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上一章:第12章 下一章:第14章

努力加载中...

海萍今天收穫巨大!

“可是,你不觉得这样很有压力?”

“没关係,就当锻炼身体了,我喜欢这里!”海萍满脸笑容,“那这房子什么时候完工交付使用?”

海萍很喜欢屋顶的尖角,显得很高,而房子的斜角边,有一扇像阁楼一样的小窗,很洋气。

“不行,我得赶紧给苏淳打个电话!让他赶紧过来看房子,我怕万一迟两天,给人家买去了。”

“现在盖的那套跟这个一样吗?”

海萍每週六都是开荤的日子,买了鱼和肉,还有菜。“淳,我买了五花肉,你说怎么吃?烧土豆还是海带?”

小姐热情地说:“我帮你算一下,如果十年还清的话,以目前的利息,每个月一万零八百。”

“还有这间卧室也很划算的!后面那一片也是送的,高度不满二米的地方就不收钱。”

“哎呀!得了吧!你回去跟他说,再陪他来一趟,车钱也比漫游贵。还是打吧!用我手机。”

“一定要二十年还完。如果三十年还完,利息都要滚出一套房子来了。我这一辈子不就在替银行打工吗?而且,早还完早了心事。不然今天利息涨明天利息涨,你我都控制不住。就算二十年还完,我都该退休了。要真三十年还完,那我不是退休后还得拼命?九千块,如果我们真能拿九千块到老,我也就笑死了。就怕这三十年里,哪个病了,哪个失业了,难道房子供一半给人收去?”

“土豆吧!香点。”

“你快打电话呀!”

苏淳再问一句:“三十年呢?”

“我爱吃头。苏淳,你吃肉。”海萍把鱼肉还给妹妹,又给苏淳夹两块肉,自己从鱼头上把眼睛挑出来。以前,家里在没有妹妹的时候,鱼基本就海萍吃。自从有了妹妹,海萍突然就变得懂事,她一直觉得,妹妹是自己要的,所以,自己要比妈妈还疼她。家里,海藻吃肉她啃骨头,海藻吃鸡腿她吃鸡头。她总跟妈妈说:“我爱啃骨头。”然后把肉省给妹妹吃。久而久之,她就真的喜欢了。

“你不觉得日子太紧张了?我们俩月收入九千多,还款六千多,剩下的钱要管一切,稍微有点差池就不够了。”

苏淳又问海萍:“有直达车去我单位吗?”海萍说:“有一辆到你单位附近,还要在徐家汇转一下。”

“我可以在这里放一张儿童床。这间屋子面积很大,儿子的玩具书桌都放得下,真是不错。”海萍的眼睛里,都看见未来屋子的家俱和摆设,墙应该是天蓝配海蓝,再贴一点云彩的壁纸,而儿子则穿着海盗的衣服戴着独眼龙的面具,拿着刀在屋子里跑来跑去。

“好是好,就是有点远,再有就是楼层有点高,六楼,天天爬累死了。”

“嗯。”

海萍都笑开花了,简直淘到了大宝。

“定金很便宜的,马上付好了,首期可以过一段时间,等入住的时候开始还房贷。”

“海萍,你打算二十年把贷款还清?”苏淳在回去的路上一边查看周围地形,一边问海萍。

“太好了!你终于想通了!我们可以不用吃麵了吧?我早就跟你说过,光吃麵是解决不了实质问题的,而且把身体搞坏了不就四大皆空了?人首先要吃饱吃好,其次才去做其他事情。”

虽然有点远,虽然环境还没建设好,虽然交通目前为止还不方便。

海萍想想也对,就拿海藻的手机给苏淳去了个电话,不过没告诉苏淳,这地界属于江苏。

但海萍第一眼看上去,就认定了,这是自己的家。

小姐又按计算器:“只要六千多就够了。”

“文学?文学那是鱼上的香菜。有鱼了香菜才好看。不然光放一盘香菜,你吃得下吗?”

“是太偏了。”海藻笑了,“你回去跟苏淳一说,他肯定得笑话你。当年是你一定坚持要留在上海,留半天,又出去了。哈哈哈哈!”

海藻拉着海萍的胳膊在一旁安静地听。

“压力就是动力,光吃麵是省不出几个钱的,哪怕吃两年,都省不出一个平米来。我看还得想法子开源。你最近没事儿的时候出去找找,看有没有什么第二职业可以做。与其在家捧本闲书浪费时间,不如出去赚钱咯!我也要寻寻看,哪里可以找点新门路。”

“笑什么!这只能证明我当年的选择是正确的!说明上海发展得快,前途无量。要是回我们老家,逛一个城也就三个钟头,计程车起步价就到头儿了,那有什么意思?再说了,按这种发展趋势,很快江苏都得给划进来。现代人都这么生活的。美国人都住城外到城里上班,这叫时髦。”

海萍白了苏淳一眼:“麵条还是要吃,开源还要节流,争取早一点把款还掉。一天背债,我一天睡不安心。”

小姐赶紧接口道:“很快的!等你们来的时候,超市就跟过来了。现在这一片人口还没发展起来,等发展起来,你看,周围这么多楼在开工,又不光是我们一个社区,人气一聚,你还怕超市不来?现在都有超市开车过来,免费巴士,接送居民购物,就是班次少点。”

小姐问:“先生您今年多大?贷款有规定的,退休……”

海藻:“我看行。虽然比预算多点,可这房子看着多正气,室和厅都大,面积也够住了。等过一段时间,你把那间阳台给封上,搞个玻璃房,拉上窗帘什么的,不就多一间屋子了吗?我看了一下,面积还挺大的,最少有十五个平米呢!”

