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上一章:第二十七章 下一章:第二十九章

努力加载中...

几天后果然抓了两只野鸡。

他的爪子很有力,可能是直立行走的关系,所以他能空出两只手来对付猎物或敌人,他的尾巴也能帮助他平衡身体。

她觉得他越来越高了,为免是错觉,她每天都拉他站在石头前,刻下他的身高和尾巴的长度,半个月后她发现,这不是错觉,他真的比以前更高大了,尾巴也变得更长了。

她还是用土耗子的皮揉成绳子,先缠在腰上,再绕在手上,然后绕过树干,用绷紧绳子的力量来支撑体重,往树上爬。

尼克的麟片虽然又轻又薄,但却是实实在在的凶器。土耗子的皮弹性很强,也不容易断。杨帆每次都是像扔索套一样,看准空中飞过的鸟就对着掷出去,十次里只有两三次能把鸟给缠住拖到地上。

她曾经毫无目标的随便到处挖坑,想挖出地下水来。毕竟不可能每次她都能找到小溪或河流。几次以后她慢慢摸出规律,专找线草靠近地面的根部发白的地方挖,挖到大概一臂深的时候就能摸得出来下面的泥土越来越湿润了。

杨帆发现其实他的尾巴很少在抓猎物时使用,她觉得尾巴的真正作用应该是震慑敌人,保护巢穴。也就是说,尾巴和爪子都是武器,但用途不同,前者用来对付敌人,后者用来捕猎。

通常这附近的动物没有能逃出他的手掌心的。都是在没反应过来之前就被他咬住、抓住,撕成两半。

尼克对她还是一样好,就算她隔几天就要来一次‘离家出走’,他也每次都会来找她。其实她觉得他只是认为她在玩。

森林边缘长的都是焦糖树,它的树干发黑,长得笔直、高大。这一片的焦糖树应该都是一代的,个头粗细都差不多。

她觉得这条黑线一定是他成熟的证明,只有接近成年的尼克森人才会长。

比如她越来越习惯收拾行李,能在最短时间里带齐所需的所有东西。因为她每次都是随便挑一个方向就走,次数越多,她的速度越快,最近几次竟能一直保持慢跑,直到尼克找过来。

这附近的水源其实是相当丰富的,想起去年她过秋天的时候,整个秋天都没有下雨,可是这附近竟然没有干旱。

杨帆知道自己体力不能跟尼克比,她跑起来没他快,爪子也没他利,所以抓猎物只能靠工具。

鸟不能立刻大幅度的改变方向,也不能突然加速飞得更快,所以在没有遮蔽的天空反而是它最好抓。

这种种现象都说明,真的是秋天来了。

这是她自己捉到的猎物!第一次!

她用线草编了一个网,两端拉开将森林中的小溪横面截断。刚开始能抓到不少鱼虾,虽然小但是也够她吃好几顿,但是很快小溪里的鱼虾都学会了跳过那张‘草网’,要么就咬出个洞来钻过去。

也就是说,她的体力越来越好了。

她觉得如果他爬的话,应该比她简单的多,他的双手和双脚都有尖利的爪子,能轻易的抓进树里,就是尾巴也能帮助固定身体。

另外,她做了一个可回收式的飞镖用来抓猎物。

他停下来的时候会用尾巴刷刷刷的扫地,有时会扫出一大片来,就像有什么大家伙在地上拼命的打滚一样,草都让他给扫得伏下去,看起来乱糟糟的。

她觉得他不生气,而且他的这种反应又特别好玩,所以老是这么逗他,有时故意去摸那条黑线,他就会用尾巴紧紧缠住她的腰,把她拖过来。尾巴缠在她的身上解都解不开,她就碰不到那条长在尾巴内侧的黑线了。

相比较来说,地势越低的地方挖的时候见效越快,最近几次她挖的时候都能挖出来湿呼呼的泥了,再努力一下一定能挖出地下水!

