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幕 惊喜 灵猫 意外的身世之谜

上一章:第七幕 愤怒 真相 叛逃的夕阳天使 下一章:第九幕 错愕 秘密 遗失的美好

努力加载中...

“毁掉设计图?”苍空凛扬起一边嘴角冷冷地笑了笑,“黑岐亮学长,另一份备份的设计图现在应该就在你的手里吧?”

“该死!那个混蛋居然用手电筒照本老大!不想活了吗?!”蔡可夫用手挡住眼睛,对着门外气急败坏地大叫,而接下来在门外响起的声音,让体育室里的所有人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个奇怪的声音还在响耶……”

“苍空凛同学啊……”教导主任揉着酸痛的太阳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一直认为你是一位让老师和同学们为之骄傲的学生,为什么你偏偏要做这样的事情呢?如果只是来玩试胆游戏,或许我还可以网开一面,可是你破坏的是新体育场的设计图纸,这会再一次耽误新体育场的修建工期,这其中给学校造成的损失你以为你负担得了吗?关于这件事情我会如实跟校长汇报,最后由学校来定夺你的惩罚。在此之前,你先不用来学校了,在家里闭目思过吧!”

在蔡可夫和四小天鹅的喧闹声中,苍空凛没有回答黑岐亮的问题,也没有转过头响应春果的震惊而又困惑的眼神。

她故意侧过身跳到苍空凛的身边,避开了苍空凛的双臂,目光彷佛在逃避什么一般,刚一碰触到苍空凛的惊讶的视线便匆匆瞥向了一边,激烈地摇晃着。

“呵呵,也可以这样说吧!”

“苍空凛,你把我拉到这里来,就是来看这几个笨蛋讲相声的吗?”

每一双猫爪都锐利反光!

吭哧!吭哧吭哧!吭哧吭哧吭哧!

“百眼怪啊!!!!!!!!!!!!”

“小心!”

“不过老大,这么晚了,为什么教导主任会突然跑来这里啊?简直就像是守株待兔似的!”四小天鹅惊魂未定地轻松喃喃询问,让蔡可夫和春果的目光突然惊醒地颤动了一下。

空气中飘散起一缕铁锈味般的气息……

四小天鹅在蔡可夫的身后哆嗦地嚷嚷。

明明只有不到一百米的路,可是苍空凛和春果整整花了二十分钟才走到他们的座位上。

一轮新月透过被风轻轻拨开的云层,悄悄地在萤火中学里投下一片淡淡的苍白的光影。

“呵呵,关于新体育场的事情不用太担心,我已经想到一个办法了!等会我们就会去解决这个问题。”看见春果心烦气躁的样子,苍空凛温柔地微笑着揉了揉春果的头发,“但是,在解决问题之前稍安勿躁,我们先一起欣赏这个演唱会吧!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把这两张票弄到手的呢!”

“嘘——”蔡可夫和四小天鹅越吵越大声,春果转过头气鼓鼓地瞪着他们伸出一只手指打了个噤声,“别吵,害怕的话你们就先回去!”

“‘东高’!你不要命了吗?!居然敢说春果宝贝没有魅力?!”

背包在空中彻底散开,饼干、巧克力、果脯、肉松、红肠……各种零食在空气中慢镜头地飞舞着,如天女散花,然后——

“有句话叫做‘有志者事竟成’,难道忘记了吗?周六是樱桃妹妹的生日,‘过生日时和苍空凛一起看演唱会’是你的心愿之一,没有演唱会那又是另外一说,既然有我当然会用尽所有手段买到演唱会的票咯!”

“嗒!”

“呵呵,事情很简单不是吗?”苍空凛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如果我没有猜错,今天晚上发生的一切都是你布的局,不管是让我知道这里有设计图纸也好,还是我以外得到旧体育室的钥匙也好……你诱导我来这里,然后再请教导主任过来瓮中捉鳖。计划的确非常的完美呢。”

“快看那边!”

春果只觉得一团阳光般的温暖包裹住自己,一瞬间自己一秒钟前明明还害怕得几乎快要停止跳动的心,突然变得平静下来,彷佛这里就是最安全的港湾!

“还不错吧!这是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苍空凛有些得意地笑着冲春果眨眨眼睛,伸出一只手臂搭在了春果身后的一根树枝上!

“你——”

苍空凛的话就像一把剪刀,突然剪断了春果心里那根兴奋的弦,让她一下子便安静了下来,心在苍空凛刚才说的那句话里震荡着。

苍空凛很快在慌乱中发现了症结所在:“它们是在抢你背包里的食物!”

“蔡、可、夫——”

春果的“心愿果”计划不但没有让“萤火森林”得到彻底的安全,反而让被压制下来的“新体育场修建计划”得到了一个通过市政府审批的契机,让春果整整消极了一个星期……

蔡可夫转头瞪了他们一眼,打肿脸充胖子地挺起胸膛!

“呜——”春果一时被惊得浑身像被冰块冻住一般,僵硬在原地无法动弹。

“还鬼魂呢,我看你根本是恐怖片看多了吧!”

“那时当然!只要我们四小天鹅一出马,没有什么办不成的事情!”