“完全一样。我们这里的房子很好卖的!一期很快就卖光了,这套是作样板才没卖的。不过买一期不好,你也看到了,楼后面就是工地,虽然价钱上便宜点,但最少要吵一年多,路况也不好,下雨的时候都是泥。所以买二期比较划算,等你搬来的时候,这里草也种上了,路也修好了。”售楼小姐介绍说。

“啊!姐姐你现在很现实哎!已经完全不文学了。想当年,是谁在校刊上发表《一起捕捉有雨的夜》的?是你吧!”

苏淳想一下,坚定地说:“没关係,只要你喜欢,钱不是问题。”

“有点儿偏。”海萍撇着嘴断言。

“那是我现在的单位,以后我会换的,到时候找个近点的。我不给苏淳打电话了,这里打要漫游,回去说。”

海萍出了楼,问海藻:“行吗?我可买了啊!九十三万啊!”

海藻蹦跳着上楼,桌上已经一片丰盛。“哎呀!有鱼啊!我最喜欢了!姐姐你吃!”海藻把肚子上的一块整肉夹给姐姐。

与海藻一起看上一套房子。这是海藻正在上班的单位的二期开发工程,海藻力荐姐姐去看看再说。

“还有就是每月还贷,不晓得什么时候开始,还多少一个月?”

苏淳一看也很喜欢,除了地方有点偏,周围间或可以看见农舍和小片菜地,不过也不见有大的超市。“那以后买东西怎么办呀?”

苏淳听了海萍在妹妹面前的言论,有骨鲠在喉的感觉,饭都不香了,埋头不说话。

“晕倒!徐家汇到我们单位也要四十分钟啊!那叫附近吗?”

“很近了!我现在觉得什么都好,就是价钱超一点点,首付可能不够。”

“应该十个月吧!你看都盖到四层了,再加上扫尾工作什么的,十个月肯定行了。不过如果您要买,合同我们是写一年以后交付,这样比较保险些。您决定了吗?”

“对,因为是顶楼,所以比楼下少一间。这套很划算的,北阳台面积也大,那都是送的。”售楼小姐解释。

海萍掏出手机,打开盖儿一看,愣住了。海藻也凑过来看,俩人面面相觑,然后忍不住哈哈大笑,手机上写着:“江苏移动欢迎您。”

海藻週六过来换衣服,路上买本杂誌。

这就是婚姻吗?这就是婚姻。婚姻是什么?婚姻就是元角分。婚姻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婚姻就是将美丽的爱情扒开,秀秀里面的疤痕和妊娠纹。

苏淳忙问:“那二十年呢?”

“海藻,你觉得怎么样?”

“很宽敞的客厅啊!”海萍看到样板房的时候就喜欢上了。她看的是一期工程的样板房,而她的房子,才盖了一半。“欢欢可以在地上爬来爬去。阳台也大,才算一半面积!有一间房子的面积呢!”

“好,我儘快答覆。”

海萍打断小姐的话说:“就二十年好了。我们什么时候付定金?”

“嗯,是够时髦的。人家开车,你坐公交。这上一趟班,在路上得俩钟头还多吧?”

海藻看海萍挑鱼眼睛,笑了,说:“我刚在杂誌上看到的,说有个女的爱上一个穷小子,穷小子每次都把鱼眼睛留给她吃,因为他觉得那是最好吃的部位。后来女的不甘忍受贫困,离开男的出去赚大钱,等发达了回来,男的已经结婚了,还请她到家吃饭,把鱼肉都给她吃,却把鱼眼睛留给自己老婆,把这个女的难过的呀!感觉忙碌大半辈子,把最重要的眼睛给丢了。”

“呃,我再跟爱人商量一下,这两天就给你答覆。”

“矫情。一看就知道这种文章是从《读者》上出来的。这就叫闭门造车。都是吃饱了饭没事干的人硬编的煽情。骗稿费的。他要真经历过没饭吃的日子,就知道如果能日日吃大鱼大肉就是幸福。这女的都有钱了还想要什么?她当年选择出走是正确的决定。贫贱夫妻百事哀,她要是现在日日吃眼睛,肯定要把丈夫骂个狗血喷头,俩人早离婚了。以后这种无病呻吟的文章不要看,浪费时间浪费金钱。”

“您最好快点,我们这房子很好卖,如果您真有意向,我儘量为您保留两天。但如果时间长了,别人就买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