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 残酷世界里有场美梦

上一章:

努力加载中...

那个时候的我,差不多已经到了失恋的边缘。

等我知道的时候,已经到了不得不离开的时候。

《星星》历时大半年,终于从我电脑里的WORD文档成为了你们面前这本厚重的实体书,我不知道此时此刻你们是什么心情,但我,着实觉得感悟很多。

这些年,没有你们,我或许早就已经远遁了。

我一直不知道我住的那个公寓门口的树是樱花树,在之前的几年我从未意识到每年三四月那些纷飞的花瓣居然是樱花。

那被枪毙的三万字如今依然在我电脑的某个文件夹里安安静静地待着,我想我应该不会删除它,尽管它不那么好,不那么美,甚至有些矫情做作,但它是我写出来的字,我不忍心将它干脆利落地扔进回收站去。

后来他死了,一直到死,他才弄明白程落薰在他人生当中的意义,而在此之前,他用近乎迷惑的语气对程落薰说,我不知道什么是爱。

陪我走了一段时光的那个人,我们终于还是说了再见。

我想,我或者只适合一个人的生活,我是一个多么缺乏安全感的人,永远是在用利刃刺伤别人以求自己的安全,我不在意自己的决绝,尽管这会伤害很多人。

那天我坐在公车上,公车走的是我烂熟于心的线路,我看着窗外熟悉的景色,鼻腔里蹿起强烈的酸涩,我很难说清楚到底我是为什么难过,是为了如鸟兽散的同学,是为了不知道前路去向何方的自己,还是仅仅只为了那些曾经明亮璀璨而已再也回不去的大好青春。

三月拟大纲,通宵赶稿,第一次的那三万字基本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过了很久,若若梨才敢跟我说当初她看到那三万字时,只觉得这本书没救了。

哭过之后,还是要继续,就像生活一样,跌倒了,还是要爬起来。

谢谢你们,在这么长这么长的时光里,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陪着莽撞叛逆的我,做了一场美梦,我把《星星》送给你们,我把我最好的青春,送给你们。

劫后余生的野兽终身都竖起耳朵时刻提防着猎人的脚步,我想我亦是如此。

但是,我不打算让你们看到它,任何地方我都不会把它贴出来。

在写《星星》的这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时间里,我经历了很多很多的事情,我大学毕业了,领毕业证的那天看着昔日熟悉的教学楼,食堂,女生公寓,还有公寓门口的樱花树,烈日当头,阳光让我盲。

我年轻的时候喜欢那样的男孩子,英俊,邪气,花心,当然还多金,嘿嘿。

我要让你们看到我尽我所能写得最好的文字,就像现在你们在读的这本书一样,从三月到八月定稿,这五个月,不停地修改,不停地推翻重来,最无力的时候,我会关上我房间的门,关上灯,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剧烈而无声地哭一场。

其实,我也不知道什么是爱,迄今为止,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爱我的读者。

在我的贴吧里,我经常看到有女孩子写情书给许至君,她们称他为”许公子“,但整本书,我最最喜欢的,是林逸舟。

  • 背景:                 
  • 字号:   默认