“蔡可夫!你刚才说我是什么?!”教导主任将手电筒的光束对准蔡可夫,勃然大怒地问道。

“既然来了,当然不能空着手回去。”春果深吸一口气,目光中流转着坚定的光芒,“阻碍我们保护萤火森林的人已经够多了,多个怪物也没什么好怕的!”

“可……可是……”

眼看为首的猫已经临空腾跃起来,一双锋利的猫爪就要劈向春果的脸颊,春果吓得双腿坚硬地站在原地傻住了。

然而苍空凛的话音刚落,一个身影便从一旁走到了体育室们的门口。此时风拨开了云层,月光淡淡地挥洒了下来,暗淡的光线下,门口的那个身影慢慢地朝众人转过身,一张清秀而又儒雅的脸庞印在了众人因为惊讶而闪烁着的眼睛里。

一切都已经清晰了……为什么黑岐亮学长会做这一切……原来他居然是黑明山伯伯的孩子!

春果的话音刚落,突然间,一道刺眼的橙色光线突然从门外射了进来,照在几个人的身上!

这天傍晚,她独自一人站在景鸣广场上,脸上完全没有半丝过生日时应有的兴奋。她仰起头对着灰黑色的夜空忧郁地叹了一口气,这天下午放学时发生的那一幕重新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苍空凛……”过了好一会,春果发出了一个微微颤抖的声音,“大笨蛋……为什么要一个人把所有罪责都承担下来?”

蔡可夫和四小天鹅面面相觑,突然他勉强定了定神卯足劲大喊!

然而蔡可夫的话音未落,站在巨影顶端的猫就像响应他的号招般跳了下来,直扑向他的脸!

此时,他们两人正坐在广场旁边大树的树枝上,居高临下地正对着MJ演唱会的舞台!

春果愤怒地将白色信封从苍空凛的课桌抽屉里拿了出来,然后背上书包,阴沉着朝操场走去。

春果一怔,揉了揉被光线刺痛的眼睛定睛往外看去,发现教导主任此时正在以为老小工的陪同下,怒不可遏地站那里瞪视着他们!

“是啊,小白脸……啊,不,苍空凛同学。虽然你这样做很仗义,不过我们还是会觉得内心有愧的。”蔡可夫嘟嚷着说着,声音里对苍空凛的硝烟味此时已经消失了一大半,更多是内疚和感激。

“呵呵,用不着内疚,我之所以这样做也是没有办法啊!”苍空凛有些沉重地扬了一下嘴角后,脸上露出一个不以为意的灿烂的笑,“你们想想,我们七个人中间我的成绩最好,所以就算我犯了错误,老师们一定会考虑从轻处罚!如果换做是你们……哼哼……”

愤怒——愤怒——

想到这里,春果不敢再想象下去,难过地咬住了嘴唇。

此时在围墙之后,春果的脸色已经比煤炭还要黑了!她纤细的手掌死死握成拳头,捏得越来越紧,也升得越来越高!

“特等席?”春果困惑地望着他,不知道苍空凛究竟在想什么。

放学铃声刚打响,春果正收拾书包准备回家,放在课桌抽屉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黑岐亮学长,难道你就不怕我将你刚才说的秘密公布出去吗?”

“对了,苍空凛,我一直忘了跟你说,谢谢你送我的栀子花……”

春果稍稍走在苍空凛的身后,望着他那结实而又线条优美的后背,一个大大的疑团就像被吹大的气球在春果的心里膨胀。

嗖——

“防范于未然……你的意思是,你一开始就支持修建体育场,破坏萤火森林?!”听见黑岐亮的话,春果的身体在微微颤抖,“那么……那些有毒素的果子也是你给学校的同学们吃的?究竟为什么……你这么讨厌萤火森林?甚至不惜采用恶劣的手段来破坏它!你究竟是谁?!”

在这一周的时间里,春果的头顶上每天都是乌云密布,往日那风风火火的目光,变成了“人之将死”的眼神。

场面静默了两秒钟,春果睁大眼睛,格格咬牙地看着自己脚下的一堆零食,狠狠地瞪向了在远处慌忙摆手的蔡可夫。

“对了,”正当黑岐亮冷笑着转身想要离去,突然间他转回头目光充满讽刺地望着苍空凛,“既然我的故事已经揭开了全部的谜底,公平起见,你是不是也应该先出真身了呢?”

春果望向苍空凛寻求他的意见。

哧啦!

“哼……给你!你的情书!大情圣!”春果将手中的白信封用力扔到苍空凛的怀里,没声好气地抱怨。

“春果同学!!”教导主任此时已经愤怒得话都快说不清楚了,暴怒的声音让春果不由地打了个冷战,“我已经三番两次地警告过你,不要来干涉学校的政务!可是你还是劝不听,现在居然闯下了这样的大祸!还有苍空凛同学,不要以为你的成绩好,就恃宠而骄!至于你们——”教导主任浑身颤抖地望着蔡可夫和四小天鹅,“平时学习就不努力,只会耍耍蛮力打几个球!每次闯祸一定有你们几个的份!不管怎么样,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饶恕你们的!你们——”

“樱桃妹妹,你跟在我身后,如果发现有什么不对劲,你就先自己跑出来,我会去想办法把设计图纸拿出来。”

苍空凛似乎察觉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有些抑郁地转动了一下眼珠。他转过头,看见春果震惊地睁大眼睛直视着前方半天不发一言,有些担心地询问。

“什么意思?”

