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上一章:第4章 下一章:第6章

努力加载中...

宋思明在办公室里写报告。沈大律师边敲门边自顾往里走,顺手把一叠材料扔在宋思明的桌上。宋思明抬眼看看,笑了,说:“漂亮!晚上一起吃饭!”

海藻笑了,无论怎么不开心,一看到这只大熊,海藻就会笑,它是那个形象,现在只要一看到大熊,海藻就觉得那是亲爱的小贝。小贝很认真,很用心地爱她,这个世界上,除了父母和姐姐,海藻觉得,小贝就是她最亲的人了。

苏淳手指在桌面上划来划去,一副内心斗争激烈的样子。

爱在记忆里往前走

“哦!天底下就我傻了。我替你干事,我请你吃饭。我欠你呀!不去。”

可是你会永远有我

“那回来再亲你,乖乖的,好心情!”

“为什么呢?”那个“为什么”显示出的是一串很卡通的问号。小贝善于搜集这些漂亮的字体符号,如果你跟他聊天,满萤幕目不暇接,各种小图示蹦蹦跳跳,和他的人一样活泼又亲切。

我不能买下所有的花

“吃午饭了吗?”小贝还附送一束电子红玫瑰。

还在夜空挂满星星

“送我的小猪一首好听的歌。爱你的GG”

“你有什么圈子?你的圈子里怎么可能没我?”

叫天日日都放晴

“在郁闷。”

『我无法把月亮摘给你

星星也会掉落

铺满房间变成神话

海藻觉得人生的轨迹有问题。每个人都在为口食拼命,把自己搞得不堪重负。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是让自己在日子中承受痛苦,还是为了享受欢乐?关键是每个人都这样活着,从没有人质疑,这样的生活到底对不对。只知道必须要工作,每天不停地工作。一个月工作二十二天甚至更多,像牛一样地工作一个月,而像小兔子一样欢蹦乱跳的日子只有发薪的那一天。人要用三十天的紧张换一天的鬆弛,这种现实也太残酷了吧!

不能任意带你走

“好听吗?”MSN里蹦出小贝的形象代言人,一只憨厚的大熊捂嘴偷乐。

月亮总是寂寞

海藻一直听,反覆听,到下班时分往外滩十八号奔的时候,已经不自觉地在口中哼唱了,满是快乐的心。

沈律师意味深长地瞥了宋思明一眼,问:“这个『一起』二字,耐人寻味。怎解?”宋思明放下笔,邪邪一笑说:“你请我啊!”

更糟糕的是,海藻的老闆是个工作狂,而且属于一定会发家的那种残酷资本家。他总会在你下班前的一刻钟仿佛恍然大悟似的想起什么事情让你加班,并且把所有的出差都安排在週五下午,週一早上从火车站出来,还不耽误上班。海藻想,他开的那辆奥迪,就是自己被压榨的剩余价值堆积出来的。而且根据他日益精准和高超的压榨技巧,他很快就要升级换宝马了。

“你这个人没劲。我是国家公务员,才拿几个钱?你是自己的主人,你随便发封律师函,怎么也得收入一千吧?我不吃你吃谁?走吧!我听说新天地那里新开了个伶人馆,菜不错不说,还有科班唱折子戏,一起去欣赏一下。”

会比永远还要久』

“你不能这样算。你要算那个稳定发展期。我们中国不经常重新洗牌,推翻重来吗?你要从成立新中国算,现在才五十年,再过一百五十年就富裕了。”

苏淳歎气:“这个型怎么老转不完啊!人家美国两百年历史,都完成积累了。我们上下五千年文化,怎么还没完成原始积累?”

花会枯萎

神话没有人见过

“晚上有饭局。我不回去了,你自己吃吧!”

星期二是一週里最难打发的日子,上不挨天下不挨地。欢娱的週末回味已经结束,而到週五还很漫长。往往这一天又是一週里工作量最大的时候,很疲倦。要是一週工作两天,休息五天,那该多美妙!

