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上一章:第14章 下一章:第16章

努力加载中...

又到週五,苏淳再回来,又看到老婆哭丧的脸。苏淳笑了,说:“我要适应这种生活,每週有六天你情绪亢奋,然后一天低落,这就是你的週期。又没中是吧,老天给你的资讯不准啊!”

海萍哭了半晌才答:“六万。”

“哼!不是海藻没这种想法,是海藻的自我意识没有膨胀,没有觉醒,等有一天她觉醒了,我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女人和女人之间,没有什么不同。每个女孩都想有一个芭比娃娃,每个姑娘都希望拥有一支口红,每个妇女都想佔有一套房子和一个男人。”

“现在的情况是你急他不急,你若不做些让步,是很难绕过去的。不晓得小陈你会不会下围棋,围棋里对这个有一种说法,争先手很重要。为了争先手,有时候会主动放弃一些小的得失,重要的是大局,我说的你明白吗?你们现在就是在跟时间赛跑,早一天把桩打上,就早一天预售。你回去把我的话带给徐总张总,就说我说的,还是要快刀斩乱麻,上面可能会有更多的调控措施出台,风云莫测。再说,我还是不希望在上海这个地方出现什么负面消息,毕竟这块地市里还是倾注了很大的心血的。那些都是小老百姓,能不计较,就儘量少跟他们计较点。”

“欢欢要真是农民家的孩子,就认命了,可他的父母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海藻,等你有了孩子,你就会明白,你是多么地想把天上的星星摘给他,你是多么希望哪怕自己苦一点,都让他有个幸福的生活。欢欢已经很懂事了,他马上就要受教育了,我怎么能让我的孩子窝在一个小房间里,连张书桌都摆不下,连个玩具柜都没有?我简直太无能了!”

海萍懊恼地说:“准啊!”

“唉!女人到我这年纪,也不指望什么嫁个王子,成名成家了,唯一剩下的梦想,也就只有中大彩了。当年满身都是梦想的时候,第一个叫我梦想破灭的是伏明霞,所以记她一辈子!当时十几岁,觉得自己啥都能干,未来一片光明的时候,发现一个比自己小的丫头片子都当世界冠军了,顿时就觉得自己老了,巨受刺激。不过这么多年下来,刺激刺激也就习惯了。再看电影电视上露脸的,个个都比自己小。唉!我看,三十不该叫而立,而该叫知天命,尤其是对女人来讲。”

苏淳觉得事态严重了,原来以为海萍只是闹着玩儿的,现在发现她全情投入了,把赌博当成了生活的全部,这样下去要成瘾的。

苏淳无可奈何地摇头,自言自语说:“中邪了。”

“姐,你别生气了,别难受了。”

苏淳开始大笑,怜爱地摸摸海萍的头说:“小傻瓜,你当你是开彩票公司的啊,还想中个十次八次呢,一次就足够把你砸晕了。算了,老老实实过日子吧,不去想那些!”

小贝下定决心,说:“我给苏淳打个电话!”

“还好,不多。小贝那里有四万,我这里有一万多,加上咱们四个人这个月的工资,一下就还清了,问题不大。姐你别着急,对了,利息多少?”

“你癡人说梦吧!市中心的二百平方米五百万能拿得下来?你看看那个汤臣什么的,黄浦江边上,一平方米十一万呢!你那五百万,刚够买间客厅。”

“年息。”

“就是港台片里的黑社会。姐,小事一桩,不值得你这么难过,明天就解决了。我最近涨工资了,钱会很快凑起来的,你别担心。从下个月起,每个月我给你三千,我自己留二千足够了。你把这些钱都攒起来,没多久就要装修了。你手头紧,你先用。”

海萍看着妹妹打开抽屉数钞票,难过得眼泪又掉下来了:“海藻,姐姐没用,还要让你为姐姐背债。”

“哼!那个啊!送我都不要,噱头!开盘那么久了,连个问的人都没有,迟早要跌价,到时候才难看呢!好房子都是越住越涨,它那房子一跌,就更没人买了,我有钱都不会买,哪怕我连中两次,够买一套一百平方米的,到时候都给人家说,喏,就是那幢楼里最小的一套,多丢人啊!”

小贝听了苏淳这段沉痛的感慨,都忍不住笑了:“哈哈,大哥,你没你说得那么惨。至少,你还敢说,真正阵地全失的,那是亚伯拉罕.林肯,一句话都不敢说,对着老婆的狂风骤雨还全是恭维之声。你还没成伟人,你离阵地全失差远啦!”

苏淳无可奈何:“好吧,随你随你。只要你高兴,你爱怎样怎样吧!只是,你别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这个上,万一不中,你会很难过的。有当无,就当是健康娱乐吧!”