“什么?!MJ演唱会的门票?!你是怎么买到MJ演唱会的门票的?我听蔡可夫说他为了买票早晨六点就去排队,结果还是没有买到!”

“哇!哇!!为什么这些家伙老是跟我过不去!!”苍空凛挥动着羽毛拍四处拍打,可猫群不散反聚,越来越多的猫被他激怒,无数猫爪在蔡可夫身上抓出深一道浅一道的抓痕来。

春果还要争辩,却被苍空凛伸出一只手阻拦了下来。

“呵呵,你们说得对,的确是有人在这里守株待兔,不过不是教导主任,而是另有其人。教导主任只不过是接到那个人的通知赶来的。”苍空凛笑着说着,目光瞟向了门外,“黑岐亮学长,请你出来吧。”

哗啦!

苍空凛点了点头,可是脸上的神情变得越发凝重起来。

“那会是什、什、什么东西?难、难道是……那个学生的鬼魂!贞子都是这样走路的!”

手电筒光柱在空气中扫来扫去,却只能在地上映出小小的橙黄色光圈,“破坏设计图七人小组”埋身在浓浓的黑暗中,慢慢地前进。

春果点了点头答应,苍空凛举高随身带来的手电筒,照向体育室内,然后慢慢地朝里走了过去。

虽然早已经猜到苍空凛的身份很可能另有隐情,可是当春果听见黑岐亮的话时,仍然感觉身体里有一个像玻璃一般的东西重重地衰落下来,砸得粉碎……

蔡可夫慌忙把背包从背上解下来,没头没脑地往远处一扔。

“什么!黑岐亮?!”

“早就准备好了老大!”

干燥的啃啮声不时响起,的确实在啃噬着什么东西!

春果微微低着头独自一人沉思着,突然感觉鼻子里痒痒地忍不住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什么?!黑岐亮是黑明山的私生子?!”

“HI,樱桃妹妹,你收到我的简讯了吗?”

随着一声清脆,锁舌终于完全弹开。苍空凛顺手轻轻一推,体育室大门便“吱嘎”一声开启了一条小缝,昏暗的手电筒光线顺着这条小缝投进室内,映出一条狭窄的光明来。

黑岐亮的话让体育室里的七人小组哑口无言。

滴滴!滴滴!

苍空凛伸出一只手护住春果,另一只手举起手电筒朝“黑影”一照!橙黄的灯光瞬间就划破了黑暗的空间,让所有人一下子看清了在工作台后面那个“黑影”的真面目!

这是,春果手里的手电筒光束从临时搭建的工作台上一晃而过,就在这瞬间的狭小空间里,一个巨大的黑影突然从工作台后站了起来,黑乎乎的脸庞慢慢转向窗外的众人,无数个幽绿的光点“腾”地亮起,看上去就是一只只冒着绿光的眼睛!

她鼓起勇气张开嘴,可是却又慢慢闭上。

“是的。的确是我请教导主任过来的。不过苍空凛同学,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会猜到我在这里呢?”

“春果宝贝,你、你的意见呢?”蔡可夫战战兢兢地转过头来,但却地望着旁边的春果。

“春果同学,你好像误解了呢。”黑岐亮依然微笑着望着春果,可是笑容却像月光一样冷漠,“我并没有说过要保护萤火森林,我只是说要研究事情有没有往其他方向发展的可能,如果有……那我可得提前做好准备,防范于未然才行。”

“对不起,春果宝贝!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没错!”苍空凛神秘地笑笑,用手在春果眼前轻轻一拂,“不过……你得先闭上眼睛。”

“可恶,这是MJ最后的谢幕演唱会耶!本来因为没有买到票超失望的,可是现在偶像就在面前却怎么也看不见他的脸!这种感觉真让人绝望!”春果心急如焚地伸长了脖子,可是无论如何都看不清舞台上卖力演唱的MJ,她泄气地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气鼓鼓地抱怨着,“这些家伙就不能坐下来好好看吗?干嘛非要全体站到凳子上去啊!”

“那这票……是要送我的吗?”春果不敢相信地惊喜地问。

“喂,小白脸……”听见苍空凛的话,蔡可夫和四小天鹅的严重都闪动着感激的光。

一时间,体育室里的几个人就像是被扎了个洞的气球一般松下气来。

“兄弟们!无论如何,今天晚上一定要把事情办成!不准给老大丢脸!”

“等等,”正当教导主任要对“拯救萤火森林七人小分队”做出最后的裁判,苍空凛突然往前走了一步,挡在了众人的面前,“主任,这一次的事情是我怂恿大家和我一起做的。因为大家都说旧体育室里有幽灵,所以我就提出大家一起来这里试胆。刚才因为听见了奇怪的声音,我一下子害怕所以不小心弄坏了设计图纸,和其他的人没有一点关系。”

“妈呀!是大蟒蛇!”

“我、我我说——我们真的还要进去吗?!”

