎么把小推车给插回去。我怀疑是那个介面有问题,我其实试了,后面很多人等着推车,我就……”

不一会儿,小贝捧一大堆东西,嘴里叼着一支狗尾巴草进来了。

海藻看着姐姐手里的面,鼻子酸了:“姐!你天天就吃这个呀!”

“还希望呢!都快绝望了。我们几家人在供一套房子啊!我都不敢想轮到我自己该怎么办。”

“姐,小事,你别生气了。这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吗?你要真介意这一块钱,我补给你。你别为难姐夫了,他都够可怜了。你也不想想,这世界,除了姐夫能这样任你说不回嘴,其他人谁行啊?你别老欺负他,我都听不下去了。”

“你以前没放过?!那你说说看,你以前干过什么事情!你对这个家做过什么贡献?不挣钱还穷大方!一块钱不是钱啊?你一个月能有几个一块被糟蹋?你这一辈子又糟蹋了多少钱?你抽一辈子烟就烧掉我半套房子!这儿丢一块那儿丢一块,你说!你能干得了什么?”

苏淳的声音都开始颤抖了,说话也开始结巴:“郭海萍!我不跟你说了!你……你……你……你不要住在这里就把身段放得跟小市民一样低!你……你……你……你到底想不想过了?你要是觉得我什么都不好,我放你走!我同意跟你离!你说怎样就怎样!我随便你!”话音一落,他就拉开门冲出去了,跟海藻撞个满怀,连一句话都不留就走了。

“我不想看什么。”

“冬至?耶诞节要到了啊!日子真是飞快!一年又要到头了。”海藻内心里暗暗感叹。

海萍突然愣了:“你在这吃饭啊?我没準备菜。”

“太好了!我还有段时间準备。我昨天都去买书了。好长时间不学,都忘光了,要狠下点功夫。”

“没有,就是问一下。”

“盗版碟跟电影院效果能一样吗?我要的是那种感觉!是坐在电影院里抱着爆米花看电影的感觉!环绕身历声,大萤幕,很多人聚一起的感觉!”

海藻问小贝:“咱们圣诞夜去看电影吧?”

海藻无语。

“当当当噔……!”小贝把东西放在桌子上,手举那支狗尾巴草说:“祝我们漂亮小猪冬至快乐!”

那顿饭,姐妹俩为了究竟谁吃好点儿的速食麵而争执半天,最终海萍又赢了。海藻回去的路上,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她想不通,这么克勤克俭,这么永远心里装着亲人的姐姐,怎么会是小贝嘴里那个虚荣的女人?

海萍抽泣着收声:“哪个女人想做泼妇?哪个女人不想自己像公主一样美美地坐着仪态端庄?我告诉你,什么样的男人注定了你会成为什么样的女人。是这个男人让我有做泼妇的能量。只要是一对贫贱夫妻,就摆脱不了泼妇的命运,悲哀的结局!”

“对了!”宋思明突然想到了什么,“海藻啊!我觉得,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你给你姐姐钱,或者他们努力去省,这都不是办法。我倒想到个法子,上次我不是託你帮忙找人给一个外国朋友上课吗,你看能不能让你姐姐去?”

海藻说完谢谢,却不肯放下电话,她停顿了一会儿说:“圣诞夜你有空吗?就是明天晚上。”

“没必要啊!把钱送给人家花。两张票怎么都得上一百块吧?加来回车费,在外头吃顿饭,半个月菜金都够了。关键是不好看。换个别的活动。要不,咱们去教堂看人唱诗?”

苏淳压着火说:“海萍!只有一块钱而已!你为什么没完没了?一路吵吵到家!你究竟是因为这一块钱,还是故意想找个话头吵架?如果你只为了吵而吵,要适可而止啊!”

海藻给宋思明去了个电话说:“我姐姐同意去了,怎么联繫那个人?”

宋思明说:“我给他去个电话约个时间,然后把他的联繫方法告诉你。”

“这个世界上,没有不行,只有不敢。我倒觉得,这对她是个机会。多学点东西总比原地踏步好。她还年轻,趁有能力的时候可以多储备点能量,这样以后也许会用到。”

海萍沉思着不说话。

“资本市场原本就不是小老百姓玩的。但是老百姓又逃不出陪练的角色。只能慢慢努力吧!海藻,也许你可以换一种活法,不走你姐姐的路。本来,这个世界就是一个多元化的世界,各种人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

“什么事?”

“这是什么?”海藻问小贝手里拿的奇怪东西。

“你干吗去了?”海藻问。

又是一块钱!一块钱看着不起眼,可生活就是由许许多多的一块钱堆积而成。一块钱可以给你带来欢乐,也可以带来悲伤。一块钱很渺小,可一块钱又暗藏能量。不晓得,今天的这个一块钱,会不会就是日后的那个一块钱呢?海藻若有所思地接过花,并没有如往日那样面带喜悦。

“去试试看。真教不了就算了。但连试都不试,那不是很可惜?我等你消息,你儘快答覆我。”

“看!今天的晚餐!有肉哦!”小贝从塑胶袋里倒出一点酱牛肉。

男人在骗女人走进坟墓的时候,总是先罩点鲜花。因为有表像掩盖,你才不觉得害怕。

逃了半天,其实逃的是自己。傻。算了。

海藻站在门口,听见屋里一片寂静,不一会儿,海萍呜咽的哭声就传出来了,先是细水潺流,然后是坝口决堤。海藻赶紧走进去,拉着海萍的胳膊摇着说:“姐!姐!你别哭啊!就为一块钱!至于吗!姐!你别哭啊!你坐,你坐!喝口水。”

海藻觉得自己很鲁莽。那个宋思明,是自己以为的情愫罢了。他并没有什么想法。也许,从开始到现在,都只是自己潜意识里有一种喜欢,又怕这种喜欢真的蹦出来把自己吓一跳。

“海藻,有肉你都不高兴?”小贝故意逗海藻笑。

海藻坚决拦着姐姐:“你能吃我怎么就不能吃了。你说,家里有什么?”