海萍擦着鼻涕问:“什么是大耳窿?”

海萍脸色马上就一变,声音也沉了:“你说,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海萍哼了一声:“别清高了,你又比市井小民强多少?我看报纸上说,很多人中奖都是第一次买彩票就中的!我只要等到这个週末,就知道答案啦!你最好还是保佑我,万一中了,五百万啊!五百万啊!等我有了五百万,哼!我才不要买现在的房子呢!我要在市中心买套公寓,二百平方米的!”

海藻劝海萍:“姐,你先别哭,哭也不解决问题。他这不是刚借嘛,咱马上凑钱给还上,不会背多少的,他借了多少?”

半夜里,海萍突然直直坐起,默不做声使劲回忆。

“天大置业的事情,你办得怎么样了?”

“那你晚上打个电话回去。”

海藻和小贝的嘴都张开了:“啊?”

苏淳赶紧回门口换鞋,还解释:“不是关心你吗?以为你生病了,出什么事了?”

海藻不停地摇海萍:“姐,姐,你有什么事想不开呀,你跟我说呀!你别吓唬我呀!”

“姐,你把孩子看得太重了。其实孩子只要跟着父母,吃什么穿什么住什么,他们根本没概念的,又不是揭不开锅。我们欢欢跟好多农民家的孩子比,要幸福得多了吧!”

海萍不响,又哼起歌来,满脑子都是五百万在飘。

海萍立刻止住哭说:“别打了,我要跟他离婚!”

“怎么了?”苏淳径直走过来摸摸海萍的头。

“是啊!其实从海藻跟我说你们要买房子,我就觉得不妥。何必趁房价高去趟这混水呢?租一套住不也蛮好,很好的两室一厅,也就两千多吧,挑选的余地也大,这才比较现实,这样负担不会太重。”

“唉,这个啊!你只有在婚姻走过一个阶段以后才会明白,男人的佔有,就好比是打仗的阵地,只要进驻了,就算得到了,很快就要撤退。而女人的佔有,那是细菌蚕食,是蜘蛛网的扩张,是棉花糖的膨胀,那是经年累月的,一点一点的,一直到最后完全占满,让你彻头彻尾无法逃避的吞併。你要是看过铜上长的鏽,你就明白我的意思了。男人就是铜,女人就是鏽,最终,鏽会把铜的颜色全部覆盖,阵地全失啊!”

宋秘书在办公室毕恭毕敬站着接电话,陈寺福在门外探头探脑,等宋秘书放下电话,陈寺福进去:“大哥!”

陈寺福一咬牙:“大哥的意思我明白了,我这就带话过去。”

苏淳有心事地沉思,低头走路。

“你错了。你说的这个,不叫现实,你说的这个叫理智。现实的情况是,无论房价多高,人们总想削尖脑袋拥有一套房子。现实是,你周围的每个人都在谈论房子,炒作房子,囤积房子,你若没有房子,就被边缘化了,就有一种恐慌,就有一种不确定,就觉得付租金是在为别人买房子。于是你就心有不甘,不情不愿。海萍已经三十多了,她周围比她小的人都有房子了,她没有,她得多难受啊!”

小贝穿上衣服,匆匆出门。

海藻都吓坏了,姐姐披头散髮,眼睛红得跟桃子似的,鼻涕把黑棉袄的前襟都弄白了一片,脸上的绝望神情让海藻吓得不轻:“姐,姐,你怎么了呀姐!出什么事了呀!你别吓我!”海藻眼里的姐姐一直就跟妈妈似的是自己的依靠,突然间看到这棵大树倒了,海藻自己就吓哭了,哭得声音比海萍还大,海萍一把抱着海藻,姐妹俩抱头痛哭。旁边的小贝怕被邻居围观,赶紧把俩人拽回屋。

小贝:“大哥,你劝劝海萍,哄哄她,女人靠哄的。”

海藻舒了口气说:“吓我一跳,还好,不算高,就比银行高一点点,我还真以为被讹上了呢!”

“不行,我要把钱省下来,继续买彩票。要不,打个短的,就说两句?”

“就为了攀比,硬给自己背上重重的蜗牛壳?幸好海藻没这种想法,她就不在意是否租着住。”

海萍听到这里,轮起手里的提包就朝苏淳头上砸去:“你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苏淳,看不出你胆子够大啊,不声不响敢去借高利贷!你既然一个人能做主,为什么现在要来跟我说?你就当我不知道,你就当我死了!”

苏淳的牙又开始疼了:“海萍!菜你不捨得买,烟你不给我抽,这种废纸,你怎么这么捨得花钱?”