咔、咔、咔、咔。

那猫群都两眼泛光地盯着这一背包的食物,反复跃起用猫爪去抓,把蔡可夫抓得嗷嗷直叫。

听见苍空凛的话,春果浑身一怔,冷静了下来。

听见苍空凛的话,春果和蔡可夫以及四小天鹅震惊地睁大了眼睛。

“老大,你不怕吗?”

“呵呵,那有如何呢?人类和自然的战斗本来就是永无止息的不是吗?”对于春果的质问,黑岐亮只是淡淡地笑了笑,“还有,春果同学,你是不是自以为是了呢。说什么保护萤火森林,其实你也不过是耍一些小聪明而已,萤火森林被破坏,你真的为它做了什么事情吗?你和那些只会嘴巴里喊着保护生态的人并没有什么不同吧……所以,不要自视过高了。”

这样的情绪一直持续到春果的生日,然而既然是在生日当天,春果依然没有从低落的情绪里恢复过来。

春果疑惑地抖抖睫毛,眼前展开的一片景色差点让她尖叫了起来!

“樱桃妹妹,我正在操场上参加足球队的训练,我有一件东西放在抽屉里忘拿了,放学的时候你帮我带来体育场吧!谢啦!”

喵喵!

“啊……嗯。”春果愣了愣回过神点了点头,支支吾吾地回答,“我只是……在想萤火森林的事情,好像已经没有看演唱会的心情了……”

每一双眼睛都血红闪亮!

“操家伙!跟上去!!”

“黑岐亮学长,我还有一个疑问……”春果望着黑岐亮,声音在轻轻地颤抖,“我听爸爸说,黑明山伯伯在快要完成对茂山的规划设计图之前,已经改变主意,决定不将规划设计图公布出来,可是他去世之后规划设计图却突然横空出世……最奇怪的是对山顶树林的规划,按道理他应该是根本没有完成的,但是却也突然冒出来了。而且那天我在你的笔记本上看见‘萤火中学新体育场规划设计方案’的文件……这些难道都是你……”

体育室里此刻就像是风暴过后的村镇一般,充溢着死一般的的静谧。所有人都沉默地望着地面,情绪仍沉浸在刚才猫群带来的惊恐,和教导主任的突然出现的慌乱之中。

说道这里,苍空凛转过头,看向仍挂在围墙上的蔡可夫和四小天鹅,尴尬地笑了起来。

“四小天鹅”吓得全都跳下围墙,躲到蔡可夫的身后。

“不可能是大蟒蛇,”苍空凛望着那个身影轻轻摇了摇头,“依照学校周围的环境,这么大的蟒蛇根本无法生存。”

“就是我做的。”不等春果把话说完,苍空凛转过头冲春果递来一个警示的眼神,然后转头诚恳地望向教导主任,“所以,如果您决定处罚,就请您对其他人从宽处理吧。”

苍空凛看见春果气得两眼发红,就像一只生气的小兔子,忍不住扑哧一笑!

看见这篇简讯,春果不满地哼了口气,可是脸上却分明洋溢着快乐的笑意。

“既然你已经这样决定,我一定会保护你。小心一点,我走前面。”

“那你的脚怎么抖得这么厉害啊?”

“该死!本偶像怎么可以输给那个可恶的小白脸?!四、四小天鹅!我们的武、武器呢?!”

“老、老大!我、我们还要去体育室吗?”

走到操场边,春果远远地便看见一个矫健的身影在翠绿的草地上来回奔跑着.夕阳下,他白皙的脸颊上晕染着健康的红晕,双眸犹豫在苍空凛飞行的鹰的双眼,明亮而锐利,足球在他的脚下犹如长了耳朵的小狗,任由他领着冲过一个个同学的阻拦,进入进去后抬起脚用力一脚抽射——球进门了!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好了,我还是带你去‘特等席’吧!”

“哼,你们这几个作乱分子,最近没少给学校添乱,本来新体育场的修建计划可以顺利进行,都是因为你们几个,让计划莫名其妙地耽误了一段时间!”教导主任怒冲冲地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举起手电筒在体育室里环视起来,“这里是修建新体育场的临时控制室,你们几个这么晚跑来这里究竟……什么?!那是什么?!!”

“他们好像有些兴奋过头了,不是吗?”

我现在应该问他吗?已经盘踞在心里许久的问题……可是究竟是为什么,我很想知道真实的答案,却又害怕知道真实的答案……真真假假……我觉得自己好像已经分不清楚了……

春果和苍空凛愣了愣,赶紧走到围墙边的门边,朝旧体育是望过去,发现被黯淡的月光映成一片惨白的水泥路上,一个巨大的黑影正慢慢朝着旧体育室的方向移动着!

“啊,关于这个……因为学校决定要建新体育场,并且会破坏掉山顶上的那片林地,我现在正在研究,想看看事情有没有往其他方向发展的可能……”

正当苍空凛手指抵住体育室的门,准备推门往里走,黑暗的空气里突然传来了奇怪的呼吸声,不停喷气的间隙里,还夹杂着大型猫科动物惯常发出的喉音。

“真……真的是黑岐亮学长!黑岐亮学长,为什么你会在这里?难道说……教导主任是你通知过来的吗?”

轰!