“能行吗?我觉得她肯定会说不的。她以前学的那些单词,估计早忘光了。学校学十几年英语,那不都为应付考试的吗?两个语言不通的人,那不是鸡同鸭讲吗?”

“我怕麻烦,吃这个省事。”

“木棉啊!看!有特色吧?我刚才去买吃的时候在菜市买的。一块钱一支,我见着有趣,就送给你。”

宋思明电话里没回过神来:“圣诞?那个节日我们不过的。明天晚上我有约了。”

宋思明意味深长地浅浅一笑:“你自己会找到的。”

海萍等海藻一走,就开始翻箱倒柜想找出一本外语书。好不容易翻出一本《许国璋英语》来,开始伏案苦读。

“姐夫呢?你们和好了吗?”

“我是什么位置?”

海藻站在门口不敢进去。

“还在生气?我给姐夫打个电话吧!让他回来吃晚饭。”

“既然海萍的事是海萍的,你的事是你的,你问那么多干吗?”

小贝:“你想看哪部片子?我去买盗版碟来。在电脑上看。现在外面卖的碟片都比电影院里放得早,才五块钱一盘,还省了路上跑。冬天窝家里床上,多舒服啊!”

“啊?不行吧?她不是学外语出身。以前大学学化工的。”

“那好,我今天没吃,你拿一个鸡蛋给我吃。”

“还生气?!气性真长。好好,我不问了。”

是的,这就是海藻未来的生活,晚餐有肉。

海藻说:“又不是外人,準备什么?有什么吃什么。”

海萍口齿不清地说:“你以为我愿意欺负他啊!他要像个男人,我也想把他当菩萨供着!他就是条猪大肠,拽都拽不起。人家天天向上,他天天向下!人活着总要有点儿奔头吧!我和儿子这一辈子还得靠他呢!他这样!能靠上吗?我真是自己套了个死扣往里钻!现在我人也老了,儿子也生了,他居然说离婚!他想毁了这个家!他不想要我了!他这是成心气我的!想把我气跑了他好再找!我算看透了!女人啊!把命拴在男人身上,简直就跟把命拴在风筝上一样不可靠!我当年怎么想的呀,找这样一个宝!少年无知啊!”

海萍尴尬了:“今天早上刚好把最后一个吃完了。我出去买吧!”

“等孩子来了,我就不吃了。好了好了,赶紧下麵吧!”

海萍的声音更加歇斯底里了:“你说我无理取闹是吧?我今天就闹给你看看!一个大男人,要能力没能力,要责任没责任,整天圈在这间房子里,你凭什么结婚?像你这样的就不该娶妻生子!你就不配去做个男人!一个男人,在家里被老婆指鼻子骂,在单位被领导拨来弄去,你难道就没一点点自尊心?你就不觉得丢人?我都替你没脸!你这都奔四十而去了!土都埋到腰了!你难道没有紧迫感?你对老婆孩子,难道没点儿内疚?”

“你有事吗?”

海萍站起来就要出门:“我还是去买点菜吧!不然你肯定吃不下。”

海藻扶海萍坐下。

海藻其实是不放心海萍,原本可以电话通知的事情,她特地过去看看,想知道海萍和苏淳和好了没有。一进海萍的门,发现她正挑灯苦战呢!“姐,你都準备上啦?可人家老外现在正过耶诞节呢,得到一月才能开始上课。”

“我吃啊!我早上吃过了,不能一天吃俩吧?”

“哎哟!算了吧!切!中国有什么电影能看啊!所有的大片都是华而不实的,那是拍给外国人看的,不是拍给我们看的。老外的片子也给审查得露点大腿的都剪了。还不如在家呢!想看什么看什么,都是原版的。你说,你想看什么?”

海藻一面给姐姐擦鼻子说:“擤擤!用力!”一面理着姐姐的头髮,“他那是气话,不是真要跟你离。你明明不想跟他分手,何必总刺激他呢!万一有一天他真跑了,你不是懊悔?既然打算跟他在一起,就好好对他嘛!又在一起过,又寻彆扭,何苦呢!你这样子,都不像以前的姐姐了,让我看着好害怕呀!”

“是啊,会很紧张的,所以我会每个月给她三千块,这样她会好过些。这个城市,你们这些人是怎么管的?房价那么高,工资那么低,还让不让老百姓活了?”

“姐姐!你骗谁?你还当我小孩子?我警告你!我以后不定期来抽查你的晚饭,你要是再被我抓到光吃白麵,我就告诉妈去!我让妈不把欢欢给你送来了。孩子跟着你不是受苦吗?”

海藻回到房间,将包往床上一丢。小贝不在房间。不知道干吗去了。

“那就这样,再见。”

海藻电话里“哦”了一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