海萍一概不回答。

“没事,特地过来谢谢大哥。”

“给的已经够高了,总不能一小间马桶大的房子,白送一套公寓吧,有些人,真的是很难缠,很叫人上火。”

“哼,人活着,若没点儿梦想,还有什么盼头?”

“嗯,我要百折不挠,越挫越勇,就不信买一百次中不到一次!”

海萍说:“他……他到今天把定金付了的时候才跟我说,钱都是借的,全部都是借的,借的高利贷!”

海萍无处可去,她觉得自己成了汪洋里的孤舟,整个被世界遗弃了,还有什么可信的?连枕边的人,连所谓的直系亲属都欺骗你,海萍边哭边忍不住冷笑。太有意思了,原本一无所有的海萍,在短短几年内,背了一个窝囊丈夫,一个养不起的儿子,一套没到手的房子和一身还不清的债,海萍终于跨入百万负翁的行列,现在的赤贫,比被强盗掳掠还惨。就算是强盗抢劫,也不过掏空你的口袋,现在倒好,连灵魂都被挖空了。

“呵呵,只听说男人佔有女人的,没听说女人也想佔有男人。”

“啊!月息十%?他疯了啊!一年翻一百二十%啊!”

海萍拉着苏淳从售楼处出来,神采奕奕,笑靥如花。“哈哈,再过一年我就有自己的房子啦!”海萍欢呼,然后跟苏淳规划:“我想,等明年宝宝一来,咱们就送他上幼稚园。咱们最好改天抽空到附近来看看,看周围有什么好点的幼稚园,你说呢?”

“跟你说了不要叫大哥,这是在办公室,什么事?”

海萍跟被戳了神经一样跳起来说:“鞋子不换你就进来,敢情地不是你擦啊!”

“我今天来就是跟您商量这事儿,原想着有钱能使鬼推磨,哪想到现在的鬼很难对付,有几家真是很穷的刁民,无论软硬都不吃。你吓唬也好,不理也好,耐心做工作也好,人家动都不动。”

天黑了,海萍才发现自己摸到海藻的住处。海萍靠在海藻住的大门口,除了抽泣,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显然不愿意妹妹看到自己如此狼狈,既不能进去又不想走,直到海藻的同屋爬上楼,被黑暗中的海萍吓一跳,惊呼着:“这是谁呀,躲走廊上吓人,你干什么的啊!”把海藻跟小贝给引了出来。

海萍又怒又疑惑地看着苏淳:“你什么意思,你把装修的钱都借了?”

“胡说什么呢!你都有我有欢欢了,还有什么不满足?”

苏淳站住了,非常艰难地在选个合适的词跟海萍解释:“海萍啊,我觉得吧,我们是不是要把借来的钱先还掉?”

“哈哈哈哈……”苏淳看看海萍的表情,忍不住大笑起来,“好,好!你仔细留意,有合适的咱们一起揣着五百万直接砸过去,砸晕他们。对了,你买多少钱彩票呀?”

“我……我其实借了六万。”苏淳说完就赶紧低下头。

海萍白苏淳一眼:“从有了欢欢起,我才开始特别不满足的,想儿子了,想得不行。”

海萍哭丧着脸说:“五百万没了……”

海藻要往门外冲,被小贝一把拉住,说:“你去哪儿?这都几点了,你们俩都坐着,哪都别去,我去!”

苏淳吞吞吐吐:“海萍,我想跟你说个事儿,但我说完了,你先答应我不许恼。”

“五百万能算巨奖吗?五百万在这个城市里,随便淘淘哪不是?我不过是想过一种略微改善的生活嘛!我又不贪心,没说中个十次八次买别墅洋房,我要的不多啊!”

“啊!”

海萍恼了,站在大马路上就瞪着眼睛喊:“哭什么穷啊,就你家穷,就你没孝敬你妈,你妈是妈,我妈不是妈啊!凭什么就我巴着这个家,把爹娘的钱使劲往里填?你家有那钱往你那个无底洞的舅舅身上砸,为什么就不肯帮帮他们的亲儿子亲孙子?苏淳我告诉你,钱是你借的,你自己想法子去还,不要借钱的时候你自己做主,还钱的时候就我们我们的。我不认识你,我没同意你借钱!”

苏淳揉着眼睛跟着坐起来,问:“怎么了?”

“不多,十块。”

“可惜数字排列不一样,号码倒是一个不错。梦里的是657803+1,开出来的是356807+1,NND,一个字都不错,就是一个奖都没中到。我太保守了,我要是把这个数位的全部组合都买下来,就五百万啊!五百万啊!投资只要一万块!”