春果和苍空凛交换了一个惊异的眼神——正像四小天鹅说的那样,那个怪声不但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响了,彷佛就近在身旁,可是……它到底在哪里呢?难道是“幽灵”?!

“又是你们几个……三更半夜地跑来这里,究竟是要做什么?!”

“哇哦哦哦哦!”

“你们这四个窝囊废!本偶像是找你们来聊天的吗?!”

“唏——”

春果愣了愣稍稍侧头往后看去,发觉苍空凛的手臂搭在树上,和那根树枝正好连了起来,变成了“树沙发”的靠背,将她安全地保护了起来,然而这样一来,春果就像是坐在苍空凛的怀里一般,让她的心像舞台上疯狂的鼓点一般,在胸口里拚命地乱跳起来!

是啊……上一次因为山上的野果让同学们受伤,所以学校便决定将树林毁掉来修建新体育场,如果他们知道了设计图是那些流浪猫弄坏的,那他们……

春果小心翼翼地跟在苍空凛的身后,走进体育室里环视了一圈。狭窄的体育室只一眼就可以看到头,可是连只老鼠影子都瞅不见。

可是,这是的道歉,已经晚了……

“虽然猫群散了,不过有新的不速之客来了呢。”

“我知道了啦!”

咚咚咚!

“好了,可以睁开眼睛了。”

“东高”当场就吓得想要尖叫,幸亏蔡可夫及时伸手来摀住他的嘴。

“果然是你。”黑岐亮的话音未落,苍空凛的眼中闪过一道彷佛洞悉一切一般锐利的光,“黑岐亮学长,看来我可以公布最后的答案了。茂山的规划者黑明山先生有一位独生子,这位独生子应该就是你吧。”

哼——我还以为是什么呢!原来是女生写给他的情书!就这么宝贝女生写给他的情书吗?以为自己是风流才子唐白虎?

“先不要动!”苍空凛顾不上身上自己的伤痛,把春果身上的食物一股脑地抓起来,冲到室门口,用力扔了出去!

“是猫!”“东高”率先叫了起来。

“也是呢,他们都姓黑,而且姓黑的人也不多啊!”

而这时,在距离围墙不远的一棵高大而茂盛的梧桐树后,一个身影站在那里,默默地注视着往旧体育室走去的几个人的背影,脸上露出一个冷冷的笑意。

春果身后,四小天鹅战战兢兢地轻声说着。

是血!

大笨蛋,要不是看在他送我的MJ演唱会门票的份上,我一定狠狠地教训他一顿!不过这个家伙今天打扮得挺帅的嘛,白色的T恤、浅蓝色的牛仔裤,白色的休闲鞋,再配一顶白色的棒球帽……对了,他手上戴的是什么?看上去像个鱼骨头……

“不是情书……还会是什么?”春果斜着眼睛瞟了信封一眼,有些不太确定地嘟嚷。

“我还不知道春果同学有这么大的魅力呢……”

说完,教导主任转过身气鼓鼓地离开了,老校工见事情已经结束,也跟在教导主任的身后匆匆地离去。

月亮重新钻回了厚厚的云层,周围的光线变得阴森和昏暗。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春果感觉苍空凛已经在她的旁边坐好,耳边响起来了苍空凛带着微微喘息的声音。

披头盖脸地落了春果一身!

“是啊是啊!你们这群没用的家伙!老大是找我们来聊天的吗?!对了老大,我们什么时候开始野营啊?我已经照你的吩咐买了一大包零食了!”最后一个声音连连点头附和。

苍空凛神秘地笑着冲春果挤了挤眼,像是炫耀一般在春果面前晃动了两下手中的票,

“什么?!明和中学?王子殿下?樊音?!”

蔡可夫和四小天鹅在一旁惊讶地议论著。

“没什么……”春果垂下眼睛将脸撇到一边去,轻声地回答,“只是在担心萤火森林……”

“黑岐亮学长……究竟为什么!你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听见黑岐亮的话,春果已经忍无可忍了,她紧紧捏着拳头大声质问着,“你明明是生物社的社长,为什么却不帮助我们保护萤火森林,反而一次次地给我们增加阻力?我们第一次在花房见面的时候,你不是说过会一起保护萤火森林的吗?”

苍空凛轻轻叹了一口气,也没有解释和说明什么,只是一把拉住了春果的手便往广场外走去。

吧嗒……吧嗒……吧嗒……

“哈哈哈哈!”听见苍空凛的话,黑岐亮昂起头一阵大笑,往日优雅稳重的形象就像月光一般,被一团阴沉的黑气遮掩了起来,“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是有一份备份的图纸,明天我就会交到校长手里。”

“大情圣?”苍空凛拿好信封困惑地扑闪了一下眼睛,突然间他像是明白了什么爆发出一阵大笑,“哈哈哈!樱桃妹妹,你以为这是什么?情书吗?”

“当然!”苍空凛朝春果眨眨眼睛,“明天晚上六点半,我们在景鸣广场见!不见不散哦!”

快得来不及搞清是怎么回事,旁边突然冲出来一个人紧紧抱住了春果,用自己宽阔的背挡住了猫群的攻击。

“可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已经听爸爸说过了,黑明山伯伯是因为山难而死的,这不是茂山不是萤火森林的错!而是他自己不小心!!”春果此时已经怒不可遏了。

“樱桃妹妹,你还好吗?”