“一定要吃,不要饿坏了小猪的胃。”

“我会爱你,比永远还要久。”小熊又亲了亲,满萤幕都是纷飞的红心,然后下线。

萤幕上给出一个IP连结。

“你不是洁身自好吗?你不是不近女色吗?谁敢拉拢腐蚀你?几次拉你去按摩,你看你那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你那种表情加动作,把我们好好的正常放鬆娱乐,都贬成心术不正了。一来二去,我们谁都不带你了。你呀,已经游离于我们圈外了!”沈大律师站起来用手指梳理一下油光锃亮的头髮,扬长而去。宋思明怔了一下,摇头笑笑。

“我呸你!臭嘴!明天赶紧再打电话!”

无法随时让雨停

飞到海角和天涯

“叮叮……”许久,那边的闪铃又出现。

今天中午,比较沮丧。好不容易捱到吃饭时间,老闆笑盈盈地敲她的桌面:“中午少吃点,晚上有饭局,外滩十八号哦!”海藻非常做作地抿嘴一笑,表示知道,内心里一百个不情愿。陪人吃饭,这是海藻的工作职责之一,也是海藻最讨厌的工作之一。满桌子的菜,你永远不会下第一筷,等桌上所有人都夹一遍,你才有可能去吃别人剩下的口水。饭桌上你不会全神贯注于菜肴,却要注意谁的杯盏里酒空了菜乾了,然后殷勤倒酒布菜,说一些自己都觉得很肉麻的吹捧的话,对每个人媚笑讨好,待餐毕,别人都酒足饭饱,而自己却腹中空空,了无滋味。明明钱最终落到的是老闆的口袋,他只肯分其中小小的一毛给自己,而谄媚的活儿都要自己干。

海藻懒得回应。心情不好。

“我的漂亮小猪,你在干吗呀?”小贝的字打过来,萤幕上还有一只粉红色的小猪在扭屁股。

沈大律师拱手告饶说:“今天真不去了,改日。今天有个圈子里的聚会,是胖子组织的,我听说他最近活动频繁,我想去看看他到底有什么动作。”

海藻每次跳槽,都是因为不堪重负。她幻想着,也许有一天会碰到一位仁慈的老闆,很慷慨地说,每月一万,包吃包住,上班两天,休息二十八天,年底双薪。为这个仁慈的老闆,她已经期待两年了,两年里,她换了三个工作,不停地随着工作地点搬家。工资倒是每次必涨一点,但老闆一点都没吃亏,总能想尽办法比上一任更加刻薄。总之,他们一定会做到物超所值。海藻决定,这将是她的最后一份工作。她一定要努力做到退休,绝对不辞职,不去看报纸的招工广告,因为,她已经实在没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被压榨了。仁慈的老闆和圣母一样,只会在圣经中才会出现。

海藻点进去。悠扬的歌声线上飘起:

海萍继续做思想工作:“这也怪不到我们啊!现在啃老族都成时尚了。哪个年轻人不啃?父母存在的价值,不就在给子女贡献中体现吗?你当我不知道他们艰难?人家美国老头儿老太太一退休就环游世界,我们这里老头儿老太太到退休了都死活赖着不走,有机会就要去反聘,他们又不是那么想干活,那不就没条件吗?但是!但是!条件是怎么来的?那是积累来的!人家美国人享受生活,也靠两百年前黑奴矿工卖命才奠定的基础啊!总要有人贡献嘛!我也不想,但我也没办法,为了我的儿子,我就打算牺牲父母了。我们牺牲两代人,看看能不能叫儿子以后过上好日子。对了,这叫什么?用现在流行的话说,这叫转型期的痛苦,你劝你妈想开点,有多少都贡献出来。听见没有?点头啊!”

“照你这样算,我们儿子又是牺牲的一代。”

很郁闷地坐在电脑前,连午饭的胃口都没了。

“叮叮……”MSN上出现一个闪铃,打开一看,是小贝送来一个跳跃的红唇,还吱吱作响。

海藻还是不回应,开始伏案工作。

“不想吃。”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