‘离家出走’也带来了一些好的结果。

杨帆猜了一圈,但决定不勉强尼克学爬树。如果上面没有他常吃的猎物,爬树也没有意义。

杨帆不太想承认这一点,她偶尔也希望关于时间的问题是她想错了。但自欺不是她的习惯,最后她还是接受了。

把收集的尼克的麟片穿个孔,用土耗子的皮揉成长长的带弹性的绳子给孔中穿过,然后向着天空中的鸟扔出去!

这片山坡目力所及的地方都长满了线草,包括她和尼克曾经到过的黑石山的山脚下也长满了线草。

她觉得这都是线草的功劳。

尼克对她所有的‘游戏’都持支持态度,本来她还想他也会模仿她爬树,可是尼克一直站在树下等她,从来没有想抱着树爬上去的意思。

现在尼克去森林里打猎,她在山坡上套鸟。再加上草网和陷阱捕捉的猎物,他们的食物比以前多得多了。

她不再总是让他背着,而是在他的周围尽量靠自己的力量去摸索这片森林。

两个月后,杨帆两条胳膊上的肌肉天天甩得发疼,终于用这个办法捉了一只鸟!

就跟她想的一样,其实尼克也会偷懒。每天都有足够的食物,他不用每天去打猎之后,他就天天留在山坡上,偶尔也会带她去森林的边缘玩。

这个东西只能在山坡上用,在森林里没办法扔,会缠到树枝上。她也试过想用它来捉土耗子,可土耗子能迅速钻到地下去,反倒没有空中的鸟好捉。

他其实不排斥她摸他的尾巴,就算她摸那条黑线也可以,但是她摸的时候,他的尾巴都会轻轻发抖,好像摸那里摸着他的筋似的。好几次他们躺在草地上时,她抱着他的尾巴玩,摸着摸着摸到那条黑线,他侧躺在她旁边,整个人突然一机灵,喉咙里就开始发出像求饶一样的咕噜声。

去年秋天,她给线草起名的时候只是因为它柔韧,不易断裂,而且它的根很长,非常长。它露在地面上的部分只是很短的一段,可它藏在地下的部分却长得让人想像不到。

尼克身上的麟片颜色越来越深了,墨绿色的麟片黑得发亮。他准备攻击的时候会伏下身,尾巴在身后支撑着,四肢都是一种蓄势待发的姿态,然后突然他的后腿一蹬,尾巴跟着一起用力,整个弹射出去!

这种草应该能够牢牢锁住土里的水份,所以这片山坡才会长时间不下雨也没关系。

她的第一个目标就是爬树。

现在她的成绩是刚刚爬到一人高左右,只是找窍门就花了很长时间,这个成绩她已经很满意了,继续努力。

他不爬的原因是没有这种习惯?还是他不会这么抓猎物?还是焦糖树支撑不了他的体重?

草网不像真正的鱼网,它更像一个大草篓。杨帆每天都要带上线草去小溪边补草网,捞到的鱼虾就给她和尼克加餐。

最近森林里各种各样的野果都先后成熟了,再也没有下过暴雨。杨帆只能每天用水袋从森林的小溪里打水回来,但天气已经变得越来越舒适了。

还有,她在‘离家出走’的过程中,考虑的事情也越来越多了。比如她开始在途中寻找水源。

除了他的身高有变化,最近这段时间他很喜欢背着杨帆绕着山坡跑,范围越来越大。一开始她不明白,几次以后发现他背着她总是跑到很远的地方再绕个圈跑回来,开始猜他这是不是在标记他的领地呢?

这说明尼克确实还‘年轻’,到他真正成年不知道还有多久。

她还让尼克在森林里挖了好几个大深坑,上面盖上线草,再薄薄的撒一层土。她选的都是有很多动物脚印的地方,坑挖得很深,像野鸡一类的动物绝对飞不出来。

他尾巴上的那条黑线越来越明显,长在尾巴内侧,从尾巴尖一直长到尾巴的根部,她几次想趁机偷看都没有成功,只能确定黑线的终点可能就是长在他的屁股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