春果的心一下子收紧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她心里不想知道苍空凛真实的声音,大大地盖过了她了解真相的好奇心!

就这样,春果吃晚饭后,不顾爸爸和妈妈的阻拦,匆匆地离开家来到了景鸣广场。

话音落下,四小天鹅和蔡可夫一人拿着一只羽毛球拍,互相交换了一个慷慨就义的眼神,在春果和苍空凛的身后跟了过去。

“你说的没错。”黑岐亮直言不讳地承认,“是我将父亲锁在柜子里的规划设计图寄给市规划局的,而且对山顶树林的规划方案根本就不是我的父亲做的,而是我请人完成后,以我父亲的名义发表出来的。我是父亲的独生子,要证明这是父亲的作品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而最先被攻击的蔡可夫俨然已经成为了猫群的“主要攻击对象”,无数的猫爪在他的小腿处抓挠着,更有几只身手矫健的猫踩在同伴的头蹿到他身上乱抓。

“哇!你们是猫,又不是老鼠!抢我吃的东西干嘛!!”

“怎么了?好像心情不太好呢!”一眼看穿了春果的情绪,苍空凛将可乐递给春果,关心地问。

“苍空凛……”她张开嘴,不假思索地喊出了那个人的名字。

“那时因为想要保护萤火森林,除了这样做以外,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黑岐亮彷佛和苍空凛心意相通一般结束了苍空凛的话,笑着解释,“不过苍空凛,你其实也只是猜对了一半而已。事实上,学校决定用这个旧体育室的时候就很头疼,因为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山上的野猫常常聚集在这里集会。学校拜托生物社来解决这个问题,我正头疼要怎么办,突然想到了你们几个免费的劳动力,于是就‘请’你们过来帮忙了!你们刚才干的很漂亮呢!作为报答,那些猫已经帮你们毁掉了设计图,呵呵,所以我们就已经钱财两清了,对不对呢苍空凛同学?”

“春果,你不会明白的!”黑岐亮的声音变得沉重而带着一丝怒气,“你们都不会明白。不会明白自己的父亲为了完成这座山的规划设计图,天天将自己关在工作室里,要么就是跑去山上,对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却不闻不问,丝毫没有尽过半点做父亲的责任!不仅仅如此,最终他居然还在那座山上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我狠茂山!我狠萤火森林!是它夺走了我的父亲!”

春果用力拍下苍空凛的手掌,像在赌气一般鼓起勇气向体育室的方向走去。苍空凛笑了笑,小跑几步跟上了春果。

“哦!我知道了!一定是樊音假装春果同学说的那个‘神奇男孩’苍空凛,来故意接近春果同学的!”

“该死……教导主任怎么会来了?”春果在心里抓狂着,转头和苍空凛交换了一个大事不妙的眼神。

叮叮!

他只是淡淡地微笑着转头望着窗外,看着那在明朗起来的月色中呈现着淡淡轮廓的山顶,在心里轻轻地感叹。

然而运气好的是,他们的位置位于观众席的正中央,运气差的是,来看演唱会的人实在太多了,所以当演唱会开始时,无数的身影围拢成了密不透风的围墙,无数的欢呼凝聚成势不可挡的声浪,还有无数的手臂高高举起,有节奏地挥动着。只有从手臂与手臂间的缝隙里,春果和苍空凛才能看见一点点舞台上的光景,现场火热的气氛简直把整个广场都要融化了!

“春果宝贝,图纸刚才就被这些猫跳来跳去的时候撕坏了,我们也赶快离开这里吧!”蔡可夫终于说出了已经忍了很久的话,得到了四小天鹅的严重赞同!

春果一怔,伸手去试探,手指从衬衫碎片间蹭过,沾起了一点点暗色的湿黏。

“好多的猫!”“南胖”的声音一下子颤抖得七零八落。

“我、我当然不怕!!”

“闭嘴!想给本偶像丢脸吗?”

“你们几个,想造反了是不是啊?!”

“他刚刚说报复……难道是黑明山死在茂山上,所以他就恨这座山吗?”

苍空凛笑笑地一把握住春果的手腕,拉着满脸通红的春果顺着人流往自己的座位上走去。

刷——

噌噌!

“苍空凛!现在是开玩笑的时候吗?!”听见苍空凛那个轻松的笑声,春果反而更加生气了,她眼眶通红地瞪着苍空凛,眼泪在眼底激烈地涌动,“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让我说设计图纸不是你弄坏的,其实是猫群?”

“是这样吗?既然这样那就没办法了……不过时间也差不多了呢,你跟我来!”苍空凛看了看天色,冲春果眨了眨眼,率先从树枝上跳了下去,转身向春果伸出了双臂。

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退后了两步。

然而,回答她的却是一道划破空气的声音。

随后,那个巨大黑影也在瞬间土崩瓦解!数不清的猫“喵喵”叫着,从工作台,还有存放着许多文件和图纸的书橱里冲了下来,扑向几人。

在学校操场边的围墙上,一个个黑糊糊的脑袋像一朵朵巨大的蘑菇,从左至右一个接一个地冒了出来,嘀嘀咕咕地小声交谈着。

操场上响起同学们对苍空凛的欢呼声,苍空凛抬起双臂和同学们拍击着友谊之掌,然后转身朝春果跑了过来。

突然间,教导主人的手电筒落在一张被撕扯得稀巴烂的半透明的硫酸纸上,脸色惨白地快步冲进了体育室里,将一片残破的纸捡起来,手像触电了一般在拚命地颤抖!