海萍只在那里长一声短一声地压低嗓子哭泣,把这一向的忧郁苦闷从眼泪中发洩出来,海藻没由头地跟着哭。小贝在旁边问:“是不是苏淳出什么事了,是不是孩子病了,是不是家里怎么了?”

“呃……呃……是这样,我给我妈打电话,那边妈妈很为难。你也知道家里的情况,父母本来就不宽裕,还要供养舅舅,我作为儿子,一点没有帮到家里,还问家里要钱,我觉得……”

苏淳愣了一下:“什么五百万?哦!哈哈!没是正常的,要是真有了,那就不正常了。人哪,还是要过得现实些,路要走得正常些,大起大落都不好。再说了,历史上中巨奖的,好像以后的日子过得都不好。美国有个人我印象里中了几千万吧,最后反而家破人亡。其实安稳过日子是福气,你还真当回事啊!”

“我刚才在梦里梦到一组数字,搞不好是下期大彩的号码,老天在给我暗示,我要赶快记下来!”说完,下了床找笔。

“啊!你的梦想就是中大彩啊!”

週五晚上一回家,苏淳就看到海萍洩气地坐在床上一言不发。

“我们还有一年的时间努力攒钱,把基本装修的钱省出来,家里总不能水泥地吧?就算墙只是粉一粉,但地不能不做,你说是吧?我想,简单装修还是够的,不用弄什么木地板了,太贵。我看那个複合地板很好,而且不怕水,可以随便拖,不用维护。家里孩子那么小,东西不必弄太精緻,磕坏了心疼。等他长大了,懂事了,咱们新一拨的钱又攒出来了,有条件再添置。”

海萍愣了一下,勉强地点了点头说:“也好,借的那二万,还是要先还的。唉,这可怎么好?”

海萍眼睛睁大:“废纸?这是花十块买希望。买希望你懂不懂,你现在到哪去筹集装修的钱、家俱的钱?万一中了,不都解决了?我现在就能退休了,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你真是鼠目寸光!你这一辈子,能挣五百万吗!”

“工作还是要细緻地做,你们吃肉,也多少给人分点汤。以前的大户人家,逢个节庆都要布施仁慈。任何时候,利润都不可能实现最大化,当你在追求最高利润的时候,其实也就把自己的路给堵死了。我看,获得合理利润,就可以了嘛!你们针对不同情况,有时候能抬贵手,就多给人家一些,不要把局面给弄僵了,不要为一点蝇头小利而错失整片森林啊!”

小贝和苏淳在路上走。

“瞧你说的。姐,你是我姐姐啊!人为什么要有亲人,不就是为了互相照顾吗?以前都是你照顾我,现在也该我照顾你了,你先拿着。”

“哼,我这两天没事坐公车的时候就在看房子,看市区里哪套房子合适,等我中了就买。”

“看样子,你连这些细节问题都已经想过了。”

“你还买,不是说第一次特别灵验吗?都过去了你还买?”

海萍对海藻说:“如果不是为了孩子,住哪我都无所谓。跟他苦这么多年,没房子不也过来了吗?我能苦,可孩子不能苦啊!孩子投胎又没有选择,他为什么就得跟着没用的父母?”

“唉!能哄住的,那是小女人。等女人过了三十,你就知道了,根本不是几句好话就能骗倒的,放在眼前的一桩桩一件件,都是头等大事。女人要是有了孩子,那就不是女人了,首先她是母亲,然后就变成了母狼。你看女人又听话又顺从的,那都是还没长成呢,还需要崇拜需要精神支柱,等长成以后,主意大着呢,说什么就是什么,是不容你发表反对意见的。”

苏淳彻底折服了。

“老婆你听我说,刚才我不是让你别生气的吗?我觉得吧,这钱,咱们俩还是要一起努力赶紧还了。当时我借的时候是觉得,利率十%还是不算贵的。毕竟,房子一年的涨幅是不止十%的。这次也赶得巧了,正好我们同事小周认识的一个亲戚在向外放钱,只比银行拆借利息高一点点,他说两方面的人都是认识的,比较保险,既不怕那边诈骗,也不怕我这边跑人,有他牵线,我就……我就……”

海萍说:“十%。”

海萍蹬蹬蹬跑了,眼泪止不住往下掉,眼前的世界都模糊了,真是作孽哦!人为什么要活着?还不如死了算了!

苏淳更慌张了,其实话的主干部分还没提头呢,海萍就跳起来,今天肯定是难逃一劫了。

海藻也呆了:“哎呀,那怎么办呀,姐夫怎么这么糊涂呀,我找他去!”

“够了海萍,玩玩就算了。你要真把这个当事业,以后会很惨的。我警告你,每次买不许超过十块,你不能把身家性命都押上,听见没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