呼——哧——呼——哧——呼噜噜噜噜——

花……不是苍空凛送的吗?可是除了他还会有谁呢?

“什么?!居然是黑岐亮的阴谋!!”听见苍空凛的话,蔡可夫惊讶地大叫,“喂,苍空凛,既然你知道为什么还要叫我们一起来这里啊?”

“可是你又夺走了什么呢?!你夺走了茂山和萤火森林里所有生灵的生命!!”春果说着,回想起那永远不会再出现的美丽的萤火森林,眼泪犹如雨滴般从眼眶里掉落下来。

她拉出手机一看——是苍空凛发过来的短信——

咯噔。

夜风吹过的山顶上密密层层的树叶,发出神秘的悉索声,惊动了停在树梢上的鸟雀。

果不其然,在刚才的混乱中,蔡可夫背上的背包已经敞开了一条缝隙,一串红肠从里面掉了出来,在空气中晃荡着。

“你认为我会害怕吗?”黑岐亮的眼中闪过一道不以为然的笑意,“第一,你没有任何的证据。第二,就算你证据确凿又如何呢?真正想要毁掉萤火森林,修建新体育场的根本就不是我,如果萤火中学的校方不是因为一时的利益而迫切地想修建新体育场,如果不是萤火中学的同学们平时就不爱护那片树林,导致树林的土壤被污染,我即使做些什么也是没有用处吧?就算你们阻止了我,你们能阻止被利益蒙蔽眼睛的校方吗?能阻止全校环保意识淡漠的全校学生吗?能阻止对大自然贪婪侵犯的全人类吗?!这一切,连神都做不到,不是吗?”

“咦?我……我刚才说……哪位英雄豪杰居然这么晚还来体育室冒险!哈哈哈哈!”蔡可夫眼睛滴溜溜一转,大笑着对教导主任打哈哈。

“闭嘴!连、连春果宝贝都没有说害怕,你、你们几个大男生怕什么!”

春果愣愣地看了一眼树下苍空凛那依然美丽的笑容,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觉得那个笑容让她感到陌生!

想着,春果低头朝苍空凛的抽屉里看了看,发现一个白色的厚厚的信封正安静地躺在那里,春果的情绪瞬间跌倒了谷底!

哗啦啦啦啦啦啦!

“哎哟,我的天啊,这里怎么被弄得这么乱啊?”老校工也走进了体育室,环顾四周后火上烧油地嚷嚷。

“怎、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猫?!”蔡可夫的神经似乎稍稍放松了些,推开四小天鹅,便开始狂乱地挥舞起手中的羽毛球拍,冲着众多的猫影狂喊,“来啊!有种就过来呀!居然装神弄鬼地想吓唬你可夫哥哥我!吃了雄心豹子胆啦?!”

“不是啦不是啦!老大!饶命啊!!”

终于走到了旧体育室门口,苍空凛转头向身后的六人使了个眼色,示意众人退后,接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把不知怎么弄到手的钥匙插进了锁孔,一点点地转动着,差点就要冲出喉咙口。

不过……苍空凛那家伙也太慢了吧?说去买可乐,怎么现在还不会来?还有,今天早晨我的课桌上又出现了一大束栀子花呢!而且九天的这一束花扎得比平时更加精致,感觉好像是为在为我庆祝生日似的……是苍空凛送给我的吗?

“可是你们听说没有,那个旧体育场里常常闹鬼耶!据说是曾有一个学生在里面自杀,鬼魂常常在旧体育馆里游荡呢!”

“喵——!!!!!”

“教导主任!事情不是这样的,其实图纸是猫——”

这个笨蛋,老是丢三落四的!还有,他究竟什么时候报名参加了足球队啊?居然会踢足球……从没听他说起过呢!

蔡可夫还想争取其他的可能,苍空凛却已经伸出手放在春果面前,目光中闪烁着赞许的笑意。

每一张猫嘴都露出尖牙!

春果望着苍空凛那张挂满汗水被夕阳映照得仿佛在闪闪发光的脸,心像喝醉的兔子一般在胸口狂跳着。可是当苍空凛走到她的面前,劈头盖脸地便问那封情书的下落,让春果就像是突然从沸水里掉进了冰窟,心一下子变得陡凉!

猫群迅速一涌而上,围着那些食物争夺了一阵子,然后叼着食物纷纷跑开了!

“樱桃妹妹,难道你忘记‘心愿果’的事情了吗?”

“苍空凛!你的东西!”

听见黑岐亮的话,苍空凛浑身怔了怔。

太壮观了!连春果身边的无数片绿叶也被微风拂动,兴奋地发出沙沙声,就像是在鼓掌一般!

轰鸣的巨大音响,摇转的舞台灯效,纵情演唱的歌手,挥洒热汗的乐队成员……还有围观的黑压压的人海,每个人头顶都舞动着白花花的手臂,彷佛海面上喧哗的浪花……

春果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眼睛就像中秋的明月一般闪闪发亮!

“阿哈哈哈哈!当然不是这样的!”苍空凛一头冷汗地绕着头笑,“过两天,新体育馆就要开始动工建设了,我听说操场旁边的那间荒废的老体育室已经被改装,成了修建新体育场的临时指挥室,好像设计图纸都已经铺好在里面了。我请蔡可夫他们过来,是想大家一起去破坏那张设计图纸。这样的话,至少在一段时间之内,新体育场不能动工建设,然后我们再利用这段时间想办法怎么阻止事态的发展。不过……”

“呵呵呵呵!樱桃妹妹,刚才你的鼻子在为你的生日放礼炮吗?还真是响亮呢!”不知道什么时候,苍空凛突然拿着两罐可乐占到了春果的面前,看见春果揉得像麦当劳叔叔一样红透透的鼻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一时间,这间临时搭建的指挥室里,被到处乱窜的猫弄得纸张和文件漫天飞!

“呵呵,这么说恭喜你,你的‘反对修建新体育场’的行动终于有了一个强而有力的伙伴了。”

“哇——太棒了!!这里果然是特等席!!”

黑岐亮打量了一下体育室里的众人微微笑了笑,目光最终落在了春果和苍空凛的身上。

“真抱歉,看来和你的约定,我只能进行到这里了呢……”

几乎是同时,猫群被这一大堆暴露在外的食物吸引,又潮水般地从蔡可夫那边扑向了春果。

回想起黑岐亮曾经说过的话,春果的额前困惑而愤怒地皱紧起来。

蔡可夫和四小天鹅再也受不了地尖叫起来,五个大男生紧紧抱在一起,上下牙齿得如风中秋叶!

“呵呵呵,春果同学,你的观察力和分析力好像比我现象中更加敏锐呢。”黑岐亮淡淡地笑了笑回答,“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是讨厌萤火森林。我和你一样是和这片森林有故事的人,只是我们的命运却截然相反……这片萤火森林,这座茂山害死了我最亲的人,作为报复,我讲这片森林毁灭,将这座山杀死,有什么不对呢?如果换做是你,你也一定会这样做的。”

“虽然我不太清楚你究竟是为了什么,费尽心思掩藏自己的真实身份到萤火中学来。为了不被轻易查出自己的身份,居然还骗自己的朋友们是从景山中学转学过来的……呵呵,不过游戏现在已经结束了,明和中学二年级的‘王子殿下’——樊音同学。”

春果心里咯噔一沉,脑子里感觉混乱得发晕!

春果像被魔术师蛊惑般,听话地闭上了双眼。接着,她感觉到一只温暖而细腻的手紧紧地拉住了自己,往一个方向走去,周围人热烈的欢呼声像咆哮的海浪,不停地在耳边回响,接着,她突然被拉着自己的手指挥停了下来,然后感觉身体被两只有力的胳膊紧紧地环绕,一个力量将她高高托起,她下意识地伸开摸到了一根粗粗的树干!

“苍空凛不是苍空凛,而是樊音?这究竟是什么回事啊?”

“设计图纸……设计图纸居然被你们弄成了这样!!看来你们几个——不受点处罚是不会学乖的!!”

最后一个声音刚落,一个沙包大的拳头像游乐园打地鼠般地从三个脑袋上轮番捶过,紧接着是一声撕破夜晚静默的怒吼。

那个影子看起来有些奇怪!不像是人,它正贴着地面不疾不徐蜿蜒前行,不时发出奇怪的“嘶嘶”声响!

正当春果撅着嘴回答,演唱会观众席的网关终于开放了。

正当春果气鼓鼓地想要发表意见,围墙上的蔡可夫突然指着旧体育室的方向发出一声低压的惊呼!

春果突然间感觉自己的大脑像被风吹散云雾的天空一般,变得清朗起来。

阿嚏!阿嚏!

咯噔。

并不响亮却格外沉闷的足音在体育室里回荡着,听起来像是巨大的肉垫脚掌踩在地面的声音。但最让人毛骨悚然的,还是……

“嗯!希望如此呢!哈哈哈!对了,黑岐亮学长,刚才我看见你的笔记本里写着‘新体育场修建计划’……”

“嗯……如果你一定要说这是情书的话,我也不反对哦!”苍空凛坏笑着冲春果眨了眨眼,伸手将信封打开,从里面抽出了一样东西递到春果面前,“樱桃妹妹,这可是MJ谢幕LIVE的门票哦!”

“栀子花?呵呵,你就那么喜欢逛夜市的时候我送你的那束花吗?到现在还念念不忘!”

“这么说学长也是在想办法保护那片林地吗?太好了!真不愧是生物社呢!看来我不再是孤军奋斗了!”

春果用鼻子吸了吸气,满脸涨得通红,转头狠狠地瞪了苍空凛一眼。

“老大,我们究竟是来拯救萤火森林,还是来玩试胆游戏啊?里面的声音真的很可怕耶!”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